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生活機能

雖有爭議,仍十分期盼:桃源替代道路─削山便道

文/鄭淳毅 - 3 一月 2011 - 雖有爭議,仍十分期盼:桃源替代道路─削山便道 已關閉迴響。

雖有爭議,仍十分期盼:桃源替代道路─削山便道

居民希望取代南橫的削山便道能在汛期前完成,不要再發生去年農產嚴重損失的情況。究竟何時能完成?完成後是否果然安全穩固,足可維持通行?暫且只能如甲仙工務段段長所言:「就是盡力。」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文/古秀惠 - 28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旱季來臨,我們回家了,帶著簡單的家當,五金工具、貓、狗、鴨鴨,還有人。這幾天,媽媽總是三不五時用一種魯凱特有的悲腔,詠唱她對家園變故的情懷。孩子們聽了,搖頭吭鼻有點不以為然,小聲苛責著吶!這就是代溝吧。






南沙魯,Mal-uang

文/劉瑋婷 - 11 十二月 2010 - 4 篇回應

南沙魯,Mal-uang

有時候他們會幽自己一默:「我們南沙魯,真的很愛吃飯!如果有人上來,會覺得我們怎麼吃這麼好?」玩笑話背後是不願再被稱為「災民」的無奈,災後一年,沒人想再聽到「你們這裡不是死了很多人嗎?怎麼還住這邊?」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文/柯亞璇 - 8 十二月 2010 -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已關閉迴響。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住了三年多的隘寮營區安置所的好茶部落居民終於要在12月遷居到瑪家農場,部落族人也希望遷居到瑪家農場之後,所有的生活條件可以慢慢改善。






阿其巴部落:一條命才能換一條便道?

文/鄭淳毅,柳琬玲 - 3 十二月 2010 - 3 篇回應

阿其巴部落:一條命才能換一條便道?

阿其巴族人沒有聯外道路,如需外出採買日用品,只能靠步行,涉險沿河岸的山壁走到村子,拉芙蘭居民多次向公所反應希望有便道,都沒有回應。曾涉險多次的67歲族人Vilian,這次掉下河谷,與家人永別。






六龜大橋正式竣工,重建邁向新階段

文/何欣潔 - 29 十一月 2010 - 六龜大橋正式竣工,重建邁向新階段 已關閉迴響。

六龜大橋正式竣工,重建邁向新階段

災後已將近一年半,六龜公路為何依舊無法恢復災前的標準,讓當地振興觀光的願望必須屈就於中型巴士的運輸量,始終無法得到相關單位一個令人信服的回答。






谷川部落:我們也只能等待,雖然不知道要等什麼?

文/柯亞璇 - 8 十一月 2010 - 2 篇回應

谷川部落:我們也只能等待,雖然不知道要等什麼?

在居住安全以及生計問題的雙重的生存困境之下,即將離開安置中心返鄉的谷川部落,未來如何發展?感到不被關心的谷川部落族人表示,「我們也只能等待,雖然不知道要等什麼?」






高士永久屋完工無期 災民等待也無期

文/李孟霖 - 7 十一月 2010 - 7 篇回應

高士永久屋完工無期 災民等待也無期

永久屋遙遙無期,收容所環境不佳,部分災民已回到變成危樓的房子居住,待下雨時才回到收容所。另有少數災民依賴賑濟物資,終日喝酒無所事事,生活毫無盼望,有居民看不過去,認為在這裡「過著沒有明天的日子」。






放眼六龜‧橋建未來─六龜大橋落成

文/大我文創工作隊 - 5 十一月 2010 - 1 篇回應

放眼六龜‧橋建未來─六龜大橋落成

終於,在11月13日六龜大橋要竣工典禮了,堅固的六龜大橋就像大橋旁守護著六龜人的瑰王岩一樣,給荖濃溪兩岸人們無比的信心與勇氣。11月13日起,六龜大橋進行竣工典禮及各項活動,邀請大家!






六龜也要一條平安回家的路:重省極端氣候下的交通運輸思維

文/何欣潔 - 27 十月 2010 - 8 篇回應

六龜也要一條平安回家的路:重省極端氣候下的交通運輸思維

從位於話題焦點上的蘇花公路到較少人關注的六龜道路,都時時刻刻提醒我們:需要重新思考極端氣候下的交通運輸政策與居住空間規劃思維。






你被「一條」安全的路綁架了嗎?(上)

文/胡慕情 - 25 十月 2010 - 5 篇回應

你被「一條」安全的路綁架了嗎?(上)

當莫拉克原鄉災區道路降限,修復緩慢出入不便,梅姬颱風重創蘇花公路,中央與地方政府對道路修復的態度,顯然大不相同。當花蓮縣府要求立即興建「一條安全的路」,究竟何者才是真正安全的回家之路?






懸盪空中的回家路─美蘭部落

文/鄭淳毅 - 14 十月 2010 - 6 篇回應

懸盪空中的回家路─美蘭部落

美蘭部落在莫拉克災後,依賴自立搭設的流籠橫度河流,凡那比颱風後連流籠也被沖毀,孩子們必須走顫巍吊橋,再以摩托車四貼接送。縣府不曾派員訪視,原民會僅承諾要補助流籠的引擎,讓流籠從「手拉」變成「電動」,但連這都沒有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