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週年專題─永久屋系列(2):慈濟宏願 災民苦

本文摘要:大愛村雖尚未如翠巒部落有用地安全的問題,文化衝突卻履履爆發。大愛村充滿慈濟圖騰、原住民教堂有證嚴法師靜思語、主要幹道「大愛路」上更有「一早就看見浮屍」等石塊,也引發居民質疑。( 圖/ 鐘聖雄,由翠巒國小眺望翠巒部落,可見周圍濫墾嚴重。 )

莫拉克週年專題─永久屋系列(2):慈濟宏願 災民苦

快速完工的大愛村「硬體」問題尚可彌補,但當重建只有「快速」,「軟體」問題將難以處理。災後慈濟希望「保護山林」,對政府提出「政府找地、就提供永久屋並3週內蓋好」的建議,希望災區居民下山;對政府而言,這奧援正如及時雨。但檢視重建一年,慈濟的介入顯有弄巧成拙之處。諷刺的是,這不是慈濟的「第一次」。

翠巒悲歌


由翠巒國小眺望翠巒部落,可見周圍濫墾嚴重。

翠巒部落屬南投縣仁愛鄉翠華村,與華岡、馬力觀共同組成。過去隸屬力行村,2000年才分離出來。1994年,道格颱風重創翠巒舊部落,村民無家可歸,慈濟伸出援手幫翠巒遷村並興建永久屋。1996年永久屋落成,翠巒部落成為台灣第一批由NGO興建,因天災而誕生的「慈濟村」。

慈濟基金會在其網站指出,台灣首座慈濟村讓「因颱風散居各處的族人又聚集回來了,而遊子們也有了歸處」;慈濟基金會副執行長林碧玉更在莫拉克風災後,為永久屋政策辯護時提及翠巒部落:「這30幾戶人家到現在還非常安然無恙。」當時居民確實感謝慈濟,但事後她們發現「遷村怎麼愈遷愈危險?」

十多年來翠巒歷經颱風、地震與豪雨的恐嚇。除嚴重地層下陷,居民更面臨地層滑動威脅,只是幸運地在多次災難以來無大規模死亡事件。 莫拉克來襲,翠巒被診斷出具「斷層通過」、「坡度大於30 度」、「崩積岩地質」、「地層滑動」、「坡面及土壤滲水」、「北港溪向源侵蝕」等多項危險因子,且因居住人口眾多,未來若發生大規模崩塌,災情將相當嚴重。

災後翠巒被列為「堪虞部落」,但至今為止要求遷村多年的翠巒卻未獲得任何永久屋政策協助。林碧玉在災後曾說:「921後我們就一直構思,若山區的人願意下來,我們該怎樣幫她們的忙、讓她們居住在安全的地方」。

但當翠巒發現遷村後面臨的危機、希望慈濟幫忙,慈濟卻對翠巒居民吳明德說:「為你們做這麼多了,為什麼當初妳們要蓋這邊?」族人無奈反問:「為什麼?我們也想問為什麼!」

倉促的翠巒遷村讓居民無法安身立命,但「翠巒經驗」卻讓慈濟演練與公部門合作的經驗,並成為八八重建時向政府遊說「永久屋政策」的正面宣傳例證。

921災後重建基金會執行長謝志誠說:「慈濟921時就很想做大愛村,但永久屋土地喬不定所以作罷。」而由身兼慈濟人與當時任職南投縣府的蔡碧雲主導的「翠巒遷村」,處理了所有相關工程事宜,包括遷村用地取得,建築師、包商接洽,甚至施工過程大小問題,都由她一手包辦。這座為慈濟量身定作的「翠巒大愛屋」,完成了慈濟的夢想,甚至以此作為「情義月光」連續劇的題材。

謝志誠直指:「翠巒經驗是為何慈濟災後立馬向政府提出永久屋政策的原因」。重建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也坦承,救災時政府被罵到臭頭,災難規模又大,「有民間團體要幫忙,我們當然願意也感激。」

永久屋政策,滿足誰的願望?

