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asia災後450天(2):學校分建問題多 一個學校最好

本文摘要:三民國中遷建又成為未定案!高雄縣府重建主任委員王正一與中央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至那瑪夏,向村民說明三民國中遷建事項,但公部門與居民各有不同意見,是否設分校以及設校地點退回未知的原點。( 圖/ 劉瑋婷。中央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說明三民國中遷建議題。 )

Namasia災後450天(2):學校分建問題多 一個學校最好

前言:

10月25日,中央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高雄縣政府重建會主任王正一率相關人員前往那瑪夏鄉了解災後重建進度,由鄉長陪同視察三民國中遷建用地、 南沙魯村重建進度,並在瑪雅村內舉行自力造屋說明會,紅十字會賑濟處處長陳宗良也與會說明自力造屋的進度與修正後的計畫內容,以下為王正一、陳振川、陳宗 良分別做出說明的紀錄整理。

本場會議記錄,共切分成兩次刊登,前文主要針對自立造屋議題(請點選這裡閱讀),本文則針對三民國中遷建說明。因三民國中復校地點,不斷反覆變化,甚至造成那瑪夏鄉內三村互相紛爭,因此本文將會議對答過程完整呈現,希望讓不能參與會議的其他鄉民與社會各界,有機會知道目前最新發展,以及公部門對校舍遷建的想法。

────────────────────────────────────────────────────────

自力造屋的討論結束後,高雄縣府重建主任委員王正一繼續向村民說明三民國中遷建相關事項,除了瑪雅村外,達卡努娃村、南沙魯村也有村民到場參加這場會議內容,王正一先向村民說明設本部分班的情形,也希望三村的居民「捐棄成見」,共同凝聚出共識,讓學校的遷建能夠盡快完成,村民們也紛紛舉手表達意見,陳振川與王正一也就村民的疑問做出回應:

王正一:

目前我們在民生村選定的位置,比較適合的是在民生國小對面。在民生村有三塊安全的地方,一塊在加油站對面,一個在民生國小對面,一個是民生國小後側。加油站比較有疑慮所以我們比較不考慮,民生國小對面的基地是比較適合,能夠使用的面積大概是1.4公頃,土地都是私有,民生村這邊會協助來做取得。

瑪雅重建會會長孫榮貴

我這邊有個建議,當初也是我們在重建的規劃中,一開始政府的訊息是在這個平台(指學校遷建地點),這個部分縣政府也已經徵收了我們國中小這部分的土地,地主都已經蓋章了,我不知道整個程序都已經走完了,怎麼會變得這麼快?你現在不蓋的話,我們蓋的這個章,那現在這個土地不知道要歸誰?還是要歸還我們?

王正一:

土地的部分是這樣,當學校位置確定之後,如果以後學校確定只有一個,是在民生,那民權多徵收的土地我們就不會徵收,如果學校保持一個本部一個分班,我們當然在民權平台上的土地我們還是需要使用到,可能就會設三民國中的分班,所以在於鄉裡面大家共同決定學校怎麼蓋,只要是分班,土地我們要使用,當然依照規定我們進行徵收,如果土地已經不需要了,目前為止,我們徵收費用是編在明年度,如果到明年度,那時候已經確定這個土地不使用,我們就不會做徵收。

瑪雅重建會會長孫榮貴

這個土地,它都已經開了好幾次的會,都已經徵收了,你們一下子說不徵收,那我們都已經蓋章了。

王正一:

蓋章是說,地主願意讓政府來做徵收,政府要編預算買下來我們需要的土地,現在因為我們現在需要的是學校用地還有包含行政中心跟行政機關都要,現在只有三民國中,原本三民國中的這個土地那個部分是還有檢討的空間,主要還是看鄉裡面,只要決定在哪裡,我們就會去做安排,當然,政府部門就是說,如果公共建設沒有需要的土地的話,我們不會做徵收,因為徵收是屬於強制手段,對民眾來講是你的土地需要讓政府作使用,這部分只要是土地確認了,我們就會去完成。經費是編在明年度我們才會正式來做發包。

瑪雅重建會會長孫榮貴

我的意思就是說,那我們的後面就是強制徵收,我們是願意提供這個土地,這麼輕鬆又那麼好做的,那為什麼弄到後面都不要?好像變成我們跟民生在對立,為了爭這個,這個好像在政府的立場好像也不太好。

