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蘭─政府到底在急什麼?

本文摘要:居民再次強調,重建特別條例明明有三年,嘉蘭中繼屋也能入住兩年,政府是否能給災民夠充裕的時間,一步步推行重建,而非讓人質疑是否為了表面上的政績,強行急就章做「表面功夫」,讓災民進入另外一種人為的「天災」。( 圖/ 楊念湘。世展會召開的嘉蘭村新富社區西側永久屋的配置與屋型會議,中央左為潘冀建築事務所丁家偉建築師。 )

嘉蘭─政府到底在急什麼?

010年5月14日晚上,在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新富活動中心,世界展望會東區辦事處邀請莫拉克風災中繼屋災民代表參與討論 – 未來將要興建給災民居住之永久屋的屋型與配置問題,期待建構出符合災民需求的永久屋。

但在這場討論會,又激辯出「永久屋用地安全問題」及「永久屋資格認定人數及戶數」之問題,這些問題雖不是這場討論會的主題,卻是長久以來災民一直懸掛心頭、憂心如焚的課題,這種主客關心焦點不一樣的情形,籠罩整個會議。

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的嘉蘭西側永久屋建築概念

目前嘉蘭村莫拉克災民的永久屋用地,政府將其分別選在嘉蘭村新富社區的東西兩側面積各為2.6公 頃和3.04公 頃的私有保留地上,並已初步決定將東側的永久屋建造委託給紅十字會,西側的永久屋則委託給世界展望會,而今天的會議主要的議題,就是要和可能將住在西側的嘉蘭村災民討論他們想要蓋一個怎麼樣的房子。

image003
已經在施工的新富社區西側永久屋用地(攝影/楊念湘)

image005
(來源/Google Earth)

會議一開始,由潘冀建築師事務所的丁家偉建築師報告他的建築理念給居民做為參考,他認為:

「西側旁的都拉力吉溪中游處靠新富社區處的高低差有八公尺,我覺得他是足夠安全蓋一座橋的,我希望可以蓋一座有原住民特色的橋梁跨越都拉力吉溪,連接新富社區,這樣平常在都拉力吉橋向上仰望就可以看到一個清楚的地標,也可直接將西側永久屋、新富社區及東側永久屋串聯起來,這樣也不必特別去想在西側或東側要蓋什麼特別的設計,用一條有特色的橋,做一種整體的規劃,顯現出永久屋住宅區的特色。」

另外,在排灣族的文化中,一般部落頭目(mamazangilan)的家屋前都會有廣場,做為各式節慶、祭儀(例如婚禮、小米收穫祭等)的使用,丁建築師便規劃,在西側的永久屋設計上也要納入這樣的概念,但是在實際上每一戶的永久屋土地分配下,依據公平原則,每一戶的地坪應該要一樣大,所以丁建築師解決的方式是──

將西側永久屋整體規劃中的公園、廣場等公共設施蓋在部落頭目家旁,以替代做為傳統上頭目前廣場,目前西側永久屋用地是要蓋五十戶,但目前鄉公所的資訊要入住的是四十三戶,剩下的建築用地及還沒用的七戶,就可以規劃為公共設施、聚會所,以及頭目家前廣場。

嘉蘭部落會議新就任的主席李文彰則反應:「部落在傳統上,本來頭目家前就會有廣場,而且要大。」丁建築師聽了則再次強調說:

「頭目能不能有廣場,我依據的是公平原則,在土地劃分上,每個人的地塊約略是六十坪,建物是三十四坪到二十八坪,但我必須要有更多的資訊,才知道這件事情能不能完成,我們有些地能夠保留暫時不去蓋房子,我們就用這個保留的方式讓頭目有廣場,另外,如果大家都不反對的話,都同意讓頭目家的地坪可以比較大,當然是可以直接匡列大一點的土地給頭目家。」

image007
潘冀建築事務所暫定之西側永久屋配置圖(提供/潘冀建築事務所)

丁建築師也列了十五種房屋的類型照片,供災民們依自己的喜好投票選擇,建築師則會以投票數最高的的房屋類型,做為設計永久屋的參考。

image001
世界展望會東區辦事處召開的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新富社區西側永久屋的配置與屋型會議,中央左為潘冀建築事務所丁家偉建築師。(攝影/楊念湘)

西側永久屋的土地安全性與安置的其它選擇?

