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妳回來啦!

本文摘要:對部落而言,五都選舉的意涵不僅是縣市合併,還有很多難以言喻的傷痛。莫 拉克之後,部落一分為二,南沙魯的山上山下都有自己的憂愁與悲傷,一位返鄉投票的村民說:「從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每四年,就要分裂部落一次。」( 圖/ Aping。村莊通往投開票所的路上,被居民戲稱為「星光大道」,很多人在這裡巧遇兒時玩伴、親戚朋友。 )

Savi,妳回來啦!

Cina Savi是部落中「阿嬤」級的長輩,但我並不是在山上認識她,在幾次來來回回永久屋後,慢慢的,Cina Savi會和我聊天,問我什麼時候上山,問我山上的路況好不好,問問友人Aziman,「山上的大家好嗎?」

Cina Savi因病而截肢,風災當時,子女擔心颱風可能會影響路況,阿嬤每週有三天必須洗腎,所以先把阿嬤送下山,但這一送,就是四百多天,阿嬤再一次回到山上,已經是一年以後,選舉前一天,我先在大愛村停留了一下,經過阿嬤家前,走進去跟阿嬤閒聊,一如往常地,Cina Savi問我們什麼時候上山?問我們路況好不好。我和Aziman媽媽問:「阿嬤你明天會上去嗎?」

Cina Savi回道:「我不敢上去,因為我一直覺得那個Anuu的Cina還是站在家門前等我回去,以前我每次去洗腎回來,他媽媽看到我就會說:Savi,妳回來啦!我感覺我如果上去,就會像以前一樣,她會站在門口跟我打招呼,想到這個我就會覺得很難過。」

Cina Savi口中的Anuu的Cina就是南沙魯重建會會長李長榮─Tama Nu的媽媽,風災時,她受到土石流的衝撞,雖然被孩子及時救起,一同到了平台避難,但因為身上有傷口,加上可能身體有內傷,最後在平台上,在Tama Nu的懷中嚥下最後一口氣。

27號,選舉投開票的當天,我在山上看到Cina Savi,她坐在輪椅上,坐在空無一物的老家裡,屋裡的溫度有些冰涼,門外,午後陽光正炙,Cina Savi看了看我和Aziman,微笑,不語。

每週都會到南沙魯的我,總覺得在山上的南沙魯有個無形的結界,Cina Savi的家門左側就是這個結界的界線,分開了部落,一邊無人煙,一邊燈火通明,於是我習慣享受南沙魯在深夜的寧靜,看慣了村莊內的狗兒囂張地睡在馬路中間,也習慣看著村莊的小朋友在大馬路上遊戲,孩子的嘻笑聲和大人的:「有車子,先靠旁邊!」成了一曲和諧,投票那一天,村莊的車子多到找不到停車位,我看到過去一年門窗緊閉的家屋,鐵門都打開了,門口停滿了車輛,客廳裡坐滿了人。

3

1 2

村莊通往投開票所的路上,被居民戲稱為「星光大道」,很多人在這條星光大道上巧遇自己的兒時玩伴,親戚朋友,握手寒暄,或者直接停在路上閒聊起來。

4

5

6

熱鬧過後,村莊又恢復了過去的樣貌─過去這一年來的樣貌,無論選舉結果如何,對部落而言,這場選舉的意涵不僅僅只是縣市合併,還有很多難以言喻的傷痛。莫拉克之後,部落一分為二,南沙魯的山上山下都有自己的憂愁與悲傷,地方選舉中,家族之間的勢力角逐也因為部落的分裂變得更加明顯,一位返鄉投票的村民對我說:「從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每四年,就要分裂部落一次。」

周日,我在山下的大愛村看著候選人挨家挨戶的謝票,一個選擇回鄉重建的青年在大愛村巧遇部落的孩童,小朋友跟著家人遷居到山下,已經許久沒有和山上的人有互動了,青年摟著孩子開著玩笑,但我卻在下一刻聽見他懷抱中的孩童說:

「我忘記你是誰了。」手中拿著玩具的小朋友這麼說著,那瞬間,我覺得一切定格,腦海中閃過的是去年的此時,我在燕巢工兵學校和這個孩子以及他的弟弟玩了兩天,上一回,我在大愛村碰到小弟弟,友人Aziman問弟弟:「你記得這個阿姨是誰嗎?」小朋友搖搖頭,轉身離去。

我以為這是因為我與他們幾乎只有兩天的緣分,被遺忘是正常的,Aziman說,小朋友的記性就是這樣,本來就不容易記得太多,尤其不常接觸。但在謝票那天,我聽見他對看著他長大的叔叔說出「我忘記你是誰了」那句話時,我才知道,Aziman說的意思是什麼。

不常接觸,就不容易記得。

34 回應 to “Savi,妳回來啦!”