中央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

我來說明一下,我想那個國中小都是國民義務教育,因為地方自治的關係,所以這本來就是地方政府要去處理去決定的問題。它不是只有學校,還有老師啊等等整體這方面的考量,但是從整個中央政府還是補助一些其他經費,教育經費,另外就是,它是莫拉克的重建,所以我們對於整個國中小,教育部這邊、重建會這邊,我們還是列管的,我們管的是政策,我們管的是監督,地方政府要趕快完成這個事情,所以我們提到的是,我們要所有的這些國中小,總共有16所,要在明年的開課前,要讓國中小確定能夠就學,因為這是學生的受教權,其實甚至比家長的意願還重要,所以我們有一個時間點。

那關於這個事情的處理,我們本來也是有一些建議,看看怎麼來加速這個事情的推動,那第一個,我們認為有幾個原則是很重要的:第一個基地一定是要安全,這個是沒有話講,甚至是小學它要變成避災避難的地方。第二個這個土地要足夠大,要有土地啦。第三的話就是土地取得要沒有問題,因為如果要強制徵收,那個要花時間,另外老實講,也滿困難的,我們現在有幾塊永久屋基地,嘉蘭村就是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如果土地沒有的話,大家等於空談,沒有土地大家能夠談什麼?

再來一點,當然就是要從學生的角度去看,到底怎樣可以給他們最好的教育跟學習的效果。所以我也得到很多資訊,他們認為分班分校其實是不好的,太小的規模對老師教學品質不好,對學生,他學習效果不好,所以這個現象,霧台在很多地方他們都這樣做反映,那因為,的確,最後總是要做決定,當你家長在一直談這個事情的時候,老實講,我剛剛去民生,家長很多情緒性的意見,你聽一個他講一套,聽另一個要講一套,你總是要做決定啊,對不對?昨天民族村的時候,他們也表示一些看法,那如果這樣一直沒辦法擺定的話,這個事情就延宕了。

所以我們是已經發函給縣府,講得很清楚,本來還要九月底就要決定,你不能再拖啊!因為你再拖的話,我蓋學校我有一定的期程跟時間,總不能拖個到三年,然後萬一明年有一個比較大的颱風或災害,萬一對縣府的學校等等又造成問題的話,那誰要負責任?所以這些事情,我們開個玩笑說,不能等選舉完了再處理這個事。我們就給縣府很大的壓力,要趕快處理這個事情,因為這個小孩子還是最重要的。

那大家一直有爭議的話,那誰才是客觀專業的意見?對不對?如果大家願意心平氣和把這個事情交給客觀專業、大家可以相信的人,然後從剛剛的幾個因素裏面來做決定,那至少做了決定,大家知道有這樣一個程序,將來把交通的問題把它處理得好一點,讓大家上下學這方面的擔憂比較小,其實這個問題總是要塵埃落定,不要像隆華國小,隆華國小大家知道,毀了三次又要再蓋,這個學校吵半天,兩派家長一直沒辦法定案,結果現在呢,法鼓山他們就不蓋了,他們就撤退,他法鼓山拿去蓋什麼,去蓋樂樂段的永久屋了,他去做其他事了,就沒有啦,還在吵。

所以這個事情,不要因為家長這樣反而去妨礙了小孩子的受教權,跟他們的未來,所以這種事情應該是大家要到達一定的程度,今天如果民生村沒有安全的地方,那根本不用談了,如果今天它提出來這三塊地方,我早上有去看,加油站那個部分,因為離加油站那個基地不是很好,另外兩塊地,有一塊是比較山坡地,那一塊的話,那個要花道路的錢,那個是很多人喜歡,因為那個土地也都處理完了,但是那個要花不少的時間。我們看得大概最好的是第二塊基地。

甚至國小可以一起蓋,把國小移下來,國中移上去,整體蓋一個比較好的國中小,因為那個國小的建築有一些老舊,聽說也是有些危險。但是,那個土地問題還沒有完全取得,所以這些事情,甚至那兩塊地,憑良心講,還要做地質鑽探,它還有一些法定的程序要做,那個也要做,特別是上面那一塊,要做水土開發,要做水保,要作鑽探。

我要縣府去談的就是說,如果縣府有點預算,總是家長希望那個基地是安全的嘛,那你開發許可不要將來拿不下來,所以你是不是應該那兩塊地還可以的話,上面那塊地基本上是沒問題,但是現在輪到文化遺址的問題(現場人員補充,基地三可能有先人的遺骸,陳振川則指示王正一,相關的土地都必須先做好前置的探勘、水保等計畫)。

