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本文摘要:長治百合園區第二期原預定在今年6月完工,卻在部落說明會前夕,接到屏東縣政府要求,變更規劃設計,教堂空間憑空消失,縣府並要求要有保留「第三期用地」,援建單位與建築師十分不滿,霧台鄉長表示不解:「哪有那麼多災民?」( 圖/ 柯亞璇。長治百合部落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

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前言:

在99年12月13日由莫拉克重建委員會召集各部會代表針對永久屋基地的永續社區規劃進行討論,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對於屏東縣政府未為發揮溝通協調的功能,以及對永久屋社區未有整體性規劃、想法,感到失望。

但在100年1月24日更讓人感到失望的是,在承接第二期永久屋工程的紅十字會與長老教會與建築規劃團隊詹勳次建築師事務所,從去年開始遴選建築師到今年度工程進度已進入到部落開相關說明會前一刻,卻臨時被屏東縣政府告知:「所有的協商規劃都要重新來過。 」

在被要求要重新規劃的內容中,令援建單位質疑的是:

(1)從一開始就安排第二期工程會規劃出教堂用地,如今在新的規劃空間上,卻完全沒有教堂空間的配置與保留。

(2)屏東縣政府還表示有部分用地是要留給第三期。霧台鄉長顏金城也提出質疑的表示,第三期要給誰住都不知道?!

長治百合部落第二期援建單位表示,為什麼蓋教堂的面積不能比較瑪家農場來平均規劃?居民表示教會空間的配置相差太多,實在太過分!第三期的災民又是誰?鄉長表示已經沒有那麼多災民,再來鄉公所也不知道第三期的援建單位是誰?而「第三期」的工程屏東縣政府是否已找到相關援建單位來支援鄉工程經費?!

第二期106戶永久屋以及各部落教會位置全盤變更

原本遴選出的詹勳次建築團隊已規劃好長治百合園區第二期永久屋配置基地,並準備開工,屏東縣政府卻在24日開會當天才告知要推翻規劃內容,永久屋基地的配置空間必須重新規劃。包含建築師以及承接第二期工程的捐助單位也表示,這樣的溝通方式簡直是莫名其妙。

當場,援建單位紅十字會以及長老教會馬上現場提出抗議表示,經過這麼久的協商,建築師也已經將永久屋配治的空間規畫出來,承辦單位客家事務處提出此一變更方案,讓當天參與此會的各相關單位都感到非常訝異。

而援建單位也提出相關證明表示,在收到12月24日屏東縣政府來函的公文說明二中也清楚寫出,「為使遷建災民心靈有所歸屬,各教會擬於基地內規劃興建教堂乙案,請 貴會依據旨揭教會教堂興建核配土地面積表,將興建間數、面積及基地配置位置報送本府,俟基地第二期建築師遴選完畢後,一併納入整體規劃。」

在公文中,屏東縣政府發文單位表示遴選出之建築師應規劃出教會用地,但在24日中的規劃配置中卻沒有教會建築空間的保留用地。第二期永久屋工程也因為24日的變更計畫改變,原來預定在27日建築師將與部落召開永久屋說明會之相關會議也因而取消。

除此之外詹勳次建築師事務所早已將建築配置的基地以及永久屋都已做好的模型也都將面臨尚未與部落居民說明就無法使用的窘境。

屏東縣政府土地變更此一舉動,延宕第二期永久屋興建的時間,也消耗掉製做模型的精神與材料費用。「那這樣的損失誰要賠償?!」第二期援建團體斥怒屏東縣政府客務處未做事前協商的溝通方式。

援建單位也很明確表示,「已經付出去的成本、建築師規劃以及模型的成本,若是屏東縣政府沒有提出合理的說明,將要提出國賠的方式求償所有的損失!」

image001
長治百合部落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吳榮標牧師表示,「在眼前的問題,變的更無法解決。他更表示,應該先安置第二期的災民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第三期的問題!!」

屏東縣政府曾表示,「慈濟沒有蓋的地方,你們都可以蓋。」

得知屏東縣政府客務處將在2月1日前完成土地變更計畫。長治百合部落居民也表示,要在2月1 日前決議出居民的意見並且向屏東縣政府陳情。

從去年8月到今年的1月24日,屏東縣政府才提出說要變更開發計畫。第二期援建單位表示,在開發計畫一開始,主要規劃單位一定會告知規畫者,「哪裡可以蓋,哪裡不可以蓋。」去年接到規劃通知時,縣政府表示慈濟沒有蓋的地方,你們都可以蓋。 等到規劃好後,卻又全部翻盤,令人非常氣憤。

第三期給誰住?!

