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環境與人

魯凱族耆老的叮嚀 masyaraparapale

文/柯亞璇 - 6 九月 2010 - 魯凱族耆老的叮嚀 masyaraparapale 已關閉迴響。

魯凱族耆老的叮嚀 masyaraparapale

魯凱族語masyaraparapale(漢音唸成「瑪夏日拉巴拉巴勒」)是相互照顧的意思。在這趟下山探望族人的旅程,耆老不斷叮嚀山下的族人要相互的「瑪夏日拉巴拉巴勒」,更不忘叮嚀族人不要忘了把文化教給族人後代子子孫孫。

回家,還要問別人嗎?孩子們。

文/柯亞璇 - 17 八月 2010 - 12 篇回應

回家,還要問別人嗎?孩子們。

邱金士也分享20年前回家的經驗,他說,「親愛的孩子,不要悲觀,祖先的雙臂是打開的,隨時都可以回家。不要問別人,不需要別人認同,你自己就是屬於那邊的。」






災區小舞者,以舞蹈重見故鄉

文/李孟霖 - 16 八月 2010 - 4 篇回應

災區小舞者,以舞蹈重見故鄉

這群孩子在老師的帶領下,從災後就持續地關心家鄉的變化,是種療傷,也是種孕育;是家鄉的變化,也是成長的轉化,小小心靈將莫拉克經驗化成感動用舞蹈紀錄下來,舞著自己家鄉的故事。






翠巒悲歌(三)活得不如高麗菜

文/鐘聖雄 - 26 七月 2010 - 翠巒悲歌(三)活得不如高麗菜 已關閉迴響。

翠巒悲歌(三)活得不如高麗菜

翠巒村民認為,福壽山農場的高麗菜有乾淨的水可灌溉,翠巒村民卻只能喝垃圾水,真是活得不如高麗菜。部落安全堪虞、聯外道路危脆、無法避難、醫療資源匱乏、喝垃圾水…誰又來給翠巒一條生路呢?






林邊今年淹不淹?鄉長:審慎樂觀

文/李孟霖 - 22 七月 2010 - 林邊今年淹不淹?鄉長:審慎樂觀 已關閉迴響。

林邊今年淹不淹?鄉長:審慎樂觀

災後將近一年的林邊鄉,無論是暫時搬離的,或是留下來的;無論是地方政府,或是平民百姓,大家都等待著一場賭盅的開闔─今年會不會再淹大水,押上得籌碼─僅有的財產與僅剩的信心。






重返Gade-高士部落的遷村之路(下)

文/李孟霖 - 12 七月 2010 - 2 篇回應

重返Gade-高士部落的遷村之路(下)

高士部落於莫拉克災前,是屏東半島山區少數發展社區營造頗具成效的原鄉部落,族人企盼延續部落命脈,讓遷村後的高士部落能保持舊有活力。






玉穗便道:真不是人走的道路

文/鄭淳毅 - 24 六月 2010 - 2 篇回應

玉穗便道:真不是人走的道路

一個星期早已過去,玉穗便道雖然用怪手挖通,但依然險惡難行,只能通行四輪傳動車輛,卻是居民補給物資、維持生活的唯一聯外道路。談起這條路,有梅山村民表示:「真不是人走的路。」






汛期交通:桃源居民盼以吊橋取代河床便道

文/鄭淳毅 - 10 六月 2010 - 5 篇回應

汛期交通:桃源居民盼以吊橋取代河床便道

針對汛期交通,居民提出六條吊橋搭配替代道路方案,分別連接勤和、玉穗、復興、拉芙蘭等處。雖然吊橋只能通行機車,但至少在颱風時節,村子的對外道路不致完全斷絕。還可騎車補給食品、送病患就醫。






如果您真的尊重鄒族─給嘉義縣政府的公開信

文/yapasuyong ‘e niahosa 梁錦德 - 5 六月 2010 - 6 篇回應

如果您真的尊重鄒族─給嘉義縣政府的公開信

莫拉克災後300日,嘉義阿里山的鄒族部落仍無明確計畫,4月份部落居民封山抗議後,縣府雖公開表示會儘速處理,但直至今日仍無進展。在5月份連續兩場豪雨後,不論原鄉重建或需要安遷者,對未來都感到更為憂心。






斷糧14天,桃源鄉民步行下山,抗議政府怠忽職守

文/鄭淳毅 - 4 六月 2010 - 22 篇回應

斷糧14天,桃源鄉民步行下山,抗議政府怠忽職守

桃源鄉的復興、拉芙蘭、梅山三村,從5/23降下豪雨、河床便道斷絕以來,已經成為孤島將近兩周,缺乏糧食、藥品,始終未得到政府單位任何援助。困守14天後,居民步行下山,抗議政府單位怠忽職守、毫無作為。






神山牧師受困山中的心情故事:0530沒有電的第二個夜晚

文/盧牧師 - 1 六月 2010 - 神山牧師受困山中的心情故事:0530沒有電的第二個夜晚 已關閉迴響。

神山牧師受困山中的心情故事:0530沒有電的第二個夜晚

如果,天災帶來的斷路、斷電等災情,會一直是居住於山中的原鄉部落的災害問題,那麼,我們的政府及相關單位,是否可以想想,協助我們守護山林的原鄉部落,建造所謂的「綠色、生態、自治部落」。






好茶村族人:哪裡才是我的家?

文/柯亞璇 - 18 五月 2010 - 好茶村族人:哪裡才是我的家? 已關閉迴響。

好茶村族人:哪裡才是我的家?

在台大城鄉所同學提出的「走,回家」的構想方式中,族人看見什麼樣的未來生活藍圖,而未來族人又期待用什麼方式「走,回家」?以下報導是採訪台大城鄉所研究生程廷以及李毓青的訪談整理以及這群學生的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