原則上那個地方都安全,離河谷大概800公尺,離溪床大概150公尺,所以那個地方基本上是安全的,但是有沒有土石流等等很多其他問題,還是去找一個安全的。假如那兩塊都不行,那民權平台可以的話,那也要讓他們知道。所以如果真的是可以的話,大家將心比心,八十幾個學生,它有接近60個學生是在他們那邊的,那大家從族人的角度,大家互相的角度,共同用一個比較好的學校,可能大家就不要說真的這麼強硬,就好像這些行政中心都蓋在這個地方一樣,警察局啦等等,大家要趕快塵埃落定,讓小孩子你的就學不要遷來遷去,讓他的生活趕快定下來,這個部分,反正,我們只是提供這樣的意見,我們要縣政府要趕快做決定,但是專業的意見是很重要的,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弄清楚,再做決定,這個決定因素就是我剛剛講的那幾個因素。

你如果覺得縣府不願意做決定,我說三個村各派一位代表當委員,我們縣府派一位代表作委員,那我們重建會派一位代表作委員。五個,再來原民會派一位代表作委員,然後台達電請它派一個代表作委員,再推原民會的族群委員或客觀的專家三位好了,十位,共同去做這些分析,如果真的沒有共識就投票,幫大家做一個決定。因為很多這個事情,如果大家都有很強烈的看法,沒有辦法決定,那縣府沒有辦法決定;你們大家沒辦法決定,那這個事情就只好拖了,很多事情到最後,拖了以後就是壞事。我想我們中央的立場就是這樣,很清楚的要趕快就這個部分處理。

顛倒算,明年8月1號如果我們的學生要到新的學校去就學,你還要蓋,蓋一個學校要申請,要時間啊,你把它倒推回來,你什麼時候要做決定?不然人家台達電也沒有辦法這樣一直等啊!所以其實現在時間是有限的,所以我們那時候算就是九月底或是十月底前一定要決定,不然來不及,來不及就拖一年,所以這個部份大家要從這個方面來考量。

瑪雅村民林義山:

對於這個國中的問題,教育是一個百年樹人的工作。王主任剛剛也提到說,希望我們兩村的人有個共同的決定跟協商,可是我想請問你的是說,你在做這個說明的時候,你一次就在民生辦說明會、到民權辦一個說明會,因為你之前早就已經做決定說放在這邊(原學校欲蓋在民權),可是你也沒有給我們機會,為什麼妳在民生辦一次,在民權辦一次,不像現在說,民權跟民生都有人在、民族也有人在。

剛剛你們到之前,我們會長提到說,有三個方案,因為現在民生在爭嘛,我們民權就說好,沒關係,你弄到民生沒有關係,但是不要給我們弄分校,我覺得你弄分校造成我們的對立,副執行長一直在講說希望我們能夠好好的去談,你現在弄分校,我上次跟王主任講過,你現在再弄分校,是在搞分化,我上次有問過,你是選舉考量還是安全考量?你上次說人數考量,我也提過了嘛,但是王主任說我假設性的問題(指南沙魯住進永久屋的村民未來可能返回山上居住,詳見:學校在哪裡(12) 政府的決議 部落間的爭議

第一,今天是有80個,之前在風災之前,人數是有一百八還是一百六十個,其他還有民族的,那搞不好民族跟民權的加起來一半一半,你上次說假設性,那我也來說假設性,這個問題也拋出來,民族的人也有在這邊。

假設三年後、五年後都沒有什麼風災,民族或是民權的人他要回來,要回鄉,他的學生、他的孩子,他也要就學啊,到那個時候是不是民權跟民族的人變多?學生數就變多?你上次回答我說這個是假設性嘛,但是這個議題當中我還想順便問,你上次說假設性,那表示說,假設民族的人他想回來,他不見得,我講句比較不中聽,縣政府不見得同意你回來,因為你當時講假設嘛,就好像我被你限制住。

再一個就是說,分校學生的品質絕對降低,學生在分校可能是第一名,但是他出去跟人家競爭的時候,外面的學生如果一班是30個人的話,他可能是在15名以後,要不然就是最後,再來就是,老師他不可能分校一個老師本部一個老師,所以變成老師他要跑來跑去,教學品質也會受到影響。我們是不希望有本校跟分校,我們是希望只有一個,不管你是蓋在民生或是民權。

王正一:

我不曉得只有一個學校是這位大哥的個人意見還是說大家都這樣覺得?一個學校對我們那瑪夏鄉,對小孩子還說是比較好,因為他的競爭力會比較好,只是說現在問題在設校位置的爭議,我現在能不能做一個簡單的意願調查,大家是不是都覺得一個學校比較好?如果大家覺得一個學校比較好,給我一個意見。(現場舉手表決,多數與會者舉手支持三民國中不設分班,但地點未知,只針對民權的人做意見調查。)

