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村人球事件

本文摘要:蔡高利找到了「好心慈濟師姐」相助,最後如願分配到適當的居住坪數。反觀依規定完全符合資格,但缺乏貴人相助的劉慶滄,卻在世界盃足球賽開打前,就被政府和慈濟當成人球互踢好幾十回,現在還不斷在各機關間流連...( 圖/ 鐘聖雄 )

大愛村人球事件

「八八風災沖毀了我的家,政府的永久屋審核標準,卻徹底把我的家給拆散。」「我向縣政府反應問題,他們要我去找慈濟。去找慈濟後,他們又說縣政府才能決定…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人球一樣,一直被踢來踢去。」

劉慶滄,高雄縣六龜人,家中有年屆80高齡的父母,還有妻兒與2位孩子;一家6口平日雖然因工作關係分隔六龜與高雄市區,但每逢假日,劉慶滄總會帶著妻兒一同返家照顧父母。此外,劉慶滄還有2位哥哥與1位姊姊,但平常都在北部工作生活,因此只有逢年過節時,才會有一家團聚的時刻。

風災發生時,劉慶滄因為颱風影響,所以沒能返家與年邁雙親共度父親節,直到新聞大規模報導風災消息,擔心雙親安危,才趕快驅車返家。劉慶滄回憶,當時他的車子只能開到十八羅漢山一帶,便無法再繼續前進,因此得不斷搭便車,甚至步行穿越亂石瓦礫,才能回到父母安居的老家。

「當時看到整座山都崩了,心裡真的很緊張,走回六龜後,只得不斷向生還者打聽我爸媽的下落…因為我們是從美濃搬到六龜的,有些人不認識我們,就說不知道,當時我一度都絕望了…」回想起風災剛結束後,自己四處打聽父母下落的情景,劉慶滄的臉上也不禁表現出緊繃與疲憊的神情。所幸,風災結束4天後(8/12),劉慶滄總算與父母重逢;他說,雖然颱風沖毀了老家的4分地,但一家人能全部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事

「以前那四分地到現在根本都還沒有清理,一層樓的老家,被三層樓的土石給埋了起來,埋到只剩下一顆樹還認得出來,但現在也死了…不過沒清也算了,反正我們也不敢回去住了,只希望政府快點給我一棟安全的房子,畢竟父母也都老了,不能讓他們住在不安全的地方」,劉慶滄說。

依照行政院內政部營建署管理組所公布的《永久屋申請資格說明資料》經審定符合資格者,各縣(市)政府可依下列原則辦理,2人以下配住14坪,3-5人配住28坪,6-10人配住34坪,以10人為單元類推…

劉慶滄表示,雖然妻兒因為工作與就學關係,已經將戶籍遷至高雄市的租屋處,但老家的戶籍仍然登記有父母與自己的名字,合計共3人,照規定辦理的話,政府的確是該分配28坪的房子給他們,但最後卻只核准14坪的房子,讓他感到非常不公平。

一開始政府的確是核准28坪的房子給我們,但後來過了一個禮拜,他們又公布了新的名單,說是有些申請戶的坪數分配有疑慮,最後我家就變成14坪的了。」劉慶滄說,以往每逢假日,他都會帶著妻小返家照顧父母,自己平常雖然在高雄市工作,也經常在下班後開車回六龜與父母吃晚餐,如今政府只核准14坪的房子給他們,假日時一家六口團聚時,根本就不能過夜留宿,身為子女想要照顧父母的心願,竟變得困難重重

IMG_9490

圖說:劉慶滄拿出當初政府寄給他的審核文件,證明他們最初一開始明明就被縣政府核可28坪永久屋(見上圖畫藍線處,劉錦貴為劉慶滄父親),他不懂為何最後又會翻盤變成14坪,讓他們喪失了家庭團聚功能。

我一輩子沒受過別人救濟,也不希罕」,劉慶滄強調,「但現在我家沒了,政府提供永久屋,我也不是要求家多大、多好,只是想照顧父母而已…」。他說,因為家人實在無法接受只有14坪的永久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進去住過,父母因為也住不慣都市,所以選擇到竹子門一帶租屋。

