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縣的觀光遠景,必須建立在寶山村民的流離?

本文摘要:縣長表示居民屬意「38甲地」的安全堪虞,無法做為居民安遷地,但卻規劃將該地作為「纜車建地」及「觀光園區」,讓村民大感不解,為何原住民的生存權與族群傳承,竟然不敵纜車興建?( 圖/ 鄭淳毅。美麗的38甲地,是居民渴望的遷居地,但縣府卻打算興建纜車。 )

高雄縣的觀光遠景,必須建立在寶山村民的流離?

桃源鄉寶山村分為新舊藤枝、二集團、寶山四個部落,共200多戶人家。目前有70多戶想取得永久屋,多半集中分部在災情嚴重的藤枝部落;另有80餘戶留守家園,期望就地重建或遷到38甲公有地。有孩子在念小學的家長,則希望目前寄讀在六龜國小的寶山國小,能早日回到村子復學,解決家長要兼顧山上工作和山下孩子的奔波勞碌之苦(寶山居民爭取在「38甲地」遷村重建的過程,請點選這裡閱讀)。

1月25日,高雄縣長楊秋興視察寶山村,走訪了藤枝部落、38甲公有地、寶山國小後,卻帶來令村民們失望的消息。縣長表示道路已經毀損嚴重,很難修復,只能維持現狀;政府可以維持基本設施,但無法做原地重建。

雖然縣長表示「38甲地」的安全堪虞,無法做為居民安遷地,卻打算依照災前的規劃,將該地作為「纜車建地」及「原住民特色」的觀光園區,讓村民大感不解,為何村民的居住與族群傳承,竟然不敵纜車興建?而剝奪了原住民生存權來興建「觀光園區」豈不是本末倒置?

至於寶山國小復學問題,縣長也認為道路不安全會影響學童每日上下學,必須將學童與家長分離,先安置在六龜國小,讓渴望孩子回鄉的家長十分失望(寶山國小目前借居六龜的情形,請點選這裡閱讀)。

村民表示,此次縣長勘查寶山村的部分,主要集中在「藤枝部落」,是村民們也認為的確不安全之處,藤枝部落多數人皆考慮遷居永久屋,但是村內尚有「寶山部落」和「二集團部落」,縣長並未實際走訪,依「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的原則,應該優先考慮村中其他用地,因此對縣長當日兩項決定,皆感到非常失望,將回去與其他族人討論後,再與政府進一步溝通。


寶山重建委員:「不協助重建的話,留在村子人要怎麼辦?」縣長給出了永久屋或汛期將成為孤島兩個選項。

永久屋或孤島?縣府留給村民抉擇

縣長此次訪視,由謝垂耀鄉長及縣府各相關單位人員陪同,社會處吳麗雪處長、教育處李黛華處長、寶山國小黃龍泉校長隨行,村民因為紅肉李和梅子的產季將至,除了從事八八零工者,其餘多在山上的園子內辛勤耕作,因此只有有幾名寶山重建會委員各自在新舊藤枝、二集團、寶山四個部落迎接。

寶山村四個部落中,新舊藤枝因為受損嚴重,村民們也認為不宜原地重建,該地多數村民考慮遷居永久屋。但寶山村內其實還有其他三個部分,縣長僅訪視藤枝部落,即表示「寶山村要原地重建已不可能」。

楊秋興表示,縣府雖會維持聯外道路、水、電的基礎設施,不勉強村民下山,但若碰上嚴重的風災也必須暫時遷往平地避難,如果堅持留山的居民,必須配合每年汛期上下山的往返遷置。

寶山重建委員詢問縣長:「寶山村不重建的話,想留在山上的人怎麼辦?」縣長的答案是,山下有永久屋可以提供村民們居住;山上的房子,不建議長住,只建議做為工寮,因為寶山村在颱風期間,會「道路不通,會成為孤島。」

但是居民認為,寶山村除新舊藤枝區域之外的「寶山本部落」、「二集團部落」事實上仍完好無損,居民大多希望留在原鄉,若因為被專家判為「不安全」必須離開,至少希望到「藤枝段38甲公有地」做中繼安置,因此對縣長在現場的發言感到十分失望且茫然。

