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重建工作1130-1204:再度回部落勘查

本文摘要:我們要重新評估政府的檢測,並與族人溝通,有些部落受到的傷害不嚴重,但政府用類似恐嚇的方式告訴族人「危險就是危險」,卻未說清楚危險在哪裡。未來我們是用「專家對抗專家」,用科學數據要求政府,這樣才會更有力量。( 圖/ 賓拿流。神山部落的大量的工程遺蹟20091201 )

魯凱重建工作1130-1204:再度回部落勘查

(1)部落勘查需要長期且精密的監測

十一月三十日到十二月二日,我們邀請了生態工程專家,針對部落工程的問題做了勘查,此次分別去了阿禮、谷川、佳暮、大武。

生態工程專家指出,類似這種的安全評估觀察,需要長期監測,或利用科學儀器,找出原因在哪裡,才能進行評估。就像一個人若感到不舒服,還沒做詳細檢查,就說他是牙齒痛,但他可能是胃痛,或是其他種種原因集合而成的。

也許一個部落只看了一個小時,就馬上拿出勘查藥單,認為它不安全,專家都認為官方怎麼會用這種方法,真的不可思議。

專家認為,部落工程當初在建設時未做通盤考量,讓原先沒問題的「工程」,變成最大的問題。在規劃排水系統時,必須考慮到居住安全的風險,但解決風險的時候只想到如何避掉該處的危險,這段做好,再想下一段,所以將小水溝墊高,把水集中到大水溝,可是大水溝沖刷堤防,該處就遭到破壞。地層是很薄弱的,一傷害到部落,部落有一天可能就毀了。

我們之後要重新評估政府的檢測。並與族人溝通,讓大家知道政府的勘察並非相當完善。有些部落受到的傷害不嚴重,但政府目前用類似恐嚇的方式告訴部落的居民,「危險就是危險」,卻未說清楚危險在哪裡。未來我們能做的是用「專家對抗專家」的方式,做完整評估,用科學數據要求政府,這樣才會更有力量。

以下為上山勘查的圖文說明(攝影/文字:賓拿流)

1-lukai

(上)大武霧台間道路,這條路俗稱23個灣,因為它是用之字型的方式開路,這種開法也是最易破壞山的方式。從這條路可以看到
好幾期的工程被破壞,工程惡性循環。這樣的作法,只是加速山林的破壞,但施造工程之人,從不檢討這樣的作法,就持續的破壞下去。

2-lukai

(上、下)大武村小山部落來到小山嚴重土石流之地方

3-lukai

4-lukai

黃于波老師說:
世界上沒有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
任何地方都有風險
那我們人只能盡量減少風險
在山上面對大自然
相信在這生活千年的原住民
必有規避風險的方法
看到魯凱族用傳統的石頭砌法的工法
完全是讓水節流的方式
讓水的力量分散
且讓水到河流時間拉長
減少直接的衝擊
在面對大自然的力量
就是要削弱它的力
但往往我們看到現代的工法
是把水集中然後統一排出
也就是說把大自然的力量
集中起來
這集中起來的力量是何等大
我們可以看到
人與大自然的力量的相抗
人都是落敗的
在部落看到許多這種對抗自然的水泥工法
在不瞭解這區域的自然環境下的設計
看到的是自然無情摧毀
在沒有政府的時代
原住民用傳統自然的方式生活者
沒有如此大的傷害
卻在科技進步的有為政府下
發生如此多的災害
所以在遭受這次的災害後
人們應審思的是
怎麼減低自然的風險

(上)大武村小山部落

一般的坡地安全處理,都是用水泥工程,但水泥只是把土擋住,水就用小的管子排出,經年累月,管子就會塞住,塞住水就排不出去。可是水遭到阻擋,就一定會找到脆弱的地方排出
,更何況水的力量是很恐怖的,因此擋土牆就會被沖毀。

在國外,排水的涵管是固定要疏通的,讓這功能發揮,減少大自然的力量,但不會有人去處理。

(上)大武村小山部落。為什麼會有土石流的原因呢?在地人指出這邊本來有個小獵徑,因為要做簡易自來水塔,所以把路徑開大好做工程,工程用大,勢必對這片坡地造成影響,經過八八豪雨,就成傷害。

5-lukai

(上)大武村小山部落。這種排水溝就是很好的例子,把雨水集中起來,快速的排入要排入的地方,完全的把雨水的力量集結,把這力量完全的往另一方去,這樣的作法,雖規避了這一方的風險,但勢必增加了另一方的風險,且這個風險是加劇的,所以我們看到這排水溝所連結到部落的地方,都有水的衝擊下的傷害。

8-lukai

(上)往阿禮的路

(下)黃老師說:這個就是魯凱族的石砌法,雨降下來後,水不是被集中,而是被石砌節流,水可以從石砌的縫隙流出,這樣就減少水的力量,加上石砌是一層一層的,讓雨水沒有這麼快的流下,就達成減少這雨水的力量。在現代的工法也是有這樣的方法,但這傳統的方式更是有效果。

7-lukai

10-lukaishenshan

(上)看到這個招牌,就是神山部落了。

(下)神山部落的大量的工程遺蹟。我們笑說,這裡可以看白堊紀到石器時代地層,也就是說明這樣的工程已經失敗多次了。

9-lukai

選舉與聖誕節 重建會議暫緩

這陣子因為選舉,加上準備聖誕節,許多重建會議都暫緩,因為開會都有可能會被視為不尋常的飯局。

而十二月的聖誕節,對於多數信仰基督教的魯凱族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人一到了節日,就會莫名的傷感,就像一個失戀的人,即使已經釋懷,但一碰到情人節,難免觸景傷情。

身為好茶部落的居民,在安置中心兩年,我之前就有如此的經歷,也許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可是難免會讓災民們想到去年在部落中過節的情景,受災的感覺又會浮上心頭。

4 回應 to “魯凱重建工作1130-1204:再度回部落勘查”

  1. 小尾兒 說道:

    閱讀了這篇報導後
    對於水土保持有另一種見解
    原來現代的工法快速但不見得是最好的
    傳統的工法展現先人的智慧

  2. 小尾兒 說道:

    上上一篇
    按錯了
    不好意思!

  3. kineple 說道:

    不知該從何說起的心聲,我最敬愛的族人,辛苦了.
    在此向您們精神與勇氣說聲:謝謝您們,我們也得到許多安慰與鼓勵.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