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巒悲歌(二)大愛已成往事

本文摘要: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蘇苗彬到翠巒部落勘查,得出部落已面臨地層滑動危機。但副縣長卻說:「部落光看就知道很安全,根本不需要做什麼地質鑽探」。村長直言,因為副縣長這種態度,才讓翠巒遷村喊了4年,政府卻什麼動作也沒有。( 圖/ 鐘聖雄 )

翠巒悲歌(二)大愛已成往事

編按:本文為翠巒悲歌系列文章,閱讀系列(1) 被遺忘的災區 / 被省略的重建,請點選這裡

翠巒村民:感謝慈濟曾經幫我們蓋房子

1994年,道格颱風重創「舊」翠巒部落,導致許多翠巒村民無家可歸。慈濟基金會在輾轉機緣下很快伸出援手,表示願意幫翠巒村民遷村並興建永久屋。1997年3月,台灣第一批由NGO興建,因天災而誕生的永久屋村落終於完工,翠巒村民也從舊部落遷移至現在的「新」翠巒部落。

翠巒的重建遷村與永久屋興建模式,與今日莫拉克重建方式有許多的不同。

首先,遷村的建地採用村民自有土地,該地在興建永久屋之前,就已經有部分村民在此地興建房舍、耕作。再者,向慈濟申請永久屋的受災戶,每戶都必須拿出3萬元購買建屋土地,慈濟僅提供房屋;相對地,受災戶擁有土地所有權,但不具備永久屋所有權,不可處分、轉讓、抵押房屋。其三,翠巒永久屋沒有小坪數配置,31棟雙併建築可供35戶受災戶居住,全都超過30坪,目前也有許多村民自行改建永久屋。

10年間,翠巒部落的村民對慈濟是滿滿的感激。

「慈濟願意幫我們蓋房子,重建家園,真的是很感激他們。」「蓋完房子後,慈濟還幫我們義診,不要我們信教也不干涉生活,非常好。」走訪翠巒部落,幾乎只要向村民問到慈濟,沒有一個不是抱著感恩的心,說慈濟幫他們蓋永久屋、義診有多好。也許,在翠巒村民心中,慈濟所做的,遠比政府給的還多。

IMG_0221-2
立在部落入口的看板,說明了翠巒的遷村始末,也註記了慈濟當年在此的善行。村民說,其實當初慈濟也想把「新翠巒部落」命名為「慈濟大愛村」,但遭到村民反對,最終仍保留祖先留給翠巒的名字。

大愛已成往事

2006年6月9日,連日豪大雨造成翠巒部落重創,周邊山坡、道路出現大規模崩塌,部落本體也有滑動現象。村民推測,這是賀伯颱風、九二一地震間接影響的後果,69水災只是讓翠巒的地質問題爆發。頓時間,翠巒的永久屋被打上了問號,山崩路毀,部落生存危機再現。

翠巒村民吳明德說,「從那時候我們才開始回想,慈濟在一開始選定永久屋地點的時候,不曉得是不是想要趕快把房子給蓋好,根本就沒有進行過任何安全勘查,就選了現在這個地點,結果我們現在又不安全了」。

吳明德回憶,69風災後,族人眼看部落又面臨生存危機,於是大夥想起了最具有「大愛」的慈濟,希望慈濟可以再幫翠巒一次忙。吳明德說:「那時候我打電話給慈濟的人……他講得很委婉,但我一聽就知道他意思了……他說,為你們做這麼多了,為什麼當初要蓋這邊?」「為什麼?我們也想問為什麼啊!」

於是,慈濟對翠巒的愛就這麼成為往事。

2006年至今,慈濟沒有再幫過安全堪虞的翠巒。弔詭的是,慈濟副總林碧玉在2009年底受訪時,曾舉翠巒的例子為慈濟大愛永久屋辯護,並說「這三十幾戶人家,到現在還非常安然無恙」。此外,慈濟大愛電視台在今年6月時,還在連續劇《情義月光》中播出當年援建翠巒部落的故事…

雖說「回憶總是最美」,但難道慈濟也打算讓翠巒成為回憶?讓重建成為過去式?當作沒遷村這回事嗎?讓大愛成為往事?

IMG_0225

IMG_0213

IMG_0219

由10幾年前慈濟為翠巒所興建的永久屋社區,就可約略看出今日南部大愛村永久屋的雛形。身為台灣第一批慈濟永久屋「受惠者」,翠巒村民雖對慈濟充滿感恩之心,言談間卻也對今日慈濟在南部大愛村的作為略有微詞。村民Yauy認為,慈濟最好是可以蓋完房子就走,不要介入別人生活管太多。張文德說,南部大愛村看起來一點都沒有原住民傳統意象,災民已經離鄉背井了,還不能保有意象,對保存文化不利。吳明德則直言,「慈濟不要忘記幫助人的初衷,都是出於一份愛,但簽訂永久屋要放棄太多事情了,愛不應該有代價」。

翠巒慈濟不愛,政府不疼?

