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回家了?桃源鄉建山村返鄉記

本文摘要:筆直地爬上一條長坡道,轉個彎,來到建山村,所見住屋大致完好,後山有大片土石崩落,顯見是危險地區。電力已經恢復,打開水龍頭沒有水,村人說:「沒有電還好,沒有水要吃什麼?也不能打掃。回來要幹什麼?」( 圖/ 康椒媛,桃源鄉建山村回家前的祈禱20091018 )

就這樣回家了?桃源鄉建山村返鄉記

山上可以回去了嗎?

10月初,同為安置桃源鄉高中村及建山村民的鳳山陸軍軍官學校,已傳出要讓村民返鄉重建家園的消息,根據著急的村民透漏,這段期間陸續的、臨時性的會議,已讓他們無法再相信政府,感覺一切都是不明確的承諾。自9月初,不斷承諾讓他們可以半年後再回家的政府,現在就要他們回家。

建山村民已提出多項具體的回家堪慮問題,由陸軍軍官學校中的「八八災民黃埔之家自治會」整理,其中刻不容緩的,如列:

(1) 飲水問題:自來水水壓過小,水塔太小,無法送水,無法滿足生活機能需求。山泉水不乾淨,只要一下雨就會更混濁,至生活無法使用。

(2) 就學問題:天氣不穩定,一遇颱風警報就要徹,國小學生上課時間受到限制。現在的道路是只是搶通,若遇到颱風、下雨,路一定會不通,國小學生要怎麼在下山。現在國中小學生被安置在天台山上,家長要怎麼處理每天通車接送。

(3) 農作物:建山村民以農維生,因莫拉克颱風,農地被沖毀,更不能說種植農作物,村民回去能做甚麼,沒有工作又沒有收入,往後的生活怎麼辦。

(4) 交通:雖說路已通,但是沒有交通車。

(5) 醫院:鄉內的衛生所都已暫時遷下山,萬一村民有緊急狀況,要去哪裡就醫,若再遇到道路不通,延誤了就醫,誰要負責。

(6) 行政:桃源鄉公所早已遷到旗山,回去山上的村民若要辦事,要從山上下來,沒有交通工具的村民要怎麼辦。

(7) 安全:公部門是否真正走過每一個危險的區域,建山村後山的下陷處,有潛在的危機,是否有顧慮到安全問題。現在是有條件性的安全,如果村民回去,又有颱風需要撤離,還要再搭一次直升機嗎?

(8) 心靈重建:對水災所帶來而遲遲揮之不去的陰霾,須做身心靈上的慰藉及復健。

政府對於返鄉的承諾

10月12日,原民會於燕巢鳳雄營區舉辦的「安全評估說明會」中,上至原民會,下至高雄縣政府及鄉公所,關於回家的議題,對著桃源鄉高中村及建山村民,做了相當程度的口頭承諾:

谷縱處長:

縣政府原則上,路通、水電有了,就會讓居民回家重建,並提供就業機會(向原民會申請)。建山與高中,預計19號請大家回家重建。

徐副主委:

大部分環境都還好,有些部份需要整治

桃源鄉鄉長

桃源有問題的,隨時找我!

徐副主委

對於大家何時可以回家去,縣府有沒有一個整體的計畫或想法?

黃科長

大家都在等政府的立場,等公路局把路搶通。我們也會配合原民會補助的經費,與鄉公所協調,作自來水的修復。

我們一定要等有水、有電,才會請各位回去山上,而且是保證安全的地點。在這之前,政府也不會強迫各位回山上去,畢竟我們還要照顧各位的生活起居。至於後續的野溪整治、道路修復這些工作,縣長上上禮拜已經到勤和去了,針對整治,已經與各局處對地方作修復,陸續會談。

如果是水保局的工作,也請他們作修復。也有與自來水公司聯繫,包括鄉長剛才提出的問題,也請之進入作修復。

在政府信誓旦旦的承諾後,10月15日由高雄縣政府發出了「高雄縣莫拉克風災安置中心返鄉計畫」,確定在10月18-19日,要送建山與高中兩村的族人回家,連同學校教育也轉回原區就讀,還不知山上水電狀況的村民,也只好收拾行李,返回家鄉。

但是,山上的水電,真的來了嗎?

