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的小林梅

本文摘要:十年前,有人收購小林村的梅子釀成老梅,十年後,因緣際會下,老梅被帶回家鄉作老梅月餅。釀梅子的簡添旭今年無償提供老梅,讓老梅一起回家「拼經濟」。爽 朗健談的簡先生再三強調,「希望小林村可以建立長遠而自給自足的產業重建。」小林老梅月餅已經銷售一空,但未來會繼續做老梅餅,長長久久,永續發展。 ( 圖/ 黃惠玲。小林的老梅餅 )

回鄉的小林梅

 

傳奇的老梅人生

這是一場非常難得的相逢,宿命一點的人,會說是命運中冥冥注定;「靈性」一點的人,會說這是祖先保佑;我覺得,這是一個台灣版的《把愛傳下去》的故事,是天災給人的磨難中,更見生命強韌與善良的故事。當然,如果你要很理性的覺得這是機率問題,那我會說,這樣的機率簡直就是完美。

今年我吃到一款非常特別的老梅月餅。老梅來自十年前小林村坍塌前的獻肚山上,做梅子的是小林村村民。內餡是十年陳年老梅,加上今年新鮮的脆梅,口感微酸回甘,非常特別。重點是,老梅餅的身世相當傳奇。

故事要從1999年開始說起。簡添旭是從事科技業二十年的老科技人,他的父親在那一年罹患癌症過世,他們研判原因可能是身體長期酸性化,加上代謝不良導致癌症。他為此到處去尋找較對身體有益的鹼性的食物,幾經輾轉,最後在日本,跟一位日本人學了醃梅子的技術。

簡添旭是一位多年經商有成,講話有條不紊的草屯人,「日本人吃醃梅子是很有歷史傳統的,這位日本人研發的醃梅子技術,強調梅子要醃十年才可以開封,而且過程絕對不加任何防腐劑等等。但是工法太耗時,所以他自己始終無法有規模的量產。」

這個豪氣十足的台灣男人,花大錢買斷製梅技術,在台灣收購梅子、找工廠、找地,2003年開始,就這樣開始了醃製梅子的工程。「日本人還透露,品質最好的台灣梅子不是南投,是在南部的山上,那裡的原住民完全不灑農藥、不噴灑除草劑,是最接近野生狀態的天然梅子0。」

採下來的梅子要經過十個月的處理,然後才能裝桶密封。就這樣,簡添旭每年採收、釀梅。一年一年,古法釀製的梅子在密封的狀況下,等了十年,終於,今年可以開封品嚐了。封存十年的老梅,味道微酸,色澤呈深黑色,酸味之後有深厚的甘甜,非常動人。

簡添旭簡單計算了一下,這十年間,他總共花了三億台幣。不過,有些人是用價值在計算人生,不是價格。

DSC_0298DSC_0313

來自小林的梅子重回小林

故事要跳到另一個一度被逼到人生崩潰邊緣的年輕人蔡松諭。他是高雄縣甲仙鄉的小林村人。三年前遭受莫拉克風災之後,他的媽媽和家人、鄰居、朋友、同學,都在災難後離開了他。他沒有猶豫太久,擦乾眼淚,收拾台北的工作,轉頭就回小林了。三年來,他擔任小林村重建會的會長,帶著村民從零開始打拼。

「因為我們家是雜貨店,很多人都會去我們家交關,所以爸爸才會有些積蓄,讓我無憂無慮的長大。我在生命的前二十五年 是沒有什麼煩惱的。」蔡松諭覺得,他是小林養大的小孩,災難之後他不可能放著荒廢的家鄉不管。「就算我搬到北極去,也不可能忘得了小林村。」

他在重建村有著落之前,就帶著村民在臨時組合屋裡蓋烘焙廠,做小林梅餅,跟大家一起把家再拚回來。

蔡松諭是一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年輕人,他苦惱的說,「小林去年就推月餅,可是裡面裝的是甲仙的芋頭餅、桃源的梅子鳳梨酥和來自杉林區的南瓜餅。」他嘆了一口氣說,「我們小林所有的農地都被獻肚山的土石流沖走了,小林沒有農地,怎麼可能有作物。」

