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阿禮

阿禮部落遷村,沒有一點點的埋怨!?

文/柯亞璇 - 28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阿禮部落遷村,沒有一點點的埋怨!?

重建條例的法令衝突,讓遷居到山下的族人內心仍是感到矛盾,甚至為了解除被劃定特定區域,至今仍在與司法對抗,但政府官員卻表示:「阿禮部落遷村,沒有一點埋怨」,更讓族人質疑政府重建的態度!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文/柯亞璇 - 10 七月 2011 -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已關閉迴響。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因對風災嚴重受損,迫使阿禮部分族人不得不遷村的狀態下,選擇留居部落的的阿良說,「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至於遷居山下卻思念部落的魯凱族人,將來會用什麼方式遷回到屬於自己的家?






「不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只是要有一個合法的避難屋,為什麼不行?

文/柯亞璇 - 17 四月 2011 - 2 篇回應

「不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只是要有一個合法的避難屋,為什麼不行?

族人想要回去繼續維護山林的美好,卻因政策矛盾與溝通誤解遇到百般阻擾。「沒有申請永久屋」的阿禮部落4戶族人,想回原鄉生活,卻被劃定在無人可以擔保的「特定區域條例」中。






長治百合系列(15)第二期永久屋協商會議:給第一期永久屋的住戶作交代?

文/柯亞璇 - 12 一月 2011 - 1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5)第二期永久屋協商會議:給第一期永久屋的住戶作交代?

屏東縣府召開長治百合部落第二期審查住戶協商會議,阿禮部落包代表表示,「第一期14坪的問題,不是部落製造的,而且應該要解決!政府說第二期一定要有14坪的房子,說是要給第一期的交代,這樣根本不能解決問題。」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文/古秀惠 - 28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旱季來臨,我們回家了,帶著簡單的家當,五金工具、貓、狗、鴨鴨,還有人。這幾天,媽媽總是三不五時用一種魯凱特有的悲腔,詠唱她對家園變故的情懷。孩子們聽了,搖頭吭鼻有點不以為然,小聲苛責著吶!這就是代溝吧。






阿禮部落生態旅遊:這個夢想剛要開始

文/柯亞璇。 - 24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阿禮部落生態旅遊:這個夢想剛要開始

阿禮部落族人部分選擇留在山上放棄入住永久屋,山上的生態夢想才剛起步,住處卻尚無著落。對於山下避難空間無解的狀態,要如何解決?「不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屏東縣政府又將如何解套?






長治百合系列(10)剛搬下來很辛苦,真的。

文/柯亞璇。 - 15 十一月 2010 - 4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0)剛搬下來很辛苦,真的。

林清輝無奈的表示,目前長治永久屋的基地耕種的區域,只是暫時借給部落的族人使用,到時候還是要還給政府,部落就沒有耕地可以使用。「就跟『永久屋』一樣,土下面不是我們的,我們只用上面。」






阿禮部落:遷居族人適應新環境,留在山上的族人等待新生活

文/柯亞璇 - 29 八月 2010 - 1 篇回應

阿禮部落:遷居族人適應新環境,留在山上的族人等待新生活

山下的阿禮族人慢慢適應山下生活,選擇留在山上的9戶留居戶,卻還在等待新生活的到來,「避難屋」的下一步該怎麼辦?沒有人可以很有把握的回答。






莫拉克週年專題─重災區回顧 (2):霧台─遷村路迢迢

文/PNN‧莫拉克獨立新聞網 - 5 八月 2010 - 莫拉克週年專題─重災區回顧 (2):霧台─遷村路迢迢 已關閉迴響。

莫拉克週年專題─重災區回顧 (2):霧台─遷村路迢迢

屏東地區主要以長治分台及瑪家農場第一期永久屋做為重建基地,但誰能搬進遷村基地?其資格卻難以拿捏。部分居民勉強審核過關,但對「遷村型」的部落來說,因特定區的劃分,已經無法回部落重建,若部分居民無法獲得永久屋,整個族群等同拆散。






阿禮部落對社會大眾的呼籲

文/陳美惠 - 30 五月 2010 - 2 篇回應

阿禮部落對社會大眾的呼籲

阿禮部落災後推出二天一夜部落慢活預約遊程,除了汛期停止接受遊客預訂外,乾季期間也時密切關注天候,各項活動皆針對災後現地環境及天候問題加以考量,請各地的朋友如要到阿禮,請盡量透過地方安排行程,減少旅行風險。






長治分台進度:第一期由慈濟興建156戶,7月底完工。

文/柯亞璇 - 29 五月 2010 - 25 篇回應

長治分台進度:第一期由慈濟興建156戶,7月底完工。

魯凱族人遷往長治分台的重建案,進度如下:第一期由慈濟基金會興建156戶,預計7月底完工。還卡在申請資格的其他族人,預計9月份處理第二期,將由其他NGO團體興建。未來長治分台劃歸霧台鄉,仍然屬於原住民區域。






魯凱族人:「溝通」,只是政府下來摸摸頭。

文/柯亞璇 - 20 五月 2010 - 5 篇回應

魯凱族人:「溝通」,只是政府下來摸摸頭。

重建過程,各單位都發現「溝通」的確有問題,4月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到部落,允諾會有溝通機制,至今逾月,仍未出現溝通機制,族人認為當初的溝通只是摸摸頭,而且部落仍舊有許多問題不斷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