DSC02722
瑪雅村民舉手表決是否設分校分部

孫榮貴:

我的意思就是說,要是僵持不下的話,能不能找一個公平的專家,如我們陳副執行長講的,就由他們去判定是說,民生或是民權變成一個學校不要分校,你也要告訴民生,專家的會勘,那我們大家就同意這個。

南沙魯村民趙文彬:

我們民族的好像不是人,我們民族也有人啊,我是民族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我們重建會的會長(李長榮)也在這個地方,我們兩個幾乎是代表民族的人啦,不是民族的猴子,李代表(李惠民)也在這邊,我們三個幾乎是代表民族村的人了,因為你們民生也聽過了嘛,民權今天也聽到了,那表決已經是八成以上,那我們三個幾乎代表民族了,重建會的會長、協會會長、民選的代表,我們一致的認同,因為你們不會在民族辦(設校說明會),你們也能參考一下我們三個代表民族,我們三個共識就是說,我們絕對不贊成所謂的本校跟分校,品質啦、安全啦,一直講安全你還要設分校,那騙人的啦,安全問題。

第一個品質嘛,素質,第二個安全問題,那我們三個就一致贊同,就一個三民國中,不管設在哪裡,我們就提請專家來決定。

(王正一接著詢問現場是否有達卡努娃村代表)

達卡努娃村民林秀英:

我們希望就是用理性,在我們知道在8月1號的時候,縣府已經有這樣的擬定,就是要設在舊部落那邊(三民國中設在瑪雅平台),但是我們三民鄉的村民,不知道是縣政府有辦說明還是鄉公所辦說明,然後才有這樣的事項出來,但是我們知道的時候,當時縣長最後一次來這邊,我們請我們縣長還有我們柯鄉長((前任鄉長伊斯坦大‧呼頌,漢名柯明德),到我們的民生國小,我們也請他說,如果這樣的是沒有公開,我們有疑慮,我們有權利,因為我們的孩子要讀書,關係到安全疑慮,請我們的縣長在市長當選之後,再做決議,他也說好,當時我們也有很多人在場(詳見:達卡努娃村:縣長,請聽我們說)。

但是為了我們自己的自私,包括我也很自私,因為行政中心設置在舊部落(行政機關設在瑪雅平台),其實我們心裡已經很難過了,但是我們唯一的就是說,因為我們學生,國中的部分訴求跟民權的村民起了對立,但是既然他們的說法就是說,極力爭取,連分校也不行,主任你知道我們一直努力這個國中的事,鄉長是我們選出來的,我們民生就不是人嘛?當時你們也承諾,選我當鄉長之後我要對你們公平,現在請問公平在哪裡?

我要選當地人嗎?你要我怎麼選得下去?而且土地都是鄉長的親戚,你叫我怎麼不生氣?是不是有舞弊啊?那都是說鄉公所不知道,縣政府?縣政府有說明會嗎?有讓我們知道嗎?我滿難過的。(現場有居民反映,希望不要牽扯到選舉)

王正一:

這個跟選舉沒有關聯……

陳振川:

我們現在也聽到這個爭議,所以縣長就是說,應他們要求就是選舉完再說,但我講得很清楚,小孩子的受教權絕對不能受選舉影響。所以這個是小孩子的未來,我們要提供他一個安全然後趕快讓老師學生安心上課,早一學期就是一學期,所以這個部份我們給縣政府很大的壓力,說你們要趕快決定,九月底,因為我們顛倒算,你什麼時候要蓋一個學校,要時間要規劃要施工還有前面的一些程序,請建照的程序,都要做完的,所以這個事情我們就要縣政府,其實第一個是九月底要做決定,大人的事情不要影響小孩,所以縣府它才重新啟動這樣一個程序,那的確,因為民生的一個部分,沒有這樣一個程序說明,我想這樣一個情緒反彈是大家可以諒解的,因為到底,這個是家長對他的小孩就學問題,都是很關心,其實大家都是很關心。

假如大家很明確的,你總是要早一點做決定,而且要學校蓋好,像台達電他們是綠色的,永續的學校,他們是很好的,可以幫大家趕快蓋一個很好的中學,那就趕快讓他們來做,所以我們現在就要把這個基地決定。

大家客觀來去作決定,因為你怎麼吵,你也不可能用投票,老實講,你可以在鄉裡大家去投票嘛?大概也不可能,你投票的話,每一個村的人數不一樣,就吵了,那要你們去做決定,你們可以決定得出來嗎?