協商當天屏東縣政府才表示部分用地是要留給第三期。援建單位也提出疑問表示,備災用地若是要留給第三期,為什麼連霧台鄉鄉長也不知道第三期的災民是誰?

而新規劃的土地變更計畫若是備災用,是否有備災用地過多之矛盾現象出現?!在1月12日的報導中,記者曾經訪問阿禮部落包明堂代表也曾經表示,未來霧台鄉的備災避難安置空間將會安排在麟洛鄉的隘寮營區,為何又要在永久屋基地的空間配置備災空間?

吳榮標牧師也表示,在眼前的問題,變的更無法解決。他更表示,應該先安置第二期的災民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第三期的問題!!

援建單位與建築師溝通出來的作業流程進度,原本預定在今年6月可完工,卻因為土地變更計畫延遲興建工程計畫。不但如此,原本屏東縣政府承諾長治百合居民的教會建築用地也在屏東縣政府客務處重新規劃的配置圖中消失。

為什麼突然叫我們改,也沒做先行的溝通?

長治百合部落的援建單位與鄉公所都提出質疑,為何土地變更都沒有事先做溝通協商?而瑪家農場(禮納里部落)與長治電台(長治百合部落)兩個永久屋的基地都差不多,為什麼在教會坪數的配置卻相差甚遠?甚至在24日變更的圖中也沒有各部落的配置空間與預留空間。

瑪家農場(禮納里部落)與長治電台(長治百合部落)永久屋基地比較表:

基地名稱基地面積教堂數教堂總面積
長治電台29.8公頃9間1079坪
瑪家農場29.9公頃9間2383.94坪

從上面的比較表中,兩處永久屋基地空間一樣大,在教堂空間的配置上卻相差到一半的面積差距。

沒有那麼多的災民!

援建單位都已經準備好,建築規劃團隊設計圖以及模型也都已經做好,原來預定1月27日、2月10日與3月初召開的說明會,都在無告知的變更計畫下產生變數。對於屏東縣政府臨時變更土地計畫,而連鄉長也都表示沒有那麼多的災民!

為什麼蓋教堂的面積不能比較瑪家農場來平均規劃?居民表示教會空間的配置相差太多,實在太過分!第三期的災民又是誰?鄉長表示已經沒有那麼多災民,再來鄉公所也不知道第三期的援建單位是誰?「第三期」的工程屏東縣政府是否已找到相關援建單位來支援鄉工程經費?!

長治百合部落的第二期興建期程,在24日的談判破裂後,將有所變動。而第二期居民在得知相關消息之後,也將與援建單位在27日討論後續相關問題,記者將會繼續追蹤相關報導。

image003
第二期援建團體斥怒屏東縣政府客務處未做事前協商的溝通方式。也很明確表示,「已經付出去的成本、建築師規劃以及模型的成本,若是屏東縣政府沒有提出合理的說明,將要提出國賠的方式求償所有的損失!(上圖為建築師事務所預計27日與部落召開說明會的設計圖)

image005
屏東縣政府承諾長治百合居民的教會建築用地也在屏東縣政府客務處重新規劃的配置圖中消失。(上圖為24日突然變更的土地變更計劃圖)

46 回應 to “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1. 番婆 說道:

    屏東縣政府曾表示,「慈濟沒有蓋的地方,你們都可以蓋。」
    ~~~這什麼意思?搞不懂ㄝ?
    是不是:
    「慈濟想蓋的地方,你們都不可以蓋」?

    • 原來如此 說道:

      所以現在不能蓋的地方………
      就是慈濟準備回來蓋的地方……….
      所以需要這麼大一塊的備災用地呀

      難怪入口意象縣政府遲遲不願意改成部落命名的[長治百合部落園區]
      而堅持要擺[慈濟大愛園區]
      就是這樣呀………

      承辦人員是慈濟師姐嗎?
      所以千絲萬想不是族人的利益,而是如何保持[大愛園區]的主體性

  2. 什麼時候來電 說道:

    第一期有A型屋-所以第二期不能不蓋A型屋永久屋,如果第一期沒有A型屋14坪,是否第二期就沒這麼多的考量呢?
    長治中央區什麼時候會來電?已經停粉久了!!