「旁邊的山是順向坡,又是沖積扇,又被都拉力吉溪和太麻里溪包夾,西側本身就有危險性,防護措施,擋土牆都還沒做,現在就要蓋永久屋會不會有點急了,到時候汛期時(都拉力吉)橋斷,居民要怎麼逃生呢?防災的標準作業程序有沒有設計規劃呢?能不能開個公聽會,請政府跟居民說西側是安全的。重建特別條例有三年,為什麼不能慢慢來,一定要馬上把永久屋蓋好嗎?」

部落會議主席李文彰擔心的接著說,儘管今天世界展望會召開的會議是想和災民討論永久屋的配置與屋型,但部分居民還是認為在討論這個之前,西側用地的安全性才是最重要的。

image009
西側永久屋用地可能會面臨的三面包夾。(來源/Google Earth)

西側永久屋用地可能有面臨三方包夾的安全危機,遇到颱風巨大雨量時,除了用地旁山坡山崩土石流的危險,還有旁邊都拉力吉溪的洪水與土石流危機,進而是太麻里溪的急流掏空地層(這次嘉蘭村60幾戶就是被太麻里溪沖刷掏空流走的),這都是讓災民們居住在西側會有的擔憂。

嘉蘭災民也反應,是不是應該先把防災工程做好,把堤防、擋土牆、避難所都做好,接著才去做永久屋,要不下一次颱風來,有沒有可能就被困在西側,或是每次颱風都面臨要逃難的處境。

接著世展會所聘之建築顧問劉永貴建築師則拿起一本「聯成報告書」說(台東縣政府政府之前請聯成事務所對西側永久屋用地所做的報告,內有安全評估的報告),一棟房子要蓋之前,一定會經過地質安全評估,要經過地質鑽探去評估安全性,通過了才能蓋房子,而這本聯成報告則有記載安全評估的內容,表示西側是通過了安全評估,政府才會選擇這裡為永久屋用地。

「儘管做過評估,但還是要有公聽會,讓大家居民知道那裡是安全的,要有人背書!為什麼現在是泥土鬆動之後就馬上蓋房子,為什麼不是放個一兩年讓他堅固。安全評估要開公聽會要有人背書,不要像海棠、莫拉克,申請國賠沒人理我們…。」

maledep部落長老王清松也替災民們擔心,希望政府能召開安全評估報告說明會,由縣政府等政府機關背書,好讓災民能夠住的安心,若是不幸西側真發生災害,政府也能夠保障民眾的權益,給予補助賠償。

接著,劉建築師則再次強調:「如果真的有需要,這個聯成報告,可以請金峰鄉公所再請聯成的人來依據這些數據做一個安全評估的公聽會,若是信不過他們,那就要請各位災民去找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局或是台大的專家學者來做安全評估了。」

而部落會議主席李文彰又提出:

「如果西側真的是有危險的,依據重建特別條例第二十條內容,『為安置災民興建房屋及前項被限制居住或強制遷居、遷村、安置所需之土地,得徵收或申請撥用。取得公有土地後之處理,不受國有財產法第二十八條、土地法第二十五條及地方公產管理法規之限制。』及第二十一條內容『土地為公有或公營事業機構所有者,公有土地管理機關或公營事業機構得無償提供土地使用權,供政府或經政府認可之民間單位興建房屋安置災民。』

政府是可以釋放公有地做為災民的安置用地,譬如正興村(位於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的附近)的公有地,為什麼不讓災民們安置在正興村內的公有地呢?

image011
正興村與嘉蘭村的相對位置(來源/Google Earth)

對此,中央重建推動委員會家園重建科章正文科長說:「並不是不考慮正興村的公有地,而是政府的重建安置目標就是離災不離村,接著是離村不離鄉,因為之前已經調查過災民安置離不離村的意願,政府便先選擇照顧要留在村內安置的災民…至於西側的安全問題,我會再去調閱。」

而世界展望會胡玉玲督導也表示,目前大約100戶的災民,扣掉選擇要安置在村外的人,其餘要安置在嘉蘭村東西側永久屋用地的人,因為之前的調查方式不夠細緻,分別有多少戶目前還是不清楚的,必須再仔細地一戶一戶調查一次。

嘉蘭永久屋入住的急迫性?