  1. 南沙魯的朋友 說道:

    無言的痛
    二十年後再回首看莫拉克
    已經遷居山下的孩子還會記得山上是他們的祖靈地?

  2.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無奈的傷
    無奈的痛
    無奈的愁
    無奈的接受
    但不能是無奈的藉口

    大家被安排到各種原點
    大家在自己的原點經營
    大家各自在自己的起跑點努力
    大家在自己的選擇上負責
    大家克服自己登山途中的挫折

    期待一天
    在峰頂處會合
    共同欣賞美麗的世界

  3. 大膽的設想..... 說道:

    那瑪夏的布農族..太重視家族體制,卻忽略了整體性,只知戰術與戰技..卻不知戰略..只看到眼前,卻看不到未來,老是活在小圈圈,卻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大…這是很麻煩的ㄧ件事…

    看了很多別的族群,他們的團結是大方向.是整體性.是未來性…也就是說,他們重視大團結,在大族群中選賢與能..在大族群中推選一個人才..也是族群中擔任重要得領導者…

    那瑪夏的布農族,因太重視家族體制,大家都希望未來的領導者是我的家族,管他是否賢能,只要是我的家族,其他都可以不管,所以族群活在這個領域裡,要跟別的族群比,還是落差一大截…

    因為太重視家族體制,族群的整體性後續就引發樂業不均,當選的家族這四年內ㄧ定笑哈哈,其餘的家族就苦哈哈了….

    因為太重視家族體制,所以好康的產業,好康的工作,上級的補助或相關福利…當選的家族一定是優先「電腦選號」,其餘家族就剩下了了無極的名額…

    因為太重視家族體制,有時機關團體或公部門,形成了所謂的「家族企業了」,所以還是回歸古老的話「選賢與能」,家族體制雖是很重要,但大團結.整體性相信更重要…

    「那瑪夏」是可愛的故鄉,因八八水災遭受重創,我們要說.「重建」.「重建」.「重建」,我們布農族的族人必須先思考,應該先把「家族體制」放一邊,先走大團結.整體性.達成最佳的共識.未來性的願景….

    我的願景更簡單…..就是希望這些…當選人能聽到….

    • 這是真的 說道:

      你說的很好…這也是事實
      但是你要覺得很開心
      最嚴重的…已經準備要關了
      以後也沒有鄉長了
      希望這種情形會少一點

    • 有點慢了 說道:

      向前看吧!
      一年前,政府與慈善團體端出永久屋的政策時,
      當時也有很多人大力疾呼,挑明的說「慈濟什麼都會給我們」
      一年後呢?住進永久屋之後,當初想像的都不是事實

      也有人說,「我們南沙魯是特例,所以政府會特別對我們」
      重建怎麼有特例?開了一個特例之後,是全台灣所有人都在關注的

      有些人具有軍人身分,所以生活可以較為寬裕,
      但那瑪夏多數人都不具有軍公教身分,
      軍人有退休俸,農民沒有啊

      過了一年了
      該往前走了!

      • 活在當下..... 說道:

        東怪西怪….不如怪自己為什麼當初不團結,上述的文論議題主軸在於檢討,我看你的腦子長滿了怨氣,該去打通打通吧….入住大愛園區的住民,已經很不錯了,你們還要奢求什麼呢,爭氣一點好嗎…慢先生..
        你提出了「軍公教」身分這名詞,你既然對這個名詞忿忿不平又忌妒還是羨慕,如…不想當農民,那往後好好教育你小孩,長大後可以報考軍校或師專啊…那些已有這些身分的,那是他們因為努力過才有今天的成就,給你一個忠告「你人比人會氣死你的」,做ㄧ個快樂的農民也不錯啊…「擇你所愛..愛你所擇吧」加油吧…

