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過往自立遷村,中間路部落族人百感交集

本文摘要:回憶過往,趙媽媽說:「以前部落以前不安全,後來大家商量商量,說要一起搬下來,我爸爸花好幾年的時間,去準備材料,去找石頭、沙,攪拌哪......是實實在在的「自力造屋」若勞力不足,就用「換工」方式,所以部落感情都很好」 ( 圖/ 鄭淳毅。普力姆永久屋造景,敘述著中間路部落過去的遷徙故事。 )

回首過往自立遷村,中間路部落族人百感交集

屏東縣牡丹鄉石門村的中間路部落,八八之後接受劃定特定區域,在2010年11月28日遷居普力姆永久屋。雖然在族人眼中認定這是部落又一次的「遷村」,但因為永久屋核配資格的問題,約有半數族人沒有核配到永久屋,留在原部落,至今爭議未歇。同時,已經入住永久屋的族人,如何展開永久屋裡的新生活?又如何回首看待這一次特殊的「遷徙」?(永久屋核配爭議,請點選這裡)

趙媽媽是取得永久屋的其中一戶人家。她從中間路嫁到石門村,在石門村有一棟住宅,同時也在普力姆申請永久屋,讓年近九十的年邁母親居住,「每天晚上,我會過去(永久屋)陪媽媽睡覺。」以下是她從自身的心情和觀點,談起八八之後部落與自家經歷的「重建過程」。

5
普力姆永久屋。

永久屋住戶的新生活

前年底取得永久屋之後,趙媽媽照顧孫子,生活重心仍在石門村的夫家,但是她將年近九十高齡的母親送到永久屋居住。「不然我們不放心啊,她一個人住,一下雨我們都緊張,又要趕快去接她出來。」而談起將母親「搬到永久屋」的過程,趙媽媽促狹大笑。

「搬家的時候,我媽媽是用騙過去的耶!房子蓋好了,她一直不要過去,她說那裏沒有地可以種東西,又沒有事情做,『我去那裏幹嘛?我去等死啊!』她說這樣的話欸。後來我弟弟把家裡的家具啊通通搬過去,她看什麼都沒有了,只好過去。

那時候(前年底)我們家,帶著我媽媽一起出去玩。我弟弟打電話來說:『你們多玩幾天,你們在外面跨年啦!』我說:『可是我想回家跨年啊!』我弟弟說:『我在搬家。』後來我們跨年回來,我媽媽看到什麼都沒有了,洗衣機、冰箱、電視都沒了,她沒有電視。她就不說話這樣。

她去住之後,又說她沒有花,沒有事做,我又把家裡的花盆全部用車子給它載過去,給她澆花。她又說沒有地種東西,我把房子旁邊的地一直整理,給她種菜。她現在年紀大,體力有比較不好,那裏沒有人,所以我晚上都會過去陪她睡覺。」

談起年邁母親在永久屋適應新生活,趙媽媽說,「她很忙,很多工作」,老人家種菜、編織,永久屋有許多住戶不會時常在家,「她一個人照顧好幾家的花內!」

趙媽媽也談起,永久屋規定一定要常常住在那裏,但部落很多人本來就長期在外工作。「有人就會說,為什麼你們沒有住在那裏?但是大家都要工作啊,有的做擴大就業,有的在外面。」

3 4
族人在永久屋邊坡的狹長空地種菜。

八八之後的「遷村」與無奈

中間路部落祖先來自獅子鄉,據部分族人表示,最早約有十八戶人家遷徙來此。談話中,趙媽媽把遷居「中間路部落」視為「第四次遷村」,到永久屋是第五次。(部落另有一說,認為到永久屋已經是第六次遷村)

「遷村,這是第五次了。第三次遷村搬下來,在我家的果園後面的地方,我在那裏出生,後來搬到中間路,是第四次遷。之後有一次(天災)部落後面出現一個大裂縫,老人家就一直很擔心。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我們就一直陳情說要再搬,沒有人管。一直到後來碰上八八,才到現在永久屋那裏。」

「民國七十多年的時候申請(遷村),那時候有二十幾戶,到在八八的時候,是45戶。但是還有很多人沒有拿到(房子)。所以就是說……有很多人覺得,好像說不公平,很多的感覺。我們這些是有房子的人,看他們這樣,也覺得……好像很難過啦。」