  3. Y知H識(初學者) 說道:

    要跟縣府溝通就我所知道,可以利用縣長時間來反應,通常縣長都很重視與民有約的時間,或許可以利用這個管道試試。希望能夠幫助你(們)

  4. 支持屏縣府 說道:

    由上面建築師的圖看來
    50坪的教堂有6座
    100坪的教堂有4座
    還佔掉溢洪池與公園
    可以節省一些吧?
    至少沒看到佛堂與廟宇的用地

    • 我姓「豬」嗎? 說道:

      重點在於縣政府修改的圖
      人住的房子變成豬舍一樣要排排站
      兩個遷村型部落要居住
      是遷村 是要完整的 永續的部落

      關於教堂去做田野就知道
      他們是要自己的教堂
      還是要佛舍
      心靈重建的場域 怎麼可以被犧牲

      • 支持屏縣府 說道:

        資源有限, 不容少數人霸佔多數人資源

        不要住的就不要蓋

        備災用地留給將來有需要的人

        極端氣候下, 將來潛在的災民多的是

        有為的政府要為他們打算

        曹縣長加油

        • 支持屏東縣政府 說道:

          支持縣政府把永久屋重建區的公共建設完成,如果還欠49%工程款給營建單位請趕快撥款,以利後續重建事宜。畢竟資源有限嗎!

          • 資源有限 說道:

            每一個援建單位的錢都是捐款
            現在又已經災後一年多
            沒有善款再進來了

            有限的資源不是讓這些失職的公務人員來浪費的……

            出爾反爾然後善款買單?

        • 不意外 說道:

          屏東縣政府會這樣不意外
          政府都要等到有死人了
          才會重視這樣的問題
          一條命換14坪的房子
          一條命換1條比較好的便道
          這樣的政府我們能說什麼呢?

        • 環保小尖兵 說道:

          人在做 天在看
          請勿隨地 吐 痰

        • 看跌 說道:

          「不要住的就不要蓋
          備災用地留給將來有需要的人」

          現在的這些人是不需要嗎?
          喔對
          第二期的居民好像不是人
          所以才會被打壓

        • 菲菲 說道:

          台糖的地還很多……….

          這一塊土地是依莫拉克重建方案徵收的
          只能安置[莫拉克]災民
          如果連鄉長都說已經沒有災民了
          將來的潛在災民是誰?
          是你嗎?

      • 穆子禮 說道:

        我也是基督徒,但是我必須說一些可能冒犯這些牧師、神父的話

        敬拜上帝,在於人與神之間的關係,與建築物本身並無關係

        也就是說,只要有人在,大家圍個圈坐下來,在哪裡都可以禮拜

        基督教儀式本就有家庭禮拜、野外崇拜等,這些都不在教堂內,反而是走入人群中

        因此,屬靈一點的說法,只要有信仰,心中有上帝,你的身體便是教會,不全然在建築物,更不會在建築物的數量上

        回到需求面來說,過往在山上是部落聚落的形式生活,每個部落有自己的教會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現在不一樣了

        在山下,多個部落住再一起變成一個大部落,在彼此的交通與活動的距離,都比前近了,教會還有需要這麼多嗎?在神的眼光來看,這是值得被成就的嗎?

        「需求」與「需要」還是有差別的,資源有限之下,應當更為謹慎,不應過分訴諸民粹。

        再者,心靈重建不決對屬宗教範疇,更無關場域,兩者綁在一起論,難怪大家都要起乩了

        • 前因後果 說道:

          今天這塊土地的[宗教信仰用地]從去年三月到現在
          縣府做過諸多承諾
          也讓在地的不同教派願意融合相信縣府
          今天是政府的出爾反爾
          破壞誠信原則
          才造成這樣的事情

          在原民地
          不能以平地人的眼光
          這裡號稱有98%的基督宗教徒
          而非平地人的3%
          所需用地及空間皆不同

