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生活系列(15)永齡慈善農場與居民的下一步

本文摘要:位於杉林大愛園區旁的永齡農場,未來預計要在六年輔導期內,通過有機認證、建立產銷管道,最後脫手讓員工自立經營。有意願回山上或另循農地耕作的員工,永齡也有「衛星農場」的規劃,農場的場長李惟裕篤定的說:「這不是救災,這是產業重建。」( 圖/ 鄭淳毅,現在的永齡農場,已非最初的一片平蕪。 )

大愛生活系列(15)永齡慈善農場與居民的下一步

「我的堂弟還是會跑回山上來,等山上的工作。我說你不是應該在山下找工作嗎?他說沒辦法,沒有工作。我的姑媽,每次知道我要下去,就叫我繞到她那邊,帶一點山上的南瓜、竹筍給她,這樣她就不用買。」一位留居山上的勤和村民,敘述自己住在大愛園區永久屋的親戚們,共同面對的問題。從山上到山下,截然不同的生活環境,帶給大家最直接的衝擊,就是「如何生活下去?」

「找工作」於是成了永久屋居民最關心也最迫切的需求。政府目前所能提供的,仍是一天八百元、為期3~6個月不等的「擴大就業」短期工;此外,較為長期穩定、有發展前景的工作,唯有鴻海集團的永齡有機農場。

產業重建v.s慈善事業?

現在的永齡農場,已非最初的一片平蕪。場地上羅列起一棟棟溫室,兩期蔬菜在八月份陸續採收,多數由鴻海集團收購,少部分捐贈給孤兒院。每天,農場約百名員工按照一般公司的工作時間,準時報到上下班,另有一部分在進行職訓課程。

一般員工多數為日領800元的臨時工,經過試用期、職訓課程後可望錄用為正式員工,現有18位。未來預計要在六年輔導期內,通過有機認證、建立產銷管道,最後脫手讓員工自立經營。若有意願回山上或另循農地耕作的員工,永齡也有「衛星農場」的規劃,願意配合者,納入生產計劃,將農產賣給永齡農場。農場的場長李惟裕篤定的說:「這不是救災,這是產業重建。」

農場的經營方向是「產業重建」,但目前為止,政府單位顯然也仰賴農場提供絕大多數的長期就業機會,為大愛園區就業問題解套。以現在62公頃規模的農場,百名員工已經趨於飽和,受永齡委託經營農場的巨農董事長周俊吉表示:「我們也是在擔心。接下來有一批八八零工要下來。」十月份,本梯次的八八零工結束後,永齡又將迎來一波「應徵潮」。

一位農場工作人員認為,以同等規模的農場所需人力而言,永齡僱用百人已遠遠超過成本負荷,雖然現由永齡基金會負擔所有經費,但「會不會賺就再說了。」他並表示,現階段的農場,恐怕只能以慈善事業視之,很難談得上營利。

據悉,現在要進入農場工作已不如之前容易,職缺與需求人數有僧多粥少之勢。而從居民角度來看,在這裡的工作,雖辛苦卻也較穩定有保障;但同時資訊落差也造成大家的憂慮,山上山下務農環境的差異性也考驗居民如何調適。

從山上到山下,重新適應磨合

永齡農場經營初期,員工流動率相當高。一方面,因工作量大、又需經過職訓課程,才能從日領八百元的臨工期,晉升為月領兩萬多元的「正式員工」。對於大愛村的居民而言,這與當初大家所知「一戶可分得兩分地」落差太大,造成居民的疑慮,感到權益不被保障。另一方面,農場企業化的經營管理,與在山上粗放自由的耕作方式完全不同,不少員工都過一段漫長適應期,無法適應的便選擇離開。

場長李惟裕認為:「這是居民認識的問題。不能把山上的態度帶到這裡來。」他表示,從試用的臨工期,到晉用為正式員工,會有一段「磨合期」,但是很多前來應徵的居民並不了解,以為進來了就會開始耕作,甚正會分得自己的土地。

來自瑪雅村的Tama Hamu在山上原本也有幾分地,種種蔬菜,賴以維生,談起山上山下的差別,他說:「山上不用花很多錢也可以過生活,愛種什麼種什麼;也沒有時間性,很早出門,太陽熱了就休息,也可以做晚一點,無聊多喝一兩杯。」但在農場做為員工,情況就不同了:「在這裡像都市,有時間限制。以前不會趕時間,現在連明天的時間都會想。(中午休息時)會想不要再睡了,時間要超過了…很多人會覺得時間上有限制,好像一直被管,在山上沒有人會管你。」