族人表示,縣長的說法讓他們十分無助;從沒想過因為偶然一次嚴重的風災,就必須面臨離開故土或成為汛期孤島的兩難抉擇。他們說,「政策實在比八八颱風還嚴重。本來慶祝八八節高高興興的,沒想到不能回去了。我們的梅子、紅肉李都快長好了,為什麼要我們離開?」


座落山間的寶山部落一派寧靜,風災期間除了聯外道路斷絕,部落內未受損傷。村民不解為何過了一個八八颱風,大家就可能回不了家園

不讓原民安遷,卻要興建纜車與建造「觀光園區」

寶山重建委員陳清榮向縣長遞上陳情書,表達寶山村因被判為「不安全」區域,八十餘戶村民想遷居「38甲地」做為中繼屋或避難屋之用。38甲地塊聯外道路就是林務局所開的藤枝林道,可以將開發工程對環境的影響降到最低;且居民們世代居住在山上,保持原土原鄉的生活是大家共同的希望。

但縣長認為中繼屋不長久,只適合在村子內規劃避難處所。而「38甲地」則是縣府預定的觀光用地,將建造纜車、原住民特色的餐廳、工藝品商店等。談起縣府的觀光規劃,縣長有許多想法,例如:「這裡是纜車的終點站,起點在寶來。…纜車是最環保的,只要克服施工技術,沒有(汛期來臨時的)安全問題」、「30億打造國際觀光景點,我覺得很值得。」「以後交通都用纜車運送……讓大家看到桃源鄉的美。」縣長表示:「這一切都已經規劃好了,只差沒有錢。只要籌措到款項,就可開工。」

居民聞言後,詢問縣長,那麼如果這塊地可以做觀光用途,可以興建纜車,那可不可以讓居民遷來這裡居住呢?縣長回答:「這個再看看。」他表示,原則上這塊地就做為觀光用途,「如果有人住在上面,就容易雜亂嘛。」且如果要容納數十戶人家,就要原民會出面再請專家來評估適不適合這麼多人居住。

寶山重建委員一再代表居民陳情,未來若能遷居至此,將做最低限度開發,且居住地可以與公共設施並存,最重要的是「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對這裡很有感情。」但最後,只換來縣長說「老一代的人有感情,這我們可以理解,但是要為年輕一代的人著想。」


寶山重建會幹部陪同縣長前往38甲公有地。這裡是居民希望遷居之地,卻已經為縣府規劃為觀光用地和纜車建地,沒有預留太多住宅空間。

縣長:寶山國小不宜就讀,但是適合避難

對於另一項居民關心的寶山國小重建選項,縣長僅看了藤枝附近的道路後,即表示寶山國小要安置在山下。他表示:「路太危險了,不放心小朋友。」至於家長要回山上務農工作,是否代表家長必須與小朋友分開居住呢?縣長表示,將在六龜安排學童住宿,「反正只有十幾個人嘛。」

但弔詭的是,儘管寶山國小已經被縣府認定為不宜復學就讀,縣長卻在訪視校地後,表示「這裡就是最好的避難中心。」縣長認為,寶山國小學童遷下山,空置的校地就可做為村子汛期時的避難處所,教師宿舍提供給村民做避難安置之處。唯若有嚴重颱風來襲,仍要遷下山做臨時據安置。

但是寶山國小的孩子先前在六龜國小寄讀時,家長、工作人員和學生都反應有許多文化衝突之處,家長和部落族人也曾連署要求政府,能夠儘速讓孩子回原校復學,也有同學反應,不能碰六龜國小的球類玩具,甚至連膚色也常被拿來嘲笑說:「原住民黑黑的」,居民表示,縣長認為寶山國小「反正只有十幾個人」就去跟六龜國小的孩子一起擠,實在對原住民教育問題態度輕慢。

同樣是災區,寶來與藤枝遊樂區,卻可將繼續經營

由於縣長關注道路毀損對寶山村帶來的影響,在場記者也問及,寶山村隔著山的另一面寶來也有安全問題,且位於寶山村藤枝部落方向的林務局藤枝森林遊樂區也在不安全區內,未來是否會有變動。縣長答覆:「寶來的危險主要來自河川,疏濬就好了。」至於未來縣府在「38甲地」建造纜車後開放觀光,需要管理中心,因此林務局的藤枝森林遊樂區管理站仍將持續運作,不會撤離。