但慈濟介入重建一年來,大愛村雖尚未如翠巒部落有用地安全的問題,文化衝突卻履履爆發。林碧玉與高雄縣政府簽訂永久屋贈與契約時曾發下豪語:「大愛村要成為國際示範村,希望從太空看地球,就可看到大愛村!」

但災後88天,大愛村尚未興建完成,居民首先便被迫住進如工地的「家」;大愛村充滿慈濟圖騰、原住民教堂有證嚴法師靜思語、主要幹道「大愛路」上更有「一早就看見浮屍」、「希望孩子也能參加慈濟」「我願我微薄財產能賣掉用一半捐給大愛台救災等心願」等石塊,也引發居民質疑。

經媒體披露,大愛石引發社會震驚與中研院民族研究所副研究員丘延亮批評:「我從未想過在21世紀還看到如此活生生又露骨的殖民表現!」慈濟基金會專員賴睿伶解釋,大愛石是和居民討論後所決定的「記憶歷史」的方式。

她說,慈濟原希望在大愛村立碑,但居民不擅長書寫長文,因此慈濟在人文營讓居民寫出短句,最後刻在石頭,配合以工代賑政策,讓居民負責景觀整理。

「我知道社會有很多觀感,但當時一定是『有人』要這麼做,我們(慈濟)才做。」記者追問能否舉證「有人」是「哪些人」確實寫出大愛石上的字句並要求刻上?賴睿伶說:「是不是要做到舉證我不確定」;並強調:「災民有些接受,有些不(接受),我們都尊重;但一定是『有人』說要這麼做我們才做。」

大愛村民質疑,賴睿伶口中的「有人」,可能是部分災民因慈濟握有資源而向其靠攏、甚至成為慈濟基金會工作人員的「災民代表」,做出的決定不見得代表多數意見。而慈濟為完成大愛屋興建的願望,不惜讓「部落因資源導致的內部分裂」,比大愛石的字眼更傷害部落團結,「無形傷害比莫拉克風災更嚴重!」

謝志誠分析,慈濟興建大愛村與「形象」有密切關係。慈濟由台灣發跡,卻總為他國興建大愛村,「台灣怎能沒有?」因此921大地震時慈濟勉力爭取,失敗了,「當然不能錯過莫拉克」。

災後重建被政府視為「遷村」,但世界展望會長杜明翰直言:「大愛村根本不叫遷村。」他直指,部落遷移是大事,需符合人道救援原則,維持文化、生命力、尊嚴感跟自主意識更是重點。

杜明翰透露,世展會為災民興建房屋的募款經費部分來自獅子會,「獅子會希望我們做logo,也建議把世展的logo放上去,但我跟他們說NO,因為那是災民的家」。

誰說了算?


平時在高雄工作的劉慶滄是六龜人,莫拉克沖毀老家的4分地縣府原配給他28坪房屋,卻因慈濟的「把關」而變成14坪,不過目前已更正。

陳振川坦言,慈濟事件讓重建有缺憾,政府與民間的重建事務合作協議本該清楚,「但因『大家都在做善事,從政府角度來看,也不好意思要求太多』。」 但這導致帶頭的公權力被NGO取代!陳振川坦言:「最後政府已無法叫它踩煞車。」如永久屋核配權本在縣府,但當縣府確認名單後,卻又必須交由慈濟確認,產生永久屋人球。

劉慶滄是六龜人,平時在高雄工作,假日則返家探望80高齡的父母;莫拉克沖毀他老家的4分地,幸虧家人平安;考慮兄姐不在南部工作,家中二老只能靠他照顧。

劉慶滄的妻兒因工作與就學而將戶籍遷至高雄市租屋處,但戶籍仍登記父母與他的名字。根據《永久屋申請資格》可配住28坪永久屋。但縣府核配後一週卻因慈濟二度審核而變成14坪。此外,更有多達26戶南沙魯村民及50戶以上桃源鄉民申請不到永久屋。

重建比天災殘忍

雖劉慶滄的問題已獲解決、而高雄縣政府重建委員會主任王正一與賴睿伶也都強調「真正的審核權在縣府」,但大愛村已對災民造成二次傷害。王正一補充,無法順利申請永久屋者可能是不擁有房屋所有權、不是戶長,但卻有分戶狀況;「縣府仍在審,若永久屋有剩,會看情況決定要否放寬標準分配給分戶者。」

