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部落跑步的人  柯廣一:為了部落和榮譽而跑

本文摘要:64歲的柯廣一是參與好茶接待家庭的族人之一,還居住在舊好茶的時候,他是部落裡「跑步的人」之一,沒有通訊設備的年代,部落間的訊息往來就靠這些健步如飛的年輕人。舉凡頭目過世向各部落報喪、狩獵後的傳訊、各種資訊傳遞都是任務。柯廣一說,他們這些被選出來「跑步」的年輕人,是為了部落和榮譽而跑。( 圖/ 鄭淳毅。柯廣一 )

好茶部落跑步的人 柯廣一:為了部落和榮譽而跑

現年64歲的柯廣一是參與好茶接待家庭的族人之一,每當導覽人員介紹到他的家屋,總說這裡是「運動員之家」,因為柯廣一是部落裡的飛毛腿,參加鄉運、縣運,甚至全國賽事,都抱得獎牌歸。家屋外繽紛的裝飾和彩繪,也訴說他過去的光榮故事。但對於柯爸而言,他向客人介紹自己,從不是從這些獎牌開始。而是談到在部落負責「跑步」的故事。與柯廣一聊天的時候,總不斷感受到他對於部落團結一心在一起的情感,與為部落付出就是榮譽的心意。

跑步的人

還居住在舊好茶的時候,他是部落裡「跑步的人」之一,沒有通訊設備的年代,部落間的訊息往來就靠這些健步如飛的年輕人。舉凡頭目過世向各部落報喪、狩獵後的傳訊、各種資訊傳遞都是任務。柯廣一說,他們這些被選出來「跑步」的年輕人,是為了部落和榮譽而跑。

其中一項重要的職責,是當部落遇到久旱、巫師祈雨之後,這些年輕人必須發揮自己的腳力,讓族人土地得享甘霖。從上千海拔的傳統領域至高點、舊好茶與阿禮部落交界的古道開始,一路往下到平地的水門,步行至少五個小時的路程,要靠少年們的腳力「和雨比快」。柯廣一說:「巫師一祈雨,我們就開始往下跑。你要跑得比雨快,如果你被雨追上,雨就停在那裡了,其它的土地得不到滋潤。」

「受傷、流血,拼命跑不能停。所以你是用感動的心去跑,是為族人。運動會的跑,怎麼樣厲害,是為個人,那個沒有什麼。」

柯廣一說,為部落付出,就是自己的榮耀。所以他們不能亂吃東西,吃壞肚子就跑不快;睡覺也不能睡得太安穩,隨時保持警醒。「每天都在緊張中,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榮譽和部落跑,這是我的成就和光榮。」

從舊好茶,十五歲開始為部落跑步,到了二十六歲,族人遷村到新好茶,有了現代化的通訊傳輸設備,有了郵差,這些年輕人才卸下這份責任。

1
柯廣一

參與接待家庭,交朋友和分享感動

從舊好茶、新好茶到禮納里永久屋,好茶村三十多年來的遷徙足跡,柯廣一都經歷其中。雖然不再跑步,但在屏東工作的柯廣一,仍秉持著要為部落付出的態度,部落有需要還是會回來幫忙。他也是最早開始嘗試接待家庭產業的族人之一。好茶村接待家庭如今已有四十戶規模,經營得有聲有色,但剛開始的時候,因為部落沒有人做過類似的產業,難免會沒有信心。問起柯爸為何決定參與?他也談起自己的心情。

「開始的時候,第一個擔心會有不好聽的話,說我是為了私人。二是擔心住在這裡的(客人),(如果)評價不是很好,那對部落是負面,對我們好茶就是負面。」最初的考量,是很擔心自己做得不好,影響了部落的名聲。

但是他說「開始起頭難」,看到部落的年輕人付出,真的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部落全體,「所以我願意配合他。」

加入了接待家庭,到如今四十戶的規模,柯廣一很高興的說,「我很喜歡交朋友,因為做這個,我可以認識各種的朋友。」和客人們聊天,分享自己過去在部落感動的故事,讓他的生活多了不少色彩。他說:「我不喜歡很商業,帶動商業,只會帶動汙染。我們要的只是淳樸和寧靜的一個生活。我們不要五星級,你們(客人)在外面玩膩了看膩了。但是你來我這邊,我有感動的分享,像這些(為部落而跑的故事)……我講了自己也會感動,因為我確實這樣做過。」

2
「運動員」之家, 繽紛的彩繪和雕刻訴說柯廣一過去的光榮事蹟,門燈用廢棄的樂器製作,充滿巧思。室內的繡工精緻的抱枕、窗簾都出自太太之手。含蓄而驕傲的呈現女主人的好手藝。好茶族人的每一棟家屋,都在裝飾與擺設的細節中,娓娓細訴家族成員的故事。

3

和部落在一起

如今的柯廣一除了在屏東上班、種菜,就是回到禮納里永久屋整理房子。他說,當然會想念以前的好茶,「是因為以前比較久的時間在那裡,鄰居之間也比較深厚,可以很自然的去借鹽巴,我煮的飯你都可以來吃。」現在住在永久屋是不一樣的環境,因為任何開支都是現金,「大家將心比心,會不好意思。」但他認為,仍然要去珍惜,最重要的是整個部落沒有散掉,還是在一起。

唯一比較遺憾的事情,是遷村後沒有規劃墓地,好茶公墓流失之後,族人沒有地方安葬,部落仍持續在向政府爭取中。「靈魂在一起,可以互相照顧。東一塊,西一塊,遊魂,部落怎麼會興旺?」

柯廣一說,當初父母過世之後,因為全村都還安置在隘寮營區,討論遷村的事情,所以他把父母暫時安葬在大寮的墓園。「我常常跟我的孩子說,如果我不幸,沒有等到墓地,你們把我放在大寮,和我的爸爸媽媽一起。」

我要回應


+ 4 = 5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