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本文摘要:汪明輝表示:鄒族人想要回到傳統領域,可是那邊被非法侵佔了。「非鄒人」又透過各個民意代表及有力人士來封殺,表面上政府說可以,到最後都不可以。我們原住民永遠都是被騙,那政府永遠都是騙人的。 ( 圖/ 柯亞璇。 )

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前言:

在3月5日到8日與其他族人回到部落共同參與今年在特富野舉辦祭典的汪明輝教授,本身是鄒族人,在部落遇到八八風災後持續關心原住民災區部落的發展,目前任職於師大地理系的汪明輝教授表示,「重建條例有很多我們認為,對原住民來講有比較多不尊重。要劃為特定區域或是要劃為安全堪虞區,這個安全不安全的一個判斷,都是政府單方面或學者專家單方面去劃定的。」

除了重建條例之外,汪明輝認為:「鄒族人想要回到傳統領域,可是那邊被非法侵佔了。『非鄒人』又透過各個民意代表以及其他的關係來去封殺(我們找回土地),表面上政府說可以,但是實際上到最後都不可以,他們(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汪明輝也表示,原住民的傳統組織有很好的互助系統,但是外來組織權利的切入,分劃了部落原有的運作模式,是導致部落分化的最主要原因。

以下是專訪汪明輝教授從環境及政策的觀點所做的相關採訪報導。

「知識」跟「權利」上的一個不對等的關係

汪明輝表示,政府信任學者,學者跟政府之間就變成聯合來針對原住民災區的救災機制。那對於原住民的意見,其實他們也會忽略原住民對在地環境的熟悉知識跟住在這裡的一些經驗,他們會比較忽略。

政府或是學者對受災的環境很可能只是從衛星地圖或是一些地形圖來去判斷或是從災後發生的一些現象來判斷這是安全或是不安全,這個可能是他們太有自信有一點太武斷。

他說,「他們聲稱他們是科學的,可是這個科學是可以受到質疑的。因為是政府學者專家教授組成的,原住民是一群沒有這樣學位的,沒有權利的人,又是災民。所以就任憑這些人在做決定,從這裡可以看到知識跟權力上的一個不對等的關係。」

一個是自認為很有知識的人,一個是被認為沒有知識的人;一個是握有實質權力,一個是弱勢的;一個是正常的,一個是災民。他表示,在這樣的關係下,原住民才會遭受到所謂的二度、三度的傷害。

他也表示,原住民有非常豐富的知識生態、環境知識、文化知識。我們對災害的觀念跟他們對災害的觀念是不一樣的。我們是跟災害住在一起,而且他們所謂的災害在我們的生活中是沒有那樣的災害觀念。

因為原住民部落週邊到處都是所謂的災區,我們(原住民)已經學會怎麼跟災害相處。所以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這樣由他們來去判斷去決策某些有關於原住民的重建政策,這個是對原住民非常的不尊重,可以算是侵犯到原住民的人權,實際上忽略原住民他本身有豐富的知識。

他也表示在原住民權力的這一塊,「可以看到一個本來有自主性的,完全被忽略了,然後變成一個被動,完全消失,完全沒有權力的人,然後被外面的人決定。」

重建本身就是一個「單一的價值」

而對於重建所創造的價值又是什麼?他也表示,「重建本身就是一個單一的價值,單一的思維。什麼思維?只是重建硬體而已!房子被摧毀了,我(政府)給你(災民)房子。他(災民)沒有軟體,這軟體是文化、社群、民族,如果只蓋硬體,沒有軟體沒有文化的話,就會出現水泥房。」

這個水泥房是別人的文化,是慈善團體建構出來的文化。他也表示說,「慈濟文化就是世界各國的房子都長得一樣有慈濟的符號,他(慈濟)所想像的永久屋與幸福的家園,不是原住民所想像的家,不符合原住民價值。」

這些災民跑到這裡來生活,只是給了房子給了空間,可是其它都沒有。從原住民角度應該重建什麼呢?應該是重建他的家以外還有文化、社會組織。汪明輝也表示在重建過程,原住民原來的社會組織被拆散,從剛開始救濟的時候,分散到各個學校,沒有給與共同討論的機制,造成部落的分裂。

image001

汪明輝表示,「遇到災害後要重建的環境,原住民想的是一致的人、建築、野獸、大自然在一起。現在遇到災害,則是把他(原住民)抽離放到另外一個完全不是屬於他(原住民)文化的東西,這個人怎麼可能會存活嘛!」