永久屋政策推動至今仍引發部落抨擊、堅持原鄉重建,永久屋戶數為何不夠?謝志誠分析,原鄉重建和永久屋的資源分配不均,從優從寬的永久屋認定標準對災民有吸引力,是變相的「衝永久屋人數」。陳振川也坦承:「我們是把門(申請永久屋)變寬,讓沒有劃特定區的也能申請永久屋,這部分是有一點在媒合。」

只是不少入住永久屋的居民坦言,戶籍在山上有農保,遷至永久屋就失去社會福利,加上文化與環境因素,「我們以後還是要回山上」而不願遷戶籍;但不遷戶籍卻影響入住居民。居民抱怨:「小孩子都要上小學,戶籍卻因高雄縣府要統一辦理而不能遷,孩子是要回山上讀書嗎?」

更值得重視的是:因資源全部集中在永久屋、缺乏中繼資源支持,社會上已有批評災民貪婪的聲音。

(待續)

23 回應 to “莫拉克週年專題─永久屋系列(2):慈濟宏願 災民苦”

  1. MOON 說道:

    嗯….
    至少慈濟是有心要做
    你們怎不幫忙建呢?
    寫這要幹麻?
    還是說他們出問題才寫

  2. NGO與信仰 說道:

    說這些付出是假藉真愛之名 倒也未必

    沒有堅定的信仰 成就不了這麼龐大的心願

    只是華人~漢人就算走入佛教的慈悲喜捨

    也不過將擅長追求名利的民族性改求心靈提升

    對於異族群的了解能力本來自古就缺乏

    並不代表瞬間就學會接受異族群的文化

    並不代表瞬間就學會接受異族群的文化

    • 路人 說道:

      非常贊同
      原住民本身是很純樸的

      不妨想想自己在事發前
      又有多少心思幫助別人
      若是平常就行善
      遇劫難多半是感恩天地讓其重生
      哪來還怪東念西的
      自己若看不準
      去外面世界看看你們現在的言論誰能接受!
      看看921的賠償吧
      哪能先住臨時屋
      之後還要求永久屋
      而且還要照自己規格
      不照自己規格進度不夠快
      就說公家或民間單位藐視你們
      真的看不下去了

  3. 愛台灣 說道:

    台北市長郝龍斌在當任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秘書長時,紅十字會就被爆帳目不清。但有趣的不在這裡,我們一直以為錢是捐獻給這個「世界組織」,其實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和中華民國一樣,是個不被承認的組織,錢捐給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等於捐給國民黨。
    愛婆卵葩的鐘聖雄這傢伙,看紅十字會有名譽會長的第一夫人周美青,及現任總會會長陳長文兩座靠山,居然要社會大眾給重建週年一事無成的紅十字會拍拍手,真不害臊。
    唉!這些年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騙吃騙喝,躺著收錢啥事也不做,88都快一年,連個像樣完成的重建區都沒有,讓愛台灣的民進黨支援者深惡痛絕。
    還有,陳長文還是在國民黨執政曾擔任海峽交流基金會於成立後的首任秘書長的大人物,國民黨+紅十字+外來的基督長老教會等宗教+貪婪的原住民與平埔族=花大錢造新聞的食物鏈,在莫拉克風災後處處打壓在南台灣努力重建的民進黨縣市長,國民黨與紅十字幾度侵害、民進黨和台灣人就幾度重建,直至今日外來的政權與宗教還在侵略台灣人,太可惡!

    • 灰灰的別墅來了 說道:

      對呀還有慈濟的大哥大姊們強力主導重建工作,什麼永久屋蓋的像佛堂一樣!最嚴重的是中央重建委員會只能聽命於有錢的NGO,唉,真可惡!

    • 鐘聖雄 說道:

      “愛婆卵葩的鐘聖雄這傢伙,看紅十字會有名譽會長的第一夫人周美青,及現任總會會長陳長文兩座靠山,居然要社會大眾給重建週年一事無成的紅十字會拍拍手,真不害臊。"

      您好,我不記得我有寫過文章,要社會大眾為紅十字會拍拍手。在指責別人之前,您至少應有最起碼的證據來支撐您的立論。就算是「看到黑影就開槍」,也要有黑影對吧?

