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落成系列 (5) 不同的哲學

本文摘要:老師:『我們在山上教堂唱的歌都跟這些藍衣服的人不一樣,還有我們這裡的教堂為什麼沒有牧師跟傳道了?是不是他們不能進來這裡?藍衣服的人為什麼不要禱告了?』( 圖/ 范月華。在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先用自己釀的酒向祖靈問安才開始我們要做的事情。 )

大愛落成系列 (5) 不同的哲學

老師,小文為什麼要抱著你哭?不知所措的慧慧,焦慮的看著小文止不住的淚水。

老師,怎麼辦?我知道我要離開大家了,所以我才會一直哭;剛才我在台上唱歌的時候,我有一直用力的忍耐不要哭出來,我記得以前山上有個老師告訴我們遇到傷心難過的時候,要深呼吸然後慢慢的吐氣,就不會難過了;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哭出來了,怎麼辦?

在燕巢陸軍工兵學校的惜別會上,聽見小文、慧慧與他們老師的對話,我想應該沒有人能為孩子說清楚今天這個離別的含義?

孩子的疑問:藍衣服、教堂、手語、歌聲

老師,我阿嬤說:那些穿藍衣服的人有給他們上課;以後我們住到永久屋就不能喝酒、也不能吃檳榔,我覺得那樣很好喔,這樣我媽媽就不會跟爸爸吵架了。

看來酒與檳榔的文化在山下即將消失,對於慧慧來說應該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喔!

老師:『我們在山上教堂唱的歌都跟這些藍衣服的人不一樣,還有我們這裡的教堂為什麼沒有牧師跟傳道了?是不是他們不能進來這裡?藍衣服的人為什麼不要禱告了?』

教堂、藍衣服、手語、歌聲等等,敏覺力極佳的小朋友提出的問題,讓老師只能苦笑說不出原因!

山上的我們是這樣的

以前我們在原鄉部落,喝酒其實也是有節制的;大家圍著火塘邊,因為祖先來自不同地區,所以我們最喜歡討論自己的族群傳統獵場、生活習俗、或是說說自己的理想願望、彼此分享好康的工作機會;

在山上我們不曾富裕過,好山、好水隨著陽光季節的變化,我們一年四季各有不同的農產品收入;以後,我留在山上少了一些幫手幫忙除草、施肥、採收農產品;但是我的親戚在山下,如果他跟不上山下慈濟團體輔導的生活腳步,他要怎麼辦!

我們家人真的很感謝來自四面八方的愛心與物資捐贈,從山上下來的時候我們二手空空的住進安置中心,現在我們要離開了,行李變得好多好多;今天要住進慈濟所蓋的大愛村,裡面什麼東西都有,只是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們以前在山上,生活物資都是自己賺錢買的(偶爾會欠一點點給雜貨店),為什麼現在不讓我用自己的雙手去買生活用的東西呢?我們也是有尊嚴的人啊!我們在山上生活,會互相幫忙也會還錢的!

我們以後會一直被參觀嗎?

怎麼辦?以前我都是自己賺錢買生活用的東西,但是我現在才知道如果接受太多的愛心,心中會很難過一直哭;如果今年的颱風又比88水災更嚴重,今年的人會像我們一樣幸運嗎?那也會讓其他的台灣人很辛苦,他們又要捐很多錢、很多錢!

還有,我很擔心以後我們住在永久屋,天天都有人來參觀我們,因為慈濟人說:「這裡以後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光景點,因為有觀光客,我們的手工藝和農產品才能賣的出去,這是幫助我們!」我真的很想哭!我們的手工藝產品可以賣出去,可是卻要常常被參觀!

『慢慢的生活,靈魂才跟得上!』這是一位魯凱族的藝術家,他在客廳的黑板上寫的生活哲學。

也有人樂觀的說,慈濟團體的很多志工來自於各行各業,大家各有專業;一份專業助人的工作,一定會有分寸的;更何況未來這裡還會有屬於自己的管理委員會,如果大多數的居民不喜歡生活環境裡,每天要被提醒這是『大愛』,其實是可以透過自己選出來的管理委員會出面來拒絕的。

『慢慢的生活,靈魂才跟得上!』我們原住民也有自己的生活哲學。

image003

(上)住在那瑪夏鄉的魯凱族藝術家的生活哲學。
(下)人生就是人生?天生樂觀的我們原住民可以痛苦也可以快樂;但是我們的哲學有點不同。

(上)『大愛』,我們永遠要用崇敬的心來仰望。
(下)在耶穌理我們是一家人;一切歌頌讚美哈利路亞!


我的平地朋友說:『沒關係先大方收下「大愛」,以後我也可以有尊嚴的為需要的人付出我的愛!』

(上、下)才一下下的時間,我們就被迫換裝;其實我覺得下面的人如果有一些色彩還不錯。

image021

(上)在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先用自己釀的酒向祖靈問安才開始我們要做的事情。

(下)在大愛,酒好像變成很糟的事情。

19 回應 to “大愛落成系列 (5) 不同的哲學”

  1. 小帥 說道:

    大家要堅強起來..努力活著..才有意義!

