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生活系列(29)大愛村中獨立國:小林小愛

本文摘要:住在大愛園區內的小林居民,稱呼自己「小林小愛村」,夾在兩大永久屋之間,小愛村在大愛村中佔有單一族群、單一村落的優勢,準備推動街道改名,組織自己的管委會,一步一步地營造自己的公共生活空間。 ( 圖/ 何欣潔。住在大愛園區內的小林村民,稱呼自己是「小林小愛」區。 )

大愛生活系列(29)大愛村中獨立國:小林小愛

位於大愛村中的「小林小愛」區,居住了62戶小林居民,往往是不被想起的一群人在外界談起「大愛村」或「小林村」時,這群「住在大愛村的小林人」,稱呼自己是「小林小愛」居民。由小愛村住民票選出來的主委李錦容便表示,「大愛村的管委會自己就忙得不可開交,資訊常常也沒送到我們這裡來,我們跟他們也不太熟,我連第一次(大愛村)住民大會的通知都沒收到。」

而忙於五里埔永久屋和小林二村重建的其他小林村民,也私下表示:「大家都是好朋友,李錦容大哥有事情需要幫忙的話,我們一定會幫忙,但是他們小愛村的事情,還是要他們自己來決策比較好。」顯示了小愛村位於杉林村兩大永久屋基地(大愛村、小林二村)之間,具有其獨立而特殊的地位。

李錦容表示,小愛村中定居的住戶有62戶,每天晚上都會固定回家的約有30幾戶,入住比例算是相當高。「這些小愛村的住民,很多都是受災最慘重的小林村民。」李錦容指出:「當初被滅村的9~19鄰中有41戶都在這裡;坐直升機下來的47個倖存者裡面,有20幾個都住在這邊。」

IMG_5630
小愛村一景。

非正式管委會

「我們當初其實很想自己成立小愛管委會,跟大愛的管委會分開,我們自己都選舉好了。我們也不是要錢,就是想要一個跟官方溝通的窗口,但是高雄市政府不准,說大愛已經有管委會了,不准我們成立,只能成立協會。」

對此,高雄市重建會執行長古秀妃表示,「按照法規,管委會的確只能有一個。但是只要小愛村的組織自己努力,我相信大家一定都會肯認他們的代表性的,這是民主時代,高雄市政府都很鼓勵居民自己成立民間團體。」李錦容也回應:「所以我們現在就自己成立自己的管委會,只是政府沒立案而已。」

除了爭取成立獨立組織,小愛村也有的確一些公共問題亟待解決。「像我們很想要一個土地公廟,以前的縣政府明明就已經答應要給我們很久了,說好他們替我們變更地目與部分補助,我們自己籌錢來蓋。結果到現在,連地目變更都還沒做好。」缺乏宗教空間是大愛村的普遍問題,小愛區也不例外。

「另外,我們村子外面接大馬路的地方,也還沒裝紅綠燈,已經有人在外面出車禍了,我是說,小林村已經快要滅族了,不要再讓我們死人了好不好?」李錦容無奈地指出。

IMG_5619
小愛村居民選出來的主委李錦容。

IMG_5633
居民在門口自製小林小愛的指示牌,也希望架設紅綠燈保障出入安全。

爭取街道改名,拒絕「感恩」「知足」

小林村做為莫拉克風災中死傷最慘重、最廣為人知的聚落,慈濟基金會原本期待小林村民均能遷入大愛村中,接受慈濟基金會的安置。但部分小林居民堅持「自主重建」,要「家園回到記憶中的樣子」,不願意進住統一規格、「好像軍營」的慈濟大愛園區。將近一年爭取自主重建的抗爭,卻意外在小愛村的空間形式上留下痕跡。

「我們這邊(小愛村)的街道,就叫做什麼『知足街、感恩街、尊重街』,我當初就跟慈濟那個副總林碧玉反映,說我們已經是搬進大愛村的人,又不是抗爭的人,你路名不可以這樣子叫。聽起來就怪怪的嘛!好像在罵我。我朋友來這邊看也會笑我啊,說哈哈你怎麼住知足街,好奇怪。」

「我們已經是家破人亡的人,你還說我們不知足?這是一種二度傷害!」李錦容不滿地表示。

「依我自己個人意見來說,我們也可以改名叫做『憶林街』,回憶小林嘛。不過這是我的個人意見,有些人是不想再提起小林這兩個字,會傷心。要尊重大家的意見,我們已經正式向區公所提案,要投票改名。」李錦容期待地說。夾在兩大永久屋之間,小愛村在大愛村中佔有單一族群、單一村落的優勢,正要從街道改名開始,一步一步地營造自己的公共生活空間。

IMG_5610
慈濟為小愛村取的知足街等路名,居民覺得怪怪的。

IMG_5635
相較於入住時引來外界批評的慈濟大愛石,大愛車行的電話也許更符合居民需求。

一篇回應 to “大愛生活系列(29)大愛村中獨立國:小林小愛”

  1. 大愛村的小住民 說道:

    我是你們的鄰居…祝大愛村
    加油
    支持你們的想法
    保有主體性和自己的作為
    真的很重要
    一起加油吧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