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治療:你要「治療」我什麼?!

本文摘要:八八風災一年過後,部落族人漸漸感受到「心靈重建」不能老是用消耗預算的方式來「重建」,更深一層的是需要在地人來做最基本的服務,才是發揮藝術技巧的心靈治療。 ( 圖/ 柯亞璇。部落族人需要什麼樣的藝術治療? )

藝術治療:你要「治療」我什麼?!

前言:

八八風災後,在各項硬體建設及永久屋工程趕在重建條例三年的時間內盡速動土開工後,政府也積極在心靈重建的面向積極協助族人在生活中復原風災發生過程所遭受的心靈傷害。

在整體看來,政府與族人都理解部落需要資源協助,但在不同的立場執行時,就會有「各自方便」的作法將資源帶入部落。八八風災一年過後,部落族人漸漸感受到「心靈重建」不能老是用消耗預算的方式來「重建」,更深一層的是需要在地人來做最基本的服務,才是發揮藝術技巧的心靈治療。

例如政府推動的各項「藝術治療」,就有族人表示:「藝術治療,你(政府)要治療我什麼?」以下是台東、屏東相關綜合整理報導。

(1)台東:你(政府)要治療我什麼?!

表演團體的「藝術治療」:只是比較好消耗預算!

根據台東地區長期協助部落推動文化的戴明雄表示,往常政府所執行的心靈治療方式,是邀請不同藝術表演團體進入到部落,當地人則負責招集小朋友前來觀賞。他也表示,有部分族人反應,這樣的「藝術治療」方式,只是比較好消耗預算,實質上對部落重建心靈這塊沒有都少助益。

而台東的族人參加會議時,當時參加評審會議的委員也表示,這樣檢討下來,執行一年半多的計畫,簡直就是在消耗預算,於是今年度相關計畫單位也提議重新改變計畫執行的方向,由部落在地的族人來協助心靈重建的事務。

台東地區族人也表示,當地族人對在地領域的人、事、物瞭解比較高,並且透過當地的文化元素放入藝術陪伴的計畫裡面,在很多細節上的安排會是比較符合在地族人的需求。

在生活當中把美的事情表現出來,那個就是生活中的一項藝術。

未來心靈重建這個計畫將來會想要如何執行?戴明雄也表示,大家經過風災了之後,現在好像都過得不自在,臉上失去了笑容,就失去了那個最原始的美。他說,「在部落裡所認知的生活其實就是藝術,那我們要如何在生活當中把美的事情表現出來,那個就是生活中的一項藝術。」

他也明確劃分自己的立場,他說,「其實,我們就是做陪伴。比較心靈層面這塊就是跟教會合作;另外一塊很特別的就是將部落的農事也巧妙的與這個計畫結合起來。」

而台東整個災區相關的工作,計畫以香蘭部落做為基地與部落組織做連結。請當地青年會來協助承擔這塊,用部落現有的資源結合起來。

image001

(2) 屏東:心靈重建要跟部落的生活串連起來!

長期在屏東縣衛生局服務的魯凱族人盧惠美表示:「我們公部門,在那邊廣播老半天,都沒有人來。」在長期服務部落經驗的她則表示,「心靈重建假使是自己部落的族人來做,被服務的族人會較有信任感。」

如何將公部門的資源有彈性的轉入部落運作?盧惠美表示:「心靈重建的這一塊資源如果由部落的人來服務較有效果的話,我有必要把我週邊的資源轉化進入到部落。因為目前部落訪視的工作是採有給職的方式,所以在某個程度也會要求部落在地工作者的品質。」

她也表示,關懷、訪視由部落在的族人先做會比較好,因為部落裡都有一些固定的聚會時間。透過部落聚會時間與訪視的工作,有彈性的把訪視的工作在聚會過程中完成,也不會造成部落的無法適應。而透過工作的技巧將訪視的工作更深入到部落,也才能夠瞭解族人心裡真正的聲音。

這樣的訪視工作不花俏,又是最容易接近部落的方式。她表示,我們把部落一些可以做這樣工作的人,跟部落的生活串連起來,可以先從這一小塊做作看,如果這個地方做得起來,別的地方也可以!

她更進一步表示,訪視不一定總是要表示是代表哪個公部門或是單位,這樣族人反而對這樣的訪視做法感到反感。

在整體看來,政府與族人都理解部落需要什麼樣的資源協助,但在不同的立場執行時,就會有「各自方便」的作法將資源帶入部落。

八八風災一年過後,部落族人漸漸感受到「心靈重建」不能老是用消耗預算的方式來「重建」,更深一層的是需要在地人來做最基本的服務,才是發揮藝術技巧的心靈治療。在今年度各災區地方相關的心靈重建工作,又即將是一個新的開始與啟動,記者將繼續作相關追蹤報導。

3 回應 to “藝術治療:你要「治療」我什麼?!”

  1. thomas 說道:

    真好的文章!

  2. Fali Tali 說道:

    邀請不同藝術表演團體進入到部落,當地人則負責招集小朋友前來觀賞,就叫「藝術治療」?!還是有其他的配合活動?若治療行為可以用大規模一群人同時進行,比較可能的是宗教的力量吧!但是這前題下都是這群人已經有了共同的信念,才可能造成影響。
    一場天災浩劫過後,每個人的感受不同,他所受的傷害與影響的層面也不同,如何只用這樣共同觀賞的方式來進行?況且藝術治療比較偏向治療關係中的表達,不是看別人的表演而是自己也成為創作(造)者,把心裡的感受表現傳達出來,就像兒童時期,我們會在被責罵後,透過文字、圖畫發洩出來,之後也就心情平朗。
    心靈治療的方式很多,不用一定要選擇無功浪費的方式進行,像部落的戴先生就說的很對,他說的那段,「其實,我們就是做陪伴。」就是最佳的治療助力,因為不是孤軍奮鬥,大地的孩子很快會站起來的。

  3. 研究生 說道:

    我目前在研究有關災區心靈重建這方面的議題,我是做園藝治療方面的研究。這篇報導讓我非常有感觸。期許自己能夠發揮一點點小力量幫助你們。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