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家永久屋 祝禱聲中動土

本文摘要:「要部落災民離開長久居住的家園,不是件容易的事,還牽涉部落間的差異性和法令問題,籌建過程艱辛!」世界展望會長杜明翰憶起籌建過程感觸良多,「最艱辛的溝通、協調過程已經過去,但挑戰才要開始。」( 圖/ 賓拿流,1月時的好茶示範屋,如今正式動工 )

瑪家永久屋 祝禱聲中動土

八八風災重創屏北地區原住民部落,台灣世界展望會積極溝通、覓地、籌款並化解歧見,安置483戶災民的瑪家農場永久屋,昨天在眾人祝禱聲中舉行動土儀式,定7月底完工,災民將以「以工代賑」方式投入新家園重建工程。

瑪家農場永久屋位於屏東縣瑪家鄉北葉部落,占地6公頃,原為台糖用地,國有財產局價購後,台灣世界展望會負擔建屋工程費,每戶約150萬元,為2層樓鄉村式建築;共安置三地門鄉大社村174戶、霧台鄉好茶村177戶、瑪家鄉瑪家村132戶災民,並預留北葉部落居民的建屋用地,居民擁有地上物永久使用權。

「要部落災民離開長久居住的家園,不是件容易的事,還牽涉部落間的差異性和法令問題,籌建過程艱辛!」世界展望會長杜明翰憶起籌建過程感觸良多,他說,永久屋不僅住得舒適,也重視文化傳承、環境保護、減災和防災,提供短期工作機會讓居民「協力建屋」,也要讓農場充滿希望、喜樂與分享,「不只是恢復原來生活,而是要過得更好」。

「最艱辛的溝通、協調過程已經過去,但挑戰才要開始。」副縣長鍾佳濱感謝北葉部落願將部落傳統領域提供做重建家園之用,他期勉大社、好茶、瑪家部落居民,「雖然住的環境改變了,但寬闊的藍天綠地沒有改變,而且能與三地門原住民文化園區連結,成為推廣原住民文化的平台」。

永久屋開工是部落的重要歷史時刻,大社村頭目賴美香、好茶村長陳保華、瑪家村頭目徐春美等人偕耆老盛裝出席,以詩歌讚美祝福重建工程順利,他們感謝社會各界協助,「一掃天災帶來的陰霾,讓心中的夢想家園成為進行式。」

(本文轉載自20100319聯合報新聞)

12 回應 to “瑪家永久屋 祝禱聲中動土”

  1. Amale.Gadhu 說道:

    雖然還有許不盡如人意的地方,而且又經歷了943個「数饅頭」的日子,的確苦日子的消磨難以忍受,但是無論如何「祖靈」還是保佑「雲豹的故鄉」Kucapungane,我們應該特別感念今天的日子。
    ……………………………………………………………………………………………….

    但要如何替同源的阿禮、佳暮、去露、谷川爭取他們心中的「嘉南美地」恐怕才是魯凱族「共同的命運」,如今他們還未找到「新天新地」,以及找到可以聽到尊重他們心聲的「管道」,在現行的重建政策之下,「政府」與「慈濟」並無法尊重魯凱族文化延續的完整與傳承使命,而如果將來遷居到平地,族群的生存必將受到致命的衝擊,雖然平地生活水平較高、而且醫療、交通、教育、就業等各方面都更為方便,但是魯凱族有其特殊性,無論是文化的延續、母語的傳承,如果在重建過程中得不到充分的尊重,無法將社區規劃的理念呈現族群文化的特色與功能,或者規劃者主觀認定原住民的文化需要被「改造」,而將原來不是屬於「魯凱族文化」的建築設施強加上去,又不能有太多參與意見的想法,只能微幅修改的方式,這樣的規劃勢必造成日後「文化」難以生根而逐漸枯委的命運,終究難逃滅族的危機,我們可以想想現在的「平埔族」在語言復振與族群正名所面臨的困難與窘境,雖然他們也正在努力恢復自己的文化尋求恢復「原住民」的身分,但是這個艱辛的路程正是因為失落了族群歷史文化的「圖騰」,因為失去族群文化的根就等於從歷史的地位喪失了自己「原住民」的身分,所以如何延續族群生命,乃是我們必需重視的課題,也是當前所要爭取的核心問題所在。
    ………………………………………………………………………………………………

    今天要懷抱著感恩的心感謝造物主的憐憫與豐盛的賜予,卻也要時時紀念正在受苦的族人同胞,當記取祖先的遺訓教導,要努力更要展現「魯凱族」的韌性與忍耐力,不可輕易改變族群內部的團結力量,當「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讓獵人文化能代代相傳,百合花依舊綻放,羽飾光輝仍然得以顯要四方,最後能尋覓求得「安身立命」的新故鄉。

    • Amale.Gadhu 說道:

      這是高雄縣「大愛村」動土儀式的「馬政府」的對待規格:
      位於高雄縣杉林鄉大愛園區的永久住宅,今天上午九點半舉行動土儀式,從中央到地方,有兩百多位貴賓,以及三千多位慈濟志工與受災鄉親來到現場參加,總統馬英九也親臨現場,主持動土奠基典禮。
      (大愛電視報導)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63441

      而由世展會搭建的「瑪家農場永久屋」卻連一個中央級的首長或官員都沒來,只來了「趕場子」的行政院重建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聽說的),「馬政府」拍「慈濟」的馬屁也太明顯了吧!好茶部落遷村案延宕最久還要遭受如此「差別待遇」實在不勝唏噓阿!

