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腳與高跟鞋,布農的佛朗明歌之夜

本文摘要:「赤腳與高跟鞋」成果舞展,對桃源國中的孩子和部落婦女是一件大事。經過兩個禮拜的密集訓練,婦女與孩子們精心打扮,在族人面前大展佛朗明哥舞姿。有族人開心的說,上一次部落這麼熱鬧,已經是去年聖誕節的事情了。 ( 圖/ 鄭淳毅。孩子們架勢十足的演出。國中老師很驕傲的說:「你看我們的學生多帥!」 )

赤腳與高跟鞋,布農的佛朗明歌之夜

莫拉克災後,許多團體以藝術治療為名,相繼進入災區,希望以音樂、舞蹈等方式,發揮撫慰人心的力量。精靈幻舞舞團(註一)是其中持續不輟的一支隊伍,靠著自力募款,足跡從台東沿海一路走進高雄山區,遭遇的震撼也帶給團員生命的改變。團長賀連華說,不需要野心很大,但也不要走馬看花,「只是人與人之間基本的關懷。」關懷的涓滴匯聚,也帶來了心與心之間的美麗交流。

赤腳與高跟鞋,遇見美麗在勤和

8/25晚間的「赤腳與高跟鞋」成果舞展(註二),對桃源國中的孩子和勤和婦女來說是一件大事。經過為期兩個禮拜的密集訓練,準備在族人面前大展佛朗明哥舞姿。原本定在周末的演出,因恐颱風來襲而提前,略顯倉促,但部落參與的熱情不減。婦女們精心打扮、盛裝出場,來自梅山、復興的孩子們,由家長開車穿過削山便道送到現場。桃源族人也相招到勤和的籃球場圍觀,有族人開心的說,上一次部落這麼熱鬧,已經是去年聖誕節的事情了。

帶著熱情直接的佛朗明哥,走進情感內斂的山中部落,賀連華老師說,藝術表演「不需要很深奧,只要是有共鳴。」

第一次走在勤和部落的巷弄,賀連華的感覺是「好沒有人氣喔」,人與人之間也有種緊繃感。「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有凝聚力的部落。像今天表演,我只是跟會長夫人講,一定要穿怎樣的服裝,她們就真的通通做到了。這在別的部落是很少見的。」

「都市人是用錢來買我們的課」,但在這裡,從一開始的舞蹈表演,到在國中辦藝術營、教孩子們跳舞,得靠著舞團老師們一點一滴打開心防,和部落族人努力認識彼此。

老師們說,孩子們純樸羞澀,有時連打招呼的擁抱都會不好意思。有的婦女,看得出有天賦,也喜歡跳舞,但因為要照顧家庭或部落賦予婦女所要遵循的定位,不能常常來參加練習。布農族的傳統裡沒有舞蹈,對大家來說,一切都新鮮又生澀。但是肢體如璞玉的孩子、婦女,對音樂和節奏充滿天分,賀連華說:「一旦開發出來,那種感動,絕對是超過。」

6-1 7-1
孩子們架勢十足的演出。國中老師很驕傲的說:「你看我們的學生多帥!」

1 2-1
孩子們表演的全身行頭,都是自己製作。(左圖提供/精靈幻舞舞團)

走入災區,藝術關懷之旅

賀連華因為台東朋友的牽線,八八之後帶著舞團進入災區,她以「震撼」形容這樣的經驗。

一開始,賀連華帶團到台東縣大武鄉的富山部落演出,一個小小的部落全來圍觀,也不過幾十個人,可是當表演結束,婦女們一湧而上,跟團員們訴說心事,當然還包括許多家務事。賀連華說:「那時候我才想說,原來藝術治療是有效的。我才知道我有這個『功能』。」

