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村的未來:是「遷村」還是「安置」?

本文摘要:「我們怎麼可以這麼安逸?」的一個念頭,驅使太魯閣族的余欣蘭與魯凱族的陳安琪,自行提計畫回部落協助八八風災受創的好茶村族人。她們發現還有很多戶數沒有被納入遷村名單,這些族人該怎麼辦?( 圖/ 柯亞璇。七年級生的余欣蘭(右)與陳安琪(左),回到部落陪伴八八風災受創的族人。 )

好茶村的未來:是「遷村」還是「安置」?

「我們怎麼可以這麼安逸?」的一個念頭,驅使太魯閣族的余欣蘭與魯凱族的陳安琪,自行提計畫回部落協助八八風災受創的好茶村族人。而透過紀錄片,她們也發現重建過程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戶數的問題」,不僅造成部落族人彼此之間緊張的關係,更隱約看見好茶村的魯凱族人,在面對未來到瑪家農場的生活,是「遷村」還是「安置」?成了族人最不敢碰觸的問題。

image001
3月18日在瑪家農場的動土儀式活動,此時在旗子上簽名表示瑪家農場正式動土的一個儀式,背後卻還隱藏著族人不敢碰觸的「遷村」以及「安置」問題。

八八風災發生的當時,余欣蘭與陳安琪剛好在台北工作,當時她們倆就常常問自己,「我們怎麼可以這麼安逸?」。因為這樣的一個念頭閃過。促使倆人共同決定回到部落協助再次面對風災煎熬的族人。

76年次的倆個部落女生,大學畢業後去年就待在台北工作。八八風災發生時,因為工作的關係,只能透過媒體報導瞭解部落的狀況,但也因為距離的關係,無法瞭解當時莫拉克颱風影響部落的真實情形。

回憶當時在台北的擔心族人的心情,她們表示,平常忙碌的工作生活,不容易去注意部落受災的情形。而颱風過後,台北的天空,出了太陽,就什麼事情都忘了。也因為這樣的擔心跟憂慮,更加速她們回到部落的決定。

image002
七年級生的余欣蘭與陳安琪,是正值青春年華的部落女生,拋棄都市穩定的生活工作狀況,回到部落陪伴八八風災受創的族人。(圖左為魯凱族陳安琪,圖右為太魯閣族余欣蘭)

一、 記錄片的初衷與期待

太魯閣族的余欣蘭說到當時八八風災在電視上看到一位學者說到:「你們都不在南區,怎麼知道南部發生什麼事?」就因為這句話,與一樣是魯凱族好茶村的陳安琪,就共同決定用拍紀錄片的方式,回到部落協助遭受創傷的家園。

對於這支紀錄片的期待,安琪說,雖然這是一個日常生活,很「家常菜」的紀錄片,但是也希望透過陪伴以及部落活動的參與,讓這支紀錄片成為未來好茶村族人一個共同的記憶。

同時對於自己也是受災戶的安琪又是如何去面對這樣記錄的環境?她說:沒辦法,拍紀錄片最痛苦的就是選擇這條路,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太面對自己』。」部落的青年回到部落除了要面對現況所產生的問題,另外也得處理「面對自己」的問題。即便她們知道會面對這樣內心掙扎的情況,仍就抱持著先做再說的態度回到部落幫忙。

二、 透過紀錄片,看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戶數的問題」

沒有通過申請的申請戶怎麼辦?欣蘭表示目前部落尚未通過申請的戶數仍然在陳情中的處理狀況。她也表示,對於沒有通過申請的族人,其實是非常傷心的。有的申請戶,平常都住在部落,但確又申請不到永久屋。族人難過之餘,就表示乾脆不要住了,反正自己已經不再是好茶部落的人了。遷村的問題,為什麼大家不敢碰觸,這個部分的確占了很大的因素。

而部落遷建會的組織,除了積極在協助族人陳情申請永久屋的問題,也更需要一邊安撫部落族人難過失落的心情,協助未通過申請戶者度過這段不安定期。

、「安置」還是「遷村」?

好茶村的魯凱族人,歷經多次擔心颱風再次造成部落創傷的恐懼折磨,以及不下數十次與政府協商「遷村議題」後。終於在八八風災重建專案的「契機」下,「塵埃落定」於瑪家農場。

對於好茶村的魯凱族人來說,原來的新好茶村要不要劃定特定區域或是能否再回去?都已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那塊地,早已經不適合人在那裏生活居住。目前族人最憂慮卻也最不敢碰觸的問題就是,未來到了瑪家農場的新生活,是「安置」還是「遷村」?

