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的觀光:我們為什麼要出錢、出力,跳給觀光客看?!

本文摘要:巴奈.母路也提出,「以前最美的祭典,就是不用麥克風。全場族人聆聽領唱的歌聲,現在不是!而是大家身上有小蜜蜂的揚聲器,這樣的歌聲氛圍都不一樣了。因為那個神聖性的過程,再也看不到。」 ( 圖/ 柯亞璇。今 (2011) 年阿禮部落在遷村的長治百合永久屋基地舉辦豐年祭當天活動即將結束時,部落族人一起圍成圓圈跳舞的情景。 )

速食的觀光:我們為什麼要出錢、出力,跳給觀光客看?!

編按:本文為2011年10月29日、30日所舉辦的「2011 年南島民族國際會議:觀光與傳播」系列整理文章,整理部落產業發展的經驗,以及對部落文化傳承的意義。本系列報導共有四篇,本文為系列之3,由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助理教授巴奈.母路提出「整個觀光氛圍下的阿美族豐年祭,到底怎麼了?!」報告,閱讀其他系列文章,請見文末延伸閱讀。

前言:

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助理教授巴奈.母路提出「整個觀光氛圍下的阿美族豐年祭,到底怎麼了?!」,討論速食觀光化危險性對原住民部落祭典所產生的殺傷力。

她指出,觀光化操作下的豐年祭樂舞,檢視的不該僅是眼睛看到的、耳朵聽見的,而是更深層有關「靈與靈」的信仰課題。她也提出關於無法彰顯儀式的完整性問題在於,「觀光化的豐年祭過於強化歌舞的重要性,誤導觀光客以為豐年祭就是為了歡樂歌舞而已,久而久之現代的阿美族年輕人,也因為主流社會的放大報導,而認同這種說法。」

當不同的族群觀光客湧進部落觀看豐年祭歌舞時,阿美族舞動身體的方式及歌唱的形式到底改變了什麼?既然是祭典,它應該有的禁忌為何?時間與空間的層次又為何?以下是巴奈教授演講的相關整理報導。

(1)阿美族的malikuda

阿美族尊敬老人,那是因為在部落的祭典時,「看的見的祖靈」就在自己的面前。過去傳統的祭儀型式沒有「排排站的型式」,這都是觀光化現象之後部落祭典所程現出來的「效果」。

巴奈.母路說,中間出現一群「看的見」的祖靈,叫做老人。她也表示,雖然阿美族群會依分部北、中、南區兒有個自的名稱,但阿美族稱這個所謂的豐年祭都叫-malikuda。

(2)「豐年祭」到底是在祭誰?

巴奈.母路指出隨著祭典儀式時間舉辦的長短改變了,也因為部落「遷村」的因素,舉舉辦年祭的地點都變成政府部門所蓋的「部落廣場」或「活動中心」。

她說,可是現在我們所看到的豐年祭好像就在一天,或是兩、三天就把它結束掉。儀式與儀式之間的環環相扣,在現在阿美族的文化裡面好像也都看不到了。當然,現在還比較傳統的部落都還會待在「傳統的集會所」,那遷移過的部落,就是找「部落的廣場」或「學校的操場」來舉行這個豐年祭。

現在部落的祭典讓大家跳得很高興,喝得很開心,讓很多人來拍照,卻鮮少人知道豐年祭到底是在祭誰?

(3)我們為什麼要出錢、出力,跳給觀光客看?

我們都忘了,跳舞圍成的圓圈其實背後有著很深的文化意涵。二十多年來,看到觀光化現象滿難過的部分,第一個就是「主體的喪失」,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今天配合政府配套的豐年祭節日的安排。部落頭目也反應,「為什麼部落祭典要因應政府的活動來『改日期』?」其實這是一個滿撕裂部落的一個實例。

她也接著表示,部落祭典的通俗化也是觀光化後呈現的問題之一。她說,「在豐年祭就是唱歌、跳舞、喝酒。這個是大家普遍對豐年祭的印象。去參加豐年祭的人就是要去Hight,就是要去唱歌、跳舞、喝酒,然後看美女!帥哥。然後原住民以為自己很帥、很美,然後很用力的跳。」

她也表示族人曾經反映,我們為什麼要出錢、出力,跳給觀光客看,那我們回去(豐年祭)幹嘛?!

(4)寧願選擇不回去參加祭典

所以這樣一個通俗的概念,也讓很多有自覺的年輕人也開始思考的一個課題。那再來就是年齡階級的瓦解。大家都到都市去生活,年齡階級的訓練其實沒有在運作以及不同的宗教信仰選擇。

在許多豐年祭與原來儀式精神的衝突下,部落許多青年也表示,若是這樣的祭典回去參加也沒有意義,而寧願選擇不回去參加祭典。

她同時也指出,「現在的豐年祭已經不能完整的呈現是因為,觀光化是要很速食的。觀光客要很快的得到觀光的快樂,消費者要在很短的時間消費想要的休閒時空。」

小結:

部落祭典最美的呈現應如何改善,巴奈.母路也提出,「以前最美的祭典,就是不用麥克風。全場族人聆聽領唱的歌聲,現在不是!而是大家身上有小蜜蜂的揚聲器,這樣的歌聲氛圍都不一樣了。因為那個神聖性的過程,再也看不到。」

她也表示,補助單位的美意很好,但是錢的介入,與部落族人在祭典的相互支援中的態度,變成是我們自己要去注意的。那如果部落不給與觀光化,是不是也給予最大的尊重。她提出建議表示,是不是先辦部落自己的觀光,在辦對外的觀光,那會是最恰當的。

image001-1

現在部落的祭典讓大家跳得很高興,喝得很開心,讓很多人來拍照,卻鮮少人知道豐年祭到底是在祭誰?巴奈.母路表示,「我們都忘了,跳舞圍成的圓圈其實背後有著很深的文化意涵。」(上圖為今 (2011) 年阿禮部落在遷村的長治百合永久屋基地舉辦豐年祭當天活動即將結束時,部落族人一起圍成圓圈跳舞的情景。)

系列閱讀:

勿讓豐年祭成為瘋年祭─戴明雄牧師談部落產業發展經驗

參與、合作與信任:從『部落e購』案例思考如何創造消費信任關係?

一篇回應 to “速食的觀光:我們為什麼要出錢、出力,跳給觀光客看?!”

  1. isai 說道:

    今年參加好茶的豐年祭,一大群學者拿著照相機攝影機在場地中央穿梭來去。我想因為這不是專業表演,因為我們沒有買票進場,所以必須忍受一群拿著攝影機的番仔在舞台上跑來跑去。舞步本身再也不重要,傳統祭儀的氛圍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記錄下有價值文化的論文和照片。本末倒置。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