汛期來臨,漂流木僅能焚燒處理?

本文摘要:縣政府公告可以到河床上撿拾的漂流木,早就沒有價值,甚至拿來雕刻可能都有困難。畢竟,雕刻的木頭一定要堅硬耐用, 現在漂流木的數量還是很多,為什麼鄉公所不與在地的文化工作者、雕刻師討論,合作解決漂流木呢?( 圖/ 朱正勇 )

汛期來臨,漂流木僅能焚燒處理?

漂流木的用處有多少?裝置藝術家喜歡用漂流木來做裝飾;雕刻家可以用它來雕刻;或者有人用它來取火,甚至好一點的木頭可以賣到一個好價錢。由此可知,漂流木不止是從山上因溪流沖刷下來的廢棄木頭而己,它的用途非常廣泛。因為八八風災帶來的雨量驚人,所以許多漂流木隨著混濁的溪水,被帶到溪流的下游處;在大家忙著重建家園,整頓溪流時,這些漂流木也慢慢被整理掉了。

在達仁鄉大竹高溪上,六月時常可看到許多族人在河床上燃燒漂流木,冉冉上昇的白煙從遠處就可以看見。走到近處實際的了解後才知道,原來這是鄉公所特別爭取的一個月短期就業。達仁鄉從六個村莊中,遴選出五十名工作人員,一個星期有工作五天,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河床上整理大量的漂流木。

由於漂流木的量太多,所以大部分都以原地燃燒方式來處理。在地工作人員表示,一個月的短期就業時間很短,除了一些有價值的木頭早被林務局及販賣木頭的商人搬完外,剩下的木頭一點價值也沒有。所以,在汛期來前,工作人員就盡量把其餘的漂流木給整理結束,大一點的漂流木就地燃燒,小一點的漂流木,有些族人會搬一些回家做為柴火使用。

因為現在外面工作非常難找,許多族人返鄉後沒有固定的工作可以做,一個月的工作時間雖然非常短,但是能有暫時的工作仍可以貼補家用。接下來如果漂流木沒有全處理完,族人還會繼續向鄉公所爭取加長工作時間。

PIC_3283
為防範汛期來臨造成更多傷害,短期工作人員在河床上就地將漂流木給焚燒掉。

另一方面,一位住在大竹高溪土坂村的年輕雕刻家陳進輝,有著不同的看法。他表示,風災後大量的漂流木應該屬於部落的財產,因為漂流木還是一顆大樹時,它生長的位置是屬於原住民保留地,或者是在族人的私人土地上,如今被沖刷下來後,卻被林務局或商人拿去圖利。

縣政府公告可以到河床上撿拾的漂流木,早就沒有價值,甚至拿來雕刻可能都有些困難。畢竟,雕刻的木頭一定要堅硬耐用,不是每顆木頭都可以做為雕刻的材料。現在漂流木的數量還是很多,為什麼鄉公所不與在地的文化工作者、藝術家、雕刻師討論,合作怎麼解決漂流木呢?

除了拿回家做柴火外,漂流木的用途還有很多;例如,可以做為部落裝置藝術,或者請工人把大型漂流木搬到雕刻師的家中,請他們來雕刻一些創作品來,這樣獲利的才不只是那些短期的工作人員而己。部落及文化工作者都是受益者,漂流木的價值才能提高,而不是汛期要到了,就趕緊將漂流木燒掉。

漂流木的價值,在於木頭本身可用處多寡。善加利用時,它是一塊無價之寶,但若隨意處理,它就一無是處。所以漂流木的利用價值到底何在,只能說是因人而異。

2 回應 to “汛期來臨,漂流木僅能焚燒處理?”

  1. ss 說道:

    人類真的是自取滅亡,地球資源都快用完了,台灣的公家單位還脫離不了「便宜行事」的思維,真的是……

  2. 88編輯 說道:

    看到小地方有人回應這篇文章,轉貼在這裡:

    miru:

    如果真要用燃燒的方式處理漂流木,
    不如將之刨碎作為農用途,
    用在香菇包也好,不用再去砍樹,
    用在堆肥也好,回歸大地,
    用在建材也可以做密集板,
    再不行就讓家裡有廚灶的拿回家炊事烹煮用。
    至少都還有很多價值。

    福熊:

    miru的建議真好!反正達仁鄉也沒什麼名產,不如發展養菇業。
    現成的木頭就在河邊,要段木有段木,要木屑就請鄉公所租幾台碎木機弄一弄。
    到時候以88風災愛心香菇之名,不怕賣不掉。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