老實講,應該縣府要做決定,因為這個是地方國中小的教育,它要做決定,我只是說這個決定的過程,稍微緩衝一下,用集體決定的方式做的話,我是覺得大家客觀來看,那也都一起跟他們部落,在你們執行長上來的時候,一起找三個村的代表,跟他們再說明一下(指縣府重建會執行長吳裕文將擇日上山一事),然後說明你們要怎麼做這件事情。

剛剛趙牧師也提到,早上我也跟他溝通,因為這個事情大家不要從感情的角度去看,這個是沒有答案的,隆華國小搞半天沒有答案,來吉國小在那邊吵半天,也同樣沒有答案,還好法鼓山把它抓住,不然他們其實也宣布說要放棄來吉國小。所以你不要等到最後這些NGO一個一個退掉,那這個事情影響就很好,就要花更多的時間來做這樣的一個事情,我們跟來吉談的,就是152現在趕快評估,如果是安全,盡量在那邊幫他們蓋,但是內來吉沒有辦法,因為那個地方是危險的地方,你來蓋學校要申請建照都申請不到,絕對沒有辦法。

我們其實一直在協調這個事情,那現在孔村長在,那村長你意思怎麼樣?要縣府怎麼來決定?

(達卡努娃村長孔効平因較晚到場,王正一先向孔効平簡單說明先前會議內容)

達卡努娃村民李福貴:

我要向民權的村民說聲不客氣的話,為什麼呢?我們只有要求國中擺在那邊,因為第一個理由是,我們的學生有50多個,第二點,假如蓋在你們平台那邊的話,可以,但是政府還要開路到我們那邊,幾公里?還要花很多錢。假如學校蓋好以後,颱風,你們只有一部車子,我們有五部接駁車,所以希望你們民權的人體諒我們民生的要求。

民族民權假如三年以後都回來,我請問一下,民生六年級的學生最少就28個人,那民族跟民權六年級的才十幾個,還是我們多啊。

孫榮貴:

我先回答,民權也不是要政府一定要擺在這邊,我們表決的是說,要一個學校不要分校,我們要求縣政府它選幾個專家,不用自己的意識形態,我們人多或是,就是請專家,不是我請的也不是你請的,我看中央,地方、縣政府請專家,在民權跟民生去找,專家提出來的結果就是去討論的一個共識,所以剛才王主任講,地點暫時不要去想,交給專家。

達卡努娃村長孔効平:

今天王主任你這樣講的話,跟前前後後都沒有一個一致的話。第一個,上次講說在那邊,現在變成一個學校,今天如果是要討論這個,最好是以民主的機制,把所有三個村的集合起來,聽一聽這個意見是如何,當然剛剛那個孫會長他講的他的這個角度,如果是在我們民生村的這個角度,那當然不一樣,因為為什麼?現在的朝代在哪個地方,他當然作業上必然會尊重那個地方,因為前任的說法,上面是很安全(瑪雅平台),我們這邊(達卡努瓦村)是有條件的安全,大家都安全了。

但是孩子是爸爸媽媽生的,他希望他的孩子行動到哪個地方都很安全,所以你如果說用一個學校的方式,這個是最好的一個推延的方式,而不是像中央說的立即把這個工作給做了。

陳振川:

孔村長,沒有錯,鄉公所的確沒有辦法做這樣的一個事情,剛剛主席也表示意見,老實講,從中央角度,我把一些想法邏輯都講,我們還是從學生最大利益角度來看這個事情,還有整個政策,還有如果大家意見沒有辦法整合,只會拖時間啦!你再做個兩年、一年,你不要覺得不會喔,我跟你講,只要大家對這個事情沒有共識(孔効平回應NGO可能會退出),縣政府要趕快對這件事情做一點處理。

老實講,王主任他也很為難,處理這個事情你就知道這個是不輕鬆的,所以如果有一點變更,你可以說,因為我來這邊,其實我都有在注意這個事情,我也開過兩次會來做整體的協調,但是我控管的是全國的國中小學16所,每一所小學都有它的狀況,我們一所一所去提,但是這個地方是吵得最兇的,另外就是來吉跟隆華,三個地方。

孔効平:

對啊,現在是這樣子,為什麼是一個學校,一個是資源,品質的問題,網路上都在討論,我也都看出這個問題,但是基於大家都是當父母親的,小孩子重視安全。

陳振川:

即便是民權平台上面有一個小學,我們的路還是要給它做好,同樣的,假如這放在民生的話,這個路也是要盡量要把它做好,就是這樣,讓父母親就能夠安心。

孔効平

但是你這個講的基本條件我都有記下來,這個基本條件它都符合啊,我們的離公路離台21線這麼近,這是基本條件在內啊!

