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菅人命的玉穗便道

本文摘要:莫拉克風災滿周年之際,桃源鄉玉穗農路卻傳出一起車禍事故,一輛入山收購芒果的小貨車在農路上險急陡峭的髮夾彎上翻覆,從約莫五層樓高的山壁上摔落,駕駛者重傷送院,後因傷重不治離世。( 圖/ 鄭淳毅,玉穗便道經常出問題 )

草菅人命的玉穗便道

8/8莫拉克風災滿周年之際,桃源鄉玉穗農路卻傳出一起車禍事故,一輛入山收購芒果的小貨車在農路上險急陡峭的髮夾彎上翻覆,從約莫五層樓高的山壁上摔落,駕駛者重傷送院。聞知消息的梅山村民表示:「不死真是撿來的!」(編註:8月14日得知傷者已不幸離世)

行經山壁的玉穗農路自挖通以來,有多個陡坡急彎,路面更泥濘堆滿礫石容易打滑,一直考驗往來駕駛人的技術;居民多次要求將農路鋪上水泥、挖平取直,改善路況,但鄉長始終以「要請公路局負責」、「鄉公所沒有經費」回應。

這條路已傳出多此車禍事故,至少兩、三位梅山村民在此摔車,這次更有小貨車從數層樓高的山壁上翻落。一位勤和居民痛斥:「我們的鄉公所真是大有問題,怠忽職守!」

1 2
發生車禍的彎道。山壁的陡坡和急彎上除了警告標誌,沒有防護措施。右圖紅圈處為小貨車跌落地點。

玉穗危路,三村近千人賴以維生

8/8星期日下午,來自台南的溫姓男子開小貨車往梅山方向收取芒果,卻在玉穗農路山壁上的大轉彎摔落。附近居民表示聽見貨車掉落在河床上翻了兩翻,所幸該男子只是受傷,生命無礙(編註:8月14日得知傷者已不幸離世)

當時恰好在現場、協助將該名男子送醫的梅山教會牧師陳天順表示,溫姓男子是因為上坡時遇上無法一次轉過的急彎,在倒車轉彎時,車身往後滑而從數層樓的山壁跌落。「(倒車時)他應該要拉手煞車比較好。」陳牧師表示,當地人都知道那段路的危險,以及通過時要注意的訣竅。

玉穗便道這樣的兼具陡坡和急彎的路段連續共有四、五處之多,且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陳牧師說:「雖然我們是本地人常常開,但也是會提心吊膽!那個人是跑平地的,他更不知道(如何應付路況)啦!」

玉穗便道本是農路,只供當地人到山中農園務農使用。八八風災之後,南橫公路斷絕,河床便道遇雨就斷、修復費時,這條農路就成為山中居民的生計命脈。從運補物資、送孩子上下學、老弱病患就醫、運輸農作物,都由此往返。

八月正是山上的經濟作物芒果的收成季節,居民載著一車車芒果,冒險負重在危路上行走;其中一位運芒果的勤和村民Tahai說:「靠的是技術啦!」

3
非四輪傳動車請勿上山的立牌。村民透露,是在本次貨車翻覆事故後,一位派出所員警出於好心而自發製作的。

修路一拖再拖

鑒於玉穗農路在八八風災後成為桃源鄉內三村復興、拉芙蘭、梅山居民的主要聯外道路,村民屢次在大小會議上反應,表示路實在太危險,希望鄉公所盡快修整,挖平取直改善急彎、鋪上水泥防止打滑,但鄉公所皆以「沒有經費」回應。陳牧師說:「政府修路修了一年,之前一直修河床一直斷,現在又這樣。」

村民從年初返鄉後, 一直申請修復此農路,但由公路局修路卻只修河床便道,遇雨就斷,造成居民時常困守山中、無路可出。6/3居民忍無可忍的走下山來抗議,得到鄉長回復「一個禮拜修好玉穗便道。」

然而兩個月過去了,玉穗除了挖寬至車輛可通行的寬度,使居民不必靠步行才能下山之外,路況如昔,時時傳出騎機車的村民摔車受傷。8/3鄉公所召開第三次重建會議上,居民再提玉穗農路問題時,桃源鄉長謝垂耀說:「那麼龐大的經費鄉公所、縣政府都沒辦法負擔,要往上報。」表示要請縣政府及原民會處理。但還未「來得及」處理,又傳意外。