既然慈濟不幫忙,那麼翠巒只能靠政府遷村了。「關鍵就在副縣長的態度!」幾位翠巒村民異口同聲地說。

69水災不久後,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蘇苗彬隨即進入翠巒部落勘查,得出翠巒部落已面臨地層滑動危機。「然而」,吳明德忿忿不平地說,「南投縣副縣長陳志清卻說,以他的專業背景判斷,翠巒部落光看就知道很安全,根本不需要做什麼地質鑽探」。

翠華村長張文德直言,也就是因為副縣長明白表示這種態度,才讓翠巒部落喊遷村喊了4年,政府卻對翠巒進行專業審查的動作都沒有。

然而,莫拉克風災對南部山區造成了重大創傷,卻也給在風災中沒有傷亡的翠巒部落一絲遷村的機會。莫拉克風災結束後,翠巒部落被行政院公告為災區之一,行政院莫拉克重建委員會亦召集專家學者實地至翠巒進行專業審查,其審查結果推翻了副縣長的專業判斷,翠巒也被列為安全堪虞區域之一。

「斷層通過」、「坡度大於30度」、「崩積岩地質」、「地層滑動」、「坡面及土壤滲水」、「北港溪向源侵蝕」等種種危險因子,終於讓南投縣政府、原住民委員會開始正視翠巒喊了3年多的遷村訴求,並在2009年12月時通過翠巒遷村預定地地質鑽探經費。然而,這筆經費雖然已在去年底通過,至今鑽探作業卻仍然沒有動靜。吳明德說:「上次我去問,他們說6月一定會到天池去鑽,結果到現在也是沒有動靜…颱風季節又要來了耶!」

另一位翠巒村民張金明則質疑,「天池那塊地的主管機關是行政院退輔會,但那塊地實在是太好了,所以他們也不願意把地開放給我們原住民遷村」。張金明說:「退輔會天池那塊地本來都租給別人在種菜,結果我們一說要遷村,想要天池那塊地之後,退輔會馬上就把那塊地回收造林,擺明不想把地給我們!」

4年,世界杯冠軍義大利可以從世界第一變成分組賽墊底,國民黨可以又從在野轉為執政,翠巒的遷村案卻遲遲連地質鑽探作業都無法開始,行政院重建會也沒有以莫拉克重建條例為翠巒解套。吳明德無奈地說:「難道要我們遭遇像小林村一樣的悲劇,才有人要來關心翠巒嗎?」

IMG_0235
張文德翻出原民會公文表示,政府明明去年就通過天池的鑽探預算了,為何到今天都還沒有任何動作?

IMG_0288
翠巒村民屬意的天池地段為在開闊平地。張金明質疑,退輔會所轄福壽山農場有大面積的開墾農地,天池一帶本來也都租給漢人種菜,卻在翠巒村民提出遷村土地需求後,馬上收回造林,擺明就是不想釋出優良安全土地。

悲劇進行式:逃生無門,還得喝垃圾水?

以目前政府辦理翠巒遷村的進度來看,即便短期內政府就突然展現驚人的效率,完成遷村預定地審查、調查翠巒村民遷村意願、完成資格審查、配住等程序,翠巒能真正達成遷村心願的那一天,恐怕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然而,在等待政府完成漫長程序的過程中,翠巒村民不僅要冒著生命危險住在危險地帶,更需忍受其他生活方面的不便,甚至是苦難。

舉例來說,極度缺乏醫療資源加上聯外道路經常性崩壞,不僅讓家有重病患的翠巒村民憂心不已,遇到颱風、地震,也無法部署任何逃難疏散措施。更驚人的是,翠巒部落一天不搬,村民就得繼續使用或飲用由華岡部落所流下來「垃圾水」,而他們已經自遷村到此地後,已經使用這些「垃圾水」長達10幾年的時間了…(待續)

4 回應 to “翠巒悲歌(二)大愛已成往事”

  1. 姿穎 說道:

    政府官員們,你們看見翠巒的狀況了嗎?可不可以去處理一下?這樣會不會太過份了?

    慈濟的大愛人士,既然你們把翠巒的例子拿出來演戲,還拍了電視劇,是不是也該去關心一下,如果不想再關心,是不是就不要再把人家的故事拿出來當樣板講了?否則如果以後翠巒因危險而出狀況的話,恐怕你們也很不好看吧!