在傅培梅基金會的協助之下多方尋找,發現簡添旭十年前醃的老梅,風味絕佳,幾經調整和嘗試,做成老梅月餅,是前所未有的風味。

命運神奇的安排,就發生在今年八月八號。那一天,蔡松諭到台北領取「莫拉克民間團體優秀貢獻獎」。三年前的那一天,小林滅村,三年之後,就在同一天,蔡松諭拿到這批老梅子。而且雙方談起梅子的來歷,簡添旭說,「這些老梅就是我從十年前開始,在甲仙鄉收購的梅子釀成的,甲仙鄉的梅子就來自小林、那瑪夏和桃源這些地區。」,他難掩興奮的說,「這些就是你家鄉的梅子啊!」

蔡松諭覺得,老梅子彷彿是已經離開的祖先們,捎來鼓勵的訊息。

DSC_0364

把愛傳下去,災難串起了人的因緣

蔡松諭很感性的說,「我覺得這是祖先告訴我,你不用擔心,因為你們很努力、你們很認真,所以在三年的時候 他替我們準備好一個禮物。」蔡松諭有一點激動,眼淚在三年前擦干乾之後,現在剩下的是旺盛的鬥志。「原來我們的產業,還是要靠我們自己,小林村自己的梅子。我認為這個是上帝或者祖靈,最奇妙的一個安排,也讓我們有了走下去的力量。」

小林梅在八月八號這一天重回小林,簡添旭笑著說,「我想只能說是巧合,我們全場在場幾個人,全身都是雞皮疙瘩,怎麼那麼巧!」。

簡添旭還說了一段老梅子的故事。「剛開始我們是將一桶桶的梅子封存在台南,可是八八風災那一天,桶子全部都被土石淹沒。我們是隔年清明節,才用怪手把梅子一桶桶挖出來。」小林被獻肚山淹沒,相隔百里的梅子竟然也同遭土石掩埋,有時候,真實人生比電影還要戲劇化。

簡添旭講話有著台灣人特有的豪爽和氣魄,他說,今年的老梅,他要無償捐給小林村,未來他的梅子也獨家供應給小林村。「這整件事情最重要最重要就是,希望能用陳年老梅膏,幫助小林村,用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來,建立長期有願景的產業。」這話,他重複了不下十次,用了兩次「最重要」,展現十足的台灣男人氣魄。

回程的路上,我們聊起簡先生和簡太太出身的南投草屯。突然我們聊起九二一地震。退休教師簡太太說,「我是為了九二一地震延後退休的。當時我們家鄉的孩子很多人都失去了家庭,簡先生和地方很多善心的人捐了錢給學校的孩子,我覺得,我一定要幫忙處理這些善心的捐款到最後,才算是對大家負責,也是幫大家好好善用每一塊錢捐款。」延退的簡太太講得好像只是晚下班十分鐘,「我們幫助的孩子現在都已經上大學了喔!」簡太太說,對於小林村的遭遇,我們都感同身受,也希望全力幫忙他們,重建產業和家園。

小林村已經非常辛苦了,但蔡松諭說,小林今年的月餅,每一盒要捐五十塊給遭受天坪風災的蘭嶼。這是台灣版的《把愛傳下去》,一種接近完美的神奇因緣。

DSC_0314

新梅會成為陳年老梅,感情也會隨時間散播沈澱。

(作者為中天資深記者,本文與上下游新聞網共同刊登)

6 回應 to “回鄉的小林梅”

  1. 說道:

    太讓人感動了

  2. 林昀 說道:

    請問有簡添旭先生的網站嗎? 我想買老梅膏 謝謝

  3. 薛清華 說道:

    請問簡添旭先生的老梅膏如何買.謝謝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