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補助」幫了誰?!

本文摘要:社福團體的補助,無法提供部落想要的發展方式,倒過來卻因成果與績效的年度報告,指定部落要怎麼做。倘若補助是最有力的發展方式,為何台東一帶最能夠出力的組織反而是不靠協會或是基金會的青年會組織團體?! ( 圖/ vuvu司降俱樂部。圖右為金崙部落青年會會長陳志偉 )

社福「補助」幫了誰?!

前言:

同屬台九線上的金崙部落,曾在八八風災時,協助大鳥部落清理流進部落家屋的土石流。這段在台九線上來回交流的過程,對於如何帶領部落青年有著在地部落的想法,更對災後社福團體的補助態度有所擔心,「補助」對部落組織帶來何其影響?以下是訪問金崙部落青年會會長陳志偉的整理報導。

為什麼我們要補助?!

金崙部落青年會會長陳志偉表示:不管是舉辦「月亮聚」或者是其他年輕人的活動,我們都希望讓孩子要能夠知道,青年會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整個個青年會的組織在這個部落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定義?這是一個讓部落孩子成長的空間,也有參與的儀式,讓父母親都看的到,這是部落青年會所要建構的一個用意。

「當然也有部落長輩會問,你們的經費是哪裡來的?或者是外界NGO社福團體也會問,你們的經費是哪個單位補助的?」對於外界這樣的補助態度,金崙會長表示,「為什麼我們要補助?我們為什麼要有經費?我們不用經費一樣可以做。」

只要我們人全都在一起

他說,「因為我記得以前部落裡面,長輩也有說過,在部落裡面不管辦什麼祭典,以前在部落裡面哪有這個錢這個東西?!」

「很多人問我們要多少經費?我們為什麼要這些經費?以前的部落在辦活動也沒有經費,就是大家拿一點肉,拿一點酒出來就這樣子,只要有人,不管我們要做什麼都能夠做的出來。

現在的年輕人被社會的誘因帶出去,離開部落為了生活,或是打電腦沉迷在這個裡面。那如果說都把這些年輕人聚集起來,不管今天我們要做文化上面的東西,或者是說我們要做一些議題的討論,或者是說我們要跟各部落的一個連結,只要我們人全都在一起。」

不舒服的社福補助態度

對於社福團體的補助方式他也指出,社福團體拿經費到部落就說,「我希望你們部落今年能夠做什麼,做什麼樣的展現。我就想說為什麼是你(社福團體)跟我講,我們(部落)要做什麼?到底是我們(部落)要幫你(社福團體),還是你(社福團體)要幫我(部落)?!是我在幫你吧,因為你(社福團體)要工作、業績、核銷。會長也表示,感覺有點被踐踏很不舒服。」

而在台東地區曾經服務過社福團體的工作人員也指出,所在的單位因為募款的經費核銷不完,還指使社福人員,「趕快將錢發完」的核銷方式將年度預算核銷完。

主流社會生活模式的轉變,致使部落所面臨的生活問題挑戰也在改變,但社福團體將募款所得的經費還是以「將錢發完」的核銷態度來服務部落,不但踐踏族人的尊嚴也浪費捐款人的捐款用意。

讓年輕人都能夠回來

八八災後,長期跟鄰近部落交流,陳志偉會長表示:

「我跟各部落的會長我們私底下就會聊天,我們會講說,我們想要幹嘛想要幹嘛,我們所呈現出來的東西不是為了讓人家看到我們多厲害。

我們不是這樣,我們是真的希望說,能夠盡量靠我們在部落的這些年輕人來做一些事情,把那些在外面工作的年輕人,讓他們看到我們在做的東西,希望他們能夠感動到,然後讓他們都能夠回來,留在部落裡面,把我們自己的力量付出給部落。」

他也指出一些改變的現象說,現在東部各部落的青年會,有各自部落的組織架構,那不懂的人會以為我們是一群年輕人混在一起每天幹嘛?不過也有很多的長輩或是家長現在也都願意慢慢的把自已的孩子放在青年會裡面學習。

他說,學校教不到的,老師管不到的,青年會通通都可以去教導。交給小孩子一個勇敢跟負責任的心,這個學校教不到,課本也不會教你。

他也指出,當你的小孩在走偏路的時候,父母親在罵小孩子,小孩子在叛逆,就不聽父母親的話,但當小孩子來到青年會所的時候,因為所有的年輕人都在一起,透過年齡階級較大的年輕人溝通,將部落孩子走偏的概念與想法慢慢調整過來。

我們不希望是這樣子

會長也舉例現在部落的狀況說,「所以現在在金崙部落青年會的孩子,會一起打掃部落社區,參與部落活動,那些願意讓孩子進入青年會的家長看到孩子們主動參與部落的服務工作,看到都會自動提供飲料給辛苦打掃的年輕人,你說還要什麼經費補助嗎?」

部落不需要說,「我(社福團體)補助你們(部落),你們(部落)就要做什麼。」我們不希望是這樣子。

社福團體的補助,無法提供部落想要的發展方式,倒過來卻因成果與績效的年度報告,指定部落要怎麼做。影響部落族人想要自主發展的想法與做法,也踐踏族人的尊嚴。倘若「補助」是最有力的發展方式,為何台東一帶最能夠出力的組織,反而是不靠協會或是基金會的青年會組織團體?!

image001

上圖右為金崙部落青年會會長陳志偉(圖片提供,vuvu司降俱樂部)

2 回應 to “社福「補助」幫了誰?!”

  1. 蕭愛蓮 說道:

    不舒服的補助是逐漸折損族群年輕人的羽翼
    最後尊嚴和驕傲自信完全徹頭徹尾的消失到蕩然無存

  2. yapas(梁錦德) 說道:

    有感而發,真是痛在內心深處,每個部落不都是如此嗎?不要說年輕人的價值觀重大的改變,所有原住民社會都是如此,要做部落事務?對不起!有沒有錢?屈就現實的無奈,真的不能怪他們,大家都要生活,絕大多數都在拼命找(賺)錢來維持基本生存(還談不上生活呦),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精力去做部落事務,自我(原住民)價值觀蕩然消失,長期久之則變漠視不干我的事,誰有能力誰去做!可惡的是政府或NGO團體心態就不對,你補助所需經費怎麼用為什麼是一定要聽你的?否則就沒有!這也是我們原住民最大的致命傷,想要和漢人一樣的生活環境,但條件實在非常非常差,很久以來都是政府『照顧』,致今變成理所當然那是政府該做的,當然就要聽(遵守)政府的規定,變成依賴習慣了。我常常說:『政府照顧原住民是照顧到滅族』,反正你已經不能做你自己了。
    金崙部落青年會的作為應該廣為宣導,要『原民部落自治』就是要有那些基本精神,部落只要有共識,很多事情不一定都得靠政府(或MGO)給錢才能做!
    原住民>把自己找回來吧!金崙部落青年會真有你的,繼續加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