如今,農場有近二十位正式員工,都是經過幾個月的辛勤勞動、並需通過職訓課程,才換得一份穩定工作。李惟裕說:「我們現在有8個工班,8個班長、16個副班長,每天要自己寫工作日誌。」從拿筆比拿鋤頭還困難的農人,到現在學會記錄自己的工作日誌、每日定時上下班、將農機具清理排列整潔才離開,都經過辛苦的磨合。周俊吉認為:「我覺得他們進步很多,也許把這裡的工作當成寄託,心態和之前不一樣。」

Tama Hamu也是正式員工之一。他認為,雖然工作環境不同,但好處是每月有固定薪水,不像山上務農一樣完全看天吃飯,生活上也較有保障。他說:「年紀大了,不知道還能工作多久,(到永齡工作)這是我唯一的辦法。我到什麼地方,都盡量去適應。」

員工保障有漏洞?

不過,也有部分居民反應,對員工保障仍感到不安。如永齡將「通過職訓課程」,作為優先晉用為正式員工的條件。但有部分課程由勞工局、南區職訓局等政府單位辦理,上課前必須先行離職,才能將勞健保轉往職訓單位。記者去電勞保局高雄分局詢問此事,辦事員回應:「這是政府的規定,依規定辦理。」若員工擔心保障的問題,恐怕唯有請永齡農場在勞動契約上事先載明。

對此,李惟裕表示:「這確實是一個漏洞。」他解釋,由於職訓期間員工無法領薪水,必須用這樣的方式讓參加職訓課程的員工可以領到失業給付。這樣是否造成員工的福利無法保障,李惟裕回應:「不會不讓他們回來,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形。」他也表示,若員工確有需求,認為應列入契約,「也是可以。」

此外,成為農場的雇員,員工也必須轉為勞保,但許多員工原本在山上有農地,仍會回鄉耕作,至今保有農保身分,將勞保轉為農保也造成爭議,不少人並不希望就此失去農保。但針對此事。勞保局僅表示,現有法規中,「農民於農暇之餘從事非農業勞務工作再參加勞工保險者,其期間每年不得超過180日。」只要勞保期間不超過180日即可同時保有農保。

但對於因搬到永久屋而去永齡工作的特殊案例,員工一方面長期受雇於永齡,一方面仍趁暇時回山上的農園耕作,恐怕難以適用現有法規。這項爭議目前還未出現妥切的解決方案,仍待持續觀察追蹤。

對自立的期待

儘管,對員工保障有些許疑慮,而從山上擁有土地的農民,轉為受雇企業化農場的員工,也需要一段適應期,多數在這裡工作的居民,仍滿懷對未來的想像和期待。

來自桃源鄉的Daudaul認為,在農場學習到的知識技術,確有一定幫助。「在山上,只知道要種,沒有打藥就是有機。我們不知道什麼是認證,不知道什麼是銷售。」他希望,早日轉為正式員工,穩定下來,才能把山上的孩子接下來住。而來自梅山的一位姚姓婦女,一開始從沒做過農,到現在成為正式員工,她笑稱自己是「苦過來的」。對於這份工作的長期發展,也感到很有信心:「畢竟是大的公司,比較有保障,而且它的發展是加值的。」希望能一直做下去。

現階段,永齡農場對園區居民的協助是什麼?周俊吉董事長認為:「就是讓他們有個工作能生活吧。長期來看,就是能讓他們有比較長久的工作。」

永齡農場現在除了預計興建六十棟溫室,仍在動工中之外,也準備再增加農事以外的景觀工程,期望再提供更多短期就業機會。至於永續的經營將如何發展,達成「產業重建」目標,協助居民自立,仍待持續追蹤。

22 回應 to “大愛生活系列(15)永齡慈善農場與居民的下一步”

  1. fulvu0 說道:

    想請諸位推出一個可以擔任八八遷村事宜的團體
    大家把焦點放在慈濟
    是不是代表臺灣只有慈濟在幫八八蓋永久屋
    其他在網路、媒體上指教的人、團體
    有那些是真正在替災民做事

    慈濟做不好是因該 做的好才神奇
    因為第一次在台灣做
    當然可以說:慈濟在國外太做很多了,怎在台灣就做不好
    因為不同地方有不同的風土民情
    況且慈濟到國外救,是以外國身分到另外一個國家
    其他國家都需要外國來救
    當然不會罵慈濟
    如果現在換了只有紅十字或國際某些慈善協會來台灣蓋
    我們會不會去罵那些外國團體
    我想聲音會小很多吧

    現在我們在指責慈濟的不是
    那有想想那些原住民團體都跑哪去了
    他們做了什麼?
    為什麼沒有人去指責他們
    原民會ㄟ、南部常常去原住民部落的生態團體、社運團體等(當然我知道有一個還有持續付出關壞,避免宣傳嫌疑此處不說)等等
    他們怎都不出來呢?
    回覆

    • 去問蔡松諭 說道:

      你可以去問問小林村重建會的蔡松諭
      為什麼小林村寧可等寧可被人抹黑寧可被人污辱
      而不願給慈濟蓋?
      甚至還去花蓮請求諒解…
      小林村一直很堅定的找紅十字會世展會法鼓山幫忙
      為什麼?

