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日常生活

山上山下的孩子,要在哪裡入學呢?

文/劉瑋婷 - 10 五月 2013 - 1 篇回應

山上山下的孩子,要在哪裡入學呢?

莫拉克風災將屆四週年,同時也是102學年度新生入學通知的時間,在重建期程逐漸進入尾聲之際,在那瑪夏區南沙魯里的居民卻收到了公所通知,通知單上提到,南沙魯第一鄰至第四鄰的國小新生,其入學地點是在杉林大愛園區的民族大愛國小,這樣的通知讓居民直言:「政府視原鄉重建的居民於無物!」

長治百合部落(53)感謝各界愛心,佳暮老人關懷據點免斷炊之虞

文/劉瑋婷。老人家在老人關懷據點中放鬆身心。 - 7 五月 2013 - 長治百合部落(53)感謝各界愛心,佳暮老人關懷據點免斷炊之虞 已關閉迴響。

長治百合部落(53)感謝各界愛心,佳暮老人關懷據點免斷炊之虞

老人關懷據點將要斷炊的消息傳出,來自台灣各個角落的關心開始進入部落,採訪的同時,貨運公司又送來了幾大包白米,柯信雄說:「真的很謝謝大家,現在米已經夠了,協會的公用帳戶也已經有兩三萬塊的捐款,我想這樣就夠了,我們去二手餐飲設備店家找鍋具、料理台,再買一個冷藏櫃,很謝謝大家的幫忙,現在我們收到的白米跟錢已經夠了,希望大家把愛心留給其他更需要幫忙的地方。」






吾拉魯茲二期入住,泰武遷村卻仍有遺憾

文/鄭淳毅 - 26 四月 2013 - 1 篇回應

吾拉魯茲二期入住,泰武遷村卻仍有遺憾

吾拉魯茲永久屋」兩年,第二期永久屋的40戶,於日前(4/20)舉辦入住典禮,屏東縣政府也同時宣告,屏東縣內最後一批永久屋終於完成,泰武村遷村到永久屋,至今仍有數十戶族人因沒有核配資格,無法與部落同在一起。第二期住戶說,心裡「一半高興、一半難過」。






溪底便道通車,已是產季之末,桃源打梅聲聲急

文/柳琬玲 - 18 四月 2013 - 1 篇回應

溪底便道通車,已是產季之末,桃源打梅聲聲急

減產、價格不佳,許多青壯勞動力沒有如往年般回鄉打梅,就形成人手不足的惡性循環。因為一棵樹收成不多,鋪了網子出了竿子只有一點點收成,頻頻更換收梅植株與與重新鋪設收成網,增加了很大的負擔。也讓工人意願不高。






用心種紅藜,簽下契作簽約,共同延續土地價值

文/劉瑋婷 - 16 四月 2013 - 1 篇回應

用心種紅藜,簽下契作簽約,共同延續土地價值

今年春天收成的紅藜,在縣政府農業處、我為人人協會的協助下,由藜麥種植的農場──可樂穀與部落簽下契作的約定,可樂穀總經理謝振昌強調,「我們跟部落契作,才能與部落成為夥伴關係,而不是一種交易的關係,共同來延續土地的價值。」






南沙魯脆梅筆記(3)脆梅下山路迢迢

文/家在南沙魯 - 8 四月 2013 - 1 篇回應

南沙魯脆梅筆記(3)脆梅下山路迢迢

一直以來我們都跟政府說,把道路問題處理好了,農產運送沒有問題,產業才能有機會、遊客也會有意願上山,不僅只是在那瑪夏的我們,與我們相隔一座山頭的桃源區,臨時便道也因為清明的雨量而中斷,農產品卡在山上,返鄉與家人相聚的學生也無法下山。






莫拉克尚未遠離–道路斷絕、沒有堤防,部落災區危險孤島

文/柳琬玲 - 6 四月 2013 - 莫拉克尚未遠離–道路斷絕、沒有堤防,部落災區危險孤島 已關閉迴響。

莫拉克尚未遠離–道路斷絕、沒有堤防,部落災區危險孤島

4月5日下午開啟的大雨傾盆直到深夜兩點,桃源復興部落保全站的雨量估計雨量150豪米,尚未達官方統計的大豪雨(兩百毫米)標準,然而拉庫斯溪涵管便道已然沖毀;荖濃溪的溪底便道也漲水斷絕;原本規劃作為汛期維生通路的玉穗便道,高雄市政府養工處尚在施工中,不堪雨水沖刷多處路基坍方。結論是,南橫公路西段的復興、拉芙蘭、梅山部落再度成為孤島。






長治百合部落(52)好消息!耕地開始有收穫,紅藜也找到了通路

文/劉瑋婷 - 2 四月 2013 - 3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52)好消息!耕地開始有收穫,紅藜也找到了通路

魯凱的文化中,小米與紅藜是缺一不可,傳統作物在,文化就能繼續延續下去。部落居民在「我為人人協會」的協助之下,找到收購業者,部落居民所種植的紅藜每公斤的收購價格為130元,這對初次在山下種植紅藜的部落居民而言,是一個莫大的鼓舞。






永久屋的社區自治─新來義永久屋正式成為來義鄉第12個社區

文/鄭淳毅 - 26 三月 2013 - 1 篇回應

永久屋的社區自治─新來義永久屋正式成為來義鄉第12個社區

新來義永久屋基地成立新的社區發展協會,在各大永久屋基地之中,是有別以往的新做法。但在原鄉之中,以社區為單位則有例可循。如一個村子涵蓋多個部落時,可能會以部落為單位形成社區,社區組織不但在生活照護、產業計畫之中扮演角色,也擔任居民與村辦公室、鄉公所等行政體系的窗口。






大愛生活系列(35)在永久屋的小產業

文/劉瑋婷 - 24 三月 2013 - 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35)在永久屋的小產業

住在小林小愛的劉正義一邊整理著要交給廠商的黃椰子葉,一邊分享現在的生活:「我想要開一個課,教我們的小孩子、外面的人學作那種傳統的陷阱,以前我們放學之後就是往河邊、山裡面走,但是搬到這裡之後,沒有這樣的環境,可能以後我們的小孩子就不會,然後就失傳了」






沒有路的寂寞災區─南橫沿線居民赴行政院陳情,要求重建道路

文/柳琬玲 - 20 三月 2013 - 2 篇回應

沒有路的寂寞災區─南橫沿線居民赴行政院陳情,要求重建道路

南橫公路西段有一群寂寞部落,在莫拉克風災後歷經四年寒暑,盼不到一條回家的路。為了爭取未來存活的道路,部落集合北上至政院陳情,半夜十二點就得集合上車;婦女說:「辛苦沒有關係,為了路。趁現在沒有下雨,不然下雨了就沒有路了」






Lakus溪堤防工程遲未定案,復興族人:我們每天都很害怕

文/柳琬玲 - 18 三月 2013 - Lakus溪堤防工程遲未定案,復興族人:我們每天都很害怕 已關閉迴響。

Lakus溪堤防工程遲未定案,復興族人:我們每天都很害怕

去年飽受水患驚嚇到恐慌的Cina,站起來用不標準的國語懇切地說,我們每天面對性命的恐懼,每天都很害怕,一直期待你們什麼時候來給我們一個安全,精神壓力很大。會後,杜金葉Cina正要跨上她的野狼機車出門,看到我拿著照相機在照下部落房舍:「快點照,不然今年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