          所有的婚喪喜慶
          甚至部落會議都需要由禱告才能開始

          這地的狀況
          需要有更願意了解並體諒的縣府公務員
          才會有好的結局

          • 穆子禮 說道:

            我是原住民,那我可以用原住民的眼光看平地人嗎?(笑)

            「所有的婚喪喜慶,甚至部落會議都需要由禱告才能開始」我比須很老實的告訴你,在古老的過去他是習慣、傳統、文化,但現在,他只有形式,有的時候甚至是表演,或許在長輩的生活及心中,它存在的,在我們被父母帶到都市生活的原住民孩子而言我自己也覺得可悲

            換個角度想,基督教文化本來也是外來,因為原住民族的包容,讓它成為我們的文化之ㄧ,對於後來漢文化,為何厚此薄彼。

            再者原住民文化式微,事實上漢文化更式微(請漢人們回想你小時後的年潔和現在的年節)。因此原民文化的式微,並不全然在於漢文化的稀釋,在於電視、媒體的全球化。

            現在原住民的文化,保存傳承在哪呢?博物館、歌舞場、老人家的心理、還有漢人的美麗的想像。其實我也在尋找

  5. 我姓「豬」嗎? 說道:

    我以為莫拉克重建砲火攻擊只有一個方向 叫做中央
    沒想到屏東縣政府作風更厲害 翻案的速度真是叫上帝都傻眼
    一個長治分台的土地 搞成這樣 居民情何以堪
    上次是莫名其妙的國際模範村
    現在翻案要像豬舍一樣排排站的房子
    欺人太甚
    這些人民是在犧牲什麼
    承辦的公務人員打什麼主意
    乾脆
    屏東縣政府改建到長治分台好了
    這個地方不是「大愛」園區也不是「百合」生長之地
    而是納粹集中營──屏東分部
    就可以就地稱王 為所欲為

    • 你叫災民 說道:

      從你們要趕走慈濟的那一刻
      已經跟縣政府裡面諸多的慈濟志工、師兄、師姐耗上
      等著瞧吧
      現在換縣政府逼第二期也離開
      好讓慈濟再回來

      • 疑雲重重 說道:

        慈濟的確是替死鬼
        我們不能怪慈濟
        畢竟慈濟的規劃者與建築師並沒有充分了解原住民的文化
        慈濟是以快速讓災民有個家為出發點
        這點原住民朋友們應該要能諒解

        但慈濟高層對於房屋外觀是強勢的
        他們想要讓全國民眾知道這房子就是慈濟捐助的
        這當然也可以從921地震由慈濟認養的學校看出
        對於這一點是本人較為無法理解的
        慈濟的致命錯誤就在於此
        最終只有2個結論:
        1.慈濟找的建築師只聽從慈濟高層的意見而沒有真正了解住的人的文化與他們的需求,嚴重踐踏建築的專業

        2.慈濟找的建築師很認真的去研究過原住民的文化與生活,但慈濟高層堅持他們的意見

        我想大家可以想想是哪一個

        做善事是好事,但做善事卻惹來一身腥反而更可悲,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國首善陳先生最近的做為了

        • 補充~~ 說道:

          慈濟不只對房子外觀強勢
          包括整個基地的[名稱]
          即便完工之前已經知道這塊基地的名稱
          仍一意孤行的要放[大愛園區]

          這應該才是吳敦義說的~~執念吧!

  6. 百姓要點燈 說道:

    莫拉克重建條例不是說要尊重災民 ! 中央重建會不是也承若持續與部落溝通協調嗎 ! ? 至少在還未住永久屋的時候,政府積極找原視至各地舉辦各部落的[原地發聲],不過,自大家搬進永久屋之後,這樣的機會已經沒有了,看來只要政府把災民唬弄至永久屋之後,州官就可以無的放矢了!