      你說的那些原住民生態社運團體
      他們絕大部分沒有募款
      所以在重建工程上幫不上忙
      但是他們對重建工作是盡了很大力量在監督~
      他們早就出來了!
      遺憾的是他們所提的意見
      都被認為是找碴
      或是被認為是惡意的~

      我不曉得大家是不是有那份包容的心
      坐下來好好先檢討自己
      然後再檢討彼此…

      • 大頭 說道:

        要找誰蓋隨自己高興啦!
        就當我說風涼話吧..我們就來看看什麼時候才蓋得起來吧?
        很多人都忽視"時間"因素..
        蓋得快或許會有瑕疵沒錯..但人家可沒說放著不管吧..
        誰包的工程誰就要負責修復..
        然而..若小林村蓋了3年才蓋好,大愛村居民都已經住了3年..
        這3年時間換做金錢,可以讓很多災民趕緊有個安身之處無後顧之憂後趕緊去工作賺錢,以後搬到更好得地方不是很好嗎?又沒有人強迫限制誰要永遠住在那裡!
        921若沒有慈濟援建那麼多所學校..恐怕現在煩惱孩子教育的家庭會數以萬計!
        〔有功無賞,弄破要賠〕就是有些人的心態嗎?

    • 局外人 說道:

      1.我覺得,慈濟的問題在於,把自己定格的太清高,而昧於現況。
      以至於要用很大的力量,來撐住這個神主牌,最後擋不住社會外力批評不斷的洪流。最後關閉納雅言的大門,關起門來自己爽,來支撐內心的理想。這樣對一個慈善組織是很危險的(不過,如果她界定自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財團,那就另當別論)。
      2.原民會也是一樣,盡做一些關起門來自己爽的決策與法令。
      3.原民團體,是依其能力及特質來替原住民注意原住民政策,這也是很需要的,如果原住民都像慈濟一樣,都向郭台名一樣,一個災難就有天文數字般的土地(對原住民來說)那就不叫弱勢團體了,莫拉客重建條例也不會立成現在毀村滅族的惡法。所以只能就議題上使力。
      4.好羨慕這些「慈善」團體的「善舉」,平白無故取得好多土地。(以台灣的官商生態)

      • 大頭 說道:

        你自己去參加不就知道了嗎?
        像獅子會也是一堆有錢人才能參加的慈善組織..
        有捐助的地方,不是會一座獅子鐘,就是一塊獅子碑..
        為名為利是人性..
        與其那這些有錢人亂花錢,光吸金不謂社會福利付出..
        倒不如有個組織可以容納他們,包容他們!
        人非聖賢,誰能無過!
        就靠你監督吧!

        • moya 說道:

          台北市靠近石牌的承德路上面就有一個獅子會的鐘,其實還不錯看啦。

          整個台灣這種鐘大概有上千座吧。其實換個角度來想,很多人也會想要找適合自己的慈善團體去做自己的社會價值實踐,看到這些特定團體的圖騰,也是可以深入了解他們做的和自己想要實踐是否相關?然後選擇性的加入。

          我是覺得,對於這些標誌的反應,太過 over 了。特別是當針對某些團體的時候,那就是個人偏見的問題。

          長老會援建的標誌也是一堆啊。而且連十字架個標誌都留下來,還有一個石碑刻著民國幾年,那個長老教會的分會、支會援建,在那個神職人員的協助下完成等等…

          可以有個方法教育後人去學習善良的風俗,沒有什麼不好的。

  2. 伊藍 說道:

    其實真正的關鍵都不是別人,而是來自受災主體的想法堅持和信仰。
    如果很清楚這一些,誰做了什麼不愛不喜歡的,都會有能力拒絕或改變 吧。
    我有朋友在媒體工作,部落的人常對著他罵很多事,
    當朋友回崗位傳達之後想當然下場不堪,
    但那些該被罵的權力者到部落之後,族人卻對他們討好,歌功頌德…….
    這是我所知道媒體永遠的痛!

