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居原鄉,老有所養: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居民專訪

本文摘要:「我們沒有去杉林那邊,因為離家太遠了,又不能種田,媽媽不想要。」為了讓老人家留在熟悉的環境裡安養天年,是許多龍興段住戶堅持留居原鄉、不遷杉林的理 由之一。這17戶熬過了抗爭、等待,終於如願留在六龜原鄉延續災前的生活模式。 ( 圖/ 何欣潔。入厝典禮上,新開老人關懷班穿著紅制服出席,開心慶祝。 )

願居原鄉,老有所養: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居民專訪

2012年2月25日,高雄六龜龍興段永久屋舉辦了盛大而公開的入厝典禮。原居於六龜新發村新開地區的17戶居民已經在農曆年前陸續領取鑰匙、搬進永久屋,25日典禮當天,居民多從容地從新家中走出,參與入厝盛會。

住戶郭章元表示,自己等這個永久屋兩年多了,終於可以擺脫在外租屋的日子。「當初因為不想離開六龜,所以一直不願意簽杉林(大愛村)的永久屋,想看看還能不能爭取留在六龜,結果竟然就一直拖一直拖,拖到災後周年了才確定有這個永久屋!」

郭章元表示,自己從小就生長在六龜新發村,已經習慣山上的生活,不願入住大愛村。「我從小就念新發國小,長大念六龜國中,畢業以後就留在六龜做板模、種菜,真的不想離開這裡。雖然我的兄弟姊妹都去高雄找工作、生活,但是我就是不喜歡都市的生活,寧願留在山上。」

「而且,像我兄弟姊妹都去高雄工作,留我媽媽在家裡,我要負責照顧她呀!媽媽老了,不習慣換環境,留在六龜最好,所以也盡量爭取留在六龜。」

IMG_7636
郭章元夫婦。

作為六龜地區受災死傷最慘重的新開部落,當初因中央與地方政府均希望莫拉克災民一律入住大愛村,而選擇與其它部落一同上街抗爭,要求「離災不離鄉」,爭取於六龜興建永久屋。抗爭歷時一年,許多受災住戶因無法忍受長期等待的煎熬而選擇入住大愛村,與郭章元一同入住龍興段永久屋的,是堅持等待到最後一刻的居民。

「當初真的以為等不到這裡了,大概2010年5、6月的時候,真的以為等不到了……怡禎那邊還有打電話給我,說這個龍興段永久屋大概爭取不到了,叫我們趕快去申請大愛,她們人很好啦,怕我們沒房子住。」郭章元回憶:「我們也是有打去問,結果大愛那邊說,一、二期都沒有空房了,我們要就要等三期……」

「幸好7月的時候,又接到電話說,有了有了,這邊永久屋過了!喔,等了兩年,租房子租了兩年!」郭章元慶幸:「還好有等,等到這裡很好,聽說大愛那邊都會漏水,牆壁也會裂,問題很多,離山上又遠,開車要一個小時喔。」

目前,郭章元與母親、妻兒一家五口居住在永久屋裡,在新發原鄉山區租了六分地種龍鬚菜,偶爾有板模零工與八八臨工作為外快。「孩子現在念新發國小,接下來念六龜國中,都是走路就可以上學。」

IMG_7622 IMG_7631

(左)新開龍興段永久屋居民郭章元,開心地與鄰居打鬧。(右)孩子們也在新家跑進跑出。

與郭章元同樣歡喜喬遷的,還有居住於六龜的魯凱媳婦杜佳佳。原鄉台東知本的杜佳佳,嫁給居於六龜的丈夫已經二十餘年。原本與丈夫均在北部工作養家,供給孩子與婆婆在南部唸書、生活,未料在莫拉克風災中,房屋遭到土石淹沒,改變了一家人原本的生活模式。

「我嫁來已經二十年啦!常常還有人問我是不是外籍新娘,我已經習慣啦,我是台東那邊的魯凱族。我媽媽(婆婆)已經76歲了,莫拉克的時候只有她一個人在家,那個土石淹到我頭頂這麼高,幸好她跑得快!」杜佳佳回憶:「在那之後,我老公就辭掉工作回來,因為他是獨子啊,要照顧媽媽。」

杜佳佳表示,她先生原本在北部做泥水工,災後便辭職回家,專心處理災後相關事宜、陪伴媽媽,也打算在山上租地種芒果賺取外快。「其實我老公現在算是無業遊民啦!芒果價格那麼差,一斤才七八塊,就是種一種而已,我還是要在桃園紡織廠上班養家,養三個小孩,不然怎麼辦,怎麼養得起小孩?」

「我的小孩子都在高雄那邊唸書,平常住校,放假就可以回來這邊。」杜佳佳高興地表示,結束了兩年的租屋歲月,這裡以後就是大家放假團聚於此的老家。

「我們沒有去杉林那邊,因為離家太遠了,又不能種田,媽媽不想要。」為了讓老人家留在熟悉的環境裡安養天年,是許多龍興段住戶堅持留居原鄉、不遷杉林的理由之一。隨著入厝典禮的歡喜落幕,這17戶熬過了抗爭、等待、租屋歲月的受災住戶,終於如願留在六龜原鄉延續災前的生活模式。

IMG_7651

入厝典禮上,新開老人關懷班穿著紅制服出席,開心慶祝。

IMG_7639

居民正式入厝,龍興段永久屋熱鬧不已。

IMG_7643

嫁來六龜的魯凱媳婦杜佳佳。

IMG_7628

作為宗教團體,法鼓山的傳教方式低調許多,僅致贈村民春聯,村民也欣然接受。

IMG_7646

六龜重建居民終於有了安家之所。

2 回應 to “願居原鄉,老有所養: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居民專訪”

  1. 防火玻璃 說道:

    支持博主,我又来逛逛啦!
    希望博主的网站越办越好!
    诚意与各位交换友情链接:http://www.fanghuoboli.net

  2. 王坤煌 說道:

    八八風災後,我們關注在受災最嚴重的一些山區。
    當六龜居民回到日常生活後,一切貌似好了。

    最近,我看到住高樹的年輕人,黃明正在TED 上的演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augc9bprK4

    才驚覺,為何我們能忍受這種敷衍的重建的方式。
    為何我們能忍受城鄉建設差距如此嚴重的對待。

    六龜、美濃聯外道路一共才二十五公里,其實已經修築了十幾年。
    原本我也以為這是正常速度,
    看看對岸,一年能修上千公里路,

    如果,這條路是放在高雄市、台北市或者台中市。
    需要三個月嗎?

    六龜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