現在我下班回去和父母吃個飯後,就得離開了,我老婆也說,萬一父母生病了怎麼辦?房子那麼小就不能過夜照顧他們耶!」「八八風災沖毀了我的家,政府的永久屋審核標準,卻徹底把我的家給拆散。家都破碎了,因為我們沒辦法團聚」,劉慶滄說。

為了幫家人爭回自己原本可配住28坪永久屋,劉慶滄與妻子不停地在高雄縣政府與慈濟之間奔波;換來的結果,卻是縣政府要他們去找慈濟反應,慈濟卻告訴他們政府才有決定權,讓他們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是人球一樣

之前我上紅十字會的網站,上面有說14坪不符合人性,我跟朋友說,自己只申請到14坪的永久屋,朋友還說他車庫都有14坪了。」劉慶滄表示,之前他們去向高雄縣重建會反應,指房子坪數過小,將導致家庭功能無法被滿足的缺憾,當時負責回答他們問題的王主任(指高雄縣政府重建會主任王正一)也說,「對啊,這樣家也不能算是家」,結果後來事情還是不了了之,縣府與慈濟仍處於互踢皮球狀態。

提起這段爭取28坪永久屋的過程,劉慶滄無奈地說:「以前我對慈濟很好感,現在…(搖頭)…老實講,慈濟沒蓋永久屋就算了,我們可以自己找地來蓋房子,但現在看到很多人,實際上根本沒幾個人在住,卻也可以拿到大房子,很不公平,心裡就…(嘆氣)…承受不了。」

誰握有永久屋坪數決定權?

關鍵問題在於,審核受災戶永久屋資格的高雄縣政府,在面對坪數爭議時,要求受災戶去找協助興建永久屋的慈濟基金會反應,慈濟基金會卻也反過頭來,跟災民說握有決定權的人是政府,希望災民不要找錯對象;究竟,誰才是握有永久屋坪數決定權的角色呢?

在劉慶滄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見他在縣政府與慈濟之間,不斷被互踢皮球的過程。事實上,這樣的故事並非沒有上演過;更重要的是,最後成功讓慈濟點頭同意,更改坪數分配的案例,確實存在。

好心的慈濟人,給了蔡高利一家四口能住的房子

蔡高利,甲仙鄉大田村人,靠近寶隆大橋的家在八八風災中被徹底沖毀。風災前2個月,蔡高利的兄長不幸辭世,全家還正籠罩在痛失親人的哀淒情緒中,沒想到不久後,蔡高利的父親也因在風災中驚嚇過度送醫,最後在8/25日時辭世。

蔡高利有2個小孩,因為就學因素,戶籍並不設在老家;此外,他還有位早已論及婚嫁的女友,卻因為家中相繼有人過世,因此按照禮俗,他無法將妻子順利娶進門。最後,高雄縣政府通知蔡高利,說經歷種種資格審核之後,他只能在杉林大愛園區中,獲得一棟14坪的房子。

那天是慈濟大愛園區的入住典禮,包括馬英九總統在內,幾乎所有的高官,和慈濟的高層都聚集在園區中,慶祝這重要的重建里程碑。同一時刻,蔡高利在大愛園區門口逢人便求救,他拉起衣服露出好長一條剛動完肝癌手術的疤痕,口中則不斷重複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無助地說14坪的永久屋,根本無法讓他在與女友成婚之後,一家四口團聚、生活

IMG_0139

圖說:大愛村入住圍爐典禮當天,蔡高利無助地在園區門口四處找人協助,並亮出他肚皮上長長的手術痕跡,表示他自己能活多久,自己也不知道,只希望能掙到一棟能讓家人團聚、生活的永久屋。

「我去找縣政府反應問題,結果縣政府叫我去找慈濟。啊我去找慈濟講,他們又叫縣政府才能決定啊!」蔡高利難過地說著這段讓人「聽到會背」的陳情經過,結果慈濟仍然只告訴他,說審核永久屋的是縣政府要他不要找錯對象,並邀請他一同參加永久屋入住典禮,還要他快點登記入住,就能領取來自世界各國愛心捐贈的88項入住好禮。荒唐的是,當時慈濟分配給蔡高利的14坪永久屋根本尚未完工,就算蔡高利領了88項「入住好禮」,根本也沒地方可擺……