10月18日建山村民返鄉記

今日(10月18日)是高雄縣政府決議讓桃源鄉高中村、建山村人返鄉重建家園的第一天,早上7點開始,安置於鳳山陸軍軍官學校、燕巢鳳雄營區的村人陸續辦理返鄉手續,據高雄縣政府社會處統計,今天共計176人返鄉,包含自行開車及搭乘巴士者。預計19日也有100多人返鄉。

10月15日,高雄縣政府社會處對村民表示,18、19日將協助兩村所有村人返鄉,若不願返鄉者,可自行在外租屋。

整個返鄉流程,由社會處負責返鄉手續的辦理,另請紅十字會及中華溝通分析協會協助清點宿舍。備有長榮貨車載運行李及物資,無交通工具的村民則搭乘大型巴士。

以下是記者跟隨陸軍軍官學校的建山村人返鄉的紀錄。


擔心爸爸的摩托車裝不下這些行李的小一男孩


(左)村人將所有家當堆上貨車(右)還沒辦理返鄉的村人默默地看著社會處的資料

(左) 帶著大家唱聖歌的荖濃村人(右)村人認真地唱著聖歌


出發前的祈禱

約至9點,於陸軍軍官學校F棟,出發前由一荖濃村人帶著大家唱頌聖歌,樓長陳建成聚集村人做行前說明,高雄縣政府原民處處長谷縱˙喀勒芳安、社會處處長吳麗雪及八八水災黃埔之家自治會執行長張瑞雄致詞。

谷縱處長:

我們真的沒辦法掌握我們的未來,每次要大家回去都有颱風,我都很擔心。今天早上5點多,我一直看新聞,20日以後,預估會有雨。還是擺在上帝那邊,給我們力量,家給我們力量。我也許無法完全解除你們的痛苦,但是盡量降低我們的痛苦,重建還是靠自己。我今天會跟大家上去,看看還有什麼漏掉的,我們再想辦法跟相關單位處理。

吳處長:

我知道你們回家很擔心,包括沒有工作、沒有水、孩子讀書等等,統統解決了!祝大家一路放心。

未來社會處會跟大家在一起,所以我們還是會到山上去跟大家一起工作,因為還有一些家園、社區、產業重建的工作,都需要大家一起討論。所以我們先回山上去,縣長已經上去看過,都沒有問題,才邀請大家可以回家了。未來一、兩年,縣政府會有團隊陪伴大家,希望透過共同合作,爭取一些預算與經費,幫助社區做得更好,讓每一個家庭生活得更好。

張執行長:

我的作法很簡單,不用說太多,我陪你們回去。用行動來去做,我覺得比較實際。

陸軍軍官學校特別給每位返鄉村人陸軍上校軍徽,樓長陳建成特別領了190個,小孩子也有。他說:「最後照個相留念,讓他們知道我是官校畢業的!之後要回到村莊服務。」


(左)千佛山慈善基金會發放慰問金(右)村人領取餐盒以及現金


孩子們站起來看著車窗外變了的故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已經與河床同高的建山二橋

將近中午,村人在六龜客運站稍停,領取麵包餐盒,以及由財團法人千佛山慈善基金會發放之1000元現金。隨即換上小型巴士,繼續走上南橫,沿途原有道路幾乎崩壞,無法行走,僅有便道通過。

大家看著窗外,說著哪裡變化了,陳建成說:「我們回去也很陌生吶,路都改變了。」路邊所見的山面,土石崩裂鬆動,陳建成補充:「政府說再來降雨量超過200、250毫米,就要我們避難,在山上能避到哪裡去,我都不敢在山上了。」只要稍大的風,就能將土石吹落。


這次下車就到建山村的路上了


來取行李的村人


建山村後山的崩塌

回到家,真的沒有水

直到,筆直地爬上一條長坡道,轉個彎,來到建山村,所見住屋大致完好,後山有大片土石崩落,顯見是危險地區。繞入幾戶人家,電力已經恢復,打開水龍頭沒有水,家裡有水的,一部分是自來水,一部分是自接山水。

沒有水,煩惱開始了,一位村人說:「沒有電還好,沒有水要吃什麼?也不能打掃。回來要幹什麼?」谷縱處長說,已經有水了,只是村人要如何接水?水從哪裡來?谷縱處長到接水管處,發現所有管線已經斷裂四處。


沒有水,喝礦泉水14-另一戶,還是沒有水


谷縱處長看見斷裂四處的管線

莫拉克災前,村人有兩個取水管道,一是自來水公司做的自來水線,二是自接遙遠的山水。據村長說明,日前他已去電詢問自來水公司,回覆是:「村內有45戶沒有繳費,最慢這個月23日沒繳費,25日就會切斷。有一些人本來就沒有接自來水,要先裝電表、申請自來水,才會有水啊。」而災前的水管都斷裂了。

然而,有一新的用水機制已經在施工了,村人楊貴金說:「鄉公所有一個一百多萬的工程,在水池那邊接山水。他們用的水管比較細。」這個水池,是12年前蓋好的,一直沒有使用、也沒有消毒。

經自治會張瑞雄執行長與村長談論,「必須由包商先做好水池工程,將山水接至水池裡,才可以讓村民自行買水管接水。」但是,「這個機制必須採用使用者付費的概念,以及社區如何一起管理水的資源。」目前,討論結果是,請村長及鄉公所處理包商工程的事情,同時村人必須開始一起討論這些問題:

(1) 怎麼接水?

(2) 怎麼付費?

