長治百合系列(14)十幾年後,傳統編織再度延續

本文摘要:霧台鄉公所曾於十幾年前經辦理月桃編織的課程,卻不知為何中斷了十幾年,直到八八風災後,面臨到山下產業的問題,開始構想如何為部落找出路,才把月桃編織的傳統產業重新翻出來展開教學。( 圖/ 柯亞璇。本來在桌上教學月桃的編織,因為製作的空間需求,改成在地板教學。部落老師認真教學的模樣,幾乎忘了彎腰的痠痛。 )

長治百合系列(14)十幾年後,傳統編織再度延續

前言:

莫拉克風災之後,不同的文化生活產業重建計畫在居民入住後,慢慢一步一步的開始經營。霧台鄉公所觀光課的承辦員巴秀芬也表示,目前正在審核之前的申請計畫經費,待審完畢就會開始推行。

巴秀芬表示,整理以前的學習教學紀錄,大約在十幾年前鄉公所有曾經辦理月桃編織的課程。一直到八八風災後因為面臨到山下產業的問題,開始構想如何為部落找出山下產業的另一條出路,卻赫然發現,原來月桃編織這項傳統產業,從十幾年前到現在只開過一次相關的教學課程。趁這個機會,可以再重新展開。

image001
上圖為長治百合部落行政中心,內部空間也供部落族人作課程文化教學的使用。

縮短部落彼此間的學習距離

在長治百合的四個霧台鄉的阿禮、吉露、佳暮、谷川部落,中間的路程彼此之間都至少要20分鐘以上的車程才可以抵達。八八風災一起遷居至山下後現在彼此之間的路程只要步行10分鐘以內即可到達。

在山下的生活距離拉近之後,也拉近了共同學習部落傳統月桃編織的另一種互相交流方式。

位在長治百合部落的每個部落幾乎都有族人來參加學習。而這次的課程開辦,除了在重新將月桃編織推動到現代生活的目的外,也讓各部落婦女對傳統技藝有了相互交流的學習空間。

傳統延續與教學的困難

然而,傳統的延續,是否開班教學就一定有辦法傳承?也或是,若每項傳統技藝因為大環境的影響,只能透過開班授課或是部落教室來傳承的話,要如何編制課程才能讓這項傳統技藝的學習更為生活化?並且得以在生活中江文化的意涵延續下去。

在許多原住民部落裡,的確有許多編織技法較厲害的婦女能夠編織出不同形狀以及特殊排列組合的月桃編織作品。但從「教學」與「製作」兩個不同的立場來傳承,結果其實是不一樣的。

文化傳承的困境與考驗?!

在這次的課程學習當中,有不少初學者也對於幾乎沒有碰觸過此類的編製品而感到較不易學習。不過,若是將傳統技藝的課程要轉變成一種「規律的教材」,也的確需要時間才能將課程運作的比較成熟。

傳統編織目前產生了很會「製作」卻不同等於也會「教學」的一個傳承困境。十幾年前魯凱族部落裡的文化傳承困境,已經成為過去,但十幾年後的今天,有了不一樣的環境與契機,是否會有不同的突破模式?

image003
本來在桌上教學月桃的編織,因為製作的空間需求,改成在地板教學。部落老師認真教學的模樣,幾乎忘了彎腰的痠痛。

image005
(上圖為月桃編織的半成品,第一堂課老師教學員們製作兩種不同編法的月桃編織。) 會製作以及如何轉變成一種教學方式來傳承變成了部落族人文化傳承的另一個新挑戰。

一篇回應 to “長治百合系列(14)十幾年後,傳統編織再度延續”

  1. 番婆 說道:

    哈~~~會編出什麼器皿嗎?~~~好期待ㄝ!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