  2. 恭喜!恭喜! 說道:

    忘記看新聞,不知世展有沒有在入口處蓋上大大的[瑪家世展園區]??

    既然慈濟可以在月眉可以寫上[杉林大愛園區],世展這樣做也沒有人會有異議吧!!

    我想,這個名字一上去,用不著兩年,再也沒有人記得裡頭住的是哪一族人….

  3. 番婆 說道:

    是的~~慈濟有媒體ㄚ~~
    但是
    “世展會搭建的「瑪家農場永久屋」一個中央級的首長或官員都沒來"
    正好安安靜靜的過日子

    農場充滿希望、喜樂與分享,
    「不只是恢復原來生活,而是要過得更好」
    ㄣ~~
    這樣的心意 真讚~~~謝謝世界展望會長杜明翰先生
    有這樣的房屋 好美喔!

    有無可能未來 辦"莫拉克體驗營"讓人去做生活體驗?

  4. 拖魯布斯 說道:

    基於尊重族人對在瑪家農場興建的三個村的永久屋名稱,展望會杜會長表示不會硬加類似展望xx村 ,那天看到族人都盛裝(傳傳統服飾)參加動土典禮,令人感動好茶村 瑪家村 大社村的同胞相互慶賀加油的畫面!原住民在自己喜歡的地蓋浮合自己期待的屋型永久屋是基本人權耶!

  5. kineple 說道:

    建造永恆的魯凱古城…古茶步鞍部落
    古茶步鞍部落是魯凱族的文化發源地,也是捍衛北大武山的勇士,如今因為時代變遷與人文需求,搬遷到督啦樂格勒(新好茶),歷經賀伯颱風土石流及興建瑪家水庫的威脅,終於不敵大自然的力量,於2009年的八八水災全部掩埋在記憶中.
    什麼是好茶人對部落的回憶,新好茶只是一場夢,曾經追求永恆家園的理想,如今好茶人沒有留下任何家當,不像其他部落,仍有建築物的痕跡可循,石牆可看,因此好茶人的家園應該是新的而且是永恆的,不應該是臨時的,只是鐵皮與水泥混合搭建的..
    然而,此時說這些有什麼用呢?只能怪好茶人心理太好了,為大家的公平與同享的喜樂,願意與未全部被淹沒的部落族人一樣,建築一個比照大家一樣的房舍.我也祝福這樣的心情…
    誠如我所堅持,重建不單是建築物,精神心靈更為重要,這是部落族人面對永久屋最重要態度.好茶.大社.瑪家所有的族人,加油吧!!

    • 盛穎 說道:

      今天縣府將告知魯凱人,慈濟是否願意接受八項訴求,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希望不論慈濟的答案是什麼,縣府都能站在居民這一方,協助重建,祈禱啊!

      • 陳來紅 說道:

        我們理當以人道與尊重的援助原則外,也以文化與族群保護的觀點為之。

        祈願 政府與援助的民間組織能夠如此的實踐~~~開創性的88重建!

    • Amale.Gadhu 說道:

      若是比較好茶村的地名,「舊好茶」Kucapungane,「新好茶」tulralrekelre,「未知?」tali makadradradha副縣長說「瑪家農場部落」,傳統地名還不清楚,應該是排灣族的地名,因位置位於「瑪家村」makadradradha,所以用tali makadradradha命名,但是必須弄清楚的是現在的「瑪家農場」的傳統地名,並且希望以此命名。

      用意是本來「好茶村」這個名字與傳統地名「古茶步鞍」音譯差太多,又容易讓人誤會此地「產茶」,當然回顧歷史的究因是「國民政府」從殖民角度希望雅俗共賞,但也正反映了缺乏人文的尊重與素養,才有如此大的差異,那麼我們何不重新找回自己的容顏還我「歷史正義」,應該去思考如何從扭曲的歷史,從新喚回歷史記憶,將失落的「族群核心價值」重新回歸,才能重新導正「歷史的錯誤」所遺留的殘害,去掉「殖民歷史」的禁錮枷鎖,再次開啟族群歷史的契機,然後族群的生命才得以延續,文化的記憶得到完整。

      所以一個全新的名字該如何命名呢?怎樣的命名是符合族群的「尊嚴」?要如何凝聚共識從屬於排灣文化擠帶的傳統土地「生根發芽」?正是考驗著「獵人後代」的智慧與傳承使命的最大價值所在。

  6. ss 說道:

    怎麼看起來好像問題解決了?但是我看到戶數:「三地門鄉大社村174戶、霧台鄉好茶村177戶、瑪家鄉瑪家村132戶災民」並沒有依災民的認定期望作任何改變啊?到底那些沒被政府認定的受災戶要到哪裡去?如果這裡不能做平衡報導,而是只貼別家報紙的官樣文章,那何必多闢一個網站呢?(不是要指責,是我很關心他們現況到底怎樣?但就是找不到深度報導…)一個這麼重要的典禮,卻不見大社村長、瑪家村長參與,肯定有問題!

    • 88編輯 說道:

      最近我們忙於魯凱的重建報導,排灣的部分記者有持續關注,但是沒有寫成文章,將請記者再去多瞭解瑪家農場遷村是否有其他沒有被注意到的問題,謝謝你的提醒!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