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屏東排灣

災後三年,持續被遺忘的分水嶺八瑤部落

文/鄭淳毅 - 24 五月 2012 - 1 篇回應

災後三年,持續被遺忘的分水嶺八瑤部落

滿州鄉長樂村的八瑤部落,位屏東縣邊緣,八八災後地滑嚴重,部落兩側民宅至今持續開裂滑落。然而地處偏遠、人口不多的八瑤,在地聲音備受忽略,如今重建條例期限將屆,無論遷村或原地重建皆毫無進展,持續被遺忘著。

在地的就很好─高士部落的巴舒亞生活學苑

文/鄭淳毅 - 16 五月 2012 - 1 篇回應

在地的就很好─高士部落的巴舒亞生活學苑

高士村地處邊陲,屬於屏東縣尾端的「偏遠地區」,許多居民都認為發展不易。但也有如李文斌般的族人回到部落,透過長期摸索和努力,希 望能夠傳承老人家的生活,也開創「回鄉發展」的機會,邀請更多人認識高士的美好。






不知所云的「永久屋產業重建專款」,是助益還是困擾?

文/鄭淳毅 - 12 五月 2012 - 不知所云的「永久屋產業重建專款」,是助益還是困擾? 已關閉迴響。

不知所云的「永久屋產業重建專款」,是助益還是困擾?

莫拉克之後,永久屋基地獲得「內政部海基會大陸善款指定產業重建專款」,協助產業重建。不過,為期半年的計畫已將屆滿,卻因為行政程序,有的部落至今沒有獲得這份經費,目前所有設備經費都須另行張羅,工資也只能拖欠中。






高士永久屋缺水狀況多,政府單位互踢皮球?

文/鄭淳毅 - 28 四月 2012 - 1 篇回應

高士永久屋缺水狀況多,政府單位互踢皮球?

高士村長李德福表示,永久屋用水以簡易自來水施作,如今出狀況,縣府雖希望水公司處理,水公司卻希望部落成立自來水管理委員會自行解決。然而高士永久屋用水是從一開始的設計規劃就有問題,「部落怎麼可能處理得了?」






永久屋政策回顧(11)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屏東篇(下)

文/何欣潔 - 25 四月 2012 - 永久屋政策回顧(11)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屏東篇(下) 已關閉迴響。

永久屋政策回顧(11)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屏東篇(下)

「很多原住民沒有在自己的小學畢業,也沒有在部落生活過,而我們一直鼓勵人才回到部落似乎有點緣木求魚,因為他沒有得到那邊土地的滋養,不可能對那裏有感情。」舊好茶國小最後一屆畢業生的台邦.撒沙勒,對部落文化與小學的關係感觸深刻。






謝仙花vuvu:永久屋很好啊,只是沒有水,跟在舊部落一樣。

文/鄭淳毅 - 21 四月 2012 - 謝仙花vuvu:永久屋很好啊,只是沒有水,跟在舊部落一樣。 已關閉迴響。

謝仙花vuvu:永久屋很好啊,只是沒有水,跟在舊部落一樣。

謝仙花vuvu說:「這個海菜,村長給的。這個是野菜,也是村長給的。這個地瓜,別人送我的。我有買米酒,客人來的時候給客人喝。我買檳榔,山上的很好,乾淨。我一個人,無聊,會一直吃檳榔內。」






災難並未停止於政策定案的那一刻─高士村的等待與考驗

文/鄭淳毅 - 11 四月 2012 - 1 篇回應

災難並未停止於政策定案的那一刻─高士村的等待與考驗

李德福指出,隨著地滑擴大與每年的頻繁撤離,高士村的避災安置機制備受考驗;而族人對於「遷回舊部落」的期待,最後卻是六七鄰獲得安置,而非全村一同遷村,也逐漸開始討論此一問題,希望未來能全體回到安全的舊部落。






木雕是我的「啞巴家人」─木雕家高富貴專訪

文/鄭淳毅 - 2 四月 2012 - 木雕是我的「啞巴家人」─木雕家高富貴專訪 已關閉迴響。

木雕是我的「啞巴家人」─木雕家高富貴專訪

高貴春在八八災前開班教授木雕、十字繡等,災後獨自住在部落邊緣的工作室裡,對比過去,他笑說:「我怎麼會是一個人?這裡這麼多人!你看我有這麼多家人陪我。」滿屋子木雕作品,都被高貴春親暱的稱呼為「啞吧家人」。






地滑擴大、人口老化,高士部落發展在地照顧網絡

文/鄭淳毅 - 25 三月 2012 - 地滑擴大、人口老化,高士部落發展在地照顧網絡 已關閉迴響。

地滑擴大、人口老化,高士部落發展在地照顧網絡

八八之後,牡丹鄉高士村地滑問題逐年擴大,每逢豪雨颱風,居民都需配合強制撤離;而永久屋落成之後,離本村落約十多分鐘車程,老人家的居家照護問題是一大考驗。高士村在地組織與外界合作,期望打造社區安全生活照護網。






三村共組新來義部落,住民大會討論公共事務

文/鄭淳毅 - 22 三月 2012 - 三村共組新來義部落,住民大會討論公共事務 已關閉迴響。

三村共組新來義部落,住民大會討論公共事務

新來義部落於19日晚間召開第四次住戶大會,討論了許多居民適應新生活的過程中所關心的各種問題,從路燈報修、設立公車站,家屋改建與園區造景,到耕作地配置和爭取在地小學等。 新來義部落也隨著居民們的入住定居,成為生活機能更臻完善的社區。






禮納里部落(22)有漂亮的家,也不能住在裡面

文/何欣潔 - 21 三月 2012 - 5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22)有漂亮的家,也不能住在裡面

「那些商人挑的,都是我們原住民的年輕人。」一位不願具名的族人表示:「年輕人很傻,剛出社 會,人家說要借他錢、可以分期付,就買了車子啊、電視機啊、幫人家作保啊。漂亮的車子開回來部落很拉風,但是很快就付不出錢,東西就被拿走 (扣押),錢還是要還。」






中間路部落族人戴葉碧銀感嘆:我們最早來到這裡,最後也是我們被留下來

文/鄭淳毅 - 18 三月 2012 - 中間路部落族人戴葉碧銀感嘆:我們最早來到這裡,最後也是我們被留下來 已關閉迴響。

中間路部落族人戴葉碧銀感嘆:我們最早來到這裡,最後也是我們被留下來

鄰長楊秋雄表示,過去的祖先為了尋找可耕地,從獅子鄉一帶輾轉遷徙至此。最早在此生根落戶的共有18戶人家,戴葉碧銀vuvu家族也在其中。沒想到88風災後,vuvu卻未能獲配永久屋,不能隨著部落遷徙,將被單獨遺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