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山部落的難題─天災、流言、差別待遇

本文摘要:目前的現況,部落無法統合災民的意見,面對政治力的恐懼與內部角力,讓意見整合更困難,政府是否有可能,尊重不同災民的意願,給予不同的安置與補助,而非死板版的安照法令「一視同仁」,或是按照行政首長的意願,差別待遇,值得持續觀察。( 圖/ 楊念湘,圖中人物為富山自救會的劉會長2091002 )

富山部落的難題─天災、流言、差別待遇

位於台九線南迴公路邊,約七十度陡峭山路走上去,88水患列入危險區的富山部落,昨日在馬總統蒞臨座談會上,是否要遷村?要遷往何處?成為焦點。更令人擔心的是,若再遇到與莫拉克同等災害強度的颱風與水患時,富山部落將面臨滅村危機,全村放棄現有住家,找新址遷離,勢在必行。

記者10月2日,再度拜訪富山自救會會長劉守治及災民尤忠志,查詢有關10月1日晚上富山自救會親至隔壁部落加津林,協調遷村事宜的談話內容,以下是記者的報導。

clip_image002
富山自救會的劉會長。攝影/楊念湘,20091002.

鄉公所召集的會議

當天晚上,富山自救會至加津林部落開協調會,大武鄉公所田課長與吳仲民鄉長都在場,只是,他們一再表示,希望富山的災民,雖然現仍有住屋,但是已經由專家鑑定為危險區域,全部落住戶已納為災民,鄉公所有責任進行安置,目前台東縣政府原民處指示,馬蘭榮家已準備好接受災民入住安置,希望富山災民盡速接受安置。

然而,自救會有另外的想法及意見,不斷表達希望就近安置至廢棄的大武國小舊址的心聲,但,明顯地,鄉公所官員及鄉長,對災民的這個第一選擇意見,不斷迴避,不正面回答。

政府安置措施與災民意願的落差

大家心理愈來愈明白,目前,對於災民的安置去留,決定權還是在公部門的鄉公所手上,台東縣原民行政處處負責災民的安置,但在權責分工上,安置工作還是需要鄉公所執行,所以,讓大家感覺到,9月30日原民處長顏志光,給富山災民的承諾顯然與實際有落差。(當天會議情形,請點選這裡閱讀)

劉守治會長進一步說,他那天在會談中,有向公所提出質疑:

「為何大鳥災民,在安置計畫中,可以在住進將興建的中繼屋或永久屋。同時,因擔憂逼近中的颱風所可能造成的安危,決定暫時安置在大武國中體育場,而富山的災民,就不能跟她們一樣就近安置在大武國中,一定要全部遷至馬蘭榮家?為什麼?」

劉守治會長說,官員的答案也是一樣,不正面回答。

富山部落另一耆老級的災民林賢三,也曾在會議上表示,長遠來說,何不建議政府,永久安置就選至在台東市台糖的地,那裡地價又高,有價值。

鄉長則順著耆老的話說:這個想法很好。

靠北邊的大竹村主部落有人語氣不好的批評說:

「富山部落獨吞救災物資,救災物資擺這麼多,要生蟲嗎?」又說「富山部落在省道旁,一直掛白布條,寫上『被政府遺忘的角落』、『請幫我們準備屍袋』,這種求援的方式,讓我們大竹村連帶的很丟臉。」

劉守治會長則表示,南迴線災區部落有很多,但,有沒有成立自救會,與是否引起大眾注意?是否有物資進來?是否得到的資源?會有差別。不過,總括來說,在大竹村的幾個災區部落比較起來,富山部落的災情,確實是較嚴重的。

劉守治會長繼續說,富山部落的災民,之前的工作大多是務農,年輕人則在外工作,災難後,因擔心部落家人的安危,現在,只要一下大雨,就會馬上回部落關心,使得工作大受影響,無法正常,大多數人,為了守護部落而失去工作或無法繼續工作。

另外,小朋友就近上學的就學問題先要顧到,其實,長久以來手著家園的老人家,不願意離開家或離家鄉親人太遠,才是最重、最硬的大石。

劉守治會長說,會議最後,吳仲民鄉長表示,要安置在馬蘭榮家或是舊大武國小,他都會都尊重災民意願,好像很有進步,也很溫暖。但,會議隔天,上午鄉長又跟鄰長下達指令,要鄰長把大家都遷往馬蘭榮家。

劉守治會長說,這是什麼意思呢?難道昨天鄉長的發言,只是敷衍了事?

