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生活系列(28) 一位長者過世之後:大愛村老人照護問題

本文摘要:大愛村民來自不同的原籍社區,鄰里關係較一般鄉村薄弱,又受限於房屋坪數,子女無法同住,導致園區內有許多獨居老人。王明耀指出:「大愛村的確是一個老化的社區,過世的這位老人家,就是社會局列管的獨居老人之一。」 ( 圖/ 何欣潔。漢人區住宅密密麻麻,唯一的活動空間是兩間小小的耆老中心(紅框處),缺乏公共生活開展的場所。 )

大愛生活系列(28) 一位長者過世之後:大愛村老人照護問題

上週,杉林大愛村有一名原籍六龜的長者在28坪永久屋內過世,陳屍屋內一兩日後才被鄰居發現,凸顯了大愛村中獨居老人的問題。大愛園區管委會主委王明耀表示,老人家有多名子女,但均住在外地,沒有住在大愛村中,目前已經在處理後事。

大愛村民來自不同的原籍社區,鄰里關係較一般鄉村薄弱,又受限於最大僅有34坪的房屋坪數,許多居民子女無法同住,園區內有許多獨居老人。王明耀指出:「大愛村的確是一個老化的社區,過世的這位老人家,就是社會局列管的獨居老人之一。」

面對高齡化的大愛社區,管委會是否有方案因應,避免獨居老人在家中過世的悲劇再度發生?王明耀表示,自己當選管委會主委之後,便早就開始向相關單位提出老人送餐、訪視等服務方案構想,但「當時的縣政府跟我說,大愛生態社區關懷協會已經有提報相關老人訪視、送餐的案子,所以我沒辦法再提。但坦白講,他們在這方面的工作,並不能說是做得很足夠。所以我覺得我們沒辦法再等了,我已經跟區長談好,一定要來做這個老人關懷據點跟送餐的服務。」

對此,積極參與大愛生態社區關懷協會的六龜陶藝家李懷錦表示,說到這件事情,就讓他覺得「非常挫折」。李懷錦指出,協會前前後後花了半年的時間在這個案子上,甚至也向勞委會申請一位多元就業人力要來幫忙社區廚房與老人送餐服務。

「但我們就是沒有空間可以做廚房!大愛園區裡面的教室那麼多,我們沒有辦法得到一間社區廚房,我在縣政府開會的時候反應很多次,問題卻還是沒有解決,沒場地就是沒場地。我們本來有去跟杉林國中談,說商借他們學校的廚房,但是杉林國中已經負擔許多災區下來的師生,本身廚房負擔也太重了,沒辦法再借我們用……杉林街上能夠做廚房的空間要不就是違建,要不就太小,我們真的找不到一個合法的空間可以來辦老人送餐!」李懷錦無奈地敘說這個尋找廚房卻四處碰壁的過程。

「政府不盡力,我們也沒辦法。如今管委會成立了,政府什麼事情都找管委會談,我們其他協會也慢慢被邊緣化了。」李懷錦表示。

對此,王明耀則表示,場地的問題已經跟杉林區區長談好了,「希望八月就開始建設設備、器材,讓補助到位,九月就開始做這個老人關懷據點與送餐的服務,避免這種遺憾的事情(獨居老人在家中過世)再次發生。」

於莫拉克風災之後,遷進杉林大愛村的居民除了年齡較長,社經地位也普遍弱勢,亟需社會福利服務與鄉村網絡重建。無奈災後至今,除了大愛村的老年居民曾發出抱怨「既沒廟、也沒樹,好像在等死」以外,又因社區廚房場地難尋、社福服務無法開辦,而致發生老人家獨自在家中過世的悲劇。大愛村要成為老人家安享天年的家園,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4 回應 to “大愛生活系列(28) 一位長者過世之後:大愛村老人照護問題”

  1. 番婆 說道:

    大愛園區裡面的教室那麼多,我們沒有辦法得到一間社區廚房,我在縣政府開會的時候反應很多次,問題卻還是沒有解決,沒場地就是沒場地。~~~是誰?有場地決定如何用的權力?
    教室那麼多一間變社區廚房~~有這麼難嗎?

  2. 局外人 說道:

    聽說靜思堂空間大又閒置
    聽說快要變蚊子館了
    可以爭取啊
    已發揮大愛的最大價值

  3. 旁觀人 說道:

    嗯! 是真的很難弄到一間教室呢! 雖然有規劃 “教室", 可是鑰匙在誰的手上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