    • 說道:

      在此認同大膽的假設的說法,我們的確實要有戰略思維,圖遠不圖近,這就是原鄉復建戶族人的核心價值,這些在原鄉打拼的少數人是做到了。不過有幾個觀念要與你分享
      ㄧ、你說的沒錯,還是有些人如你所說「…老是活在小圈圈,不知外面的世界…」,舉個例子:
      1.當初村幹部都不參與相關會議,還向村民散佈不實消息,成年男人每戶一棟,有嗎?
      2.還有自稱是村長秘書的拿著立法院三讀通過的重建條例,對著族人講,這個法令可以改,放心。有那麼簡單嗎?
      3.有幹部於部落的相關會議中表示,因為南沙魯很特殊,所大愛的南沙魯區要用圍牆圍起來,哈哈哈,好好笑。正如大膽的假設先生所云,只有活在自己的小圈圈的思維。
      二、里長選完了,你也不必擔心,因為:
      1. 大膽的假設說的「家族企業」製造者沒有在當選人名單內。有的話,可能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並不是每個人都如你想法。
      2. 大膽的假設說的「電腦選號」,不可能發生,你以為里長有多大,沒人事權、沒預算權、沒考核權……,只有服務,沒有權利。所以我想,看一件事之前,先要認清份際,不要無的放矢,會害人家笑掉大牙。
      3.以南沙魯里來說,八八之前,誰熱衷有參與社區活動,八八水災收容安置期間,誰勞心勞力在服務村民,眼睛沒瞎的話,應該很清楚。大膽的假設怎麼會有這種疑慮呢?
      三、大膽的假設從山下說「重建」、「重建」、「重建」,我要說;「你錯了!」
      1.南沙魯不需要重建,而是要「復建」,而且有少數人正在做了。要嘛,你就上山加入附件的行列,不要隔山喊口號。
      2.當初在安置期間,欲返鄉重建的少數人,被要入住永久屋的人有意無意的排擠,甚至咒罵,這就表示入住永久屋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想復建故鄉。
      3.村長三不五時,利用各重會議發表「南沙魯不是不安全了嗎?為什麼要讓存民返鄉復建」,很無奈有這種村長。不知道他每天卦在自己嘴巴的「兩三年後,我們要回家」,是什麼意思。
      4.有位自稱是村長發言人的,還跟村民表示,你們在民族平台的土地,絕對不要讓政府徵收,讓這些人無法順利返鄉復建,不知道這位發言人有沒有「兩三年要回家」的矛盾。
      5.請那些當初鬧場者(長老教會與世展會辦返鄉說明會),就好好在山下發展,祝福他們。
      四、八八過了一年多,我想就放下不要再緊抱「災民」的身份了,好好努力生活。最重要的是,可以的話,請當初放出利多訊息、鼓勵村民遷居永久屋的幹部,繼續爭取於大愛的權益,實現願望。故鄉的人也會努力,破除村長這些人的詛咒。

      • 奇怪 說道:

        我想村長應該也很無奈有你這種自私的村民吧?人有各自的選擇不能因為理念不同而遭排斥吧。最重要的不是口口聲聲說祝福嗎為何從你嘴巴吐出來的不是辱罵就是詛咒,難道你的親戚入住於永久屋也被你列入詛咒的範圍裡嗎不論是回山上或住山下的村民,他們的選擇應該也沒有妨礙到你,就如你所說的好好努力生活不是最重要嗎

        • 這是真的 說道:

          我想村長現在因該很後悔聽你們的話吧
          因為有你這種村民來誤導他
          害他有可能變成歷史
          還有你,好好生活吧
          不要自毀前程.好好懺悔吧
          妳的所作所為大家都很清楚.
          也很明白
          你也是南沙魯88災後的歷史人物

        • 好奇怪 說道:

          部落愈分歧,愈會讓人瞧不起,回家的路只有一條,眼光放遠一點吧!

