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魯,Mal-uang

本文摘要:有時候他們會幽自己一默:「我們南沙魯,真的很愛吃飯!如果有人上來,會覺得我們怎麼吃這麼好?」玩笑話背後是不願再被稱為「災民」的無奈,災後一年,沒人想再聽到「你們這裡不是死了很多人嗎?怎麼還住這邊?」( 圖/ 劉瑋婷。南沙魯自災後開始的共食文化 )

南沙魯,Mal-uang

災後490天,從工兵學校回到山上的南沙魯居民,度過了雨季、汛期,經歷了凡那比、梅姬颱風後,已經過了共食的生活九個月了。不管天氣好壞、道路是否中斷,「還是要吃飯啊!我覺得像我們這樣吃飯很好,大家也可以省一點錢。」平日扮演掌廚角色的Aping這樣說著。

南沙魯的共食地點就在Dahu家的倉庫,他們說,這是「部落餐廳」,只要沒有吃的,到這裡來就對了。部落孩童們口中的Tama 阿柱,一邊拿著碗,一邊對著族人們說:「那鍋,我那邊還有那個筍子啦!很好粗!等一下我回企拿!(那個,我那邊還有那個筍子啦,等一下我回去拿)」!

帶著濃濃台灣國語腔的黃金柱,是嘉義的平地人,娶了南沙魯媳婦之後,就在那瑪夏落地生根,也跟著南沙魯的村民回鄉重建,對他而言,年輕時候就在那瑪夏鄉工作,除了偶爾被族人們笑:「阿柱,怎麼一二十年了還是聽不懂母語。」除此之外,他是南沙魯的村民,貨真價實。

DSC08495

DSC08754
Tama 阿柱的家,在風災當時也受到土石流的衝擊,回山上後,他花了錢換了新的門,整理好了家的環境。

每天中午,村中的婦女就會聚集到部落餐廳準備做菜,今天是涼拌豆腐,晚上是樹豆雞湯,假日回家的人更多,烤肉、泡茶、聊天到深夜,在這些過程中,部落的巨變並未被他們遺忘,「以前那個xxx還在的時候,我們會去一起去拿筍子」、「以前老理事長還在的時候……」更多時候,大家拉把椅子,坐在台21線旁,看著部落一側的殘壁,回頭望著另一側依然矗立的房子,他們說的更多了,想念山下的親友,想念逝去的親人,想起小時候在部落裡玩遊戲的場景──把捉迷藏的範圍擴大到全村的場景。

吃飯時間,溫宗義會拿起交通錐充當大聲公,大喊著:「Mal-uang」(布農語:吃飯),大家會開始拿著碗筷往餐廳移動,也許談工作,也許談重建,通常這時候,Tama Nu會拿著裝滿飯菜的碗,問我:「快點吃飯啊!等一下沒有菜了!」

DSC08863

DSC08858

DSC08859 DSC08861

有時候他們會幽自己一默:「我們南沙魯,真的很愛吃飯!會不會這樣有人上來看我們,會覺得我們怎麼吃這麼好?」一句玩笑話,背後是他們不願意再被稱為「災民」的無奈,災後一年,沒有人想再聽到「你們這裡不是死了很多人嗎?怎麼還住這邊?」

當重建之路遙遙無期後,山上的南沙魯村民也逐漸找出生活的節奏,團結、合作,成為他們的「部落特色」,一起吃飯可以省花費,一起製作醃漬的醬菜也能拉近距離:

DSC03577 DSC03607

DSC03613

DSC03598 DSC03564 DSC03596

南沙魯風味泡菜,全村動起來

DSC03003 DSC02984

南沙魯,Mal-uang!

4 回應 to “南沙魯,Mal-uang”

  1. 山的那一邊 說道:

    聽說南沙魯部落
    是在大部分族的的掌聲中,在大部份族人勝利的歡呼聲,踢到「不安全」
    聽說南沙魯部落
    是政府規劃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是政府要放棄的地方。
    聽說南沙魯部落
    是慈濟先前對著該部落居民,天天詛咒的村莊
    看到南沙魯部落
    不知這些人有何想法
    ……
    南沙魯加油
    在部落重建生活的居民
    原住民以你為榮

  2.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唉!過去就過去了,再說,事情也不會倒帶,只是徒增一些感傷。至於安不安全,我想套用一句孫大川主委的話:連耶穌都沒辦法回答,我想這是個人對自己土地的信任問題。
    人多有人多的熱鬧,人少有人少的單純,在南沙魯為部落復建的族人,看起來因人數少而部落顯得冷冷清清,但大部分的人的心都是熱的,大家努力把部落的火苗給旺起來,期能在被族人丟棄、備清高的上人詛咒、政府要放棄的土地上,努力傳遞薪火,使「南沙魯」不至於便成教材名詞。
    未來之路,我們無法完全預測。但是今日之事,我們是可以把握的。
    期望「北司馬庫斯」,「南南沙魯」,只是願望。祝福南沙魯人。

  3. 無緣人 說道:

    說ㄉ跟現實有差距

    • Aziman 說道:

      現在的人是怎麼了
      都像政客一樣
      說話不用負責
      丟一句話
      就可以說這篇文章不符現實
      好歹
      也說出為什麼不符現實
      不要只會誤導大家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