陳振川

每一個人都在講自己的看法,每一個家長都在這樣講,你如果講的有辦法去說服其他人,這個事情……(孔効平:你叫我發言啊)。剛剛族人村民在這邊在談的,總是要做決定啊,那要怎麼做決定?今天中央的立場就縣府它就做個決定,那就做決定,我們也尊重,我們不能強迫地方,我們重建會是協調督導跟監督。

那剛剛在談的是這地點的問題,要客觀的,只是建議說要有一群人代表,來幫大家做決定,這裡面要探討的因素就是,要安全,要有土地……

南沙魯村民李惠民:

我問一下,為什麼在最初的時候,在剛開始的時候就做這樣的動作呢?

林義山:

李代表說的沒有錯,這也是我要講的,一開始就應該各村要做協商,你到民生你講一套,它當然有它的意見啊,它本村的立場,他要這樣講啊,你到民權來,我們當然希望在我們這邊啊,但是,李代表的意思也是這樣,你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三個村大家一起講,而不是一個一個講。

我再重申,我們民權要的是一個品質,不是說一定要蓋在我們這邊,在民生也好,我們不要說最後的教育品質不好。

王正一:

會長,今天沒有辦法討論,我今天是大概了解三個村,主要以民權大概了解這樣的想法,我們執行長是有提到他要上來了解,那一天我會邀請三個村長的村長還有重建會的幹部坐下來一起談談看,我們怎麼樣的方案,或許剛剛副執行長跟會長提,專家是一個好的建議,還是說或許在這之前鄉裡面有一個共識,我想這段時間大家來沉澱,第一個,只有一間學校,不是目前唯一的選項,我們之前已經確認了是本部分部,因為大家還有很多不同的意見,讓大家再作討論,我們縣政府再作討論…

孔効平

王主任,我記得我們在縣政府的時候,我們要臨走之前,本來要交給媒體,你在車上也講了一句話,講了那句話:最好的方式是兩邊嘛。那兩邊你講了這句話,那要不要我們把那個所拍攝的給它公布到新聞上?那現在又回頭講?那個不一致嘛!

王正一:

沒有回頭,沒有回頭,就是說,我那天講說…

孔効平:

那縣長答應是這樣子…

王正一:

縣長是說他也支持設一個本部一個分部,但是又牽涉到民權,容我們回來再跟山上報告,我是這樣講,才會隔一個禮拜回過頭來到了民生跟你們說完,再來民權這裡講。上一次因為民權的朋友比較少,今天剛好趁著副執行長上來的時候,大家聚集一起去了解。

現在是說,目前縣政府的方向還是沒有改變,一樣是一個本部一個分部,但是我們希望鄉裡面,如果鄉裡面能夠有共識,一個地方,是大家的共識,我們就來努力,如果不是共識,就依照縣政府的方向去做一些規劃,所以是要看鄉裡面大家共同的看法,如果一直沒有辦法協調出一個好的方式,就是剛剛副執行長也提到,NGO它可能也會考慮到風險,它也有可能會縮手,那可能會將資源移到其他地方,這也是我們擔憂的部分。

那第一個學校怎麼蓋,不是縣政府說這樣蓋,大家可能不服氣嘛,因為本來規劃在民權,不服氣啊,所以不是縣政府拍板,主要是大家覺得,對你們怎麼樣比較好,如果鄉裡面沒有共識,我們縣政府做任何決定,誰都會不滿,我們現在的方案就是,本部分部各自照顧,那如果說有更好的方案,是大家集體的意思,那就大家共同把它完成,然後我們11月8號會再上來,再確認一下大家的想法。

孔効平:

全鄉嘛,全鄉集合

王正一:

全鄉集合不能夠討論事情,11月8號我們上來我們會再跟大家商量各自的看法,我們會再發通知給三個村以及三個村重建委員會的幹部好不好。

李惠民:

最終是要請這個專家學者來去認定哪裡的地方是安全的?

王正一:

不是不是,這是剛剛會長建議的……

李惠民:

我要問的是,你們縣府這部分是認為要怎樣去做會比較好?

王正一:

第一個安全,現在民權有安全的地方,民生有安全的地方……

李惠民:

對,是安全的地方,如果說我民族那邊有安全的地方可以去看嗎?

王正一:

民族已經劃定成……

李惠民:

怎麼會呢,我那個平台就是安全啊!怎麼會說不是呢?所以我要很清楚的問一下,如果說在台21線這個地方,有是安全的地,可以去看嗎?