據悉,同為受河川影響的勤和以上諸村,縣府日前均表示「淤沙量太大無法完全清疏」,以致於村民必須自行向河川局爭取疏浚工程,縣長對毀損嚴重的寶來溫泉區卻相當支持,而勤和村內的桃源國中、梅蘭村內的樟山國小,也都已在1/21原址復校。因此居民對縣長為何堅持寶山不安全,學校得下山十分不解。


縣長訪視藤枝部落。藤枝部落受災嚴重,部落內多數人考慮遷居永久屋。林務局負責的藤枝森林遊樂區暫時休園,仍待以後開張。


「林務局安全我們就安全」。經歷風災,居民們面臨離家的選擇,但是他們說:「你放心好了,林務局一定屢敗屢戰。」(意謂林務局不會撤守該塊區域,而只要林務局還在,就證明該塊土地仍安全。那麼居民也有權力繼續居住。)。

只是想要原土原貌的生活

這一次縣長的訪視,縣府帶來了觀光纜車、以國小做為避難中心的規劃,對村民卻是沉重的打擊。對於縣長表示要建造纜車做為交通工具,而不再主動開發道路是「該還給大自然的就還給大自然」,居民們無法理解和接受。

「蓋纜車才是破壞原貌,遊客只是帶來垃圾,對我們有什麼好?我們只是想保持原土原貌,只是想申請避難屋。」村民們說,大家也有山上的園子,萬不得以可以住在園子的工寮裡;之所以申請38甲土地,只因為想要村莊的人可以居住在一起。村子內的感情很好,風災後有些人申請了永久屋,雖然彼此祝福尊重對方的選擇,但對於留在家園的人,看著村子東一處西一處空蕩蕩的屋舍,心裡實在很難受。

帶著兩個孩子的阿麗媽媽說,學校在六龜對她是頭痛的問題,因為在六龜找不到工作,在山上,一年四季則有不同的農務可從事,讓她能供應孩子讀書和生活。因為戶籍問題,政府的租屋或物資補助她目前都領不到,在六龜租屋生活是很大的負擔。

阿麗表示:「小孩子也不習慣,常常問什麼時候回來。」她曾經去學校看過,「一到了上課,寶山好像就被隔離一樣。」如果下學期仍必須待在六龜,她只好山上山下往返,才能兼顧工作和孩子。


位於二集團部落的寶山國小。不宜再讓孩子就讀,但是可以做為村子的避難中心?


社會處吳麗雪處長(左)由黃龍泉校長(右)和學校主任帶領,參觀宿舍、教室,當場規畫起村子的避難處所。


在寶山就讀的三姐弟,跟著大人到校園來看縣長。問起六龜的生活,說「回山上比較好。不會很吵,又沒有很多車。」

年過七十的Aziman和Wuli夫婦則在寶山國小的校園裡向記者表示,他們早就沒有孩子或孫子在學校讀書了,但還是希望學校可以早點回來。「這是我們親手蓋的,當初屋頂都用茅草哪,樹木才一點點。」Dama Aziman用手比出矮矮的高度,回憶五十年前,小小的新樹苗如何植在新落成的校園裡。「有感情了啊。學校有活動我們也都會來,我們希望是繼續下去。」Gina Wuli說。Dama Aziman很有自信的表示,曾擔任過四任家長會長,熟悉學校周邊環境,根本不會有不安全的問題。

如果路真的不通了該怎麼辦呢?老夫婦倆人說,「沒有關係,我們躲到工寮裡。」兩人的工寮在美崙山上的園子裡,無論如何,至少是留在山上,腳踩著土地,呼吸熟悉的空氣。


縣府的工作人員帶著白板來,要將每一戶申請永久屋的住家都拍照便於調查。留山的村民說,雖然祝福不同的選擇,但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心裡也不好過。


在路邊隨手採摘可以上今晚餐桌的蔬菜。村民說,即使不是自己種的,只要之後和主人知會一聲就可以了。


海拔一千多公尺的寶山村,傍晚就很冷了。婦女說,升火燒水,碗洗得比較乾淨喔。


老人家在花草妝點的院子裡負手閒眺。


Aziman和Wuli夫婦述說著當初參與建造寶山國小的往事。身後的杉木那時只有半個人高,樹已經很高了,人卻將被迫搬遷。

(本文作者之工作費用,由樹谷基金會贊助)
樹谷基金會LOGO

37 回應 to “高雄縣的觀光遠景,必須建立在寶山村民的流離?”

