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新生,小林夜祭

本文摘要:高低層疊的吟唱中,有人忍不住大聲號哭,不能自己;大多數的人平靜唱出古老的曲調,默默度過這得來不易的一刻。扮演主祭的尪姨、向頭在圓圈中央獨舞,時而高呼,時而以竹器盛裝的酒杯予族人輪飲,眾人舞步也從未停歇。( 圖/ 何欣潔。徐吳卻娘和尪姨在公廨裡唱起失傳的牽曲。 )

風雨新生,小林夜祭

2010年10月22日,離開莫拉克風災第438天,於每年農曆九月十五日舉辦的小林夜祭,於即將完工的五里埔永久屋旁的臨時公廨登場。

風雨中展開儀式

雖然天公不作美,另一個威力追平莫拉克的強颱梅姬在肆虐蘇澳地區之後,直撲南台灣而來,小林夜祭也被迫縮短儀式流程,取消排練多時的「素蘭小姐要出嫁」與大鼓陣等表演,但做為夜祭核心的立向竹、放竹砲、祭拜太祖、牽曲吟唱等儀式,仍於下午四時如期開始舉行。

自甲仙往五里埔的山區路上,風雨不斷增強,將指引車輛前往夜祭場地的看板吹得搖搖欲墜。台20線上多處因山壁坍方、路基流失而改為單線通行的路段,原本應有警方的交通管制,以免發生危險;但因高雄縣已達停班停課標準,並無人員在此引導雙邊車輛輪流通行,使得上山參加夜祭的車輛被迫以默契自行會車,險象環生。

連日的大雨,將會場地面浸得泥濘不堪,多數的小林村人都已換上靛紫與深黑相間的傳統服飾,綁上頭巾,脫下鞋襪。一方面準備牽曲舞蹈,一方面也使及踝淤泥中的雙腳更加清爽安全、方便出入忙碌。

風雨中,村民將祭祀的檳榔、酒水等置放於祭祀場地,合力立起親手上山砍伐的向竹,為儀式揭開序幕。在傳統的祭儀上,九月十五日的「開向」,代表自農曆三月十五日以來必須專心農事、禁止娛樂的「禁向」告一段落,族人可以開始自由嫁娶、狩獵、歌舞。

甲仙文史工作者,人稱「師兄」的游永福指出,平埔族的禁向習俗,乃是對自然資源擷取有所節制的表現,使族人不致過度砍伐與獵捕山林鳥獸;也配合歲時,約束男女老少專心農事、秋收之時再行解禁。

向竹立畢,村人向天點燃竹砲,發出震耳欲聾的悶響,正式宣告開向。所有的人回到公廨之前,擺起滿地的米買、牲食、酒水、檳榔,一同焚香祭拜太祖。

IMG_5782
梅姬颱風侵襲的五里埔基地上,小林人不分男女老幼,依然努力舉辦夜祭。

IMG_5705

立向竹結束,引燃竹砲。

莫拉克災後復興平埔文化

這樣一段簡單的夜祭介紹,對二十一世紀的小林村民,乃至所有平埔族人來說,是份得來不易的珍貴遺產。歷經二十世紀各代徙台漢人社會的擠壓與同化、貨幣經濟與現代政治系統的侵蝕,平埔文化的流失速度,一般公認比慣居山中的原住民族群更加飛快,也較難挽回。

而2009年,向以保存平埔文化聞名小林村面臨莫拉克滅村的重大危機,使得平埔文化復興的前程愈形風雨飄搖。

但一場致命的危機,也有可能是最為人稱道的一次轉機。小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邦龍景指出,平埔族目前連族群認證都尚未通過,外界可能連「什麼是平埔族?」這樣的問題都沒有概念。「但八八水災之後,我們受到來自很多外界的關心,我很願意帶頭復興平埔文化,起頭開始做這件事。」

因為風雨山路的險阻,今年夜祭的長官致詞時間長短適中,做為夜祭重頭戲的牽曲得以很快在立向竹之後登場。牽曲儀式過往多年均以撥放錄音帶的方式進行,今年在努力的歌謠採集與練習之下,以族人自行吟唱的方式舉行。