事情的轉捩點發生在2/12號,大愛村入住圍爐典禮的隔天。那天,毫無頭緒卻又不願放棄的蔡高利,又一大早就前往大愛村門口,想要趁社會關注焦點,以及慈濟重要人物都還在大愛村時,找到好心人願意伸出援手,解決他的困境。結果,蔡高利回憶,那天有個不知名的慈濟師姐,在瞭解他的問題後,說願意幫他向「上面」反應;幾天後,蔡高利接到慈濟打來的電話,說他可以去住28坪的永久屋了

蔡高利說,雖然住進大愛園區3個月以來完全沒有工作機會、每間永久屋結構都有出現嚴重龜裂、時常缺水、天氣熱到像住在沙漠中、出入沒有客運對老人家很不方便、周遭生活機能匱乏…等眾多缺點,但他覺得,總算能夠住進28坪的永久屋,還是要謝謝慈濟。雖然,蔡高利仍然不知道若別人陷入與他相同的困境時,究竟可以找哪位「好心」的慈濟人反應…

縣政府:慈濟擁有擁有屋配住權

「這個問題…縣政府是在第一階段審核申請人的永久屋資格,資格符合之後,慈濟就會去配住,依照他們之前進行的訪查工作,看實際上有居住事實的究竟有多少人、是不是真的需要房子等等,再來審核坪數分配適不適合,要住在那個區域等等…總不能說有人其實根本就很有錢,可以住豪宅、不需要幫助,我們還把社會的愛心捐款用在他們身上,所以需要進一步瞭解,才不會浪費社會資源…」高雄縣重建會主任王正一在受訪時如是說。

從王正一的話中,我們不難發現2個重點。其一,慈濟在永久屋審核流程中,還是握有一定程度的權力,至少在配住,也就是「坪數分配」這一關鍵要素上是如此。其二,雖然王政一說的委婉,但既然劉慶滄在縣政府第一階段審核時,明明就核配了28坪的房子,最後卻又被翻盤,僅獲得14坪的房子,很可能就是被慈濟打了回票;因此,慈濟在劉慶滄要求協助時,實在不應該再要災民去找縣政府,徒然耗費災民時間心力

大愛先生:現在園區內沒人有決定權

「當初在園區內,的確是有那樣的決策團隊。」在大愛村中擔任慈濟與災民協調角色的靼虎犮拉菲,在聽聞蔡高利的案例後坦承,慈濟內部的確擁有一定的坪數決定權,而非如外界瞭解(或如慈濟對外宣稱)一般,只有縣政府可以審核、分配永久屋。

靼虎表示,「就我瞭解,只有林副總(指林碧玉)有權力可以決定,當初園區內也有決策團隊充當窗口,讓大家反應問題…但不是說林副總說了就算,因為她也是要去跟縣政府溝通,沒有異議後,就可以變更」。記者追問,既然慈濟可以改變決策,那麼現在還有申請戶有這樣的問題存在,到底應該找誰反應呢?靼虎則答說:「但現在園區內沒有這個決策團隊了。」

縣政府要災民找慈濟,說因為慈濟有配住權。但如今在大愛村中,已經沒有可以讓災民反應意見,並擁有決策權力的團隊,到底,慈濟要災民去找誰呢?到底,誰可以解決現今災民的困境呢?

IMG_8040

對照目前許多「不得永久屋而入」的災民,特別是家庭功能喪失的劉慶滄來說,大愛石上的這些字句,讓他們作何感想呢?

踢不完的大愛村人球?