  2. 憂心的人 說道:

    看了以上幾個自稱回鄉、或是正港或是‥‥‥,讓我想起古今中外族群滅絕緣由,如果不覺醒,將上演在南沙魯村‥
    一、很多人自以為愛村、愛鄉、愛族人為藉口,但卻是啃著族人血肉的鬼精靈‥
    二、喜歡定人罪的是魔鬼,存憐恤人的才是神的兒女‥
    三、沒有了家,沒有了農地,連傢俱衣服都被土石流沖走,在短時間內他們心靈創傷還未定,你們這些人硬著要他們回部落住,要住哪裡?曾經留給他們的傷心地,你們一定要強迫他們在土石流上過夜?你們說,這才是愛村、愛鄉、愛族人的表現?你們才會停止咒詛他們,你們對嗎?應祝福他們才對吧。
    四、試問你們這些人?明知暫住永久屋的鄉親,都各自有不得已的理由,每個人都有一個心願,等心境及環境改善,總有一天還是會遷到山上的心願,沒看到他們不時還是回到山上工嗎?為何住在永久屋,你們就用「貪」來形容?這公平嗎?有公義嗎?
    五、不要以自已沒有遷到永久屋,就胡亂自稱是愛村、愛鄉、愛族人,誤標榜自己是義人、就可以在於公於私欺騙社會自己是多麼愛部落?真噁心。在我的看法是無知、耳朵發沉、眼睛昏花,簡直是撒旦的工具,是一群怒吼的獅子要吞噬自己的族人。
    六、你們自稱是上帝的子民,難道牧師在講台上沒有教導好,或是一群牧師們也和你們一樣說是牧羊人,但卻是披著羊皮的惡狼,把「留在鄉裡」及「住永久屋」的信徒盡行分化之能事,說什麼「留在鄉裡」才會得到祝福?而搬到永久屋的信徒是「貪」?是得不到祝福?所以中會的牧師也生病了,須要諮商?又如何在此族人遭變之際,撫慰受創的心靈?牧師要加油了。
    七、總之,留在部落裡的就按著心願好好的生活,你們還有八八零工有工作機會,房子又還能住。而暫住在大愛屋的,也要好好的活著,住在永久屋越是要活出分別為聖的生命。不管住在哪裡我們永遠是原住民,都是上帝所愛的子民,在每天的禱告中相互記念,因南沙魯村沒有分裂的本錢,不是嗎?難道八八就要大家撕裂族人情感嗎?太不值得了。
    八、最後,奉勸部落的「知識分子們」,如果你們也天天在部落過夜,天天在山上生活,或許可以在任何場合表達部落重建及住在永久屋族人的正面看法。但是你們都住外面有房子、領高薪、孩子在外求學,生活都遠比部落族人優渥,不但沒有作和睦的工作,反而處處帶動族人分化、撕裂族人情感,處處硬把住在永久屋的族人說成是異類,這種人是最最自私的,沒有包容心,沒有幫助族人的心,更沒有同理心。
    九、加油、加油、再加油。原住民永遠是原住民。

    • 番婆 說道:

      “憂心的人"
      你憂心的是什麼?
      慈濟的形象?
      災民沒按照你的意思安置?
      不改信慈濟的教?

      除此
      是無知、耳朵發沉、眼睛昏花,簡直是撒旦的工具,
      是一群怒吼的獅子要吞噬自己的族人?
      是最最自私的,沒有包容心,沒有幫助族人的心,更沒有同理心?

      要一直在傷口上灑鹽嗎?

  3. 張恒裕 說道:

    有關翠巒部落重建議題,經整理說明如次:
    1. 83年道格颱風重創舊翠巒部落,慈濟基金會幫助於86年遷村現址。
    2. 95年69水災重創南投,包括翠巒部落附近,原民會乃補助南投縣政府(縣府又轉由仁愛鄉公所辦理)辦理「原住民族部落遷建先期計畫-南投縣仁愛鄉翠華村翠巒部落原居地安全堪虞評估暨建議可行方案評估計畫」核定補助900萬元,第一期已核撥450萬元整。(詳88news所附南投縣原民局公函)
    3. 依且評估地點「本次颱風(按:莫拉克颱風)雖未有重大災害」「於69水災時,本區鄰近之力行產業道路42k附近產生大規模崩塌,其地形、地質與本區環境條件相似,推估本區域亦有類似潛在危險性」。(詳原民會98年莫拉克颱風災後原居住地安全初步評估報告,88news所引蘇教授,並非98年原民會安全評估本翠巒案評估委員)
    4. 重建會討論上引原民會評估,決議略以:「位於災區,但致災近因非屬莫拉克颱風地區」,「暫不辦理災區劃定特定區域」,是以除原民會安全評估外,重建會並未辦理後續勘查審議與劃定作業,故無核定安全堪虞或劃定區域。
    5. 有關說明一原民會補助由仁愛鄉公所辦理安全堪虞評估及可行方案評估案進度,原民會已撥款,據仁愛鄉公所說明,已訂於99.7.9辦理採購案評選作業,持續推動中。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