高低層疊的吟唱中,有人忍不住大聲號哭,不能自己,只能暫時離開舞蹈行列;大多數的人卻只是平靜唱出古老的曲調,默默度過這得來不易的一刻。扮演主祭的尪姨、向頭在圓圈中央獨舞,時而高呼,時而以竹器盛裝的酒杯予族人輪飲,眾人舞步也從未停歇。

隨著時間的推移,族人漸漸踏進公廨,牽曲的儀式也在眾人排成兩列,將祭禮搖擺緩步送進公廨之後即將結束。

就在此時,部落耆老徐吳卻娘突然拉著尪姨的手,開始大聲唱起牽曲的古調。在此之前的歌謠採集工作中,她向來不太願意應來人邀請,唱完所有的曲譜,唱到觸動回憶之處,更是常常突然噤聲,今日卻突然與尪姨一同合唱。連尪姨也略感驚奇,向旁人豎起大拇指,表示這是道地、幾近失傳的平埔牽曲。

熱心協助將現有的小林牽曲古調剪輯成CD,以供族人練習的社區工作者宋金山表示:「這不是排練好的節目,她平常也不願意一口氣唱這麼多首歌,看來是今天的場合觸動她想唱的心情。歌謠採集工作常常如此,強求也沒有用,等到她想唱,像今天這樣,她就會唱出來。」

IMG_5823
徐吳卻娘和尪姨在公廨裡唱起失傳的牽曲。

IMG_5768
牽曲中,族人逐一飲酒。

社區共同參與,熱情走過風雨

與此同時,夜色漸深,主場的節目放起了節奏鮮明的流行舞曲,小林村的少女打扮火辣,跳起了熱舞,引得眾人陣陣叫好。穿著傳統服飾的族人,與穿著便服的外來客,紛紛加入熱舞行列,徐吳卻娘卻完全不受影響,繼續拉著尪姨的手,自行以四步舞在公廨內繞行,大聲吟唱。有心採集古調的工作人員,也趕緊將錄音器材湊近,公廨內一陣擁擠。

門外的熱舞方歇,主持人便宣布今日活動在梅姬颱風的追趕下提早結束,徐吳卻娘也結束了她的吟唱興致,從容地走回人群。此時,大家已經移動到帳篷區,分享今日祭祀的酒水與肉食。

甫在日前帶領小林村民成功爭取二村永久屋基地的自救會會長蔡松諭,也正享用他全程辛苦參與祭典之後的晚餐。「看到這個雞頭,就會想到我媽媽。」蔡松諭翻攪著鍋中的燒酒雞,想找出其他部位款待來客,卻只見雞頭。「我在八八風災前一年,才知道我媽媽原來不喜歡吃雞頭,她只是想把其他部位留給我們小孩子吃,才一直挑雞頭來啃。所以,我現在看到雞頭就想到她。」

祭典趕在氣象局發布的大雨時刻來臨前,正式結束。忽大忽小的雨勢中,一些來客已經匆匆穿越小林村民自行搭建了數周的入口意象和迎賓竹拱門,準備下山;另外一些人,選擇寄住在五里埔附近的小林村民家一晚,度過今年的風雨。

IMG_5853
會場的布置,是夜祭舉行前的每個周五,大家一起上山來完成的。

IMG_5843
祭典結束,一起分享傳統食物。

6 回應 to “風雨新生,小林夜祭”

  1. 陳板 說道:

    深情的紀錄
    傳神

  2. 不理嗑托 說道:

    這篇文章已經推薦至好生活報上囉,網址如下: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1026/2835

  3. 說道:

    台灣人的基因一半來自原住民與東南亞島群, 另一半來自東南亞及亞洲大陸(越族或中國南方的"漢人");
    閩南人, 客家人是屬於中國南方的族群"越族", 因文化而漢化, 與北方漢人不同;
    平埔族與台灣高山原住民及東南亞島群有共同血緣, 另一血緣則來自閩南客族共有血緣(比400年前更早甚至4000年前就移入).
    這些研究是以HLA, 粒線體(母系), Y-SNP來判斷.

    摘錄自林媽利教授著作"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以血型,基因的科學證據揭開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

    • 說道:

      所以說, 台灣人啊, 除了38年才來的以外, 絕大多數留著平埔族的血液, 跟古"越族"的血液而不自知; 就算唐山過台灣而來的, 也是漢化的古"越族"的血; 而平埔族, 跟原住民的血緣, 也不是涇渭分明, 而是有共通的血緣關係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