        • 說道:

          看清楚再說,我文中沒有詛咒誰,只是把事實呈現出來。奇怪先生,為何硬ㄠ出說我詛咒別人、辱罵族人ㄋㄟ?
          我也沒說誰礙到誰,是你心裡的想法吧!
          再來,誰自私,不是誰說了算你心裏清楚。
          任何事看清楚再說、想清楚再談,別在無厘頭了。笑掉人家大牙還好,害死人才罪不可赦。

        • 在場 說道:

          我只記得在工兵學校的村民大會中,劉村長用不耐煩的口氣說只有永久屋這個選擇,不選永久屋,就什麼都沒有,隨便你們,選永久屋的就跟著我…….。從此,村長的任何廣播,任何活動傳達,任何部落大小會議就只剩下「到永久屋的村民族人」,要回家重建的人,已不是村長眼中的村民。從有永久屋議題就拋下甚至鄙視想回家想與山上有強烈連結的族人。到底是誰自私?!
          當然,希望這些不堪回首的傷痛往事,真的都能成為過去。所以就別在這裡說ㄧ些希望南沙魯山上山下要怎樣怎樣要如何如何,就如你所言,就好好在各自選擇的安居地努力生活吧!

      • 高見啊 說道:

        小正啊…可別把自己膨的太高了吧….高….也會有摔下的時後….注意口德….

        • 哪裡高見 說道:

          正先生似乎沒談甚麼高見,只就里長實際職權提出看法以及還原當時在工兵安置的實際狀況而已。倒是「選賢與能」這件事,「高見啊」先生,看起來你是應該有些高見,是不是可以讓我們就在這個平台看你發表一下呢?

      • 小孩不懂吧.... 說道:

        就是說嘛….在未災難前有一些人都一直在外面,不在部落,災難後這些人幾乎都回來了,我真想知道….這些人回來的目的是什麼,是有利可圖嗎….

        好笑的是…災難當天有的人明明不在災難現場,還可以對記者長篇大論當時狀況,對話的可信度引來村民懷疑…

        最好笑的是….有人拿到獎牌….當英雄了….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小孩不懂吧,既然你不懂,容我告訴你一些長大要知道的事。
          1.人去哪裡工作,會因著他的需求及最有利的狀況來遷就,來來去去,南北奔波是正常的,回家鄉或出現在永久屋的目的是什麼?告訴你,這是他覺得當下最好的選擇,人不就是這樣嗎?說有利可圖嗎?不知如何解釋 耶,只能說為了生活顧三餐吧。
          2.災難不會事先預告,所以受災當時,人在不在現場,根本就不是議題。最重要的事,災難後,有沒有善盡自己的相對優勢能力,義務付出,服務大家。因為在受災現場自私自利的人也有,不在受災現場而奔波味大家請命的也有,所以你說跟有沒有在現場有關嗎?
          3.至於好笑的事,天天都發生,猶待你來慢慢體會。
          祝你 快快長大 多等一些事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就如同正先生講的,原鄉復建的族人,都已經在執行重建的工作了,為何大膽的假設先生還在外地大喊口號重建!重建!重建呢?
      我想,八八之後一年多,大家也都安頓好了,返鄉的人也順利回家了,遷居的人也順利拿到永久屋了,有了家,所以現在已經沒有「回家」的議題了。
      雖然人情、親情、友情還在,但並不表示一定要把人綁在同ㄧ個部落,因為南沙魯與月眉是不同的部落,這是事實。有道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經營各自的部落的就好了。
      昨日種種,譬如今日死,就別想以前了,想也沒有用。
      明日種種,譬如今日生,把握現在,圖明日之途。

      • 來點會的 說道:

        看你所提內容真是悲哀啊…句句都帶刺..瞄述都是別人的錯樣,又再搞部落分化的小人…
        什麼叫做「井水不犯河水」,民族村的族人是喝山水,不是喝井水…民族村的族人從不犯河水,是河水犯了我們族人…你少來清高…

        • 那就要會 說道:

          那就要會好好自己過日子,好好自己努力,山上山下各自努力。別把沒工作也怪給山上吧!希望從現在起不會再從大愛南沙魯人口中聽到這種無稽的責備。真的大家多加油吧!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有點會的先生
          不要硬是用自己的內心想法,硬ㄠ成別人的說法,
          我所說的話中,哪一具有帶刺,麻煩點出來,我以後會小心。
          我只是把現實狀況描述而已,搞分化?應是你內心的想法吧!我根本就沒有這種想法。
          「井水不犯河水」這是成語,跟喝水無關,看了有點想笑

    • 大膽的假設... 說道:

      河水疏濬工程案的比較:
      相信那瑪夏的族人回鄉經過甲仙上坡路段於下坡時,遠看關山河川的整治疏濬工程,所呈現工程案,就是典型的防波堤工程,身為公民的我們,就會直接想到, 「他們的公僕」真的有在做事…

      前幾天走回了寶來路段,也看了他們整治河川的疏濬工程,完善的防波堤外加所稱之「種子」強化工程的穩固力, 身為公民的我們,也就會直接想到,「他們的公僕」真的有在做事…

      回首觀望….高雄縣那瑪夏鄉「楠梓仙溪」整治河川的疏濬工程,民權至民族地段,我看不見有關整治河川的工程,只看見河川有很多重型機械,每天不知在挖什麼,把挖的土跟石堆的有高又大,到現在還不知這些砂石堆用意何在,意圖真的値得懷疑啊…之前的「凡那比」颱風,因為工程案的失當起不了作用,把河水引到了下游族人的田地,如這些工程遲遲不整.不改.不重視,相信明年的豪雨,下游民族村族人的田地,也會即將成為「河川地了」,剩至也會危極到民族村部落安全因子…

      政客常說:「政策失當.比貪污還嚴重」,我想這番話用在「那瑪夏鄉」應該是最貼切了…所以…..本鄉已當選的公僕,希望你們能..聽得見.看得到..也希望做得到..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政策失當.比貪污還嚴重」,我想這番話用在南沙魯應該是最貼切了、最直接。「越域引水」這個政策失當與貪污合作的產物,使南沙魯家破人亡
        我想,南沙魯的部落誌一定要清楚的記載
        哪些人是抗爭護土英雄
        哪些人是參與出賣南 沙魯的狗熊………
        猶待南沙魯的文史工作者努力啦。

        • 大膽的假設 說道:

          我想…這個很簡單…把時間追朔到原點..誰任內..誰賣(租)地…應該很清楚吧…可惜的地方是…我們的聲音發不出去….這方面確實是我們要加油的地方….努力吧..

          • 打亥 說道:

            唉!追溯原點有何用,也不能復原南沙魯,也不能讓26條生命復活。就算把這些人揪出來,大家對這些賣香集團,也無法制裁審判。只能寫入部落誌,當成是歷史事件,歷史人物罷了。
            越域引水這是社會議題,要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待。會頭想,我想與誰賣土地,誰租土地無關,因為這是擋不住的波浪之後必然的結果,這些一個個小小老百姓還能怎麼辦。我想這是官商勾結,禿鷹分食腐肉的結果,而南沙魯正在承擔這個後果,慢慢品嘗吧。
            只是苦了當初為部落奮戰的村民,明知不可為而為,還要遭受賣鄉集團的打壓,我想也會寫在南沙魯的部落歷史中●摁至是那瑪夏的歷史中。
            可惜的地方,不是聲音無法發出去。而是假設先生,你有沒有參與先前的這波反越域引水運動。

      •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 徐蟬娟 說道:

        一條河川會有不同的單位管轄, 長朗吊橋以上是水土保持局台南分局的管轄. 旗山溪集水區水土保持復建調查規劃剛剛在十一月底完成期末審查,共分四年期,明(100)年在那瑪夏的工程有9件. 很快你就會看到"工程"開工了.
        荖濃溪寶來段的疏濬工程應是七河局施工的應急工程(不用經過審查程序)不過對於河床構造物是否適當, 還是經過審查程序比較妥當.
        雖然本人我非常反對"攔(防)砂壩"可是我一人之力也無法阻擋這類的 “工程".
        你所謂的「種子」應是俗稱的「消波塊」(通常會在海岸邊看到),這次太麻里溪就有人質疑太多的消波塊放在河床上, 大水來反而造成衝力加大, 危害橋樑更嚴重. 是好是壞, 很難定論.

  4. 嘴巴放尊重點 說道:

    明明都是原住民,何必呢…….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這是論證平台,也可以是抒發想法的平台,也可以是說請楚講明白的平台,
      但絕對不是憑空造謠的工具。
      跟是不是原住民無關。
      看了嘴巴放尊重點寫的,唉怎摩說ㄋㄟ…..還是想笑。

  5. 原住民 說道:

    這些事成為歷史至少可以給以後的族人們作為借鏡難道不好嗎?
    一年了
    相信每個人心中都已經有底了
    就這樣
    大家現在都知道要往前走了
    過去就讓他過去了
    大家一起加油!!!