內部不同的聲音

儘管富山自救會,強烈表達離村不離鄉的意願,希望臨時安置在舊大武國小的意願,但,另一個,富山災民尤忠志則有不同的意見,他表示安置於位於台東市的馬蘭榮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以得到一個良好的照顧。「而且要是全村的人,不管受災情況如何?都得到一樣的照顧的話,那對我們這樣的全倒戶,是不是不公平,並不是,所有人都想去舊大武國小。」

尤忠志繼續說:「或許,因為自救會太注重爭取自己的權益,導致鄉公所安遷的行政程序,一再拖延。」尤忠志又說:「像我們沒有參加自救會的全倒戶,其實不會怕自己的權益受損,政府一定會好好處理。」

聽起來,儘管富山部落大多數的人,都想遷去舊大武國小安置,但行政程序的延後,的確影響到,想去馬蘭榮家的人的意願,好像又忽略了另外一個少數聲音。

重建最大阻力─流言與猜忌

更可怕的是,也有流言在部落傳送:

「如果災民再不聽鄉公所的建議,遷去馬蘭榮家安置,將來恐怕,連低收入戶的資格都不給你過。」另外,有人說:「大家會擔心自救會這樣跟地方政府對立,物質上,全倒的受災戶將什麼都拿不到。」

不論是否真的有外力介入,但,流言已造成災民面對政府強權的恐慌,掩蓋了真實的意願、消弱部落整體的自主能力,在重建的路上,令人擔心。

不只如此,流言與猜忌,甚至造成部落級自救會內部爭鬥,有人說:「只要不退出自救會,就再也拿不到物資!」,「自救會的人說只要不是自救會的會員,就不給資源!」,只是,自救會反駁說:「有把資源都發給全村的人,有拿的人都有簽名阿!」,如此的,互相指責對方。

目前的現況,部落無法統合災民的意見,面對政治力的恐懼與內部角力,讓意見整合更困難,政府是否有可能,尊重不同災民的意願,給予不同的安置與補助,而非死板版的安照法令「一視同仁」,或是按照行政首長的意願,差別待遇,值得持續觀察。

延伸閱讀:尚未安置的大鳥與富山。文/楊念湘(點選這裡閱讀)。

一篇回應 to “富山部落的難題─天災、流言、差別待遇”

  1. 01 說道:

    原住民委員會孫大川主委說在面對全台基督教勢力與財力最大的親綠急獨高度政治化的某教派(在某些部落間勢力很大,氣勢驚人)

    該教派表面上道貌岸然口口聲聲說都是維護部落災民權益,要求主委驅逐異教徒社福團體的人員,還有其他訴求,講的好像不答應他們教派完全強勢掌控重建計畫與幾十億資金又要"滅族"了("滅族"是他們教派的口頭禪,動不動就出現)

    孫主委語重心長的說:

    『自9月25日開始,每一天將會到不同部落或安置的營區,與災民直接溝通,了解需求……..「唯一能阻擋遷村的,不是別人,也不是政府,就是我們(原住民)自己。」』

    苦勞網http://www.coolloud.org.tw/node/4687490(絕對不可能對文章中的佛教團體講好話的媒體)

    該教派很愛稱呼異教徒社福團體為(財大勢大)慈善霸權,但是好像忘了自己
    深暗利用媒體與社福團體之道
    是台灣基督教最大的教派
    該教派內教徒至少十幾萬人以上
    教會與地產會遍佈319鄉鎮大街小巷
    每年募到的金額不會輸給任何一個台灣宗教團體

    全國數家馬偕醫院與新樓醫院(包含醫學中心)都是她家開的
    還有好幾家大專院校
    馬偕護專.馬偕醫學院(要成立醫學院需要很龐大資金).真理大學.長榮大學等(還不包含中小學幼稚園),(全國唯一同時成立最多大專院校並有醫學中心的宗教團體)
    這些錢都是募款來的
    基督教好消息頻道電視台不少重要資金也是該教會出的
    在該電視台上常看到他們的牧師在傳教

    每年投入至少百萬以上資金去傳教
    88水災也募到不少錢(但是在部落重建蓋房子是其他宗教或團體在蓋)

    也是台灣最高度政治化的教團(因此特別會利用媒體與社運團體來衛自己發聲嗎?)
    台獨運動發起團體之一,和綠營獨派的政治關係密切且友好
    所以阿扁女婿趙醫師弊案爆發後才去該教派開的大醫院新樓醫院工作(不然當時一般大醫院除了奇美誰會用他呢?),當然當時阿扁會很感恩這人情啦

    該教派遍佈幾十國以上,是國際性大教派,歐美大國該教派比台灣教派更有錢。教堂蓋更大更漂亮。

我要回應


1 + 2 =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