之所以族人不敢碰觸的原因之一,除了擔心沒通過申請的71戶未來要去哪裡之外?另外一個原因也是害怕已通過申請戶者在期待進入新家的心情時,再次打擊沒有通過申請的族人。安琪也表示,戶數申請減少的情況,也確實造成部落族人之間的緊張關係,除了擔心自己還能不能再次申請通過外,也擔心其他沒通過申請的族人該怎麼面對未來的生活

好茶村總戶數是186戶,但目前申請核准通過的卻只有115戶。未通過申請的71戶族人,未來要繼續流浪或是被安置到何處?

而未來好茶村人與舊好茶部落的關係,也已不再像以前的居住位置一樣,通往舊好茶部落的路就在新好茶部落的後方小徑,非常的便利。而未來遷移至瑪家農場的好茶村,又會再次拉長了與舊好茶部落的距離,若是想要在回去舊部落的族人,又如何與舊部落建立起新的文化延續命脈路線?記者將會持續觀察追蹤報導。

image003
上圖為5月4日瑪家農場施工現況。未通過申請的71戶的好茶村魯凱族人,未來要繼續流浪或是被安置到何處?

8 回應 to “好茶村的未來:是「遷村」還是「安置」?”

  1. Amale.Gadhu 說道:

    在要決定要遷至《瑪家農場》時“遷村戶數”的問題就已經浮現,有人說應該有250至300為最接近理想值,但也有人認為可能接近500戶這樣分戶的狀況才會得到真正的解決,最令族人困擾的就是“永久屋”的申請資格與審查作業沒有公開透明化,倒比較像是“黑箱作業”。
    為此許多族人認為缺乏公平性,也的確因為“黑箱作業”許多族人在沒有被告知而失去登記資格,因此無法申請永久屋,雖然事後極力爭取但已經是亡羊補牢毫無意義。
    對於部落的行政單位處理遷村登記有失公平感到遺憾與失望,對失去家園的族人來說無異是二度傷害,且傷害彼此之間的感情,族群內部的團結遭受分化與裂解,實在另人無法相信難以接受,然而這樣殘酷的事實卻明明擺在眼前,也許最後都無法有效解決現在的困境,而必須眼睜睜看著部落的分裂,這種狀況怎不叫人心痛呢?

    • gagaleiyoung 說道:

      疑問:

      既然新好茶已經全毀
      為什麼會有申請戶未通過的問題呢
      並且未通過的比例這麼高

      報導者只用黑箱作業帶過 讓關心的讀者實在無法了解問題的癥結
      可否請報導者再多做釐清與說明 多謝

      • 護山降限 說道:

        這個不是一句" 黑箱作業 " 可以帶過的. 這回可不是 慈濟 而是世展在承辦

        相關的依據應該公開來讓大家看看合不合理.

        “" 但也有人認為可能接近500戶這樣分戶的狀況才會得到真正的解決 “"

        ??

        • Amale.Gadhu 說道:

          1.跟《鄉公所》辦理登記作業
          不要模糊焦點
          2.確實有人如此發言,我只是轉述,尊重別人的發言權並沒有不對

          • 賓拿流 說道:

            好茶辦理申請永久屋
            申請的核定是 縣府
            為什麼有黑箱作業的說法
            是因
            同樣的條件 有些村民過 有的久沒過
            那好茶遷建會也是都做足了資料
            因此 應該是縣府的人要針對這些來做說明
            而不是把沒過的資料 給民眾
            叫民眾想辦法
            等到民眾抗議
            又說會在商議
            然後聽到消息圈外人就會說
            災民需索無度
            把災民當做賊
            來防範的法令
            是不會處理好的
            一個村的戶數認定問題
            我相信每各部落他都有他認定機制
            最初戶數的認定機制
            是交給部落來決定
            但為什麼又有政府來認定
            其中的原由也沒說出來

            至於ngo怎麼處裡
            我想只要都是站在民眾的立場去做事
            補足政府做不到的地方
            即使與政府的做法不一
            也應與民眾站在同一立場
            爭取民眾的權利

          • Amale.Gadhu 說道:

