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勤和到樂樂─離災不離鄉的遷徙

本文摘要:「我們勤和,是從日本時代從上部落到下部落。之後為了南橫(公路)又搬下來(現在的勤和里),之後因為八八水災,又搬過去(樂樂段)......」在Tama Sumai眼中,申請在樂樂段蓋永久屋,毋寧也是又一次的遷徙。 ( 圖/ 鄭淳毅。動土典禮後,族人一一換上盛裝,在自家門前合影留念。將來,就要遷往樂樂段定居了。 )

從勤和到樂樂─離災不離鄉的遷徙

一個星期日的下午,勤和里曾江清水家門前的廣場,聚集著年輕婦女、男子、滿地亂跑的孩子,加上湊熱鬧的狗兒們,在笑語喧闐中,一起學習製作Q梅。這一系列的產業課程,是勤和樂樂重建協會在4/2確定永久屋動土後,陸續與外界資源合作展開的課程。從上周的青梅酵素,到本周的Q梅,各戶帶著自家種的梅子和玻璃罐前來,製作分量隨意,憑個人意願參加,看重的是一起聚會和學習。

協會總幹事阿嬌表示,4月2日,樂樂段的永久屋動土,是最令大家欣慰的事。至於協會接下來的產業等發展,還沒有明確定調,只是先讓大家聚在一起,再慢慢找出新方向:「還在摸索的階段,看看可以做什麼。」

「離災不離鄉」,樂樂段永久屋動土

莫拉克之後,勤和人漸漸走上了不同的重建之路。一部分族人選擇去杉林大愛園區,一部分族人選擇留在勤和,就地重建,爭取到了在平台上的避難空間,現已完工;也從去年開始進行無毒梅子加工等產業重建。而這次在曾江清水家門前聚集的,則是第三部分的族人--選擇在寶來附近被稱為「樂樂段」的土地上,申請永久屋。

曾江清水是勤和樂樂重建協會的理事長,人稱Tama Sumai。他表示,選擇遷居樂樂段的族人,多半是考慮八八災後村莊的安全狀況、聯外道路都有變化,而希望另覓安全和道路都更有保障的居所。他的妻子Cina Abus在旁補充:「我們是要『離災不離鄉』的啊!大愛的房子,我們不喜歡,而且太遠了。」

「雖離開勤和,卻不想離開原鄉」,Tama Sumai與其他一樣有這樣想法的族人,為了就近找一塊適合蓋「永久家屋」的土地,勤跑各級政府單位,終於找到位於寶來附近的樂樂段。這裡除了安全和道路的條件令族人滿意,同時也是公有的原住民保留地,Tama Sumai認為恰可提供做為永久屋基地。

然而,樂樂段雖為公有地,仍有人長期租用,在此耕作或居住,歷經數代,土地的取得依然得經過漫長協調。最後敲定28地號,由法鼓山援建,終於在今年4月2日,正式破土動工。

談起等待永久屋的過程,Tama Sumai表示背負族人期待,承受相當大的壓力,時時忐忑不安。他說:「每天想要工作,又不能工作。」描述因永久屋尚無著落,懸著一顆心,無法專注於日常生活的心情。Cina Abus更補充道:「本來,我們這邊登記有四五十戶耶,可是因為實在等太久了,現在只剩二十戶。」

當初有意一同遷居樂樂段的族人,其實並不只現在的「二十戶」這個數字。但因在樂樂段蓋永久屋一直沒有定案,許多族人在等待中,覺得前路太過渺茫,而紛紛選擇去申請大愛園區的永久屋。

「我們本來說好,一起爭取(樂樂段),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就全部一起去大愛,不要說再分分散散……」回憶當初與族人的承諾,Cina Abus的語調帶著遺憾。

1
動土典禮當日的Tama Sumai。放下漫長爭取過程的忐忑與壓力,開心參加動土儀式。

再度遷徙,從勤和走向「樂樂」

雖然爭取過程忐忑不安,禍福難料,除了靜待政府的協調,主導不由自己。但Tama Sumah也自有信心依託之道。他表示,布農族的遷徙,一向以作夢來預測吉凶,當決定去樂樂段的時候,「有一個也是想去樂樂段的人,他跑來跟我說,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他在樂樂段收成玉米,很多很多玉米。」同時,Sumai自己也做了吉夢,他笑說:「他跟我說了這個夢之後,我就很有信心。那是一塊好地方,我們一定可以去那裏。」