而同樣面對政府在嘉蘭村急於在年底前蓋好永久屋並讓災民進住的舉動,也讓災民不解,嘉蘭村災民表示,政府於金峰鄉正興村上方所蓋的嘉蘭中繼屋「嘉蘭八八新城」,約定上也是讓災民們住兩年,才剛入住四個月,身心靈穩還未完全穩定下來的災民,卻接受到政府卻急著蓋好永久屋、想要在年底前都讓中繼屋的居民入住永久屋的資訊,災民不禁又陷入恐慌的情緒中──

「這麼快就要蓋好的永久屋,那樣的工程品質、安全性能夠讓人放心嗎?又會蓋出符合我們需求的永久屋嗎?」、「我才剛住進來,以為可以住兩年,而且以往政府安置災民的效率不高,像四年前嘉蘭海棠颱風的災民到了今天才看到受到安置的希望,我們很多人就花了錢裝潢…結果這麼快又要我們搬走?」

政府未和災民妥善溝通,在在讓災民在受到風災的震撼之後,心靈上還持續處在對未來惶恐的情緒中。

台東縣政府甚至與鄉公所配合行文跟災民表示,若是願意在年底入住永久屋的居民,才會有每一戶補助最多十五萬,一個人口三萬的搬遷補助金,這是不是說不這樣配合的居民,一點補助也拿不到?

詳情如下圖:

image013

台東縣政府行文表示,災民能夠接受補助的條件其中之一為:劃定特定區域內之核定遷居遷村戶或安置用地範圍內配合限期搬遷之房屋拆遷戶。(提供/嘉蘭王清松長老)

image015

(配合限期搬遷才會有的)搬遷補助金為:戶內實際居住人口每人發給新台幣三萬元,最多五口為限。(提供/嘉蘭王清松長老)而限期搬遷的日期為何?請看下圖。

image017

鄉公所所發的八八莫拉克風災臨時住宅借住契約,內容明定限期搬遷日期為99年12月31日,也就是說,是否要簽了這張契約、及下面圖片所顯示之切結書,答應政府會於年底前限期搬遷,才有機會拿到搬遷補助?

而這也正顯示了政府要在年底前蓋好永久屋的決心,政府是否怕災民不願去住永久屋而造成空屋的窘境?政府到底有什麼樣的原因,甚至要這樣利誘災民,急於在年底前讓災民搬遷至永久屋。而本來就有資格入住永久屋,但不願意今年就住進去的災民,難道就拿不到本來就應得的搬遷補助金了?(提供/嘉蘭王清松長老)

image019

(提供/嘉蘭王清松長老)

image021

八八莫拉克風災臨時住宅借住切結書(提供/嘉蘭王清松長老)

雖然入住永久屋的急迫性的確有地域上的差異,像是高雄、屏東的部分災民可能就急需入住永久屋,但政府在重建上應該是要有彈性的依地域特性分別處理。

居民再次強調,重建特別條例明明有三年,嘉蘭中繼屋也能入住兩年,政府是否能給災民夠充裕的時間,與災民充分溝通,化解他們對永久屋用地的安全性、永久屋的居住品質的擔憂,再一步步向前推行重建步驟,而非讓人質疑是否是為了表面上的政績,強行急就章的做「表面功夫」,讓災民進入另外一種人為的「天災」。

永久屋的資格認定問題?

而在討論會議過程,又牽扯出永久屋資格認定的問題,有災民反應,雖然嘉蘭災民自己認定入住永久屋的戶數約有100戶左右,但縣政府那裡的數據似乎只有81戶,為了釐清這件事,會後記者致電詢問負責台東縣災民安置業務的台東縣政府城鄉處的高木勤先生。

高木勤先生針對此問題的回應是:

「現在已經不去把焦點放在災民到底有沒有符合入住永久屋的資格,而是,只要是真的有需要照顧的災民,我們就會盡力給他安置,畢竟政府出力的只是想辦法弄到安置(永久屋)用地,而那些永久屋都是民間的資源,不是政府的,是慈善機構、民間團體捐贈要給災民的,這樣當然,我們評估過是真的有需要的人,就算不符合入住永久屋的資格我們還是會給他永久屋…目前實際會受到縣政府照顧的嘉蘭災民約有90戶,加上四年前海棠颱風的受災戶15戶, 這樣就是100戶左右了。」

小結

原本嘉蘭的居民入住中繼屋後,準備生活就緒後再計畫未來,卻因政府急於宣稱重建完成,在用地安全、申請資格等尚有爭議的情況下,就得被迫快速作選擇,嘉蘭是否能順利打造安全又合乎部落文化的新家園,仍有待觀察。

一篇回應 to “嘉蘭─政府到底在急什麼?”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