  1. A-li 說道:

    楊秋興矮巨人聳動的發言側錄:

    「這個地方還是人住的嗎?這個是要留給山羊山羌住的啦。」
    「你們想在這邊,遊客會進來嗎?」

    原住民受災戶要住38甲?「不行不行,破壞景觀啦」

    38甲地(藤枝段),是原住民保留地,但是在矮小的楊大縣長眼哩,只是他劃出「國際級的觀光據點、纜車終點站商店街、遊憩區、原住民特色的遊樂區」之春秋大夢的囊中物,原住民的原鄉安置?「給你50萬,輔導你們到山下(杉林)永久屋,有商店街可以做生意」

    原住民,在他眼裡,不僅是阻礙「國際級觀光」的污點,甚至是不如山羊山羌等野生動物。

  2. 夜貓子 說道:

    剛收到朋友轉寄文章來看一下,真的很扯,老是為了…遠大理想,就要居民配合,好像一般人平凡的生活都不算什麼,但是那塊地,本來就是原住民的,實在是,講到這個就覺得很生氣,為什麼總是有人覺得自己有權力去「規劃別人的生活」?

  3. 肯特 說道:

    1. 這樣假藉災後重建之名,行驅離居民之實…實在讓人很難不聯想到高雄縣市合併的選舉前之"衝政績"啊~
    2.縣長請尊重當地居民的心聲,台灣不是殖民國家,寶山更不是殖民地,請不要任意支配別人的生活。
    3.台灣的山林之美並不在"國際觀光景點",而是原始的山林面貌,應該要抑制開發,而不是大肆興建設施!

  4. 成田 說道:

    我希望告訴高雄縣政府,如果他們犧牲原住民部落的居住權,來興建這樣的「國際觀光景點」,那麼我們就要發起抵制的行動,絕對不去消費這樣「犧牲原民權力的纜車」,我想楊縣長或許一下子還沒有評估清楚,應該要更多次的遊說,更多人的聲音讓他聽見。

  5. 謝志誠 說道:

    容我用當下流行的語言,送給楊縣長一個小小的建議:小心「自我感覺良好」的傲慢已經由心生。

  6. 陳清榮Aziman 說道:

    我就是走在縣長旁邊穿著紅色上衣的人

    看了那麼多回應的文章,讓我深深的感動,原來還有很多人也有跟我一樣的感覺。

    淳毅很完整的還原了當天楊先生所說的每一句話,這點本人非常佩服記者的專業,也很感謝她,要不我們是如何被欺凌、踐踏,世上沒人會知道的。

    真的 ,謝謝你們。

    我們重建會已决議,繼續陳情申辦遷居155-2號國有地,不達目地,絕不終止。

  7. nsl 說道:

    唯有我們原住民自覺自省,重新找回祖先捍衛家園的精神,重新找回作為一個bunun,「真正是人」的精神,團結勇往直前,我們才有機會對原本屬於我們的土地,爭回自主權。
    我們要武裝我們的心,我們要武裝我們精神,這是一場戰爭,我們要有犧牲必勝的決心,不再為外在的「威脅利誘」而改變心志。原住民,讓我們穩穩的站在這塊屬於我們的土地上。
    加油,寶山! 加油! 所有努力要返鄉重建原鄉的同伴!

  8. sea 說道:

    以歷史的角度來說,「漢人」是移民到台灣的民族,他們很難體會世居於此的原住民對原生土地的情感,總以為「不適合居住就走人」「遠走他鄉好拼前程」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他們也很難理解原住民為什麼這麼執著於家鄉土地,執著於祖先留下的傳統區域,執著於部落的族人大家要在一起的想法,所以重點就是,如何讓對方理解自己的想法,才有共通的語言。
    另一方面,「觀光景區」為什麼一定要排除部落發展?部落不可以是「景點」的一部份嗎?有了部落才有人文,有了人文才能更擴展景區的深度,才能更吸引觀光客前來(不過最好要低度開發),如何兩者並存,這應該只是規劃的問題而已。
    以上兩點,如果政府難以接受,那就是有政治因素,我支持原住民出草幹掉這樣的腐敗政府!