    • 小小青蛙 說道:

      前提是~~
      這些災民要能進永久屋呀

      如果都被縣政府的相關人員這樣一拖再拖
      等到重建條例都結束了
      人都還住不進去吧

  7. 謝志誠 說道:

    我很沉痛的認同陳振川副執行長對屏東縣政府的批評。容或受災者的要求有其不合理之處,但總應該站在較寬容的角度,想一想「政府那麼急促的要受災者在短時間內作出影響其終身的決定」,受災者猶豫是應該被理解與諒解的。溝通本來就很困難,還是要溝通;對話中,下位者總是檢取對自己有利的話聽進去。現實的政治環境中,上位者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古語「忠言逆耳」是有道理的。因此,屏東縣政府的處理態度,應該接受公評。不要以為不去聽,外面就沒有聲音。也不要以為不去看,外面的人就不會寫。

    • 穆子禮 說道:

      屏東上至秘書、一級主管,下至村長、社區幹部等,長年為泛東港溪系把持為亂,利用東港溪保育協會為其白手套,在各審查會擔任評審,左右及壟斷公部門的社造等資源,打著社區營造、專管中心之名,行綁樁分贓之實。光輝的社造十年宛如精彩的綁樁十年。

      尤以木瓜霞及其徒子徒孫集團為首,於屏東文化、社造、學術等界猶如形成一道無形帷幕,政治不正確者、非我族類者、未拜碼頭宣誓效忠者等皆不得入,其中有能為其用者,誘之而後棄如敝屣。

      人嘆:屏東數十年如一日,多的是蚊子機場,蚊子館設。令人不得不懷念起當初讓屏東人不怎麼光彩的老縣長伍澤元,畢竟屏東在他任內是最有建設之時,唏噓,曰:昏官比貪官恐怖。

      此等朋黨為禍屏東,縱有清廉、遠見如曾啟鴻者,也令人扼腕

  8. 我愛原住民族 說道:

    即將進入第二期永久屋住戶們,看到自己縣的縣政府這樣草率輕忽,說是主的子民又是自己的百姓,對於安置居民卻是這樣對待,不僅失望更是無奈,如果安置是要以最好的環境和最好的選擇,那針對土地配置的方式,卻比動物住的還不如。
    八八風災過兩年,災民不是因為八八風災被折磨,而是政府的“好意”造成居民心靈不斷被傷害及慘忍的分化,原本是好心幫助的“縣”政府,卻私自配定土地的私有權利,居民和縣府原本是對等的關係,現在卻因為土地的爭議造成無法磨滅的仇視,可憐美麗的屏東縣,可憐的霧台鄉及三地門鄉族人,更加可憐私下操縱權力的審判人。

    原來縣政府可以這麼輕鬆的在幾個時辰把原住民的自尊都框在這麼小的空格。

  9. BEBE 說道:

    請問備災用地要給誰?是莫拉克重建條例下的災民還是未來的災民?

    如果連現在的災民都未妥善的處理,那下一個災民不就是更可憐。

    請認真思考,不要盲目的擁護。

    • 終結 說道:

      反正公務人員不管怎樣都還是有年終獎金
      退休也還有18%
      管他是幾年讓你們住進去永久屋

      突然從檔案中翻到一個公文,才發現自己忘記了
      管你們進行到什麼程度
      就是要改就對了

      這就是公務人員的老大心態

  10. 板模工人 說道:

    照這種情況
    我們只好用101的方式居住
    但是居住期間
    得先交會老人家如何搭電梯回家

  11. 疑雲重重 說道:

    經了解 本案目前交由"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民俗藝術科"專員承辦
    就可以知道縣政府對本案之極不重視
    隨便推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士來當替死鬼
    更想利用一百多萬的規劃費進行第二次開發計畫變更推翻原先的規劃
    而1/24的會議中曹縣長也並無全程參與並對此方案表示意見
    任由下屬胡搞

    其他縣市由紅十字會援建的重建案都比這裡舒適許多
    縣政府也相當尊重規劃團隊之專業並積極配合
    曹縣長該學學嘉義縣張縣長、、前高雄縣楊縣長、高雄市陳市長的能力與魄力
    堂堂一個男子漢又同是身為基督徒
    請趕緊跟上同黨縣長的腳步
    好好把長治百合部落園區搞好 不要讓您的連任之路多一塊絆腳石!

    各位原住民朋友們 請大家一定要團結起來 努力爭取 不要放棄!