「所以說,我們真的是很感謝很感謝幫助我們的人,真的是很感謝,但是我們也真的是有很多的無奈…….好像我媽媽,上次下大雨的時候,整個房子(永久屋的家)全部都是水,客廳啊地板上,全部都是水,她說她以前住破破的房子,也從來沒看過下雨都是水這樣。她一直在掃水。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是從窗戶還是牆壁進來的,不知道。」

過去的感情:所以我們捨不得分開的原因在這裡

雖然已經取得永久屋,母親也逐漸適應了永久屋的新生活,但趙媽媽仍回憶過去部落自力遷村的情景,和族人凝聚的情感。

「搬到中間路的時候,部落的人商量商量,說要一起搬下來。我爸爸花好幾年的時間,去準備材料。去找石頭啊,你看那個房子,一個一個方方的石頭,是要用人去一個一個找來。然後用沙,攪拌哪……準備了好幾年,才搬下來。」當時部落一起商量搬遷,在遷建過程中,是實實在在的「自力造屋」。憑著自家人力蓋房子,若勞力不足,就用「換工」方式自助互助。這些過程,也讓族人感情濃厚。

「人家人口多的,可以蓋大一點的房子。我們家人都沒有了,只有我爸爸,你想想要花多少年……不是有換工嗎?那時候我爸爸都有登記耶,某某某今天有來(幫忙),做了多少天,都有登記在紙上。有的人也會自動送一些菜來,送了哪些菜,也登記在另一面。我搬家的時候丟掉了,我為什麼要丟掉啊?真的可惜。」

「所以我們捨不得分開的原因在這裡,一直希望跟以前一樣在一起。以前老人家,看過去只有幾戶,不像現在這麼多人,但是他們可以做這麼多事。他們沒有像現在的資訊,沒有什麼,他們都是用他們的智慧,可是可以做這麼多事。」

「像分豬肉也是一樣,沒有冰箱嘛,沒辦法。今天你殺豬,就是大家分一分。你分一個腿,你分幾根肋骨,沒有人會計較,你的豬比較肥、比較大,很少有人在計較這個。今天我出,你有的時候你再給我。」

「像我爸爸生病的時候,老人家都會帶著自己的月桃葉的蓆子,到我們家來鋪一鋪,陪我們睡覺。我爸爸生病好幾年,晚上都會有人來陪我們家睡覺,一直到我爸爸死了,還是有人來陪我們。稻子要收割,我爸爸生病,部落所有人來幫我們收割稻子。爸爸生病,什麼都沒有了,小米吃完了,芋頭不去耕種就沒有了,有人會跟我說:『我那裏有一些地,好幾年沒有整理,我好像有看到一些地瓜葉在那裏,你去挖挖看。』你看,竟然有人願意說你去挖我的地瓜。我就去挖啊挖,挖地瓜給我的弟弟妹妹吃耶。」

「所以以前的人感情真的是很好。我們不是一個家族的人,但是我們的感情比一家人還要親。我常常想要報答這些人,我欠人家的太多還不完。」

希望今年再聚會

趙媽媽也表示,部落到現在仍然感情很好,每一年農曆年的時候,趁著在外工作的族人都放假回來,大家都捐一點錢,一起辦聚餐。「趁年輕人有年終獎金,就叫他們捐一些出來,聚一聚啊!」趙媽媽笑說,「老人家坐中間,年輕人旁邊一桌,小孩子有時候我們叫他們排成一排,我們會給一些糖果啊、鉛筆啊。」

族人也表示,過去的聚會大家都很懷念,也因為這次莫拉克遷居永久屋的原因,有的人取得房子,有的人沒有,所以聚會辦起來尷尬,也不知道要辦在原部落還是永久屋合適,停辦至今。

「我們已經好幾年沒有瓣了。好像就是八八之後,他們都一直忙遷村啊,都沒有辦了。我想去跟鄰長說說看,看今年能不能辦到。」趙媽媽說著。這也是中間路許多其他族人的共同心願。

1

普力姆永久屋造景,敘述著中間路部落過去的遷徙故事。

2

延伸閱讀:

[集體遷村方案]不是[遷村]?中間路部落半數居民無法核配永久屋

一篇回應 to “回首過往自立遷村,中間路部落族人百感交集”

  1. 阿里巴巴 說道:

    去年我因為看本網站的關係 有去中間路部落繞一下 沒什麼人 小小規模 但房子很漂亮 我想這是正常的 因為大家都出去工作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