  2. Amale.Gadhu 說道:

    原住民族該如何從「對象」被當作「主體」是我們應該深思的問題,「原」「漢」之間的族群問題在這次的「大愛村」又赤裸裸地暴露出漢族本位思想的沙文主義,從歷史的脈絡窺探原住民族四百年的血淚史,原住民族不斷地飽受外來民族的漠視異己對待,刻意扭曲原住民的「形象」,認為原住民是「化外之民」,必須「化番為民」給予適當教化,然而教化的結果,卻加速原住民族慢慢走向黃昏的末路,面臨滅族的危機,恐怕這樣的命運也只有原住民族守護的山林,最能感同身受,因為漢人的智慧破壞了山林,濫墾濫伐的結果已經讓土地受傷無法彌補,汛期季節來臨就要遭受土石流侵襲殘害,所以為什麼漢人的邏輯認為原住民必須接受漢族的教化,明明很清楚可以了解原住民族對大自然可以和平共存,卻認為原住民應該離開山林遷住到平地的「大愛村」,接受慈濟的宗教洗禮才能「化番為民」,這樣的邏輯不是乖違就是自以為是的盲目,不是嗎?
    以下是筆者自我檢視時的反省,也透過宣示「原住民族主體性」的主張,堅決維護完整的民族自決的權力,在此與讀者分享。
    ………………………………………………………………………………………………………………………….
    Amale Gadhu 11月10日 22:52
    對於這個世代的原住民族而言,可說是非常嚴峻的考驗,對外不但要維護生存的權利,對內又必須面對自身的矛盾衝突,自從外族入侵這四百年來,外來者挾其強勢文化對本來的住民的文化形成壓擠,由於殖民心態並無法尊重原來在地住民的主體性,又為了治理方便達成其統治的手段,就將原住民族從傳統領域遷移至他處,目的是分散族群內部的力量,又將傳統領導階層的地位以及權利瓦解,使原住民族鞏固的領導中心被取代,文化詮釋權也遭受踐踏,強迫施行文化改造如皇民化或者國語推行運動等,原住民族的文化就在欺凌壓迫底下茍延殘喘!但是面對如此嚴苛的生存條件,先輩祖先不曾忘記身為原住民族的驕傲!披荊斬棘尋求族群延續的契機!努力守護千百年來維繫族群命脈的堡壘!
    原住民族有最高的山林智慧!
    原住民族有多元文化的資產!
    原住民族有最強的韌性與忍耐力!
    原住民族有高度的延展性質!
    原住民族是全球氣候變遷的求救訊號!
    原住民族是山林的守護者!
    原住民族是台灣的驕傲!

  3. skyorchid 說道:

    看到這篇文章不知為何覺得有點弔詭
    文章是在說明不希望慈濟影響他們的文化
    不過,原住民的文化早在基督教侵入時,就被很大的影響了
    屬於原住民的祖靈文化不就是這樣受影響的嗎?
    不知道原住民自身是否有想到這種弔詭呢?

  4. SO? 說道:

    skyorchid:

    你的意思是:
    1. 反正被殖民過的民族再被殖民幾次也無所謂吧!
    2. 既然舊的殖民文化隨著時間可以深入骨髓,那就等這次新的殖民文化深入骨髓不就沒有衝突了?

    是這樣的意思嗎?

    • skyorchid 說道:

      非耶~

      我只是同時想到一點::原住民內部是否有人也在批判基督教文化讓他/她們自己本身的信仰消失的問題呢??

      因為如果批判閩南文化與慈濟正在破壞他/她們的文化的話,同時古早的基督教文化不也是這樣嗎??

      我好奇的是原住民是如何看待過往的這一斷歷史呢??
      非常好奇

    • moya 說道:

      就我確認的消息部分,目前慈濟似乎找了不少懂得原住民傳統文化的人,把他們已經失落的文化傳達回去大愛園區當中的原住民手上。最近有心復興原住民文化的人變多了,阿里山的大和村也開始有同樣的創舉。

      倒是關於宗教的部份,目前打聽到的部份,教會方面似乎並不反對也不排斥原住民的祖靈信仰。當然,關於一般人認為祖靈信仰和基督教的一神教的衝突問題,教會方面似乎並不堅持。

      至於喝酒的問題,我的原住民朋友是認為,在傳統上他們本來應該只有祭典才會喝的,並不像現在這樣隨時都在喝,一大早剛起床就喝。他私下表示,死了的人,有些是因為前一晚喝醉了來不及逃,所以他覺得不喝酒是好事情。如果不喝酒,他就可以還有很多的朋友都還健在。