「我們勤和,是從日本時代從上部落到下部落。之後為了南橫(公路)又搬下來(現在的勤和里),之後因為八八水災,又搬過去(樂樂段)……」在Tama Sumai眼中,申請在樂樂段蓋永久屋,毋寧也是又一次的遷徙;而這次不同的是,「現在是政府在掌控我們。土地什麼的都是政府的,要跟政府去談……」他解釋過去的遷徙方式:「我們都是一個家族一起遷的,一個家族有好多人。如果有人去看,覺得那塊地不錯的話,就去那裏砍草,立竹子,回來做夢。如果是好的夢,就一起般過去。」

如今,族人的遷徙自然無法再像以前一樣,隨意願使用自己相中的土地。但Tama Sumah認為,樂樂段既然屬於原住民保留地,未來應該把土地所有權交到族人手上。但永久屋政策中,居住者並無房屋和土地所有權,這項要求仍未能取得政府的同意。

除卻土地問題,Tama Sumah和族人對於房屋的設計倒是頗覺滿意。「建築師很好,好幾次上來跟我們開會,聽我們的意見。」在聽取族人的意見後,原本的連棟設計更改唯獨棟,內部隔間也會有幾種不同的方案讓各戶自行選擇,房屋外觀則呈現相當平實的一般民宅面貌。Cina Abus認為:「這樣我們很喜歡,跟我們平常住的房子差不多。」屋舍安排並非如其他永久屋一樣,抽籤決定,而都是族人自己選定位置和左鄰右舍。「本來說要抽籤,不過有人想跟誰住不想跟誰住啊!我就說不要抽籤了,通通自己選。」Tama Sumah微笑著說。

但他也同時也擔憂,趕工將影響房屋品質,應該放緩施工腳步:「他們說七個月內就要完工。我們是希望不要太快完工。我們希望的是,快一點動土,慢慢蓋……」Sumah認為,反正今年的雨季前也來不及蓋完,還不如慢慢蓋,保障族人未來的住屋,足堪「永久」。

9 4
由法鼓山援建的永久屋。模型貼上了未來屋主的名字,房舍安排都是二十戶未來住戶自己選定的。

仍是勤和人

如今,樂樂段永久屋正式動土了,樂樂重建協會也展開了許多嘗試。如連結外面的資源開始討論對產業的想像,並藉由如梅子加工、手工藝等課程,讓族人定期聚會交流情感。談到遷居樂樂段後的未來,Sumai表示還沒有想得太遠:「我們還在試怎樣的方式適合自己的生活……」而以往曾在勤和經營露營區生意的Cina Abus則認為,樂樂段靠近寶來觀光區:「希望以後我們可以擺攤做做生意。」

未來的樂樂段,將會是怎樣的新興聚落?目前還難以想像,但Tama Sumai說,遷居樂樂段,戶籍還是會在故土:「我們還是勤和人啊!」

2 3
儘管時空改變,建造永久屋仰賴政府提供土地和資源,樂樂協會族人仍盡可能保持著傳統的遷居儀式。動土一個禮拜前就發動族人一起去樂樂段砍草立柱。動土當日,也端出婦女以古法炊製的年糕饗客。Cina  Abus說,年糕有黏性,代表新居會黏(穩固)、家族人與人也黏在一起(感情凝聚)。

5 6
動土典禮結束後,樂樂協會發起的活動。族人一一換上盛裝,在自家門前合影留念。將來,就要遷往樂樂段定居了。

7 8
去樂樂段的族人中,年輕夫妻和孩子特別多,阿嬌說:「多到要托育。 」現在的樂樂協會,也以托育服務、手工藝、梅子課程等活動,凝聚族人間的感情。

一篇回應 to “從勤和到樂樂─離災不離鄉的遷徙”

  1. savi 說道:

    雖然風災已經過去
    帶來的不只是殘破的環境
    很多人因為想要爭取安全平安的住所
    造成很多想法"意見不同 開始分裂 爭執 誤會
    雖然的人各分三地
    在我根深蒂固的想法裡面
    團結 善良 快樂是勤和的標籤
    不管住在哪 勤和的靈魂
    要一直流傳下去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