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永久屋,為何有問題?

本文摘要:王正一強調,坪數被反覆修改的申請戶決不是活該倒楣,畢竟政府這樣做事會比較有效率,多數人能快速配住,少數人 的問題政府再解決就可以。蔡文進委婉透露,未來好茶族人有機會以「遷村」方式審理,分期興建的永久屋未必由相同單位援建。( 圖/ 鐘聖雄,仍有許多人未能順利遷入新家。 )

申請永久屋,為何有問題?

編按:

高屏兩地災民申請永久屋或配發房屋的過程中,出現不少爭議,甚至有災民在縣府與援建單位之間來回奔波,形成災後獨特的「永久屋人球現象」。以下為記者採訪高雄縣重建委員會主任及屏東縣原民處,整理的「永久屋審核釋疑」,希望釐清爭議。

高雄縣府與NGO分工審核,產生的問題

「因為慈濟的志工並不專業,所以才會在配住坪數上發生問題。」針對高雄大愛村一連串的配住坪數爭議,高雄縣重建委員會主任王正一給了這樣的回答。

杉林慈濟大愛園區入住以來,許多永久屋申請戶就不斷發生配住坪數爭議。這些受災戶普遍質疑,每次遇上坪數爭議,受災戶就只能無助地成為縣政府與慈濟之間的人球,不管向哪一方尋求解答或協助,得到的答案往往千篇一律 – 請去找對方,這件事情只有對方才能決定。

對此,王正一在日前受訪時解釋,高雄縣政府由於行政作業人力有限,因此在作業流程上,僅先就永久屋資格審格,依照戶籍人口初步配給永久屋,並在第二階段時,託付協助建屋的慈濟基金會再做第二階段審核,依照慈濟志工針對申請戶的訪查結果,查明實際居住人數後,再確認配住坪數。

為什麼會有許多永久屋申請戶反應坪數分配不符需求,讓許多依規定可配住大坪數的申請戶,卻被分配到小坪數呢?王正一解釋,因為慈濟的志工並不專業,所以才會在配住坪數上發生問題,但在許多人向縣府反應狀況後,縣府已派出專業社工進一步瞭解狀況,針對有爭議的坪數進形調整。「所以最終的永久屋審核、決定權,還是在我們縣政府,絕對沒有把決定權推給NGO」,王正一強調。

記者追問,政府和NGO分兩階段審查,NGO出錯後,政府再審查一次,那一開始被NGO誤判的申請戶難道就要自認倒楣嗎?王正一皺起眉頭回答:「畢竟政府人力有限,至少這樣一開始只有少部分人會被誤判,這樣做事還是比較有效率。」

王正一補充解釋,針對之前坪數有爭議的部分,只要縣政府公告更正後,就代表是定案版本,絕對沒有公告後,還要「慈濟點頭同意才算數」的情況,希望所有申請戶都能放心。

IMG_9557

高雄縣重建會主任王正一強調,第一次被慈濟更改坪數,後來又被政府查證應配給大坪數的申請戶,決不是活該倒楣,畢竟政府這樣做事會比較有效率,多數人會比較快配住,少數人的問題政府再解決就可以。

高屏兩地永久屋審核釋疑

目前高雄、屏東兩地都因為永久屋資格審核問題,讓災民與政府、NGO之間的關係變的相當緊張。以高雄為例,小林村民就質疑,小林明明就是「滅村」,卻還有幾十戶申請五里埔永久屋基地的申請戶,在縣政府審核資格時就被打回票。另,截至目前為止,那瑪夏鄉南沙魯村也還有17戶申請不到永久屋,整個桃源鄉更有多達50戶以上申請不到永久屋。

王正一解釋,目前高雄縣申請永久屋被駁回的案例,多半集中在下列兩種狀況

(1) 申請人本身不擁有房屋所有權,或房東已另外申請永久屋(2)戶籍寄於他人家者,寄居者不得申請。

在上述兩種情況中,以後者的情況較為普遍也較複雜。此次永久屋申請戶中,許多人並不擁有房屋所有權,也不是戶長,而是一棟房子有許多分戶狀況;王正一解釋,針對這些狀況,政府會評估申請戶是否有居住事實,再視情況另外審查。「我們會先配第一戶,看永久屋有沒有剩,再看情況來決定要不要放寬標準配第二戶給分戶者」,王正一表示。

屏東的狀況與高雄相比也不惶多讓。日前屏東縣政府特地邀請部落牧者到縣政府開會,澄清並討論近來有關永久屋的爭議。在該場會議中,杜勇明牧師便直言:「族人申請(永久屋)不通過的比例非常的高,可否請縣府一併解釋?」

