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治百合系列(16)寧可隨便的房子,但是也要有土地!

本文摘要:長治電台的永久屋基地,目前族人耕作的土地隨時會被收回,擠在14坪空間的族人,在房間不夠的狀況之下擠到客廳睡覺,看似空曠土地,卻是處處受限。 ( 圖/ 柯亞璇。魯凱族人萊籟表示在有工作可以做真的很愉快。 )

長治百合系列(16)寧可隨便的房子,但是也要有土地!

前言:

魯凱族人遷下山之後,在長治百合部落內族人暫時新開發的耕作土地,是族人最常活動的空間。阿禮部落的魯凱族人萊籟表示,她所種的紅藜也會賣給別人,做為平時生活的一部分開銷。她表示,可以種自己喜歡以及想吃的植物,也可以賣給別人賺取收入,這樣的生活讓她在這裡不再感到無聊。

但是,若未來繼續開發規劃的話,這些土地就會面臨無法繼續耕種的生活。屏東縣政府也曾表示,會替長治百合部落的族人找到一塊可耕作之用地,並搭配輔導團隊以及行銷協助族人有另一個新的耕作空間。

對於土地耕作的使用狀況,部落族人需要的是怎樣的耕地空間,而政府協助族人透過傳統農作開發部落產業,是否真的為族人解決山下的生活問題?以下是長治百合部落耕地問題整理報導。

寧可隨便的房子,但是也要有土地。

寧可隨便的房子,但是也要有土地,他們才有辦法生存。同樣靠著種田維持日常生活的徐玉蘭也表示,我們希望找很多工作機會給部落的族人,不然,很多的老人家生病。在遷村的過程,部落有很多老人家過世。她說,「八八水災後,走了好多人。」

徐玉蘭說,「所以他們要有土地工作,一點點也好,讓他們可以動一動。你有沒有發現我們(長治百合部落),如果可以看的到的地他們都去種。」

她邊笑著說,這些老人家太可愛了,只要有地他們馬上去挖去種。即使政府說到時候要收回去,他們也說沒關係,只要讓我們現在有工作做就好。

image001
阿禮部落區域的田,魯凱族人萊籟表示在這裡終於有工作可以做真的很愉快。

下田耕作所帶來的快樂價值卻是什麼都比不上的!

徐玉蘭還提到部落之前一個去做脊椎開刀手術老人家下田的故事。她說,「當時在田裡,他就聽到那個脊椎開刀的老人家喘不過氣的叫聲,當時她也嚇了一跳,擔心那個老人家發生什麼事。結果跑過去看時,那個老人家卻忍著痛說,「沒關係,我休息一下就好。」

為了要工作,勞動長久沒有運動的身體,老人家即使脊椎開刀需要忍受下田彎腰的疼痛,但對魯凱族的老人家來說,下田耕作所帶來的快樂價值卻是什麼都比不上的!

雖然徐玉蘭當時還對老人家說,身體這樣子應該要在家裡休息。老人家回答說,「我在家裡會更生病更嚴重,就算是走到這裡看一看也好。」

她也表示,很多老人家都坐在門口,也很可憐,都沒有地方可以去。而現在部落的居住狀況,很多小孩子跟老人家一起住,婆媳之間與父母跟小孩之間其實還有很多很多在學習。

徐玉蘭也表示,她平常也會帶領部落族人早上五點晨耕並且在部落做一些部落的事物。她也表示,之前八八零工的氣氛太沉重,會讓族人失去鬥志。她表示,其實那樣的工作模式,也是會把族人慣壞:「沒什麼事啊,就在那邊晃,還是要找一個正常的工作給部落的人做,而且這樣也會影響族人沒有辦法正常生活。」

她也舉例說,「像是手工藝品,就可以用計件的方式,做越多就可以賺越多,來激勵他們。不要一直等人家給你,要懂得學習付出啊。」

image013

image015
阿禮部落的魯凱族人巴里表示,這邊的田是他每天出來散心的地方。

怎麼縣政府講的跟前後差那麼多?!