一年後,富山部落已遷居位在大武舊國小的永久屋,賀連華再度帶團來到這裡,曾經相當熱絡的婦女卻如陌路。「我們在表演,她們不願意走出來看。她們站在永久屋的二樓看我們表演。」賀連華說,雖然同樣是排灣族,不同的部落都有自己的領域。原部落不堪居住的富山族人,遷居到現在的永久屋基地,進入了別的部落的領域,心情上受到很大影響。看著永久屋二樓的觀眾,賀連華感到五味雜陳:「那時候覺得很氣,也許不是很氣,是很無力。」

經驗「災區」族人微妙的心理變化,賀連華持續實踐以舞蹈撫慰心靈的初衷。沒有特定的計畫或補助,精靈幻舞的車資、行政費、器材使用,多半自行募集。「我在臉書上跟大家說,賀連華今天要放下自尊,跟你們要東西。什麼保暖襪、衣服啊,我記得一共要了七樣。」另外,赴西班牙學舞的女兒鮮鮮,在六龜育幼院舉辦獨舞演出,也籌措了一些經費。

「我們沒有能力改變什麼,但是可以做一些東西。野心不要這麼大,也不要走馬看花,被別人說是消費災區,我最討厭這樣。」賀連華如此詮釋自己在做的事:「不要看得很偉大,只是人跟人之間基本的關懷。」

這樣對等的、基本的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促成了舞團成員與桃源族人在勤和共享了美麗一夜。當晚的表演受到歡迎,觀眾們報以熱烈采聲。在舞蹈場上,常被老師說「動作都只肯做一半」的孩子們,也都展現出表演的架勢。

走過漫漫重建路,從環境丕變到人情曲折,勤和部落與許多重建區一樣,備嚐箇中滋味。然而這一晚的舞蹈和樂聲,族人相招圍聚,也有不少人留下來觀賞到最後,夜晚的藍球場笑語喧闐,人聲鼎沸。

桃源族人Tahai說:「我以前常常在這邊打籃球,已經好久、好久,沒看到這麼多人圍觀在這裡。真的,村子變得有活力了耶。」

3 5
(左)婦女們精心打扮,盛裝演出。 (右)桃源國中的王耀英校長和Tama Hisual是唯二的男性。

4

8
場邊圍觀到最後的部落族人。

10 11
表演結束後,老師們為每一位參與的族人準備量身訂做的貼心小禮物。收到舒酸定的Tama Hisual非常開心,直說「剛好是我用得到」。

9
賀連華老師與一雙兒女鮮鮮、鴻鴻共舞。

12
在勤和共度的美麗一夜。

註釋:

(1)「精靈幻舞舞團」2000年底由賀連華創辦,以編創演出屬於台灣的佛朗明哥為使命(Flamenco de Formosa),耕耘台灣表演藝術舞台上非主流的佛朗明哥創作領域,作品融合芭蕾、現代舞、佛朗明哥和台灣本土創作音樂,團員經過專業持續的爵士、現代舞和西班牙佛朗明哥舞蹈訓練,以跳脫傳統的自由舞動肢體,釋放直接而赤裸的情緒來撼動人心,思考如何以原創的佛朗明哥舞蹈銜接台灣和西班牙兩種迥異的文化氣質,使二者得以藉藝術對話,走出國界藩籬。舞蹈教學推廣為舞團另一重點工作,力求打破一般人對佛朗明哥淺薄的表象認知。(介紹文字來自精靈幻舞網站)

(2)「赤腳與高跟鞋」成果展由桃源國中、精靈幻舞舞團主辦,紅十字會贊助經費,桃源國中藝術營的孩子與桃源區佛朗明哥舞班的部落婦女一同演出。賀連華老師、王倩如老師、官苑芬老師、蔡佩玲老師、彭穎君老師、施維宜老師參與指導、肢體訓練、舞蹈編排創作。李樹明老師協助美術創作與舞台布置。松慕強老師、胡待明老師提供音樂創作。桃源國中全體教師協助各項營隊、場邊工作。

一篇回應 to “赤腳與高跟鞋,布農的佛朗明歌之夜”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