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而汪明輝也表示在重建過程中最大的衝突就是沒有讓原住民可以自主性的決定自己的選擇!他表示說,「受災受難我(政府)幫你(災民)蓋房子就好了,可是災民可以有自主性啊!原住民要怎麼蓋,要在哪裡蓋要尊重原住民自己的決定。他也表示,不但沒有尊重原住民的聲音,還常常受到欺騙。」

他說,「我們(政府)答應你(鄒族)到152號地,結果到最後還不是沒有,還不是要把你(鄒族)遷到山下。為什麼?因為這中間有利益衝突。因為涉及到『非鄒人』的利益,『非鄒人』就阻擋鄒族人想要遷村的一個行動。」

鄒族人想要回到傳統領域,可是那邊被非法侵佔了。「非鄒人」又透過各個民意代表以及其他的關係來去封殺,可是表面上政府又說可以,但是實際上到最後都不可以。是因為這些人,因為這些人是有利人士。那我們原住民永遠都是被騙,那政府永遠都是騙人的。他說,「他們(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我們(原住民)也有表示抗議,但是那個抗議還不夠強!

汪明輝也表示,原住民的傳統組織有很好的互助系統,但是外來組織權利的切入,分劃了部落原有的運作模式,是導致部落分化的最主要原因。

對我們來講是自然現象,對他們來講是災害。

自然本身沒有什麼傷害。汪明輝也表示,「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在這裡,他們(政府)卻說這裡很危險,你們(原住民)一定要遷下山。他(政府)認為那是一個危險,是一個災害。我們(原住民)看多了,那個本來就是自然的一個現象。對我們(原住民)來講是自然現象,對他們來講是災害,關是這個觀念就差很多。」

重建過程對族群文化背景的不瞭解,造成重建過程中的誤解與政策上的不對等關係嚴重失衡,甚至出現明顯欺騙鄒族人的遷村手法。

若是沒有讓在地族人有自主性決定或討論參與的機會,部落分裂的問題,不止是會再重建的過程發生,更會在未來部落的發展過程中不斷的惡性循環上演,而將部落分割成更細小的組織分散在部落的各個角落運作,將部落的力量分化。

在莫拉克風災後遭受遷村的原住民部落,又如何重新找到一個重新合作團結的運作方式,重新拿回自己的自主權?記者將會繼續相關後續報導。

image003

汪明輝表示,「原住民有非常豐富的知識生態、環境知識、文化知識。我們對災害的觀念跟他們對災害的觀念是不一樣的。我們是跟災害住在一起,而且他們所謂的災害在我們的生活中是沒有那樣的災害觀念。」

4 回應 to “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1. 王興中 說道:

    請記者大人務必更正:是知識與權「力」,不是權「利」。權力是掌握在官員和學者手上,但權利是屬於原住民的,不可剝奪。一字之差會造成很大的觀念混淆。拜託!拜託!

  2. 八八編輯 說道:

    對不起!我們立刻來修正!

  3.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坦承的欺騙還好,至少我們還會綜合自己的狀況來選擇因應。
    但高雄市這邊還是模糊的隱藏的欺騙,讓原住民或災民不知不中掉入陷阱泥淖。
    還天真高興,政府會幫忙協助。
    如桃源區樂樂段,是山地保留地(漢人承租),政府口頭上也是信誓旦旦說可以,到現在卡在漢人這個神主牌啊
    桃園區苞山段38甲,山地保留地,無人承租,只因為政客要髮展觀光,覺得給寶山里災民當作基地是便宜了原住民,所以也是一樣,可以做,但是到現在也是障礙多還沒個頭緒。
    跟那瑪夏區的災民表示,拿了永久屋,還可擁有88之前山上的全部權利,上帝ㄚ!希望是如此。
    奉勸原住民同胞,跟政府談判,要建立在不信任的平台上,這是我的經驗(政府本來就是靠騙人起家的)。

  4. 關魚 說道:

    好生活報的驚鴻台灣單元今日登出阿雄拍的鄒族長老照片,
    把這篇列為延伸閱讀了: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gallery/aboutfish/3504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