    • 謝志誠 說道:

      愛台灣先生:最好不要以「愛台灣」為名,憑空想像妄自指控。請把88news從頭到尾翻一遍,看看鐘聖雄在那裡講過「社會大眾給…紅十字會拍拍手」。如果有的話,我來陪著你把鐘聖雄譙到爛。沒有的話,請留言致歉。 謝志誠 拱手敬上

  4. 小邱 說道:

    做事情哪會沒問題的
    真的只有慈濟作的才有問題嗎
    難道其他單位做的就是完美的嗎??
    還是只因為慈濟樹大招風
    沒有做事情的在那邊用批評批到爽
    有做事的被批到臭
    可恥

    • 胡慕情 說道:

      愛台灣:

      說話前不妨先刷個牙、公開留言前也麻煩讀點書,你的言論已涉及法律責任,不是匿名就沒事。你有政治立場、對紅會有何不滿都與記者無關,不要把你的政治立場冠在認真寫新聞的記者身上,更何況,鐘記者何時寫了類似的文章?這種無端的指控,很沒品。

    • 胡慕情 說道:

      小邱:

      這篇文章是我寫的,或許在專題說明沒有講清楚,系列文章之所以以慈濟為例,在於它是最早完成永久屋、又與政府配合密切的單位。有瑕疵就是有瑕疵,就算瑕不掩瑜還是瑕疵,新聞工作者除了錦上添花,還要為少數說話;更何況,慈濟在永久屋所為,不見得是「瑕不掩瑜」。

      批評與有沒有做事,也是兩回事。否則所有報社社論都別寫了,談話性節目也別開了。本來社會就有分工、各司其職。隨意咒罵別人可恥,不太妥當。

      • 大頭 說道:

        既然敢寫就要有被人罵的雅量..不然就不要自以為公正..自以為在為少數說話吧!..
        歷史背景與當時的時空環境與該團體當時的能力都沒考量進去..光用現在的角度去看過去的事..公平嗎?
        你自己也寫了..1994年,道格颱風重創翠巒舊部落,村民無家可歸,慈濟伸出援手幫翠巒遷村並興建永久屋..
        試問..當時若慈濟沒做..誰會去做?
        若當時沒做..現在可能還更糟糕不是嗎?
        不要因為現在的某一個點無法達到你所滿意的..而偏頗的掩蓋一切功勞!

        • 尾大不掉 說道:

          去作了,很好
          但是作得不好;有問題,不應該被說出來嗎?
          慈善團體為社會作的事情本就該受社會公評,
          並不是用「如果當時慈濟沒作,誰會去作」來為自己的疏失作解套

          沒有人說慈濟樣樣不好,慈濟作了很多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但是大愛村的問題同樣也是「有目共睹」的

          記者的職責在於說出過去的問題與現在的困境
          記者敢寫就表示感受社會公評,但社會公評跟謾罵是兩碼子事

          再者,本篇重點不單著眼慈濟:
          陳振川坦言,慈濟事件讓重建有缺憾,政府與民間的重建事務合作協議本該清楚,「但因『大家都在做善事,從政府角度來看,也不好意思要求太多』。」 但這導致帶頭的公權力被NGO取代!陳振川坦言:「最後政府已無法叫它踩煞車。」如永久屋核配權本在縣府,但當縣府確認名單後,卻又必須交由慈濟確認,產生永久屋人球。

          這些事情不該被攤開嗎?

        • 胡慕情 說道:

          大頭:

          批評不代表我覺得我在仲裁。一直不理解,寫出負面的東西,為何就變成仲裁者?有問題不該被知道嗎?