同時審視劉慶滄與蔡高利的案例,直教人感到哭笑不得。同樣都是有家人團聚的居住需求,風災當時戶籍內只有2人的蔡高利,因為找到了「好心慈濟師姐」相助,最後如願分配到適當的居住坪數。反觀依規定完全符合資格,但缺乏貴人相助的劉慶滄,卻在世界盃足球賽開打前,就被政府和慈濟當成人球互踢好幾十回,現在還不斷在各機關間流連。

檢視這整起「大愛村人球事件」,我們不得不對一些問題感到納悶。首先,慈濟作為協助興建永久屋的NGO,為何可以擁有永久屋的配住權,並在一定程度上把關,並變更縣政府的審核結果?其次,慈濟第一期750戶住戶都還沒有完全進駐,也就是說,尚未配住完畢,為何有能力決策的團隊卻已經全部撤出杉林大愛村了呢?其三,包括劉慶滄在內,目前還有許多人與他面臨一樣的問題,也就是核配的永久屋,根本不符合他們的實際使用需求,這個問題到底誰可以解決?屏東長治分台會不會出現一樣的狀況呢?

最後,更重要的問題是,目前大愛園區中,包括南沙魯村有22戶,桃源鄉更有高達70幾戶尚未取得永久屋資格。目前這些人只能暫時在大愛村中「投靠」親友,倘若慈濟真的在大愛村中已經沒有決策團隊,那麼到底這些災民,還要在大愛村中當多久的人球呢?

到底,容我們卑微地請求,有哪一位擁有決策權力的「好心」慈濟人,可以回答這些問題呢?莫非,這些人只能繼續充當人球,被政府和慈濟一直踢到整個社會都淡忘風災重建議題,最後只能默默自立重建呢?

到底?

IMG_9204

擁有實際配住權的慈濟,能否拿出相對的「慈濟精神」來解決目前大愛村的種種問題,並讓那些人為因素造成的「人球」得到歸宿呢?

29 回應 to “大愛村人球事件”

  1. 山老鼠 說道:

    原住民立委都變啞巴了嗎?

    這種事情立委一出面召開記者會馬上就能解決,為什麼沒人要找立委呢?還是原住民立委都是廢物?原民會主委也是廢物?

    慈濟爛是因為被民眾棒上天,媒體又不敢批評慈濟,記者怕被某老媒體人何先生電,只好當沒看到,既然這樣就靠自己,拿抗議白旗到立法院或報社電視台發聲吧!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回應山老鼠
      立法院本來就沒有原住民立委
      若是有
      都是哈巴狗
      或者就像山老鼠講的一樣

    • Peipei 說道:

      原住民立法委員有~林正二、廖國棟、簡東明、高金素梅、沈瑩等~
      後續有幾個持續關注災區重建的?

      因為政府的無能,過度仰賴NGO來處理災害救助,一切急難都交給NGO。
      也養成了慈濟的「慈善霸權」。

      慈濟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因為他知道政府要靠它辦事。
      上下交相賊,苦了我們無辜的受難村民。

  2. 關魚 說道:

    把這篇推薦到台灣好生活報的行政司法網摘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0531/2022

  3. 護山降限 說道:

    記得本板上前些時有人大聲疾呼

    “慈濟把房子蓋完了就出去, 不要再管事"

    現在慈濟遵旨退出, 把權力還給縣政府, 這樣也有事? 做善人善事實在不易.

    長治分台下一批已確定由其他NGO蓋, 希望能讓大家滿意.

    • 山老鼠 說道:

      現在慈濟遵旨退出, 把權力還給縣政府, 這樣也有事? 做善人善事實在不易???
      ==============
      請問:假如你是慈濟,你退出至少會在辦公室跟村長住處外貼一張公告,告訴以後災民要找誰,同時也發一張公文給縣政府,讓縣政府全權處理,這樣做後你才會安心離開吧!

      請問慈濟有沒有做這步驟?還是故意退出時順便把權力也帶走,樂得等看災民不知如何是好?

      • 伊斯坦大 拉虎 說道:

        慈濟退出??