王正一:

現在不要再提……

李惠民:

沒有,我只不過是問一個,你縣政府是要解決問題,這個問題是你自己找出來的,你怎麼可以說不可以這樣呢?

王正一:

校地的問題,當初有備選的基地,就是各村提出來,然後現在我們已經有選出幾個備選的地方,就是這幾個地方大家做一個決定,這個時間點找出新的地方重新再這個部分,我覺得這個過程是收斂,趕快將校地確定,11月8號我們再上來。

(李惠民詢問王正一8日的會議將在何處舉行,是否僅各村代表參加,王正一表示無法讓全鄉的人都來參與討論,故以各村代表為主,李惠民提出應該讓各村先有共識,再與縣府討論,避免村長或是部分成員與村民認知不一的情形發生)

陳振川:

不要浪費時間啦,這樣搞下去我跟你講,就除非這個學校不要蓋了,我講清楚就是這樣子,你不相信嗎?

李惠民:

我們相信啊,你是多麼希望就不要蓋啊,不是嗎?

陳振川:

我跟你講啦,你所謂代表村的來講以後,那每一個人提出來的意見就跟以前一樣,那你怎麼做決定?因為你們來,你們代表也怕回去對你們的村沒有辦法交代,一樣嘛!所以這樣會讓你們很難堪你知不知道?

你已經知道所有人都一個講法,一定要蓋在民生怎樣怎樣,這邊的人說一定要蓋在民權,現在多一個民族,那你說最後會議能開出什麼?誰能夠做決定?還是一樣啊,然後大家就回去。

李惠民:

如果最初你們尊重地方的人的話,問題就不會這樣啊!

陳振川:

不要講我們啦!反正就是已經過去了,我們了解了這樣一個過程

李惠民:

可是你也要承認那是不對的,而不是說過去了。

陳振川:

原來縣政府它就決定要在民權嘛,就這樣。他們做決定就是在民權嘛!

李惠民:

你就凡事丟給縣府,就是縣府的不對,你要負責監督啊!

陳振川:

監督,好啦好啦,不要這樣子講,要解決問題,這不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如果這樣子吵的話,你就準備看著這樣子拖了嘛,那是不是大部份的家長願意這樣?我想不是這樣?

(現場陷入官員、居民爭論僵持不下的局面,有村民建議留待吳裕文上山後再行做決議討論)

李長榮:

第一個,我們為什麼要吵國中要馬上興建?請問一下現在國中那個學校發生什麼事情了,不能住了嗎?不能用了嗎?等到被土石流帶走了,我們兩個村三個村再搶,要建在哪裡。

第二個我想請問鄉公所鄉長,9月24我們在鄉公所有開會(立委簡東明邀集各相關單位與村民討論疏濬與簡易自來水等重建工程),那個規畫很漂亮,那個有沒有送到縣政府?應該這個事情比較重要,縣政府把它做一個答覆,然後再研究說要放在民生還是民權。

整場會議針對三民國中的討論並無共識,現場有村民也提出,因為目前還沒有進行鑽探,11月8日的會議絕不能定案,王正一表示,8日的會議是了解三村是否有共同想法和共識,會議到此告終,但突然畫下句點的會議卻讓瑪雅村的村民相當錯愕,村民還想把握中央官員到鄉內視察的機會與中央直接討論台21線道路的重建問題,村民大喊「台21線!21線!」與官員們的「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結束」成了會議的句點。

DSC02727 DSC02737

南沙魯代表:趙文彬、李長榮、李惠民(左起)

8 回應 to “Namasia災後450天(2):學校分建問題多 一個學校最好”

  1. 熊鷹 說道:

    會吵的孩子有糖吃
    再繼續吵的孩子…..
    糖就沒得吃ㄌ
    共識吧!!別讓漢人笑我們不夠團結….

    台21線..別奢望ㄌ
    一點投資報酬率都沒有又不是蘇花
    風災來ㄌ還不是沖掉ㄌ
    它們認為我們有石頭路就夠ㄌ..
    如果總統來的話……它可能會變高速公路…

  2. 番婆 說道:

    要說的是
    ~~陷入官員、居民爭論僵持不下的局面~~~如何解?

    能不能有書面的評估草案
    讓大家從這張書面去討論出

    對學生 對家長 對村落的生活 最有"三益"的設校地點?

    如果益處很多也能舉出證明的地點
    就會勝出吧?誰敢反對?

    集眾智合作思考
    將"私利"最大公約數的"共益"探討出來
    這~~~有這麼難嗎?