她也表示:「當初還沒決議要搬來長治基地時屏東縣政府一直鼓勵我們來這邊說這裡很大,結果搬來這裡受很多限制。結果住進來之後,房子周圍規劃的空地很小反而受限,然後又沒有地給我們工作,怎麼縣政府講的跟前後差那麼多?!」

對於第二期永久屋的規劃方式。徐玉蘭也表示,還好這次第二批的地稍微給他們大一點,後院可以種菜。因為「我們第一期的永久屋,生活空間沒有適當的間隔,有時候曬衣服也都很不好意思,都互相看,尤其是曬內衣的時候很尷尬。」

她也表示,第二期的建築師有跟部落討論,希望未來房子要怎麼規劃?他們(建築師)有跟他們(第二期住戶)談需要什麼樣的空間,第一期的永久屋完全沒有討論的機會,都是照他們(慈濟)的想法去蓋。

她也談到阿禮部落一些住的問題:

「有的住戶就拿到14坪,其實他的孩子很多,只有兩個房間,那其他的孩子睡哪裡?也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這種東西一定會有很多爭議。…部落也會有其他的聲音表示,為什其他戶可以拿到32坪的房子,而有的人就只能配到14坪的房子,到底標準在哪裡?有時候政府標準也拿不出來…..他們(慈濟)要蓋的時候,他們也沒有跟我們講說他們要親自來探訪每一家。」

種種問題都讓長治百合部落第一期的空間分配充滿問題,因此族人皆希望第二期能夠有不一樣的作法。

擠來擠去睡到客廳啊!

講到5人以上的家庭住在14坪住戶睡覺的問題?她說:

「就是很可憐,擠來擠去睡到客廳啊!她說,其實山上的房子很大,但搬到山下後,14坪的房子只有兩間房間,不夠睡就在客廳打地鋪。」

「連睡覺的空間都已經無法滿足一個家庭的生活空間,更何況是家中小孩的閱讀學習空間。族人已遷村到山下,原本的正常的生活空間全被擠壓到客廳」徐玉蘭也無奈的表示:「很多狀況我們這裡(阿禮部落)很多糾紛,沒完沒了這個房子。」

「屏東縣政府一直勸我們要遷村,我們也答應了卻又沒有放寬,該給我們的要說話算話。他們還說要給我們一塊地,說是要當作去上班的地方,老人家到時候其實也很難爭取到那邊的工作機會。」

「我們要的是一小塊,然後給老人家去做。政府說的好像類似改良農場那種,好像是去上班,但是那邊又不屬於我們的,這種意義不同啊!」

「如果是自己的,老人家可以隨意安排自己的時間下田去耕種。他也提到另一個問題說,如果是上班制的他們怎麼會收老人家?那樣的工作機會一定有年齡限制啊!」

長治電台的永久屋基地,目前族人耕作的土地隨時會被收回,擠在14坪空間的族人,在房間不夠的狀況之下擠到客廳睡覺。「土地使用權的不穩定」與「生活空間的被擠壓」,使得災後霧台鄉魯凱族人到山下更空曠的土地上生活卻是處處受限。

長治百合部落初期規劃空間的錯置,所影響的不只是第二期永久屋工程的延宕,也影響部落族人的生活方式與老人家的健康。在二期工程重新協調配置後所規畫出來的空間,能否做以上生活問題有效改善?後續將會做相關工期追蹤報導。

image003

image005

image007

族人徐玉蘭表示,「我們要的是一小塊,然後給老人家去做。政府說的好像類似改良農場那種,好像是去上班,但是那邊又不屬於我們的,這種意義不同啊!」

image009

長治百合園區的族人部分的採買有時也是靠辛勤奔波的賣菜車。

image011

不同部落的田園景觀。隨著季節以及種植不同農作物的需求,可隨處可見變化萬千的部落田園景觀。

image017

土地與生活息息相關的魯凱族人,將生活環境的空間發揮的淋漓盡致。

2 回應 to “長治百合系列(16)寧可隨便的房子,但是也要有土地!”

  1. miru 說道:

    [寧可隨便的房子,但是也要有土地!]
    這是給大家一個不同的思維,身在都市中關在大樓裡大概很難體會到土地的重要性,
    想跟著土地一起呼吸生活才真的是健康的人。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