        座落在杉林國中側門 往園區小林區 方向走過去

        你會看到 右側是慈濟環保站的預定地 接著往不遠處看

        你會看到一座行政大大大大樓

        行政大樓的承包商 我每次去看除了都有動工 目前外觀差不多快完成

        裡面還沒去過

        希望記者有去園區 順道去那邊拍一下行政大樓的外觀給大家看

    • 慈濟早就眾人怨 說道:

      希望下次若再有天災時,慈濟不要再出來趁火打劫搞勸募了。
      虎頭蛇尾,期待別人歌功頌德。
      威脅媒體、嚇唬官員。老實說,很多媒體記者、行政院部會早認為慈濟是麻煩製造者了。若非考量慈濟手頭還握有大量善款,早就不客氣了!
      慈濟若要退出,可以,把善款未來規劃方式全面公佈。不要事情沒有做好、做完,就虎頭蛇尾的消失。怕廚房髒就不要進場,怕重建複雜難搞,就一開始不要加入勸募行列。

      • 何處真理 說道:

        救災與重建是政府的天責
        並非慈善團體的義務
        您的寶貴意見如能
        反應在高雄縣政府社會處、重建委員會手上握有的大量善款的使用上
        相信對確切落實整個重建工作將會更有幫助
        也能藉此改善地方政府的無能和霸權
        見樹也要見林啊

    • 安遠 說道:

      我覺得您把事情混淆了
      當初在商議蓋中繼屋或永久屋的團體中
      政府、慈濟、紅十字會、世展、法鼓山、佛光山、一貫道以及其他慈善團體
      多次的會議中
      為什麼是慈濟取得蓋杉林永久屋
      而其他團體配合將這些善款去蓋小型的避難屋及購買屋內的電器用品、民生用品
      這些協商過程您又知道多少
      好 不怪您
      或許連上人也不盡然全知情
      四月份“美國駐太平洋人道救援中心”主任古德曼將軍參訪大愛村
      對於園內規劃讚賞有嘉
      而不知實際上問題一大推
      我只能說我們對於形象包裝這個區塊是強的
      如果當初能與住戶做出適當的溝通
      就不會有要請慈濟退出的聲浪
      如您說吃力不討好 就退出
      試問住沒幾個月
      屋子漏水怎麼辦
      馬路積水怎麼辦
      既然可以這麼帥性怎麼說就怎麼做
      那住戶是不是可以要求把善款留下
      以後就由住戶選出管理委員會來統一處裡
      如之前留言:宗教沒有問題
      人只要有權’有利很多是非、因果就拋到九霄雲外
      這就是目前的人性

  4. silo 說道:

    今天這幾個個案都是「有房屋可以住」,而非完全沒有配住。
    和「尚未配得房屋」的問題是否可以混為一談?

    現在的問題是「大小不夠住」。
    但我發現只要「一家團聚」都會有太小的問題,即使是大坪數的房子也是一樣。
    那同樣的,已經配住較大永久屋,但實際居住並沒有這麼多人者,是否也要調整坪數,由大轉小?不知道這樣的情形是多是少?

    • 伊斯坦大 拉虎 說道:

      園區要對已搬進去的住戶 進行2次審核 詳細情況 我會找時間去了解

      順便騎摩托車 逛園區 大約看一下空屋還有多少

      平時也有師兄師姐逛園區 紀錄每戶入住情形

      怕有些住戶入住後 卻都是在外地工作 並無居住事實

    • 鐘聖雄 說道:

      silo:
      是的,「尚未配得房屋」與「配住不符需求」的確不能混為一談
      據我瞭解,這些住戶現在也都還有在爭取他們的權益
      如拉虎所言,他們就算過了縣府那關,也還有慈濟這關要過
      關鍵問題在於
      實際掌握決策權力的人,卻沒有讓外界得以聯絡、反應問題的窗口
      這是慈濟的問題,或者,進一步言,是政府或無能、或推諉、或卸責
      將決策權力讓渡給NGO後,衍生的問題
      這篇文章要怪慈濟嗎?一部份,因為他們沒有把事情做得足夠好
      有決策權力卻不讓人反應問題,甚至在別人向他們尋求幫助時
      將責任推給縣府(如果不是搞不清楚狀況,那就又是說謊)
      這種行事方式過於偽善,但仍然不是重點
      重點在於,政府怎麼可以坐視這種情況發生呢?

      另,我想那一段行文的確容易讓人誤會
      我稍後會修改,也謝謝您寶貴的意見。

      拉虎:

      真的很感謝您這一路來的協助與幫忙
      你真是太棒了!

