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山部落葉金明:我不是男祭司!

本文摘要:為了傳承文化的富山青年會會長,因為一篇烏龍報導「傳教師變祭司」,陷入教會與部落兩難的局面。他難過表示,「因為祭司這項文化部落裡已經沒人再傳了,所以我才將小時候所學的交給部落年輕的下一代。我不是男祭司!我很難過,大家對於這樣簡單的事情對我所產生的誤解。」 ( 圖/ 柯亞璇。部落文化傳承被扭曲,對工作者來說是一大打擊。 )

富山部落葉金明:我不是男祭司!

前言:

今年四月初出現了一篇新聞報導「傳教士變祭師扛起部落祭儀薪傳」,文中主角─富山部落青年會會長葉金明,在報導露出後,面臨部落與教會兩邊質疑,面對如此醒目的標題,不知該從何解釋當時被報導的情況。

葉金明表示,「那個報導得太嚴重,對於在部落做這件簡單的文化傳承工作,會有很大的負面效果。」然而,對於這件事情始末全然不知的族人,也不分青紅皂白的質疑葉金明,「你到底信什麼」?

不只教會質疑,事實上,排灣族只有世襲的方式才能夠成為部落的祭司!富山部落葉金明再一次的解釋,這樣的部落職位是不能隨便亂取代的。他也直指,只有女性可以成為巫師,男性更是無法取代的。

在八八風災後回到部落文化傳承工作的葉金明,在「傳教師變祭司」事件後,讓熱誠投入文化工作的他陷入兩難的局面,立場分明的葉金明又如何繼續在兩難的局面中傳承無人能接續的文化工作?!以下是相關整理報導。

教會也是包容這樣的文化存在

會有這個誤會,是因為葉金明在長老支持下,以非祭司的身份執行祈福儀式,他表示,當初部落長老支持的原因是「我給你這個空間,給你這個權利,而且部落的頭目與長老也願意提供這樣的空間,讓下一代繼續傳承部落的文化」,才支持他在部落執行祈福的儀式。

他也表示,「其實,在天主教裡面強調本土化,本土化神學,那他們強調的目的是說,讓排灣族的文化或是各原住民的文化,可以讓這個宗教更接近。那有一些東西是教會可以允許的,比如說,祭拜祖先可以的。而教會也是包容這樣的文化存在的。」

站在一個為了傳承的立場

造成部落與教會兩邊的誤解,也造成葉金明不知道如何去解釋這個發生的過程。接著他也表示,「不能與教會對立,更不能傷害到部落。執行祈福的儀式,只是用他所知道的部落知識來協助部落斷層的這個階段,等到族人學會或是找到繼承的祭司人選,他就要繼續回到他原來服務的單位繼續下一個階段的目標。」

面對前些日子的壓力,他也無奈的表示,「我希望說,不論是部落或是教會,他們看到目前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積極在做的這些事不是邪惡的,也不是壞事。而是我站在一個為了傳承的立場。」

遵守VuVu的交待:不准許的情況之下,絕對不可以使用!

而就將失傳的文化,葉金明又是如何習得的?他表示,「以前部落的一個VuVu(排灣族耆老的稱謂)因為沒有交通工具,所以他常常戴她去想要去的目的地。但是,他也不能馬上離開,所以,每當祭司在與族人溝通時,他就坐在旁邊聽,聽久了就會了。那個開始懂祭司儀式的過程是這樣的。」

然後,那個VuVu就問我說,你有沒有心要學?我就說,「好啊!你教我」。她就教我一些比較簡單的東西。就因為這樣子,她也允許我,如果碰到特殊情況,我准許你可以用。可是,在有不准許的情況之下,你絕對不可以使用。

他也表示,之前在公開場合,所做的祭祀儀式是簡單的儀式,即便是平民(排灣族階級制度社會中的一個階級名稱)都可以做這個儀式。因為裡面的祭祠其實是很生活化的,而一些較難的祭祠,是小時後從VuVu那邊學來的。而較難的部分,若是用中文比喻的話,就是排灣族的文言文。他也表示,「能不能學得更深入,就看自己的母語能力有沒有到那個程度。」

他也提及,當初採訪時也告知該採訪者,排灣族絕對沒有男巫師這件事,絕對沒有,也沒有例外。

排灣族有男祭司,而男祭司是世襲制度傳承下來的,是一代傳一代的文化延續方式。所以變成這樣的報導在部落裡也造成許多的誤會。

面對兩難的局面,影響葉金明原來教會工作的他也表示,「我寧願在教會裡面工作啊,對不對!,是因為祭司這項文化部落裡面已經沒有人再傳了,所以我才將我小時候所學的跟知道的交給部落年輕的下一代。我不是男祭司!我很難過,大家對於這樣簡單的事情對我所產生的誤解。」

傳教師變祭司?!

但遇到這種難解釋的情況。他也表示,「你去想這兩個宗教立場是不一樣的。那我要怎麼交代?神職人員也來我家,問我,這是什麼意思?」

在教會的立場來看,也會因為這樣的報導情況導致葉金明遭受被開除教籍的危機。所幸,在葉金明更進一步讓教會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才使得這事件逐漸得到教會立場的諒解。

而88NEWS記者採訪同時,在一旁相挺的青年會,開著玩笑的口吻說,「哪個報社?台九線的青年會全部都會站出來啦!」

雖然一句玩笑話,但顯示出這樣不清楚的報導,確實模糊了許多讀者認識部落真實現象的窘境,而部落青年對這樣的報導更是難找到可以重新解釋的立場與空間。

族人說了真話卻又報導錯誤!「傳教師變祭司」事件只是扭曲部落真實現象的冰山一小角,讓許多像富山部落青年會這樣熱忱的族人更是感到無奈!

image001

部落文化傳承被扭曲,對工作者來說是一大打擊。

2 回應 to “富山部落葉金明:我不是男祭司!”

  1. 蕭愛蓮 說道:

    我個人認為外來宗教必須尊重文化

  2. 阿里巴巴 說道:

    以後改叫"葉教授"就對啦 他是傳承文化的嘛 又不是真的開祭典 怎麼搞的那麼複雜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