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將滿三年,達卡努娃的嘆與盼

本文摘要:災後將屆滿三年,達卡努娃里的心聲,如同其他的原鄉部落,皆希望工程單位、公部門能夠真正聽見地方的聲音,真的將部落的意見視為意見,而非如孔効平所言,「叫我們去開會、簽名,但是我們提的都沒有列在會議記錄裡。」 ( 圖/ 劉瑋婷。達卡努娃橋現況 )

災後將滿三年,達卡努娃的嘆與盼

莫拉克風災即將屆滿三年,但對許多原鄉部落而言,今年的610豪大雨幾乎讓部落重建回到原點,以那瑪夏為例,台21線五里埔至那瑪夏段在歷經「死亡道路」、溪底涵管便道之後,居民好不容易盼到了鋼便橋,卻因為六月的豪大雨,使得六座鋼便橋毀損,多處道路坍方,至今道路仍在搶修,現已搶通至雙連崛、錫安山段,僅四輪傳動車輛可通行,遇雨易泥濘不堪,施工單位原預計在8月6日可搶通至南沙魯段,讓居民對外交通更加便利,但蘇拉颱風又將要登陸,部落居民憂心:「颱風一來大概一切又歸零了吧!」

安全道路仍然是奢求的夢

位於那瑪夏最內部的達卡努娃里,其村里範圍遼闊,除了民生一村、二村之外,上行至青山段往茶山都有里民居住,里內有那瑪夏區內唯一一間加油站,負責人高春花與妹妹在610之後,開著三噸半的貨車下山到大埔加油站載著一千公升的油回到山上,「每天下山載啊!不然這邊的人要怎麼辦?」

事實上,災後初期,中油油罐車並沒有進入部落,當時,高春花也是用同樣的方式補充油料,雖然中油有補貼往返的游資,但聽聞颱風將至的消息,高春花與妹妹討論著「如果路半年都不會好,那我們要半年都自己載油。如果路一輩子都沒有好呢?」妹妹答道:「那我們就一輩子自己載油!」

道路復健的需求,一直是原鄉地區最大的盼望,「路通了,農產品要運下山才不會有問題。」;「就算遊客想上來,那也要路有通才可以啊!」進入原鄉,詢問居民對道路的想法,多半都是得到上述的回應。

達卡努娃里長孔効平細數部落的道路需求,「你說部落內的嘛,就是達卡努娃橋、民生大橋、西安吊橋還有原民會的A線工程,另外就是民生到卡馬龍平台那邊。」孔効平所指的幾座道路、橋梁工程,都是部落之間相互連結、並連接聯外道路的重要樞紐,但無論是因莫拉克風災毀損或是因為使用需求需要重新修建的工程,都還在持續中,孔効平也提到,在上一波的豪大雨之後,工程建材依然留在原地,「材料亂丟,有些都生鏽了,不然就是散落到其他地方,他們可以報說這些都因為災害被沖走,然後又要重新追加預算。」

IMG_3405
民生大橋現況,左側為臨時便道,右側則為新建中的民生大橋

IMG_3408
達卡努娃橋現況

相關單位對在地意見的輕忽

另一項讓孔効平感受最深的則是相關單位會勘時對於在地意見的輕忽,「叫我們去會勘,好像只是去湊人數、簽個名,我們提的意見他們都不接受,不管是區公所還是市政府都一樣,設計規畫好了也不會告訴我們、告訴里民,講出來了讓全民監督才對。我們提出來的不列在會議記錄裡面,好像是我們講我們的,他們做他們的,設計設計他的,會勘歸會勘。」

他舉例,「我們這些不專業的,跟包商說這樣不對,包商就會說他們按照設計圖去做,我們都沒有看過設計圖、預算書,如果可以給我們設計圖,我們也可以拿去請教懂的人啊!叫我們去開會,我們以不專業的立場提出意見,在地方代表那邊簽名,我們去開會還沒有差旅,那些專家學者來開會有差旅費,說的都是金玉良言,我們說的就當放屁!」

在部落內部也同時必須面對就業的問題,孔効平說,「除了公務員之外,大家都是失業的,要出去找工作,又不可能把老人家跟小孩留在部落,小孩留在部落的就是靠阿公阿嬤的老人年金養,大家都很煩惱。」過去也曾有單位進入部落進行產業重建的協助,但孔効平提到,對部落而言,最希望的是上面不要只是要部落提出計畫,派一個人力來親身體驗部落的產業需求,而後與部落共同擬出產業重建計畫,才是產業重建的方向。

這個「親身體驗」的想法,孔効平也希望水利署、水保局等相關單位也能夠在災難前先進駐到部落,「你就派一個人來,看是要一個村一個還是整個那瑪夏區一個,和我們住了就會知道災情、知道我們的需要,再由這個體驗過的人去做統籌,因為他親身體驗過,就會知道這裡需要什麼、還需要多少經費來做,不然我們去開會也好像只是發牢騷,長官在那邊聽也是傻在那裡,不要事情過了之後才上來會勘,然後再往上報告,再設計,就上來體驗!」

沒有自來水與電桿,卻在樹上綁了纜線

除此之外,達卡努瓦的簡易自來水系統也尚未發揮作用,「根本是浪費經費!一下雨水源頭就會沖壞,南沙魯的里長就說,好像叫一個一歲半的小孩子去放水管,然後用石頭壓著一樣。他們在驗收的時候也不會帶我們!」

食衣住行以外,令居民啼笑皆非的還有光纖網路,對部落而言,網路是他們能夠對外傳遞部落訊息的重要管道,「電信公司就說掛在樹上那個不是猴子,是光纖,我們就會想,你都可以開車上來把纜線綁在樹上了,為什麼不能開車送電桿上來?」

災後將屆滿三年,達卡努娃裡的處境如同其他的原鄉部落一般,希望工程單位、公部門能夠真正聽見地方的聲音,真的將部落的意見視為意見,而非如孔効平所言,「叫我們去開會、簽名,但是我們提的都沒有列在會議記錄裡。」

距離河面約7公尺,當河水暴漲後,恐難抵土石、水流、漂流木的衝擊
西安吊橋原貌,下圖則為拆除後的臨時便道,但已因610豪大雨而沖毀

IMG_0944

IMG_2977
生民農路現況,生民農路是達卡努娃里在封閉民生大橋、達卡努娃後,唯一對外的臨時通道,同時也是能最快緊急搶通的道路

一篇回應 to “災後將滿三年,達卡努娃的嘆與盼”

  1. 劉瑋婷 說道:

    0919,那瑪夏區達卡努娃里民生大橋便道已沖毀,部落停電,達卡努娃里內約有一千人。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