      • 伊斯坦大 拉虎 說道:

        很抱歉 我要暫時告別園區 去台南做之前的工作 薪水誘惑實在大太

        加上年紀也算大 再不替自己加把勁 可能娶外籍新娘的本錢也沒有

        等住的方面穩定後 我再搬電腦上去 繼續來這邊關心園區內生活問題

        祝福大家

  5. Leo 說道:

    伊斯坦大 拉虎:
    謝謝你辛苦了

  6. 鐘聖雄 說道:

    有關劉慶滄個案的新進展(990603):

    據了解
    劉慶滄聽說縣政有針對幾個坪數有爭議的案子,進行複審
    縣府在進行訪調後發現,劉慶滄的情況的確與當初慈濟訪調的結果不同
    所以已經修正,表示還是會配28坪的永久屋給劉慶滄
    但提報出去的資料,還是要等慈濟點頭

    由於目前尚未聯絡上縣府與慈濟承辦人員
    所以還不知道慈濟方面到底是誰可以「點頭同意」
    對於類似案例的新進展
    記者會持續追蹤並更新訊息

  7. Leo 說道:

    鐘聖雄記者:
    我發現今天縣 府又公布了永久屋修定核定坪數
    那瑪鄉有一位張義治原34坪現已成14坪,情事多變無法預料啊

    • 鐘聖雄 說道:

      Leo:
      多謝告知
      明日前往大愛村時會就此事進行瞭解
      確實如您所說,情事多變無法預料

    • 了解 說道:

      因為張義治先生家中實際居住者只有他ㄧ人,戶口中有三人,所以按照規定他是可以拿28坪的房子,可是他又堅持不與和他同戶的人一起居住,只要自己ㄧ人獨居一戶,及至目前溝通都無效,所以就分配給他14坪,實在也是很傷腦筋的分配問題,總不能不按規定,想怎樣就怎樣吧!那對大多數按規定走的人太不公平了啊!

  8. Leo 說道:

    有公告可查
    但內容為何???

  9. 永久屋申請多數未過 說道:

    申請永久屋 逾千戶打回票

    * 2010-06-04 * 中國時報 * 【鄭緯武/高縣報導】

     去年莫拉克風災重創高雄縣,造成許多住戶無家可歸,政府興建永久屋供災民居住,申請期限到五月底,高縣總共逾一千八百戶提出申請,然而,縣府審核發現,通過審核的住戶僅三分之一,還未審核的部分許多人無法提出證明,恐怕被列為不合格戶。

     去年莫拉克風災造成高雄縣山區鄉鎮許多房屋受損,有部分住屋雖然未毀損,卻因為位於危險區域,已經不適合屋住,政府建議遷居。政府與慈濟慈善基金會、紅十字會合作,興建永久屋供受災戶居住,高雄縣政府受理永久屋申請到五月卅一日截止。

     縣府工務處指出,總計有一八○五戶提出申請,然而,目前已公告核准六三一戶,確定不合格多達六○七戶,尚有五六七戶待審查。

     工務處說,未能獲准分配永久屋的受災戶,情況大約有房屋未受損、同一戶卻申請分配多戶永久屋、居住的房屋未在劃定危險區域內、沒有房地所有權、沒有居住事實等。

     待審查的五六七戶當中,有超過兩百戶至今還未補足相關證件,儘管縣府一再催促,申請戶卻遲未補件。

     工務處表示,縣府已限期要求永久屋申請戶補足證件,並且將在六月十五日以前完成所有申請戶的資格審查。

    http://news.chinatimes.com/domestic/0,5248,11050612×112010060400120,00.html

  10. 請大家以行動力挺原民台的記者 說道:

    原住民台的記者阿莉製播的紀錄短片 本周播出

    這位記者前二周製播的"奇異恩典"上下集播出後 就受到很多關切
    但是 阿莉沒有退縮 持續公正報導

    請大家將此消息擴散 讓更多人看到
    也請各位朋友 上網搜尋「奇異恩典」

    發揮公民責任 人們有必要知道杉林大愛村發生了什麼事

    另外,本週也有新的後續節目,請大家用行動,力挺記者說出真相!

    節目名稱:原住民新聞雜誌
    節目單元:愛的殖民地
    原視 6/25 (星期五) 晚上21:00
    公視 6/27 (星期日) 上午09:00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