  9. 陳清榮Aziman 說道:

    今天 寶山很激情。
    暫居六龜的寶山人,今天召開了重建會的第六次會議,並邀請了所有堅守家園,要死守家鄉的族人參加開會,來共同討論本村未來的走向。
    哇靠….南盟來了,八八也來了,勤和自救會也來了,新開的也來了,梅山口 剛成立的自救會也來,最意想不到的是,連美濃反水庫的鍾教授帶來了一批廿十幾人的學員,也來了,再加上幾個新聞界的以及紀錄片的拍攝者 ,全部大約有一百多個人,一下子讓重建會的幾個幹部不知所措。
    大家輪番上台發言,有的舒發心中的不快,有的提出因應的辦法 ,共同的結論是,大家要堅守家園,一歩都不能退讓。
    我如果不是男生,我會妤好的大哭一場,來舒發這幾天所有的不快。

    • lujc 說道:

      我可能會跳針….因為我不在現場,只能從有限的資訊判斷
      我的主觀也可能引來反對意見…..不過,還是希望有人能思考一下

      個人認為,把死守家園當成是唯一選項的,太流於意識型態
      死守家園不應該是目標,而是為達成某項目標的手段
      我想,應該先把目標羅列出來,再去尋求是否有其他手段可達到這些目標
      畢竟,若環境已經顯示出那些地方有較高的災害風險,為何要和環境硬幹?

      另外,重建絕對是資源競奪的過程…
      對重建會來說,在「尊重每一個人的意見」下,要留就留,遷村根本不是議題
      找環保團體、社運團體固然佔得小部分新聞版面,向重建會嗆聲
      然後呢?
      在那麼多議題中,台灣追求麻辣議題的主流媒體根本對這樣的議題沒興趣
      然而,留下來的人,堅守家園,一步都不能退讓的命題下,那新的改變是什麼?
      有沒有可能釐清目標和手段? 尋求居民未必都滿意,但可接受的方案?
      個人建議,或許可和有經驗的社造團體或規劃專業者接觸
      讓「抗議」的色彩淡些,並多一點政府部門可聽得懂得及可操作的語彙
      看如何找尋較好的方案,來和縣府及重建會談,並尋求資源挹注的合理性

      您的意見中沒提到居民意見的詳細內容….
      個人是蠻希望看到村民對於未來的看法、現在的不滿等等的內容
      這些想法的揭露對其他閱讀者來說也是滿重要的,很多新的可能性都可能在其中醞釀

  10. savi 說道:

    陳清榮先生

    在之前的新聞裡你說過守住這塊土地是為了要繼續傳承文化給後代孩子
    可是跟我的官員跟我說你都跟縣長說寶山國小沒關係合併到山下了
    這不是很矛盾嗎?

    而且聽說你對纜車的興建也沒有反對,而且跟縣長說願意配合了
    大家去關心寶山的事,你那麼激動的想哭我不懂呀

  11. 斐立安(玉山小勇士) 說道:

    我為寶山村村民加油及叮嚀,絕對不要放棄自己從小所居住美麗的家園,只要團結一致,堅守家園
    必定會成功重建家園,不要因那些狗官、政客的威脅利誘、滿口仁義道德照顧原住民,而順服於下,而那些登記在外永久屋的村民,乾脆叫他們(款款餒)(台語)馬上滾出寶山村,Aziman自救會長及寶山村民加油!