    我只想回覆第一篇的回應
    ※※※
    無言的痛
    二十年後再回首看莫拉克
    已經遷居山下的孩子還會記得山上是他們的祖靈地?
    ※※※
    我相信
    沒有一個原住民會忘記自己的祖先甚至是祖靈地的
    你難道忘記了嗎?
    當你國小或著是國中高中時
    你的阿公你的阿媽甚至是你爸媽也一定會告訴你祖先以前的事情吧!!!
    相對的
    以後
    這些小孩的爸爸媽媽總有一天也會告訴自己的小孩
    以前的這個時候所發生的事情

    至於事情的對錯就留給他們自己評論吧!!!
    畢竟每個人所想的都是不一樣的

    • 異鄉遊子 說道:

      我是一個在外求學的平地人,我的父親是閩南人,母親是客家人
      當我還跟爸媽住在南部的時候,我記得台語要怎麼說
      記得台語俗諺的意義,記得每一個重大慶典的意涵
      但我卻也眼睜睜的看著二十年前每逢「大拜拜」就讓村莊熱鬧無比的場景
      在二十年後逐漸走向凋零
      因為,當一代又一代遠離鄉村之後,自然而然就會疏遠
      我也看過鄰居的孩子因為習慣都市,返鄉省親卻是渾身不對勁
      因為不習慣鄉下的平淡、不習慣鄉下的種種「不方便」
      你說他不是當地人嗎?他是,但那只變成是身分證上的出生地證明
      卻沒有文化上的意義了

      而我,現在我還會說台語,但我半年回家一次
      卻發現自己對台語愈來愈生疏
      從小也很少回外婆家
      所以我連一句客家話都不會說,更別說客家人的傳統儀式了
      直到我回到媽媽的娘家送外婆最後一程
      我才在作法事的時候,勉勉強強聽得懂幾個字
      但那都太慢了….

      一代一代的稀釋之後
      第一代是「我們以前生活…」
      第二代是「他們以前的生活….」
      第三代是「聽說這裡以前的生活…」
      到了第四代第五代之後,就只能靠著文獻說「原來這裡以前的生活………..」

    • 昂哈哪的子民... 說道:

      吵歸吵…不管如何….我們的膚色..就是原住民..沒有ㄧ輩子的敵人…只有一輩子的朋友….不管未來會是如何…記得….這都是我們的責任…也許是我們的祖靈考驗者我們這一代吧…….命乎米上…

  6.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非常認同異鄉游子的說法,因為唯有站在「在地」,才是腳踏實地的與「在地」連結。「站在異鄉望家鄉,家鄉已經是故鄉;坐在異鄉說故鄉,故鄉已經是異鄉。家鄕事已經是異鄉事,此時的家鄉,已近乎是神話故事了」。異鄉游子分析的很清楚,這也是現實的問題,不容鴕鳥心態來面對。
    其實,很多事情要經過論述,雙方觀念意見不同,雙方所聽所聞不一,所以才要找一個平台來辯證,雙無關乎「吵」。要把提出自己的論述擺在雙方交換所見所聞的交流架構上,而不是放在「吵」的前提上,這是最健康的。透過雙方不同的見解,透過雙方不同的角度思維,擴大彼此的認知視野,不是很好嗎?
    昂哈拿的子民,這無關乎膚色、原住民、敵人、朋友、更無關乎所謂的「祖靈」,要清楚現實狀況及來龍去脈,才能對未來理出自己堅貞的道路。在提醒一下,以傳統的說法,「祖靈」,不要有事沒事就掛在嘴上,這…是….很….不敬….的。
    米虎咪上

  7. 10代以後 說道:

    別吵 別吵

    10代以後 大家都是講普通話的漢人

    歷史就是歷史

    五胡亂華 匈奴鮮卑

    去歷史中去找吧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別吵,別吵死人
      百年後
      大家都剩骷髏啦
      死人就是死人
      去墳墓挖吧!
      哈哈哈 嘻嘻嘻 嘿嘿嘿 呵呵呵 ……
      隨便你選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