    ~~太小的規模對老師教學品質不好~~~
    請參考法國片:"村中猶有讀書聲"~~深山裏的教育如何可能?

  3. 回應N 說道:

    可怕的私心重

    我看最後還是台達電撤退, 錢省下來花去別處好了

    • 戴茫 說道:

      站在家長的立場,每個人都會有私心
      都不希望小朋友上課的路程要擔心落石流水土石流
      還要擔心萬一設了本部分校之後教學品質跟競爭力會不會有差異

      私心重的是公部門
      從鄉公所到縣政府再到中央
      哪一個層級沒有便宜行事?
      陳振川自己都說「原來縣政府它就決定要在民權嘛,就這樣。他們做決定就是在民權嘛!」
      加上會議記錄裡居民的說法:民權的土地都處理好了
      顯然是公部門根本沒有依照程序做事情
      而是先有了一個決定之後在回過頭來把該做的程序補上
      當然會引起居民的不滿

      更可惡的是一個中央官員,一個學者出身的工程專家居然好意思說:
      「如果這樣子吵的話,你就準備看著這樣子拖了嘛,那是不是大部份的家長願意這樣?我想不是這樣?」

      為什麼地方上會吵成這樣?你所謂的中央是監督功能
      那監督到哪裡去了?
      一年過去,中央在監督什麼?
      還是根本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允許地方政府和鄉公所胡搞瞎搞?

      還好意思上山視察唱高調?
      說得好像是居民們愛吵愛爭!
      如果一開始就先把話說清楚,事情會走到這個地步嗎?

      一開始民生沒有安全的地?
      學校要蓋的時候,有三個村都徵詢過嗎?
      如果有的話,鄉公所和縣政府可以拿出記錄來說清楚啊
      還是你們是透過鄉公所來決定土地的?
      如果是的話,鄉內的土審會大概也是瀆職
      根本就是亂搞!

      中央搞不清楚狀況,縣府沒有能力做、鄉公所圖利自己人

      犧牲掉的是全鄉的小朋友的受教權

      • 回應N 說道:

        凡事只要不私心太重都好解決

        設一校不設分校, 如私心不重, 就已經是共識

        設在何處

        地點攤出來, 叫外部的選址專家來評分, 不要私心, 一樣可解決.

        如果要貪圖徵收利益的, 貪圖設校後有利自己地理位置的, 貪圖這, 貪圖那.
        吵吵吵…..等著看臺達電掰掰八

  4. 綠色家園 說道:

    「甚至國小可以一起蓋,把國小移下來,國中移上去,整體蓋一個比較好的國中小,因為那個國小的建築有一些老舊,聽說也是有些危險。」

    陳副執行長這句話讓我想到一個方案:那瑪夏實驗中小學, 一個兩個校區的九年一貫完全學校,.

    小學部基本上維持民權、民生國小現狀. 中學部學生就近上學, 校舍、設備、行政人員、校醫、工友、術課教師(如美術、音樂、體育、母語)等都可以和小學部共用, 專業科目則可以利用遠距教學, 同年級的學生分別在兩個校區同時上課, 同學老師之間的互動都不是問題, 任課老師輪流在兩個校區上課, 沒有任課老師的那邊安排生輔老師維持秩序和安全. 同校區的中學部學生可以透過各種活動帶領小學部學弟妹, 培養領導能力. 兩個校區的學生定期合辦活動交流, 彼此觀摩學習.

    這個方案的優點:

    1. 公平. 平時, 每個學生都可以就近上學, 安全安心, 節省時間.

    2. 遇到颱風暴雨斷電、路不通的時候, 通常電訊還是通的. 只要有太陽能光電板, 天晴了, 孩子就可以恢復上學了.

    3. 家長擔心分班分校導致資源分散, 影響學童受教權的問題, 利用和小學共用資源及遠距教學都可以克服.

    4. 台達電本來就承諾蓋兩個學校, 改蓋兩個校區頂多多民生國小幾間教室, 應該不是問題, 而對學校來講, 一併解決了民生國小老舊危險的問題.

  5. 看不到希望 說道:

    這是一群無能的官員
    沒有Namasia整個區域的重建計畫,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提不出一個有說服力的整體計畫,靠吵靠鬧來解決問題?
    再加上不負責任 沒有心的地方首長
    道路不修 談何重建
    一個分校兩個分校三個分校都不夠

  6. 看不到希望 說道:

    政府根本就沒有誠意重建Namasia
    丟一塊肉讓你們去搶
    去自相殘殺
    而且是討厭的一塊肉

    叫你別捐還要捐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