    • 陳清榮Aziman 說道:

      小勇士,你終於出現了,謝謝你的鼓勵。
      請記得,來給我們鼓勵、加油時,95或98都可以,58也不錯,再沒有,38的也可以。

  12. 陳清榮Aziman 說道:

    Savi謝謝你的指教。
    縣長說短期內因為本村民生用水來源不夠穩定,所以這13位小朋友可能要繼續留在山下,這一點我同意了。
    因為鄉公所規劃的自來水源,遠在15公里外的溪南山腳下,原來的石山林道在88水災的洗禮之下,已經是柔腸寸斷。工程雖已發包 ,但距離完工好像是很以後的事了。
    我想哭是因為還有那麼多人來關心我們這個從苦難中想要站起來的寶山人。
    致於纜車的問題,我會找時間好好說明。

  13. 陳清榮Aziman 說道:

    lujc
    你的建議我會帶回重建會裡討論,待有結果,我會告訴你。
    第六次會議的主體是80多位沒有申請大愛村的寶山人。可否為我們80多位引介有經驗之社造團體來接觸。

  14. savi 說道:

    陳清榮先生

    縣長大人說的都對,大家要聽話,沒有水大家都要下去
    這個土地沒有利用價值了,就離開就下去
    所以你的立場可以隨時搖擺
    所以你可以住在38甲,然後把孩子趕下山?
    然後回頭再跟族人說,你那天盡力了
    我的官員說,你靠縣長好近呢?靠部落好遠呢!
    而且不時在縣長耳邊悄悄話

    • 關心寶山的朋友 說道:

      看完阿凡達,有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
      當男主角請求大地之母協助他們戰勝地球人時,女主角說:
      「伊娃不選邊站,她只負責大自然的平衡。」

      不選邊站,不是沒有立場
      而是更深刻地看見對立雙方的痛苦與限制

      八八風災,是大地之母給我們(不管是漢人或原住民)一個深刻的提醒
      提醒我們要轉換過去的行為及思考模式,我們必須要提昇、進階
      因為過去的模式太傷害環境,也太傷害人

      身體的部份,是轉換對土地、自然資源的使用方式
      要謙卑、尊敬這塊土地

      心靈的部份,是轉換對族人、對同胞的對待方式
      要善待、成全、相信、寬容

      重建的過程,要轉換既有的,對人、對自然的對待方式
      這是大地之母給我們的提醒
      如果彼此攻擊、互殺,就算搶回了原住民保留地
      我們如何成為一個bunun
      一個受祖靈祝福的bunun、得主寵愛的bunun?

    • 陳清榮Aziman 說道:

      Savi
      i謝謝你的 指教。
      自從有了你的回覆,我就開始失眠,我思索著當日我跟 (親愛的楊縣長) 從舊藤枝一直到38甲的每一句,我自評是沒有半點對不起13位小朋友、對不起寶山部落、對不起土地,對不己祖先、對不起重建會、對不己所有關心寶山人的朋友們。
      我跟漢人一起工作了廿幾年,對他們我了解很深,要用什麼方法應付他們,我心裡有數。
      搖擺不定加注在Aziman的身上,我不能接受,不如改個長袖善舞好了。
      Savi你也要加油,站在你的高度,位置,應該可以直正為番仔作一 很多貢獻的。

  15. 吳紹文 說道:

    馬躍.比吼風災之後拍的短片「年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G4WmdlaheE

    這部短片10月拍好的,事隔3個月,回過頭看,kanakanavu的老人家 Zuma Mu’u的想法令人感動。老人家似乎已經預見了將來的分裂,想要用bebe來對族人說些什麼。

    這是南盟一位夥伴的工作心情筆記
    http://southtribe.pixnet.net/blog/post/1867609
    「不管部落的人移到什麼地方,都要帶著魯凱族的歷史走下去,並且繼續創造歷史。」她這麼說。

    • 88編輯 說道:

      紹文:

      有時候留言裡面加了網址,程式就會誤以為是攻擊信,所以沒立即刊出,真抱歉,我把留言再貼一次,可以再看一下這個消息,不好意思!

      紹文原來的留言:

      馬躍.比吼風災之後拍的短片「年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G4WmdlaheE

      這部短片10月拍好的,事隔3個月,回過頭看,kanakanavu的老人家 Zuma Mu’u的想法令人感動。老人家似乎已經預見了將來的分裂,想要用bebe來對族人說些什麼。

      這是南盟一位夥伴的工作心情筆記
      http://southtribe.pixnet.net/blog/post/1867609
      「不管部落的人移到什麼地方,都要帶著魯凱族的歷史走下去,並且繼續創造歷史。」她這麼說。

  16. 建山人 說道:

    陳清榮

    明天楊秋興說寶山有老虎很危險不能住,就不能住囉?改天如果他再炸掉38甲地,再跟你說很抱歉,38甲不能住了…你要決定你自己?還是讓別人決定你?

