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大愛永久屋生活系列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文/鄭淳毅 - 22 六月 2011 -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已關閉迴響。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從「民族國小」到「民族大愛國小」,對部落族人來說,形成情感上的「斷裂面」:「國小重建過程,有很多的意氣之爭,但是大家都忘了,它是一群人共同的、很深的情感。這也是重建中很重要的部分,卻沒有被考慮進去」

大愛生活系列(24)沒有廚房的民族大愛小學

文/鄭淳毅 - 2 六月 2011 - 3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4)沒有廚房的民族大愛小學

「大愛園區一定會蓋國小」,是政府與援建單位慈濟基金會信誓旦旦的承諾。但一年多來,小學空有興建承諾,沒有興建事實。絕大多數的居民和家長,沒看過這所小學的設計藍圖,也沒有相關單位說明。動土後才發現,學校的規劃沒有廚房,也沒有圍牆。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文/鄭淳毅 - 28 三月 2011 - 2 篇回應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雖有原住民教育法保障,部落族人仍一直感到長達兩年的安置,實有廢校之虞。如今教育局決定在今年九月復校,但相關配套尚且闕如。寶山國小的命運,仍然是問號。






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文/何欣潔 - 25 三月 2011 - 1 篇回應

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你問我平常都在幹嘛?沒有朋友聊天,房子又熱,去街上又不方便,坦白說有時候覺得好像在等死一樣。我今天要坐公車回六龜去,找朋友,沒事就多回去,有事再回大愛去。






大愛生活系列(23)二期空間規劃問題待解,市集擾鄰不得安寧

文/何欣潔 - 21 三月 2011 - 3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3)二期空間規劃問題待解,市集擾鄰不得安寧

和孫子一起在大愛村居住的蕭秀英失望地說:「阮所希望的就是有一個小小的廟,像土地公那樣,可以讓我們去泡茶、聊天、開講,他們說靜思堂就是廟,那不一樣啦!他們弄得那麼莊嚴、不能親近,不是廟口那樣的。。」






大愛生活系列(22)就業難題無解

文/鄭淳毅 - 3 三月 2011 - 7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2)就業難題無解

居民自入住大愛園區永久屋以來,一直有就業機會不如預期的狀況,回顧當初政府「下來住不怕沒工作,只怕你不做」的承諾,園區內的就業壓力卻是與日俱增,陸續傳出居民回原鄉「暫住」的消息。






大愛園區春節市集,歡迎大家!

文/大愛管委會陳宗卿 - 1 二月 2011 - 大愛園區春節市集,歡迎大家! 已關閉迴響。

大愛園區春節市集,歡迎大家!

大愛園區春節期間自農曆大年初一至初五將舉行市集活動,屆時將有數十個攤位展售,展售內容豐富,包括地方農特產品,以及原民手工藝作品。另外還有結合地方特色小吃,絕對值得親臨現場體會這包羅萬象的聚會。






大愛生活系列(21)千呼萬喚,二期工程年後開工

文/鄭淳毅 - 24 一月 2011 - 2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1)千呼萬喚,二期工程年後開工

1/23晚間,園區旁活動中心舉辦第二期永久屋基地興建說明會,向未來的大愛村住戶說明第二期工程規劃,預計將再興建283棟房屋,延宕許久的小學及各項公共建設,都將一併動工,開工日定在春節之後,市府盼能在八八兩周年時完工入住。






吉娜工作室:一個爸爸六個媽

文/劉瑋婷 - 21 一月 2011 - 5 篇回應

吉娜工作室:一個爸爸六個媽

隨著住在山下的時間愈來愈久,加上政府提供的各項工作陸續結束,生活上的壓力也與日俱增,於是,在大愛村中,有一群媽媽互相鼓勵彼此走出家門,嘗試合作成立工作室,讓大家看到這股「媽媽的力量」。






大愛生活系列(20)就業是共同的問題

文/鄭淳毅 - 13 一月 2011 - 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0)就業是共同的問題

大愛園區自去年2月入住以來,隨居住時間越長、入住人數增加,就業需求越發迫切。經過數月的籌備,高雄杉林大愛園區在1/12正式成立了「有限責任高雄市杉林大愛搬運勞動合作社」,期望為園區長期存在的就業問題,開啟解決方案。






大愛生活系列(19)第一個聖誕節

文/鄭淳毅 - 27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9)第一個聖誕節

第一次在偌大園區裡報佳音,南沙魯人帶著音響上路。這一次用錄製的聖歌代替現場合唱,出動多位長老同時為多戶人家祝福。族人說,沒辦法,園區實在太大了,「每一個都唱會受不了。」






大愛生活系列(18)共同的小學第一步-大愛國小初定名

文/鄭淳毅 - 22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8)共同的小學第一步-大愛國小初定名

大愛園區內的小學有許多問題未釐清,包括援建單位對學校的規劃有爭議、時程不明朗,無不牽動政府、慈濟、居民的敏感神經。在遷校、建校等基本定位未釐清的情況下,縣府委託校方召開校名公聽會,卻沒有任何代表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