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互相協助重建

本文摘要:有鑑於台東災區重建工作一直無法正常運作,有些部落甚至找不到解決辦法,1月16日在大武鄉大鳥村,召集了東區各災區的代表來討論問題,也特別成立了「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結合各部落一起努力。( 圖/ 朱正勇,「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會議。 )

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互相協助重建

前言: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原因

有鑑於台東災區的重建工作一直無法正常運作,甚至有些部落的重建工作無法找到解決的辦法,所以1月16日在大武鄉大鳥村大鳥國小,召集了東區各災區的代表來討論所面臨的問題,並且邀請了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律師及國際人權的代表,以及台灣原住民政策協會監事來參與這次的會議,提供意見供族人參考,會議中也特別成立了「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結合各部落一起為重建工作來努力。

召集人高明智表示,透過這次的座談,讓部落提出問題,並且尋找資源來解決問題,期盼可以成立行動聯盟團隊處理彼此之間的問題。

IMG_0512
「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會議(攝影/朱正勇)。

IMG_0520

下面為各部落代表發言的紀錄整理。

大鳥部落:非要我們遷村嗎?

大鳥代表首先發表他的看法,並且用投影機展示颱風前與颱風後的部落照片差異,讓參與的人更了解部落因風災造成的變化,以及族人土地流失或被土石流掩蓋的情形。

她說:大鳥原本是一處很美的地方,但經八八風災之後,一夜之間改變很大,很多農田都因大雨後河床暴漲而毀損,風災期間很多小朋友當時無家可歸,所以經由潘老師的介入後,讓小朋友以圖書室為讀書環境,讓小朋友有安全的地方可以讀書,她也提出她的疑慮:

(1)非要我們遷村嗎?

(2)劃定特定區域後,那些權益會受損,部落還會是部落嗎,部落族人對降限使用不了解,當時的說明會也沒有說清楚。

IMG_0514
大鳥村代表發言(攝影/朱正勇)。

BenQ Digital Camera
看圖說部落狀況(攝影/朱正勇)。

富山部落代表:已劃定特定區域,後續工作卻都停擺

富山部落的問題是,十一月十八號富山部落已經同意要劃定特定區域,族人在十二月二十五公告劃定後也一致認同,但公文發放之後,原本一個月內可以申覆,但部落沒有收到農委會的公告公文,現在族人的感情開始分裂,而風災時外界資助的物資被有心人檢舉發放不當,造成部落自救會有幹部被調查,賑災的物品也被查扣,自救會沒有辦法運作。

風災過後五個月來,富山部落一直是被遺忘的部落,到現在連水都受污染不能使用,富山部落沒有腹地,許多族人都早己遷到較好地方的富南部落,所以只剩下耆老與小孩,年青一輩的人都很少,自救會的辦公處用簡易帳篷搭建,所以富山部落的自救會就更難運作了。

富山部落雖然己經劃定特定區域,但是遷村的問題沒有公部門願意幫忙,就連村長也無心幫助自救會,劃定特定域區後沒有下文,程序也停擺,所以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13日在鄉公所開協調會時,鄉公所認為要搬遷的舊大武國小是大武鄉黃金地段,所以並不贊同族人遷到那裡,所以族人非常無奈,原本在去年的三合一選舉前候選人都認同族人的看法,但選後當選人卻都跳票,所以富山部落除了接受外地的資源,也要靠部落族人自己站起來,同時各部落的相挺對富山部落也很重要。

IMG_0515
大竹部落的現況(攝影/朱正勇)。

BenQ Digital Camera
大竹部落代表發言(攝影/朱正勇)。

大鳥頭目王中山表示:

大鳥村的受災戶目前土地跟房子都還沒有處理就要規劃先行劃定特定區域,若政府政策又改變,是不是損害部落族人的權益,所以大鳥自救會目標一致都會反對劃定特定區域。

原鄉部落重建基金會戴明雄牧師提到:

風災當時透過教會志工,每天派遣志工去台東南迴線幫忙救災,重建基金會在風災後兩個星期馬上召開重建計劃,並且找資源共商,縣府原民,農業,文觀三處一起參與討論相關問題。

戴牧師還提到兩個重點:

(1)災後復原-因為災區都是原住民部落,所以用教會心靈關懷的心意

(2)社會資源關懷進入部落,使部落產業教育的重建,但要訂定族人在地工作,設計一套最拿手的工作,但資源進去部落後,族人會不會因很多因素以致於感情分裂互相猜忌,這是最麻煩的事情,最擔心的是族人被攻擊時部落會分為兩種區塊,互相猜忌。

由於台東受災狀況與屏東不同,且每個部落的屬性不同,受災程度不同,所以很多做事方法也會不一樣,藉由不同的操作模式來分享經驗,受災部落一定要先行提出重建計劃,不要等待各單位協助重建,在法律專長及大家的協助下,清楚的知道目標方向才能站的住腳,所以一定要政府配合我們,不要我們配合政府。不然很多重建工作會一直延宕下去。

BenQ Digital Camera
現場參與人員,圖中最後一排中為戴明雄牧師(攝影/朱正勇)

在座談會中族人提出的問題,參與的族人與來賓都一起討論如何解決問題並提出看法。

台灣原住民政策協會監事巴桑表示:

行動聯盟的成立,包含其他善心人士的加入,就是不要讓任何部落落單,災區彼此鼓勵,才會讓傷痛及災害的陰影降到最低。所謂的災區除了莫拉克以外,還有其它部落遭受不當的對待,包括大家都在討論的核廢料最終處置地點等,因台東狀況不同所以一定要來現場了解。

照理說災後步驟重建應先臨時安置才是中繼安置,家庭功能恢復,不可能跳過中繼安置,不過政府與某慈善機構利用這次災害運用國土保育的政策,將山上的原住民遷移到山下,預估第一波有八十多個部落,估計每個部落從十多戶到一兩佰戶,對政府是一個滿大的負擔,當有中繼屋之後,原住民的心就安置下來。

政府就勸說希望原住民能夠遷下來,所以才會有劃定特定區的計劃,靠莫拉克災後重建條例完成,限期族人強制遷村,限期降限使用,最後強制徵收,政策操作違反常理,政府到時可能會以富山部落當例子,說明如果你們沒有像富山部落一樣,政府就沒有責任來照顧你們,但是若接受劃定特區域,部落完全沒有自主權,所以西部有很多社區都會先要求中繼安置。

BenQ Digital Camera
圖中發言者為原住民政策協會監事拔尚

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表示:

公務人員執行是條例>辦法>決議,如果有衝突,還是依條例行事,若當時在協商,在不清楚的狀況之下,簽下同意劃定時,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申覆,可以透過法扶的管道來尋求協助。

法扶的律師代表也提到富山部落現在最迫切需要的是安置,所以要求政府,並且簽約說明到底要花上多少的時間進行中繼的安置,不然違反莫拉克重建條例等相關法令。

座談會到最後,富山部落問題成為主要討論事項,所以很多法扶的律師給予很多的建議,包括配合劃定特定區域的後果以及挑戰重建條例的各種方式作為,提供多一點方式選項給富山部落選擇。同時也要求部落塵該提出清楚的主張,因為政府的條例一直在改變不清不楚。

但是也有族人發表不一樣的看法,他希望政府可不可以給予災區一筆費用,讓部落的族人或自救會自己運用,等到條例調整好及部落族人都己經準備好了再來協商的方法,但是不要太過依賴政府的補助,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來重建部落,雖然很多的企業想要協助,但是還是要跟政府取得平衡才會來救助,所以部落一定要釐清一個方向,讓問題趕快解決。

開會從早上十點一直討論到下午五點,最後台東縣行動聯盟總算成立了,並且由大鳥村頭目王中山為總召集人,未來的規劃就是先幫助富山部落解決劃定特定區域及部落搬遷的問題,在各部落的協助下,讓富山部落的族人可以安心的恢復正常生活。

IMG_0534
法扶基金會來賓發言(攝影/朱正勇)。

BenQ Digital Camera
安朔代表發言 (攝影/朱正勇)。

BenQ Digital Camera
拉勞蘭部落的女士歌唱(攝影/朱正勇)。

一篇回應 to “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互相協助重建”

  1. Cora Lin 說道:

    想知道和誰聯絡有關暑期ETA4海外青年到受八八水災重創的部落教授英文事宜,我女兒在美成長,中英具佳希望能盡一分心力幫忙部落與海外青年的交流及溝通.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