          新聞本來就可受公評,但我認為任何一個記者都沒有義務接受「謾罵」。什麼是「可恥」?寫出錯誤的地方就叫可恥?對我來說:只寫好的、忽略壞的,或「如果誰沒做,那就會更好嗎?」之類的回應,只是鄉愿。

        • 鐘聖雄 說道:

          「敢寫就要有被人罵的雅量」,這句話對了一半,但「罵」應該改正為有根據的「批評」。
          媒體身為第四權,,社會有問題,只要與公共利益有關,我們的工作就是找出證據來「批評」,也唯有建立在是事實基礎上的「批評」,可以讓負面得已改進,甚至消失。至於「罵,那是不行的。

          所有人都可以批評報導者,但應該有所本,不是用「罵」的角度。

          胡慕情在這篇文章中引述的翠巒部落現況,改寫自筆者所寫的《翠巒悲歌》系列。如果您曾不吝撥冗閱讀,不難發現筆者都有把村民對於慈濟的讚賞給寫了出來。

          筆者認為,慈濟幫助翠巒,當然是很棒的善行,但當時選址非常倉促,沒有對於遷村地點的「安全性」有更多的探討,實在是這樁善行的缺憾。多年後,翠巒再度向慈濟伸出援手,慈濟這次卻拒絕了;我在想,也許慈濟另有他的想法,這方便我不想臆測也不想批評。

          問題在於,當翠巒岌岌可危的此時,慈濟卻把當年援建翠巒的故事,放進大愛台製播的連續劇當中,這樣的作為,能不叫人質疑嗎?慈濟沒有忘記翠巒,卻有經費、有力氣將故事拍成連續劇,沒有意願伸出援手,這是否又與「大愛精神」相違呢?

          慈濟與翠巒的故事,並沒有辦法在此次的週年專題中簡單說明。事實上,筆者也認為,若慕情能將村民對慈濟的讚美也放進文中,會是一篇更中肯的報導。但我想,寫文章本來就要聚焦於問題上,慕情應是基於報導考量,才沒有將那些讚美的聲音放了進來。

          如果我們將那些讚美的聲音,也放進這篇文章中,您會覺得比較好,那我們當然願意改進。這樣好嗎?

          沒有人願意以一篇報導,將NGO所有的善意、善行都一筆勾消抹煞掉。但是,慈濟已經製播電視劇宣揚他們在翠巒的善行了,其他的報導者,則花心思點出了其他問題,這樣不好,不對嗎?

          對了,筆者日前聽說,《翠巒悲歌》刊登之後,慈濟內部有人又開始關心翠巒的安全問題,也有人主張應該再次幫助翠巒。用報導批評問題,難道一點幫助也沒有嗎?我想不見得。

          筆者不敢以「公正」自居,相信慕情也不會以這種心態寫報導。不管是她還是我,都是在自己的位置上,選擇能作的事,書寫看到的問題。藉由凸顯問題,我們希望有更多人一起來關心,解決問題。

          社會的組成不就是這樣嗎?每個人各自在自己的位置,用不同的方法做事,然後讓社會用不同的方式變得更好,NGO也是、政府也是。至於報導者,其實也是站在不同的位置努力,凸顯問題,好讓大家注意到要去解決問題,希望您可以理解我們的工作,真的不只是寫文章謾罵。

          最後,謝謝您張貼的意見,我們或許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但針對這些問題,我們需要的是您的「批評」。非常謝謝您。

  5. 高縣紅會 林坤鋒 說道:

    台灣人:您好!
    我想對所謂「躺著收錢啥事也不做」這句話來說
    對我們在第一線駐點服務同仁、以及自八八以來
    所有參與其中的本會全體志工夥伴們
    感覺起來似乎不太怎麼公允

    而這句「連個像樣完成的重建區都沒有」
    聽起來也顯得內心有些許沉重
    別的縣市我沒有參與 我不知道
    但在高雄縣裡,我們一直都有在努力著

    像是原本這杉林月眉農場裡的園區援建
    早先在去年風災後第一時間98/8/20(四)
    http://www.redcross.org.tw/RedCross/page/pagetype1b.jsp?groupid=122&no=263&pageno=971&typeno=9&content=81
    我們總會高層就南下拜會楊縣長
    表達紅十字會可以全力幫忙的意願

    但才隔兩天(8/22) 已開始的整地工程 臨時被喊卡
    http://www.redcross.org.tw/RedCross/page/pagetype1b.jsp?groupid=122&no=263&pageno=971&typeno=9&content=83
    後來怎麼演變成另外的NGO進去
    這點到現在 我們也一直很納悶著

