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來名湯重鑿井,國土復育可兼顧?

本文摘要:寶來溫泉在八八風災後,因泉源頭遭到沖毀,聯外道路品質不佳,一直都無法重振往日盛況。高雄縣府決定,即將開挖 兩口溫泉井,依照溫泉法辦理溫泉取供,輔導現有的39家業者取得水源使用權,重建當地溫泉產業。( 圖/ 高雄縣政府文化局。八八災前的寶來溫泉,是當地觀光重要景點。 )

寶來名湯重鑿井,國土復育可兼顧?

寶來溫泉在八八風災後,因泉源頭遭到沖毀,聯外道路品質不佳,一直都無法重振往日盛況。面對此一局面,當地業者曾經多次陳情,高雄縣政府也決定,即將開挖兩口溫泉井,依照溫泉法辦理溫泉取供,並以六龜鄉公所為管理單位,輔導現有的39家業者取得水源使用權,重建當地溫泉產業。

災後一年,重拾溫泉法合法化輔導進度

其實,台灣的溫泉合法化工作並不是從八八風災之後才開始的。自溫泉法於2003年通過以來,台灣各地的溫泉便開始納入體制管理,以往多位於懸崖峭壁、河川地、行水區的溫泉,也將接受主管機關的輔導,朝向兼顧國土復育的目標發展。

而在八八災後一年,原先因救災而中止的溫泉輔導計畫,又將在業者與地方要求發展溫泉觀光的呼聲之下重新啟動。

根據高雄縣政府觀光交通處的鄭任程專員表示,寶來溫泉的合法化計畫,乃是依照溫泉法31條規定辦理「專案輔導合法化」。目前共計有39家業者提出申請,必須經過三道把關:環境影響評估、水土保持計畫與高雄縣政府依本次合法化方案所組成的「聯合審查會」的評估與審查,目前僅有三家通過,其中又只有春映寶來溫泉度假山莊一家完全通過,四季VILLA度假山莊與天闊溫泉會館兩家為原則通過。

兩家業者以「原則通過」的模式通過,原因在於其不需再經過開挖整地,且有專業技師簽證水土保持無虞,經高雄縣政府原則同意免提水土保持計畫送審。

但這些審查資料,均是高雄縣政府於2008年底調查結果。換言之,在2009年八八風災過後,縣政府尚未就劇烈變遷的寶來地貌重做地質調查,也並不知道這些溫泉業者的基地是否仍適合就地合法、重新營業。以原則通過審查的天闊溫泉會館為例,其在八八風災中屬於部分受損的災戶,園區也出現土石流通過的情形,是否仍然適合原地復育?

溫泉取供是否真能使寶來地區的土地利用永續?

對此,鄭任程表示:「災後一年,政府均忙著救災與其他復健工作,因此尚未將災前的溫泉合法化工作重啟調查。目前正準備編列一千五百萬的預算,在寶來地區鑿兩口公井,未來由鄉公所管理,依法進行溫泉取供,分配給溫泉法通過之前就有經營權的業者。」而目前的溫泉合法化工作,則將於2011年12月31日前辦理完成,若於此期限前尚未完成,其輔導合法化工作將予以中止。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資源學系教授廖本全,長期關注台灣溫泉法的修正與落實工作。廖本全表示,溫泉法長期以來的最大弊病,便是沒有納入國土環境資源評估的思維,只對個別業者的基地做審查,卻忽略了寶來地區的環境資源容受力也許並沒有辦法承受這麼多遊客進入觀光。雖然溫泉取供解決了以往業者私鑿泉井、破壞水土的問題,卻無法處理溫泉旅館的建築本身以及廢水排放對於環境造成的負荷,也許早已超過土地應該負擔的極限。

政治介入溫泉,期盼環評監督?

對此,鄭任程回應,環評委員會對這39家業者對寶來地區造成的環境負載進行整體評估,相信環評委員會做好把關的工作。但廖本全則質疑,台灣現行的制度下,僅將環評擺在開發工程末端處理的角色,並非事先審查的機制,「因此,當案子進入環評的時候,開發商都已經投入了資本與期望,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讓案子通過,環評委員只能淪為擦屁股的工具,根本無法事前以國土資源規劃的整體思維來做審查與建議。」

廖本全更舉例,就連溫泉法最近一次的修正,都難逃政治干預的痕跡,何況爭議不斷的環評制度?「今年五月溫泉法31條的修正,就將落日條款的輔導期間延長至102年7月1日,這就是為了順應現行業者的要求。」廖本全直指,溫泉業牽涉的利益太大,根本無法大刀闊斧地進行國土總體計劃的理性討論,「不信,等到102年,要是業者還是無法就地合法,立法院也還是會為了他們把合法期限再往後延!」

不過,顯然高雄縣政府也曾聽到民間的質疑,因此在「茂林國家風景區寶來、不老溫泉地區旅館業及民宿專案輔導合法化方案」,也主動指出:「為避免輔導合法化作業無限延長,造成各界對於國土資源保育及公共安全之質疑…倘於民國100年12月31日前尚未能進入最後聯合審查作業階段者,其作業應予中止。」算是明文規定了落日條款的期限,以免處處都是違法的「日不落溫泉」,又得修法配合業者轉型。

地方殷殷期盼,合法復興產業

對此,寶來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振興表示,溫泉能夠復育,對地方來講當然是最開心的事。「現在新的鑿井位置很好,而且是公家管理的,我想不會有這個水土保持問題。」兩口花費一千五百萬的溫泉公井,是否能夠成為地方溫泉產業與國土復育的平衡點?仍待鑿井工程發包以後,社會大眾細細檢視其設計圖說與資源配置的方法才能下定論。

2 回應 to “寶來名湯重鑿井,國土復育可兼顧?”

  1. 番婆 說道:

    屏東沿海的養殖王國,正站在命運的十字路口,養魚還是養電?
    兩口花費一千五百萬的溫泉公井,是否能夠成為地方溫泉產業與國土復育的平衡點?

    長期關注台灣溫泉法的修正與落實工作
    的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資源學系教授廖本全
    指出了關鍵問題所在:
    溫泉法長期以來的最大弊病,便是沒有納入國土環境資源評估的思維,
    只對個別業者的基地做審查,卻忽略了寶來地區的環境資源容受力,
    也許並沒有辦法承受這麼多遊客進入觀光。
    雖然溫泉取供解決了以往業者私鑿泉井、破壞水土的問題
    ,卻無法處理溫泉旅館的建築本身以及廢水排放對於環境造成的負荷,
    也許早已超過土地應該負擔的極限。

    台灣產業長期在台灣人勤奮與創造力十足下,
    屢屢開拓出一片經濟榮景甚至於號稱奇蹟.
    問題是政府部門與執政的決策者,
    任由民間自成"一窩瘋"最後以"自相廝殺" ,
    到價格崩盤血本無歸為下場,少有聞問.


    荷蘭時期~鹿皮的輸出
    日據時期~木材的輸出
    國民黨時期~
    足以號稱為:
    蝴蝶王國,紡織王國,網球拍王國,高爾夫桿王國,高山茶業王國,石化王國….
    到如今電腦王國,民宿王國.溫泉王國……

    政府部門與執政的決策者,從未改~~

    任由民間自成"一窩瘋"最後以"自相廝殺" ,
    到價格崩盤血本無歸為下場,少有聞問.

    台灣人民要自覺的是這樣~~"一窩瘋"最後以"自相廝殺"~~~的產業文化如何終結?

    番婆很想問~~
    台灣決策者的是: “事前以國土資源規劃的整體思維來做審查與建議 “~~的愛心疼心在那裏?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