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世界沒有孩子的基地?大社災童盼樹屋重建

本文摘要:上月25日,位於禮那里部落的長榮百合小學動土,曾在安置期間進駐龍泉營區,陪伴大社部落原住民孩子的藝術家李進賢潘紫云夫婦亦前往關心,部落孩子見到他們,問道:「我們的樹屋,甚麼時候要蓋?」 ( 圖/ 李孟霖。被拆除的樹屋何時可以恢復?是小孩的疑問。 )

大人的世界沒有孩子的基地?大社災童盼樹屋重建

上月25日,位於禮那里部落的長榮百合小學動土,曾在安置期間進駐龍泉營區,陪伴大社部落原住民孩子的藝術家李進賢潘紫云夫婦亦前往關心,部落孩子見到他們,問道:「我們的樹屋,甚麼時候要蓋?」

「親愛的「證服」,你好,我們都希望您不要拆掉我們大家愛的ㄕㄨˋ屋…」這是去年五月大社部落的孩子要寫給政府的陳情信,表達孩子想留下樹屋的小小心願,但仍遭到管理單位以安全考量為由拆除。

知情人士透漏,實為負責管理的社會處人員不願增加業務,再加上部落內部的紛紛擾擾,無人承接管理,只好面臨拆除。屏東縣文化處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願意重建樹屋。

應屏東縣文化處藝術陪伴的邀請,長年致力兒童美術的李進賢及潘紫云進駐龍泉營區,看到安置中心只有一個籃球架可以玩,就拆了自己兒子的樹屋及鞦韆架,費時兩個月,為安置中心內的孩子搭起樹屋。

image002

小朋 友寫給政府的陳情信,希望不要把書屋拆掉。

小朋友在樹屋上面玩耍、看書、畫圖,也因為有了喜愛的學籍及遊戲空間,心中有了歸屬的秘密基地,心也就逐漸安定下來。李進賢說,看到這些因八八水災而流離失所的孩子們,彷彿看到童年無無靠的自己。

李進賢的祖父是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父母親也因家鄉台東的土地屢遭土石流,而不得不離開到北部工作,留下當時五歲的李進賢及三歲的妹妹與祖母相依為命。但警察仍不時將祖母提去拘留,留下這對小兄妹無人照顧,坐在門口等親人回來,有時村人會接濟,但餓極了,連腳邊的蟑螂、蚯蚓都抓來吃。李進賢說:「那段期間的孤獨與恐懼,何其漫長。」

為家族平反,是李進賢最大的心願,但也因為這樣的童年經歷,更讓他心疼這些孩子的遭遇,但是大人的世界卻讓他感到心寒。拆了自己兒子的樹屋為災民的孩子搭建,最後卻因沒人願意管理,前村長推給新村長,新村長有說不知道,社會處的社工也不願意,最後只好被以「安全」為由拆除,不但小朋友心疼不已,這對藝術家夫妻更是傷心。

當初文化處找來媒體報導樹屋的新聞時表示,將規劃第二期長期陪伴計畫,將樹屋重建,孩子們以為陳情奏效,滿心期待樹屋「重建」,如今即將進入第四期了,仍然盼不到樹屋的消息,不知是否還將繼續?

image001

藝術家李進賢夫婦,看到災區的孩子只有一個籃球架可以玩,就拆了自己兒子的樹屋及鞦韆架,為安置中心內的孩子搭起樹屋。

image003

致力推廣兒童美術的李進賢夫婦,在自家後院為兒子搭起樹屋。

8 回應 to “大人的世界沒有孩子的基地?大社災童盼樹屋重建”

  1. 阿里巴巴 說道:

    樹屋對小朋友來說真的是超棒的寶物 又不貴 應該再搭一個的

  2. 高調行善 說道:

    這跟DPP蓋一堆蚊子館蚊子機場有啥差別?

    蓋很容易, 管理跟維護才是問題

    這麼愛這麼愛

    為啥不捐一筆長年管理費請一個愛台灣的零工來專業管理呢?

    • 高世良 說道:

      想要管理維護,也要先蓋出來啊
      不懂你現在跳出來「高調唱衰」有什麼意義?
      還是你有超能力,知道以後這會變成蚊子樹屋?

      • 你來負責小朋友安全 說道:

        建很容易 像DPP建蚊子機場 又可博名 又可拿回扣(回扣在此案不適用)

        維護才難

        樹屋會毀損,會發生危險 傷及小朋友 誰要負責?

        為了自己要付出的善意, 強迫別人來負自己不敢負的責任

        這就是我的超能力可以看到的事

        • 穆子禮 說道:

          這是因噎廢食的意思嗎?

        • 給點實質的建議吧 說道:

          照這個邏輯,我想各個公園也不能夠有兒童遊樂設施,
          體育場也不能有跑道,跑道會毀損,難保哪一天不會有人因為跑道損壞而跌倒致命!
          任何公共設施都有毀損的可能,最明顯的就是大水一來就被沖走的全台各地看似雄偉的橋樑們

          樹屋蓋不蓋不能用這種邏輯來思考,
          樹屋會有毀損的可能,但不能用這樣的說法就讓小朋友的空間縮水了,
          可行的方式是,請來專業的技師跟當地居民一起討論,
          樹屋是自然素材,但我們可以在上面加上一些防護裝置吧!
          甚至在樹屋下也有相關的安全措施,這些都可以讓受傷的機率減少

          能解決問題的方式很多,但最好的方式絕對不是用情緒解決事情,用情緒做決定的方式

          • 安全 說道:

            實質的建議就是要安全

            公園裡要是有像這樣竹製不安全的設施給小朋友用, 一樣要拆掉

            難道原住民的小朋友人命較不值錢嗎?

            請蓋些不需擔心安全的設施八

  3. miru 說道:

    小孩子對空間的需求,其實跟大人都是一樣的,
    不要小看這些廉價的樹屋,這也是很足夠的提供給孩子另一種安全感。
    還記得自己小時候的秘密基地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