    穿雨鞋,帶鐮刀去找水源地呀,不然來個建山到寶山的越域引水也行很酷,只是要的水管比較多而已,再不我幫忙每天送水過去,直到孩子有水可以用,以前的祖先在蠻荒落後時代怎麼愛護照顧你們的,請你們也用同樣的愛去照顧這些孩子們,不要一昩的把他們放到山下,很殘忍,你對土地沒有真正的信仰,因為土地最愛的就是純潔可愛善良的孩子!土地要他們的腳印,要他們的笑聲

    你的中心思想順服的是楊秋興嗎?那天來關心你們提供協助的公民團體又算什麼?

    土地是拿來尊敬和分享愛的,不是有利可取的時候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土地,然後沒有水,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趕快離棄土地逃下山打小白球去,土地是有生命有靈性的,她會解讀每個人對她的心思!

    再說,缺水的問題不只有寶山才有,好嗎!寶山就那麼嚴重嗎?

    寶山的孩子真可憐,他們的大人不會為他們盡一切努力解決他們的困難,一句縣長的話就可以打死,而且跟政府一樣兩面手法,人前人後可以變臉。如果不是有人寫出那天你跟縣長的對話,你好像本來也不打算告訴你們的團體吧!

    不要隨便把阿凡達套用在台灣原住民,因為原住民用什麼跟他們比,他們才是真正對土地有堅定信仰的人,我們敢跟地球人展開兩次戰爭嗎?為土地?我們不必自我感覺良好,不必一直覺得自己完美無缺,只因歷史欠我們太多,不必害怕自我反省跟檢討,也不必擔心觀點被挑戰,為這個土地好,就要誠實面對自己,就要把真理愈辨愈明!談的過程,就是大家的教育跟成長。

    不要污辱了潘朵拉星球!我們拿什麼跟他們比,我們捫心自問吧,但他們對土地的一切態度,也正是祖先過去的生活,但現在的我們呢?

    • 路過 說道:

      到底,到了這個地步,我相信大家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原住民的未來著想。而希望有些刺刺的語言可以不用出現,若可以往最終的目標絕對的價值-好,下去實踐,那麼祖靈也會保佑自己的族人與子民的,大家加油。

  17. 陳清榮Aziman 說道:

    建山人:
    38甲的爭取,寶山人遇到了很大的瓶頸。以前我們一直找不出原因,一直到我陪著 (親愛的楊生先)走一趟38甲,我才真正的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上至中央、下至縣府,早已覬覦38甲很久了,因此上面的人想儘辦法就是要阻撓寶山人爭取38甲。
    38甲其實是二集團曾家過去的狩獵場,再過去是排剪社南鄒的領域,民國以後被劃入國有地。
    水的問題至到去年年底,才稍微解決。建山人不必每天送水過來,建山自來水的濁度最近應該改善很多了。建山
    88之後,很多球友都說我失蹤了,印象中88之後才打了二場球吔,哇!退步很多。還好我不是官員,不然吃個飯,理個髮,都會丟官的。
    我不慬阿凡達、潘朵拉,我的偶像是大地英豪那位北美印地安戰士,他奮戰到底,戰到最後全族只剩下三個人,而且都是老的。他站在高台上環視著原來屬於他的故鄉,無語。
    有空租來看看。 

    • 路人甲 說道:

      哇,你一直關注的是你自己耶,真的委屈你了,害你不能打球不能看阿凡達
      到底寶山國小怎麼辦啦
      你一直迴避呢
      我們想關心他們
      那瑪夏比那麼受創嚴重偏遠的部落,孩子也沒丟在山下呀

      好像我也不應該問你,你也不能代表寶山村的共識決吧
      據我所知,他們不要孩子在六龜的,那是你跟縣長兩個人的兩廂情願吧
      所以,務必記得,其他族人的聲音
      不是你說了算!