另外,村人反應了一個困擾:自來水太貴,災前時,自來水供應不穩定,斷斷續續,又經常半夜才有水,限時限量,所以很多人不想用,還要繳一樣的基本費,為什麼不可和電一樣給他們半價優惠呢?

雖然政府的承諾跳票了,但村民已經返鄉了,後續的問題,也只有繼續努力了!


(左上)村人聚在外面討論水事(右上)村人楊貴金說水池工程是公所某人的親戚在執工

(左下)自治會執行長與村長了解水池工程(右下)村長說明中

10 回應 to “就這樣回家了?桃源鄉建山村返鄉記”

  1. 靜然 說道:

    轉載自由時報新聞,供參考。

    =====================================

    2009-10-19
    踏上返家路…災民笑了

    桃源鄉高中、建山兩村災民昨天自行開車,或搭乘縣府提供的客運車開心返鄉。(記者蘇福男攝)

    〔記者蘇福男/高縣報導〕「終於可以回家了!」因88水災被安置在陸軍官校和鳳雄營區的桃源鄉高中、建山兩村災民,昨天歡天喜地打包結伴返鄉,臨行前,村民們以歌聲向一路陪伴的志工道別。

    88水災至今2個多月,通往桃源鄉建山村和高山村的道路終於搶通,昨天一大早,分別安置在陸軍官校和鳳雄營區的200多名村民,不論大人或小孩都忙著打包家當搬上貨運車,2部貨運車滿載行李、乾糧和摩托車。

    昨天絕大部分災民都自行開車返鄉,對於沒有交通工具的災民,縣府社會處也租借2部客運車協助載運,想到可以回家,不必再過著寄人籬下的避難生活,村民們都露出開心笑容,社會處長吳麗雪也特地趕往營區送行。

    吳麗雪表示,高中、建山兩村除有3戶村民因故無法返鄉外,昨天首批233人已返回部落,今天136人也將上路,面對未來幾天可能有颱風的威脅,吳麗雪表示,縣府已有臨時避難場所的周全規劃、措施,安全應不成問題。

    • 蛋白 說道:

      村人多是基督徒,懷著感謝的心從陸軍軍官學校畢業,但如荖濃溪河水,清水與濁水之間,仍待雨季檢證。

  2. 88編輯 說道:

    靜然:

    過去我曾與蘇福男大哥因別的新聞有過互動,剛才看了這則報導,也寫信去請教蘇大哥關於水電那部分的問題,等蘇記者回信後,再跟大家講一下他所觀察到的情形。

    • 靜然 說道:

      謝謝編輯!真是好用心。

      其實心裡有偷偷覺得,這篇新聞網報導照片的黑白色調和語氣裡的憂心忡忡,
      和報紙報導中的歡樂氣息有點落差…

      所以居民究竟是「很高興的重返部落」還是「迫不得已被政府趕回去」呢?
      或許兩種面向都有吧!

      不過居民的擔心,是需要被重視的。

      • 康椒媛(蛋白) 說道:

        @靜然:

        那天拍攝的時候,一瞬間我有個感覺,無論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一種在情境之下的感覺在流動,那是超乎此刻,超乎目前正在進行的新聞,我想我恰好紀錄了這種生活的感覺,並非以新聞式去拍攝的。

        • 靜然 說道:

          謝謝蛋白。

          作為一個很「入戲」的閱聽者,看到村民凝重的神情,心情也跟著凝重起來,而主觀認為黑白色調加重了這樣的心情。

          看到建山興中國小學生回到學校蹦蹦跳跳的樣子,又覺得放心替他們高興….

          總之心情是很矛盾的,但不是說這樣的拍攝不好喔!

          還是要謝謝你紀錄下他們擔憂的一刻,希望未來能夠看到他們展露歡顏的一刻。

          • 蛋白 說道:

            我反而很高興你注意到黑白相片,無論輕重,在對比之中,有一種認真的真實情緒,我們都一同注視到了。

  3. 88編輯 說道:

    靜然:

    好像的確是如此,一個部落因為每個人狀況不同,的確會產生不同的受災情形,然後大人小孩也是不同。台南的樹谷基金會贊助了桃源鄉的教育軟體重建,也會支持一名記錄者,記錄小孩教育的這些互動,到時候,就能持續有更多桃源鄉的報導。

    我個人認為,受災真的是因人而異,小孩在學校裡可以受到比較好的照顧,但是家裡的水電反而不如學校那麼便利,山上崩毀成這樣,回家與不回家,其實都有困擾啊,

    不過我覺得需要繼續追的是,如果按照重建綱要計畫的劃定,桃源鄉幾乎都在不安全區,那麼他們將來到底還可以在原地重建嗎?所以我比較訝異,在還沒有最後的探勘確認時,就讓大家回山上去了,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得又再下山一次,

    這部分,地方的朋友反應,應該要再去詢問重建會以及高雄縣政府,對於高雄的危險區域,縣府的思考方向是什麼,希望能順利聯繫上縣府那邊,來作個採訪!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