            在要決定要遷至《瑪家農場》時“遷村戶數”的問題就已經浮現,有人說應該有250至300為最接近理想值,但也有人認為可能接近500戶這樣分戶的狀況才會得到真正的解決,最令族人困擾的就是“永久屋”的申請資格與審查作業沒有公開透明化,倒比較像是“黑箱作業”。
            為此許多族人認為缺乏公平性,也的確因為“黑箱作業”許多族人在沒有被告知而失去登記資格,因此無法申請永久屋,雖然事後極力爭取但已經是亡羊補牢毫無意義。
            對於部落的行政單位處理遷村登記有失公平感到遺憾與失望,對失去家園的族人來說無異是二度傷害,且傷害彼此之間的感情,族群內部的團結遭受分化與裂解,實在另人無法相信難以接受,然而這樣殘酷的事實卻明明擺在眼前,也許最後都無法有效解決現在的困境,而必須眼睜睜看著部落的分裂,這種狀況怎不叫人心痛呢?
            maelanenga敏男你的說明。
            我會說鄉公所因為原因根結在這裡,當開始要登記時鄉公所希望戶籍在外的族人能遷回祖籍地,但不知道這消息的人非常多,有人說為什麼不被告知這樣根本不公平嗎?也有人說是因為大家無法達成共識不團結的緣故所以各有打算,也有人說如果讓鄉公所主導,可能要跟魯凱族的其他部落遷到平地而且還要等多久?都已經在隘寮營區待兩年多!後來好茶透過集體投票達成往瑪家農場遷村,因為好茶村怕生變故所以積極與縣府連絡,但沒有想到當初縣府的承諾生變還加上大社村、瑪家、北葉,當時排灣族的原民處曾處長還頗為難,原因是什麼?應該不難猜到!
            當初好茶村剛登記時尚有127戶,後來大家極力爭取最高曾達186戶,但不知為何變成現在的108戶,負責審查作業的縣府雖說《一切依法行事》,但是族人反應是分配到的土地有限,現在連耕作地都沒有,而過去往農地去的道路和橋樑都沒有了,以後要怎麼生活真的不知道怎麼辦?
            遷村戶數的問題可以分幾個層面來看
            一、原住民社會都有一個共同的狀況,就是青壯人口在外地打拼,而為了在居住地得到相關補助必須把戶籍外移,因此人口外流的狀況相當嚴重,而好茶村也是原住民鄉也不例外。也因為在外許多族人根本沒有被告知,而失去申請的機會。但是消息靈通還是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懷疑這根本就是黑箱作業缺乏公平性。
            二、“永久屋”的申請資格必須在籍,後來雖有放寬標準就是居住在部落但是沒有房屋所有權狀而無戶籍者,但若能提供水電費居具證明且據實居住於此者仍可申請需經審核通過才符合審查標準,但是因為審查作業程序繁複,又沒有公聽會或說明,因此造成族人許多抱怨資訊沒有公開不被尊重。而這部份對好茶村而言僅是少數,接下來要探討的才是主要原因。
            三、一直以來族人雖在外地工作都會成立同鄉會,而保持與部落的連結,每到部落有重要事情一定義不容辭回鄉幫忙,而當好茶遷村時卻不符合資格,“要求分戶”這是一個結構的問題也是原住民長期面臨的窘境,怎麼說呢?台灣社會也許不能理解,會認為“分家”或“分戶”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而且會認為既然已經分家且離開部落,那當然就不符資格囉!但是這個問題必須從原住民社會來探討,甚至必須從國家對待原住民的政策面就能一窺究竟問題的癥結。
            政府必須重視這個問題,否則原鄉人口必定大量流失,因為旅居都市原住民人口佔大多數,但是為了生活必須到外地工作的族人,以及因為原鄉的資源與發展有限,因此不得已需離開世居的地方到外面工作以求溫飽養家活口,現在原住民各界都希望要求自治,這是原住民生存延續的唯一機會,然而如果因為自治層級低那相對所分配的資源有限,對原鄉的生存發展還是窒礙難行,所以如何符合原住民族對自治的期待,就必須從尊重原住民族自治權限的主體性,除了賦與法定的保障,更應該從原住民長遠的生存發展與族群永續來做考量,並且實際釋放山林資源給原住民族自主管理,這樣原住民族才有發展的機會原鄉人口才有可能回流,對原住民來說才是救亡圖存之道。

  2. 下山豹 說道:

    同樣身為受災戶的我,牆頭草是我的最佳代名詞,無奈是我的最佳寫照。
    人生短短數十寒暑;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是以夫復何求呢?
    唯有立定志向,朝著目標向前衝,成功與否不足掛齒,洵然死也不足惜。
    在這波濤洶湧,驚世駭俗的社稷裡,彼此加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