對此,屏東縣政府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也解釋,目前申請永久屋資格遭到駁回的案例,多半集中在兩種類型(1)租屋者(2)共建。換言之,不管是分戶還是租屋,申請永久屋被駁回者,都是沒有房屋所有權的人

蔡文進強調,無論如何放寬標準,一定都會有人不通過,政府會考量救助資源不能浪費,但也不會罔顧這些申請戶的權益。蔡文進說,「只要有房子,有居住事實的人,政府都會盡量放寬通過」。

至於好茶部落族人質疑,好茶明明就是遷村,為何政府還要用莫拉克條例的永久屋審核標準行事,讓許多族人申請不到永久屋?蔡文進也透露,縣政府目前已經開始研議以「遷村」方式另外處理好茶問題

IMG_0045

屏東縣政府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委婉透露,未來好茶族人有機會以「遷村」方式審理放寬條件,長治分台二期永久屋,也不必然是由慈濟興建。

第二期永久屋由誰興建?

目前高、屏兩地對於「慈濟不會興建第二期永久屋」的傳聞盛囂塵上,對此,王正一與慈濟北區人醫會總幹事呂芳川不約而同表示,目前高雄永久屋申請戶數約有1,000戶左右,超過慈濟第一期所興建的750戶;因此,如果災民確實有需求,慈濟還是會盡力滿足這些申請者

與高雄狀況略有不同的是,教會代表在屏東協調會時曾詢問縣政府,長治分台二期永久屋是否可能由不同NGO負責興建?蔡文進委婉地表示,的確是有這種可能,但希望災民不要因此存僥倖心態,不申請第一期卻轉向申請第二期

8 回應 to “申請永久屋,為何有問題?”

  1. 拔尚 說道:

    ‘永久屋’的政策本身就是反部落社區反家園重建反遷村的設計, 把家化約為房子, 把部落社區化約為集合住宅, 經由非部落社區的過程審查決定, 把部落社區拆散重新 ‘組合’, 難以想像在21世紀的台灣會出現這麼落伍的觀念.但是政府已被慈濟綁架, 橫材入灶繼續硬幹.

  2. 大愛園區的族人 說道:

    故事一:
    誰知道,世界盃最強的足球隊是哪一隊,根據官方統計,目前世足會公認最強的球隊是慈濟隊及縣府隊,最擅於互踢小組方式,不求進攻只求踢踢踢……我只想問,未取的永久屋的災民,何時踢進,想說…..別踢了,妳們已進入四強了……很厲害了,,,,,,,,(待續)

  3. 施琅 說道:

    北市原住民教師爆料,角逐國民黨山地原住民北市議員初選的參選人黃主恩,被民眾爆料投訴,寄發競選文宣的信封袋,不但是原民會公用信封,包括競選文宣及名片也刊載原民會的地址及電話,儼然把公家機關當成競選辦公室。

    假借神的名,原住民老師數次接到行政院原民會好幾名族群委員,打電話為議員參選人拉票,回撥號碼,都是原民會總機。原住民老師亦反映不堪其擾,他痛批原民會太鬆散,主委應徹查到底有多少族群委員上班時正事不幹,濫用公家資源!

    針對民眾投訴,黃主恩先是回應,「應該不會吧!我們都是用自己的信封寄的」,記者提示信封及名片上的地址、電話都是原民會的,黃主恩才改口:「那…只是熟悉的朋友跟我要資料,我才用那些信封裝,數量應該不多啦!」此舉確有公器私用、行政不中立的問題,應由任職機關約束行為。

    想到前陣子,屏東霧台鄉需遷村的四個村長及社區理事長拜會縣長曹啟鴻,高姿態要永久屋時,原住民結合教會,獅子大開口乞討十二間教堂。看到原住民與原民台結合網路媒體貪得無厭 ,又看到原住民人面獸心,為自己利益,連自家人都砍的兇,自做自受誰還會幫牠們。

  4. 伊斯坦大 La-hu 說道:

    如果今天台灣還叫做夷洲 沒大批漢人遷入 我相信我們這些人面獸心的東番 在經過88風災後

    還是會在夷洲生活的很好 不用您這個逃亡至偏壤之地的蠢種漢人來操心

  5. balalavi.palahu 說道:

    我想(做賊的喊抓賊)這句話非常貼切適用於樓上的施琅先生!!本文的焦點討論是永久屋..而非人面獸心的原住民!願全能的上帝祝福你~

  6. 美鈴 說道:

    請問
    88受災戶現在還可身請居住永久屋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