  3. 憂鬱草莓 說道:

    永齡農場廠長說過的話根本是自打嘴巴.正式員工所需的條件我都具備了.但是我依舊只是個.我再農場待了八個多月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但是廠長卻好像無視於我們這些辛苦付出的人啊 ..有些人可以酒醉上班卻不會被罵因為她是副班長就可以如此放縱嗎.甚至還放話說沒有人可以管她罵她呢.
    永齡農場裡有太多太多不公平的待遇.讓人擔心若是有一天郭董放手不管農場了 .我想農場應該也會倒了吧.

  4. 憂鬱草莓 說道:

    永齡日記2
    又過了痛苦的一天.那麼大的永齡農場在工作地點卻沒有一間廁所可以給員工使用.只有辦公室才有流動廁所好笑的是廁所有七八間可是只有幾間可以使用其他的 一律上鎖不能使用..天啊 難道只有辦公室的女人屁股很值錢怕被偷看嗎.而我們這些工人就可以廉價的被人看嗎..長官們你們可以將心比心為我們想想嗎

    • 88編輯 說道:

      憂鬱草莓,你好:

      我們很希望有機會能夠採訪您,以及文中提到的現象,不知道是否能夠來信告知聯繫方式?我們的email是:editor@88news.org或者,請聯繫何欣潔記者,電話0911-371-768,感謝你!

    • 局外人 說道:

      妳忘了,你們做的是有機農場,一切取決於大自然,肥水當然也要自然啊,這樣不就不用化肥了,哈哈哈。返璞歸真。

      • 憂鬱草莓 說道:

        你還真幽默啊..可是當你看到衛生棉及擦過大便的衛生紙在水源頭附近的時候我相信你應該會吃的更津津有味吧..哈哈哈
        謝謝你的回應

    • 草莓族 說道:

      每個人都是平等不分貴富貧賤都該享有公平權利,我看過報導你們農場面積大又在起步階段,或許沒來得及幫你們做,但我相信上級看了之後會蓋五星級廁所,別再憂鬱了總有一天你一定會升正式員工那些只懂鞠躬哈腰的人終究會被淘汰;加油…….甘巴爹呦

  5. 憂鬱草莓 說道:

    永齡日記3
    天啊 .為什麼那麼不公平呢 ..這個月又有人升正式人員了可是有些人員卻是升的莫名奇妙.真搞不懂那些高級長官們頭腦在想些什麼..有些人請假率超高的.動作超慢的.還很愛摸魚打混的人.及根本沒作啥事的人..以上這些人通通變成正式人員呢 .真他媽的不爽..那我們這些認真工作的人卻只能傻傻的做臨時工嗎.
    親愛的郭董啊 ….你當初的 一番好意現在卻變 樣了..你到底是在幫助災民還是再虐待災民啊……

  6. 憂鬱草莓 說道:

    廠長根本在騙人..上面所提到的姚姓婦女天天喝酒醉每天來上班..可是因為她很會巴結所以她早就升為正式人員了
    永齡農場的長官員工都是騙子…….欺騙了所有的社會大眾及所有的無知員工….我真的好怕好後悔…………………………………….將來的路………………….未來的人生…………………

  7. 憂鬱草莓 說道:

    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 永齡農場的長官們 一而再的欺騙社會欺騙員工..農場裡的李廠長曾說過成為正式員工的五個條件.第一是試用期要先滿三個月第二是必須去過台南巨農農場實習過第三是必須上過有關農業知識及技術等課程並得到結業證書者第四是有特酥貢獻者第五是人和…既然廠長開出條件但當我都幾乎完成後卻不見任何實質的回應..場內有很多人並沒有完成所有的條件但他們卻都成為正式員工了..這樣對我們公平嗎..難道原住民就要註定被平地人踩在腳下嗎…
    我在農場已工作八個多月了中間有一個多月負責載工人到台南實習每天早上六點多出發晚上六點多才回家.隔沒多久我報名去上職訓局開的自然農耕技術與行銷班300小時的課程.並完成結業..難道這些還不夠讓我成為正式員工嗎.就算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場內有太多太多不公平的事..我只是想得到我應得的但農場裡的長官卻對我們置之不理..我們是真的不知該如何生存下去了.希望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能為我們說句公道話…
    原住民加油..謝謝

  8. 憂鬱草莓 說道:

    對於我的工作我真的好累好累好累喔….每天上班都必須要小心翼翼不然又會被有心人士拿來當成話題來大肆宣揚…難道我們就不能將心比心嗎…我已經很努力盡量做到他們的要求了可是他們卻依然這樣對待我們…到底要我們如何做呢 ….我累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