    • 路人甲 說道:

      再附帶

      高爾夫球場對土地的傷害是最大的!
      以後38甲地拿到了,再去打也不遲

  18. 獵人 說道:

    難道這是部落受創必經的過程嗎
    我南沙魯也經歷過
    留鄉重建與遷居杉林的族人
    雙方撕裂
    不過重要的是
    請楚自己要甚麼
    要留給後代的是甚麼

  19. 陳清榮Aziman 說道:

    路人甲:
    15位小朋友現在都回到自已的家。
    最新的可能的發展是下個學期(22日開學)還是在六龜國小上課,要在六龜上多久也是個未知數,也許是一個月,也許是一個學期。完全看二集部落民生用水是否已經可以穩定的供應以及天候狀況。這個只有縣長和校長及家長會來決定了。
    家長會的意見是否會被採納,我不知道。我無權過問,也不再想過問了。
    前文所說我同意,是在短期的前提之下,不信可以去問村長,當時他就在我旁邊。
    重建會的共識是,絕對不能廢校,這個底線非得要堅守下去。我當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寶山人。
    我太太就在那個國小教了廿幾年書,原、漢同學想處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的對立。除非是被人故意挑撥。孩子是無辜,大人不當抄作,有害無益。
    對土地的傷害是最大的,我的認知排序是:一、88風災 二、核廢料 三、蔓澤蘭……高爾夫球場,靶場算不算呢
    這幾天我將暫停回文,因為我們正在籌辦某遺址的尋根、探索之旅。我們將召集設籍寶山村高中職大專以上的青年學子共襄盛舉。活動的方式是察看該遺址88風災時有損壞的情形,另外將該遺址位置、每間舊屋的方位、長、寬等等作實際的丈量、記錄、拍攝等等。目 的是該遺址申請正式列入古蹟,二來也可為傳統領域鋪一些點。
    經費非常的不多,88風災愛心人士捐助的泡麵,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 家長的朋友 說道:

      你老婆看得到小朋友心靈的層面嗎
      小孩子不懂什麼叫對立,也不會自動去對立
      但是他們懂什麼叫難受

      少數弱勢的孩子,在那種環境裡可想而知要多麼的壓抑

      去問問劉主任跟保母吧!

      縣府背後真正的目的,就是廢校,不是嗎

      • 台中人 說道:

        樓上的
        不要再談寶山國小了,反正他們自己都不重視了
        而且部茖中產階級怎麼可能想回到泥巴裡了解基層呢
        他只問他在六龜國小的老婆,怎麼不會想去問小朋友或家長老師呢
        所以不要吵了啦,你們基層的無法跟我們中產階級對話啦,沒交集的啦

        倒是可以跟我去打高爾夫球去
        但是那個球場我最近很不滿意,有一次摔跤
        所以想把住在另一個山坡的人趕下山,然後叫怪手來整地,種草皮,挖洞
        因為我覺得那裡如果當我的球場,應該很舒服,可以碰到雲
        你們這些玩泥巴的,走開啦

  20. 路人你媽媽的飛刀 說道:

    aziman先生,如果別人口中的搖擺,在你認為只是策略上比較柔性的考量的話,那就只能請你記得目前柔軟的手段在政府之間「虛與委蛇」付出了多少代價。在眼下的情形下,在政府劃的圈圈裡,勇敢地踏出去與之對抗,我佩服他的勇氣;持續待在這個圈圈裡,執拗於迂迴地取得更大的空間,我佩服他的智慧。但我必須說,太多人在這後者之中失敗。就像savi一直在懷疑你的「忠誠度」一樣。

    願祖靈讓你有那樣的智慧。

    最後,針對其他部份人的回應。我覺得自以為基層地將對方放入階級分析裡,我實際上也不知道你是誰,站在一個不明的立場說這些話,我實在覺得很噁心也很喇叭嘴。

  21. 對內停戰吧 說道:

    我知道這種呼籲沒有很大意義,可是,我們現在面對縣政府還有外面的更大挑戰,我們先對內停戰好嗎?明天是很大的關鍵,有關於避難屋…究竟會是如何,我們先停戰,先同心禱告好不好?

  22. 謝志誠 說道:

    我不認識誰是誰,只是想懇請諸位,各方志士,少說兩句。好嗎?一來一往,除了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外,完全無助於問題的解決!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