    • 李孟霖 說道:

      屏東有多個永久屋基地
      每個用久屋的遷建與協調都是大工程
      因此縣府才有各科是的責任分工
      諸如建設處 地政處 原民處 客務處都有各自負責的永久屋基地
      長治百合當初分工給客務處的主責協調
      會有此分工 相信是為了讓各永久屋基地都有專門的對口
      並不像描述中「極不重視」
      以上

      • 疑雲重重 說道:

        我也知道是為了分工
        就算是有專門的對口單位那也只是形式上
        就像每個公司都有一個「負責人」一樣
        縣政府真正的幕後主導者應該出來說明為何突然翻案的原因
        例如文章內提到的「瑪家農場」的教堂面積與現在長治「零」教堂面積
        怎麼會差這麼多?
        甚至縣政府還想要叫設計單位順便幫他們規劃公共設施
        且重建會陳振川也對縣政府很失望
        種種都看出為何能說「極不重視」
        地方政府若願意出地
        也有援建單位願意出錢
        專業的規劃當然要尊重設計者的專業
        隨隨便便就圈一圈如同強制徵收的手段
        就算有人願意捐錢都會退避三舍
        可憐的只是災民
        只能希望縣政府「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 番婆 說道:

        本案目前交由』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民俗藝術科』?
        我不懂ㄝ ?
        客家事務處民俗藝術科? 與重建相關?

        • 阿菲 說道:

          所以又是另一個外行領導內行的情況

          怎麼老是這種狀況

          要一個民俗藝術科的去管怎樣蓋房子跟安排土地規劃

      • 還真是重視呀.... 說道:

        為什麼不能像高雄縣一樣
        有一個專門機關
        有專業人士來處理永久屋?

        屏東還有這麼多塊基地
        居然是這樣的[分工]
        難怪屏東的永久屋基地蓋這麼久才只有長治第一期和瑪家農場弄好

        交由這種不懂工程的客家處
        然後繼續惡搞

        等重建條例結束
        看看這些永久屋到底蓋好沒
        看看到底居民有沒有得到安穩的生活……..

        • 誰在惡搞 說道:

          基本上哪一個由處室接手
          應該是縣政府內部的行政命令
          重點是~~
          接手的承辦人員的心態是什麼
          他是開路的還是擋路的

          有的公務人員會幫忙百姓把一些行政作業簡化
          有的就是要你一直白忙一場

          如果照這篇文章
          那這個公務人員就是….

          • 風水不好 說道:

            覺得這一塊地的風水不好
            前幾篇文章是說,入住居民的資格被原民處的人OOXX,還有人到死都還無法申冤
            現在這一篇又是客家事務處,把一塊好好的地弄成這樣

            這塊地是怎樣
            怎麼老是招惹來這樣的承辦人員

            平平是屏東縣民
            平平是魯凱族和排灣族
            怎麼要住進去瑪家農場的和長治電台的命運差這麼多
            是你們命不好還是被這塊地的壞風水給[帶塞]…

  12. 勒嘎呢 說道:

    身為長治電台第二批的我,上次開會我跟我先生也有參與.對於第二批永久屋的建設.真不知道
    為什麼要到開會才被告知.第二批的土地為什麼縮水那嚴重?是否有內幕息???很怕是不是到最後
    不蓋了.租屋補肋到今年的10就會停止.很害怕沒得住.政府有認真的去推動?還是時間一長就.無期而終?

  13. 是不是一定要靠關係 說道:

    記得申請第一批永久屋時,慈濟經過調查說山上有房子或戶口有在那裡的才可申請,所以我們得到了最小的房子,那樣也很好,至少兩位兩人家不用餐風露宿的,我們始終感謝神.也相當同情許多未得到永久屋的災民.
    其實….我們作子女的也不是一定要得到永久屋,只是….我已經無法在我的娘家留宿,當有重要節日時
    我已無法和我的父母多相處幾天,狹小的空間,只足夠容納少許人,父母搬下來了,距離近了,原本可以拉近彼此的,但是相處的時間反而更短,因為待下來也沒有空間.所以即使父母生病了要照顧,恐怕也只能想辦法來解決空間的問題.
    不管是第一批或第二批要蓋的單位….是不是有想過老人家的子女回來要住在那裡……..
    不是都希望大家要孝順父母,當我們想和父母一起住時……有沒有考量到子女要住那裡…
    又或者如果沒有兒子的,長女要照顧其父母的,又當如何….如果沒有要幫忙蓋永久屋…是不是可以
    給我們空地自己蓋呢?還是我們只能當父母永久的客人,長期分兩地居住……..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