    後來我們在隔壁2018號地幫小林村蓋組合屋
    而今年3月16也順利在五里埔永久基地舉行了動土儀式
    http://www.redcross.org.tw/RedCross/page/pagetype.jsp?groupid=122&no=56&pageno=1361&typeno=8&content=422
    居民希望我們不要趕工程
    慢慢來 品質做好最要緊

    目前我們所從事的各項服務領域
    尤其是接受上級所委託辦理
    積極協助災區各項後續服務 → http://www.88news.org/?p=5278
    也都秉持「紅十字運動之七項基本原則」持續精進努力著

    紅十字會是中立組織 (我們支會的名譽會長還是楊縣長呢!)
    個人認為在重建復原的道路上
    實不太適宜把問題複雜化或直接套用進來
    這樣對事情發展並沒有幫助

    反倒是 咱們都應該齊心一致
    為我們所居住這塊土地
    一起貢獻我們的力量
    一同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

  6. 林坤鋒 說道:

    TO台灣人:您好!

    我想對所謂「躺著收錢啥事也不做」這句話來說
    對我們在第一線駐點服務同仁、以及自八八以來
    所有參與其中的本會全體志工夥伴們
    感覺起來似乎不太怎麼公允

    而這句「連個像樣完成的重建區都沒有」
    聽起來也顯得內心有些許沉重
    別的縣市我沒有參與 我不知道
    但在高雄縣裡,我們一直都有在努力著

    像是原本這杉林月眉農場裡的園區援建
    早先在去年風災後第一時間98/8/20(四)
    http://www.redcross.org.tw/RedCross/page/pagetype1b.jsp?groupid=122&no=263&pageno=971&typeno=9&content=81
    我們總會高層就南下拜會楊縣長
    表達紅十字會可以全力幫忙的意願

    但才隔兩天(8/22) 已開始的整地工程 臨時被喊卡
    http://www.redcross.org.tw/RedCross/page/pagetype1b.jsp?groupid=122&no=263&pageno=971&typeno=9&content=83
    後來怎麼演變成另外的NGO進去
    這點到現在 我們也一直很納悶著

    後來我們在隔壁2018號地幫小林村蓋組合屋
    而今年3月16也順利在五里埔永久基地舉行了動土儀式
    居民希望我們不要趕工程
    慢慢來 品質做好最要緊

    目前我們所從事的各項服務領域
    尤其是接受上級所委託辦理
    積極協助災區各項後續服務 → http://www.88news.org/?p=5278
    也都秉持「紅十字運動之七項基本原則」持續精進努力著

    紅十字會是中立組織 (我們支會的名譽會長還是楊縣長呢!)

    個人認為在重建復原的道路上
    實不太適宜把問題複雜化或直接套用進來
    這樣對事情發展並沒有幫助

    反倒是 咱們都應該齊心一致
    為我們所居住這塊土地
    一起貢獻我們的力量
    一同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
    http://www.redcross.org.tw/RedCross/page/pagetype1b.jsp?groupid=122&no=263&pageno=971&typeno=9

  7. 慈善暴力 說道:

    從88開始
    慈濟不斷展現其慈善暴力
    有哪一個原鄉是灰色的?
    但慈濟蓋的房子就只能是灰色的~~一點都不願尊重部落文化
    有哪一個國家的ngo可以決定誰進入住永久屋?
    在台灣三大ngo中也只有慈濟

    誰叫慈濟這次拿了47億元
    大家應該一起來監督這47億元花在哪?
    是在自己的建築公司裡嗎?
    龐大的利息呢?
    只蓋了幾百間的組合屋
    就當自己是台灣國的執政黨

  8. Leo 說道:

    鐘聖雄:你好
    我是劉慶滄,我家的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哦,縣府還沒有通知我們進住???
    不知要等到何時只有等等等一年了已沒有那個力氣了。
    這一路下來你辛苦了,災民有你的陪伴了解事情的真像謝謝你。

    • 鐘聖雄 說道:

      劉大哥:
      好久不見,上次與您通話
      聽說配住規格已改變
      以為事情已順利解決
      沒想到竟然到現在還沒入住,真是太令人驚訝了
      我們會持續關注這件事情
      有機會也會再拜訪您,好嗎?

      您也辛苦了,別放棄,加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