  5. Amale.Gadhu 說道:

    現在我們比較擔心的是當政者利用慈善團體的「保護傘」掩蓋救災工作的績效不彰,更讓我們看到當政者的無能,我們可以看到政府與民間團體在重建工作上「角色錯置」,反而是「慈濟」主導了安置的工作,而政府卻提供土地讓慈濟購買,這正是我們無法接受的地方,因為現在原住民要遷住的已經是慈濟的財產,因此沒有理由不接受也無法拒絕慈濟的「善意」,若今天是政府主導安置,就像「好茶部落」雖然政府提供台糖土地「瑪家農場」做為「永久屋」,一樣法律上「好茶村民」也只擁有地上權,就是配置「一棟房屋」的權利,然而搭建組合屋的「世展會」是搭配政府的重建工作,因此由「政府發包」民間就可以按照住民的意願,設計搭建一個屬於原住民「自己想要的社區」,這樣的重建才能符合原住民族文化的延續性,而不是必須屈就ㄧ個慈善團體的「善意」,又無法擁有族群部落的特色與功能,當然在文化傳承上必定產生危機,我們可以檢視「慈濟」所提出的善意,最大的問題就是原住民被當作觀看的「對象」,也許慈濟提供了一個「五星級」的表演場所讓觀光客欣賞舉世聞名的布農族「八部合音」,但是表演並不是文化傳承,流於表演形式的文化,無法得知文化的內涵,乃更何況「表演形式的文化」任何人都可以透過練習或者揣摩就能上台演出,再者布農文化非單一粗糙的文化內涵,若是沒有適宜的場所提供文化傳承,恐怕「慈濟的善意」變成布農文化消亡的「致命傷」,這樣的歷史責任恐怕不是當初慈濟的「初衷」,請慈濟深思在三才好,不是嗎?我們既然知道宗教會改變或摧毀文化的精神本質,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原住民的感情呢?
    我們知道原住民族四百年血淚史,是指明清王朝、荷西時期、日本帝國乃至解嚴前的國府時期,所以「不分中外」外來政權宰制原住民族的命運,在加上島內優勢族群的漢族,無論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資源上站在絕對優勢的地位,相對地原住民族顯得相當脆弱處於邊緣化的窮途末路。
    若當政者無法體察民心,而慈濟又無法深思族群問題,那麼原住民就面臨「雙重宰制」的逼迫,其情況就會加速惡化族群衝突,所以唯有尊重原住民族的「主體性」才不會失去「善意」的幫助,而達成島內族群和平相處共存共榮的大同世界。

  6. u,4 說道:

    政府已提供土地讓慈濟購買了嗎?
    如是 那慈濟與發災難財者何異?
    一坪多少錢ㄋ ㄟ?

  7. 阿奕 說道:

    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未被看見,
    慈濟大愛卻時有盲點,
    接受批判也代表大家真的都在監督慈濟,
    這應該是好事。

    請慈濟立即銷毀所有大愛石,
    去除所有慈濟人雕像,
    重新制定生活公約守則。

    • 也是南沙魯的居民 說道:

      既然大家都那麼厲害
      很有定見
      杉林所有一切全部復原
      換妳們來做
      不要說這是情緒性發言
      因為我發現你們真的比慈濟厲害

      • 88編輯 說道:

        您好:

        因為留言露出在首頁的的版面有限,您留了三則相同的訊息,所以很抱歉編輯刪除了兩則,保留這一則,跟您說明,請見諒!

      • 我也是南沙魯的居民 說道:

        好阿 最好是可以一切復原阿

        大家自己決定居住和生活的方式

        而不是慈濟來決定
        (比如說 獨棟而非兩戶一棟)

        • 陳庭瑜 說道:

          我想受災的同胞們應該先讓生活安穩下來,雖然我不代表慈濟,但是也是感受到慈濟為了讓我們的同胞們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我們能不能心懷感恩呢?這都是大家付出的一片真心為什麼要折損呢?不能著眼於小地方,應該看的更廣闊。期許未來會更美好!加油!

  8. 尋月者 說道:

    88風災已過半年了.
    一個帶著雄心壯志的菩薩.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胸懷.投身驚濤駭浪中.
    但.我看到的是一個泥菩薩硬是要過江
    而且最糟糕的是.硬是以載浮載沉苦難的災民.權充他的踏腳石.協助其過江.著手完成他的大豐大功大偉大業
    並在岸上高傲的.對抱著浮木的災民講大慈大愛施捨大悲大憫

    • oldchen 說道:

      當初沒這些捨身救人的菩薩…居民只是多受點苦.
      當然你不是受苦的人, 講風涼話最簡單.

      • 救難隊員? 說道:

        捨身救人的應該是救難隊員吧?你看人家六龜飛鷹大隊,那才叫捨身救人,人家救完了就是救完了,也沒一直出來邀功,也沒有叫六龜鄉公所在門口掛一塊飛鷹石,寫什麼,哪裡有災難哪裡就有飛鷹,真感恩。

        不要自我膨脹了,救難救災工作有很多危險而不足外人道的部分,還自封菩薩,凡人自居神格會有報應的啦。

        • 局外人 說道:

          施恩非圖報
          圖報飛施恩
          總要讓人對自己所認為的恩來歌功頌德
          硬是要把對別人的幫助硬是刻受助者的身上
          我想這應該是小人之風吧
          有資格談慈愛濟世
          也頂多是披著外衣吧
          每個有心機的人常如此 ㄟ

  9. fapa 說道:

    分明是翻江倒海的金剛,哪是泥菩薩
    都能蓋醫院蓋大學了,會自身難保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