這次是貨車直接從山壁掉落,聞知此事的梅山村民皆表示:「沒死真是撿來的!」而勤和居民則痛斥:「我們鄉公所真是大有問題,怠忽職守!」

6
8/3鄉公所第三次重建會議的簡報中,由鄉公所負責發包的工程,只完成了一件–桃源鄉辦公廳舍與代表會復健。

居民批:鄉公所怠忽職守

事實上,桃源鄉一年以來重建進度遲緩,近於停滯。在8/3鄉公所召開的第三次重建會議上,鄉公所的會議簡報除了開列工程執行進度,還列舉各種進度落後的原因。除了玉穗農路,居民一一指出八個村各有農路未修復、部落基礎復建工程沒有進度,包括各種因應颱風季節所需的補強、清疏工作。

各村簡易自來水工程雖由中央撥款7150萬元協助修建,但村民至今民生用水仍靠自己接水,一下雨就混濁無法使用。高中村美蘭部落和拉芙蘭村阿其巴部落依然靠人工手拉的流籠橫渡河流進出,其中包括留居部落的老人和要去學校的孩子。

對於居民提出的各種進度拖沓的疑問,鄉長謝垂耀一一回應解釋,但無法使居民滿意。理斷牧師直言:「很多理由根本不需要鄉長解釋。鄉公所沒有辦法做的,就用紀錄呈報上去;經費沒下來,就去追蹤啊!已經一年了,不應該還有人常常被困在山上!」

而會議上村民追問鄉公所負責招標發包的二十項工程的完成進度,經查詢後鄉長表示,唯一完成的 一項,是「辦公聽舍及鄉代表會復健工程」。

面對災後復健、基礎、道路工程,危及居民生計甚至生命安全,梅山一位不具名的村民表示:「我們這裡的人,都不太會表達,有時候都會想說算了…」玉穗農路的車禍事故只是冰山一角,在工程進度拖沓之下,目前桃源鄉各村村民的生活,也只能靠自己的「技術」了。

4
難行的玉穗便道上,常有車輛拋錨,要處理也需冒著危險。
5

5 回應 to “草菅人命的玉穗便道”

  1. 回鄉的人不是人 說道:

    我們不奢求台20、21線在近幾年就能好好的做完通行,而且我們也確切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任務,可是難道不能在已有的山間產業道路鋪上水泥–那瑪夏的錫安山197縣道、桃源的玉穗便道,讓車輛在狹窄陡急的路上減少打滑的危險性嗎?〈官員都說因為下雨,可是98下半99上半年幾乎都沒下雨呀!我確切知道雨是5/20
    有些人質疑我們留在山上浪費資源,可是以我們看到及身處的情況,我們並不知道這些用掉的資源到底用到哪裡去了?我們仍生活在毫無重建的狀態中,也許有人毫無人性的說我們咎由自取,自找麻煩,那只能說你們沒把我們當人看,當成一個有自己的思想有人性基底感情的人看。
    我們要求不多,只要一條鋪了水泥的產業道路,在這個號稱已進入開發的文明國家,別把沒用在我們身上不知怎樣浪費掉了的資源算在我們頭上!

  2. Ali 說道:

    這位收芒果的溫姓男子在送醫旗山醫院兩天後已經不治死亡,且官方試圖封鎖消息,不願外界注意此條死亡替代道路的狀況。(消息來源:梅山村居民)

    • 金肅 說道:

      R.I.P
      謝謝您的資訊
      希望這種慘事不要再發生
      且死亡替代道路能夠得到改善
      而非只是對需要那道路的人污名化

  3. 88編輯 說道:

    謝謝Ali補充,已經於文中修正。

  4. 救難人員 說道:

    危機四伏的玉穗便道
    六月份協勤運送物資到復興.拉芙蘭回來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心有餘悸的表示:「如果下一次仍需協勤時,希望便道能做好改善或相關的安全設施,否則考慮先行派員視察水路改用快艇接駁方式運送」!
    「玉穗便道」確實是需要相關單位檢討的高度危險的死亡道路,回想當時車隊攀爬在曲折陡峭處處泥寧的便道時,縱有四輪驅動的車輛及優異的駕駛技術與膽識,這條可怕的便道如果沒有檢討改善,要每一個百姓憑技術、要每一位村民靠運氣來使用這條便道,可預期的,事故傷亡仍會不斷的發生!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