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還在,南沙魯也還在。避難屋已有了好結果。

本文摘要:當外界猜測著南沙魯已遷村、已不存在時,那個小小村落裡,一直都有一群人, 在為自己的家奮鬥,他們是山的小孩,唯有在山林環繞下才能自在自適,兩百多天了,他們還在努力,因為他們要努力讓南沙魯一直都在。 ( 圖/ Aping,山上的南沙魯還在,居民正在努力重建 )

螢火蟲還在,南沙魯也還在。避難屋已有了好結果。

編按:

那瑪夏鄉的南沙魯村,雖然有多數居民搬進杉林大愛村,但仍有20戶左右,100 餘位村民留在山上,重建家園。以下兩篇文章,一篇是輔大生命力記者針對南沙魯避難屋最新進度的報導,另一則為到山上訪友的Aping 寫下的心情故事,請讀者分享山上的南沙魯重建和居民感受。

一、南沙魯避難屋取得縣府同意 周六舉行musaul儀式

文/ 劉瑋婷(輔大生命力新聞網記者)

懸宕已久的南沙魯村(民族村)避難屋在上周已正式接獲高雄縣政府行文同意興建,周六(4/24)將在民族平台舉行musaul儀式。

選擇返鄉重建家園的南沙魯村民在4月17日晚間召開重建會議,趙文彬牧師與世展聯絡後,得知縣府已經發文正式同意避難屋的興建,台灣世界展望會已經正式接獲高雄縣政府公文,族人ibu表示,「這就像是拿到了一個通行證,是一個指標」。ibu認為,拿到了公文之後,一切就變得明朗化了,也代表著重建的腳步可以走得更穩健。

村民在12月開始與世展接觸,1月份雙方開始討論避難屋的相關援建事宜,起步之初,村民們首先面臨的就是土地問題,部分族人在平台上並沒有土地,ibu說:「那時候想說沒有地的要怎麼辦,其他人在上面有地但也不大,後來有一位族人表示土地願意被徵收,村民們決定共同集資買下這塊地號為521的土地」,這塊521土地,就是未來避難屋即將興建的地方,縣府核准這塊土地上可以興建六大棟避難屋,一棟可容納20人,內有簡單的衛浴設備。

基督長老教會也先撥款兩百萬協助村民整地,建築師亦將在這周上山跟村民談避難屋的設計與相關細節。民族村重建會委員tahai表示,周六的立柱儀式在布農族裡,稱之為musaul,意思是在選定的土地上,先行施工一小部分,象徵標誌了這塊地,即將在未來進行開工的工作。

得知政府發文同意的消息後,在重建會會長李長榮的呼籲下,村民們隨即也在會中決定,隔天就集體到民族平台砍草,做初步的整理工作。18日午後,南沙魯的族人一起上山,回到當時避難的地方,族人們看著留在平台上的鍋碗瓢盆、應急的生活用品,一邊除草,一邊回憶起事發當時,漫無止盡的等待直升機救援的心情。

民族村民Aping說:「那幾天,每天一到下午4點,風雨就開始變大,看著遠方的山頭跟手掌一樣大的太陽,但我們頭上卻是陰天」。另一位婦女則收拾起當時用的碗筷,說:「這是八八水災紀念碗,我們要留下來」。

DSC04954-500

二、螢火蟲還在,南沙魯也還在

文/Aping

數不清這是我第幾次走台21線進入那瑪夏鄉,看著路牌的里程數漸漸減少,燈光愈來愈近,那瑪夏人的家也就在不遠處了。

normal_4b383b0caf484

第一次到南沙魯,是在去年的聖誕節,南沙魯人在經歷八八風災後的第一個聖誕節,篤信基督教的他們,對他們而言,聖誕節就像是平地人的春節一般,空氣中是歡樂的氣息,家家戶戶都在享受團聚的美好時光,報佳音時,族人們會大方的提供點心、飲料,數量多到必須有青年背著籃子跟著報佳音的隊伍行走,得來回教會好多趟,才能把大家的熱情給裝完。

凌晨四點,山區的溫度讓我這個平地人必須穿著厚重的外套才有勇氣站在冷風中,但對南沙魯人而言,這樣的天氣不算非常寒冷,也許那是因為,那個夜晚,悲傷比寒冷還要更深重許多,這一年的夏天,他們失去了家、失去了親人,這個原本該是快樂團聚的日子,空氣中不是歡樂的氣息,而是無盡的悼念跟追思。

名為報佳音的儀式,在這一次,部落以沉默行走,繞村莊一圈的方式進行,每一個路口會有牧師跟長老們帶領大家禱告,告訴往生的族人們,在這個團聚的時刻,他們沒有被遺忘,就算失去了家、再也無法與他們相見,但思念會一直延續下去。每一位族人們手上都握著蠟燭,小小的火光,隨著微風搖搖擺擺,沒有人大聲哭泣、叫喊,但卻能聽得見低低的啜泣,以及點點淚光,沒有恐懼的眼神,沒有遲疑的步伐,黑夜中還能看見的,是緊握的雙手。

我聽不懂布農族的母語,但一刻,我強烈的感受到他們對於家的眷戀,對親友的思念,對山林的依賴,對上帝的信仰,那是我第一次試圖跟上帝說話,我真心的祈求,祂能給這些人再多一點力量,讓他們面對未來漫漫的重建路,能有更多勇氣。

1

最近一次上山,我們依然循著台21線走,指示牌不斷出現在我們眼前,提醒著我們險降坡、險升坡的高度,看著走樣的河道,春天也在這裡開始,梅子與水蜜桃的採收季開始,螢火蟲依然在樹林裡穿梭,那瑪夏依然是那瑪夏,外界誤以為遷村的南沙魯也依然在入口處閃著家屋燈火。

南沙魯還是南沙魯,雖然居民少了許多,但現在的他們,開始了重建路,漫漫重建路,他們慢慢走,一步步走得踏實,為的是讓家園回到過去的樣子,族人們整理出一個空間,有雕刻班、編織課程。目前正值梅子與水蜜桃的採收季節,婦女們一起打梅子、製作脆梅、爛梅,只要在一戶人家屋簷下作定,大夥就開始動作,他們的家庭觀念不設限於自己的家,而是整個部落。

DSC04847-500

SONY DSC

台21線造成人員傷亡,卻是他們回家的路,在外工作的布農人說,下班後回山上過周休假期,縱使要開上兩個小時的車,卻一點也不覺得累,只要想到是要回家,這條路不遠,也不可怕,因為在路的那一端,是家。

當外界猜測著南沙魯已遷村、已不存在時,那個小小村落裡,一直都有一群人, 在為自己的家奮鬥,他們是山的小孩,唯有在山林環繞下才能自在自適,兩百多天了,他們還在努力,因為他們要努力讓南沙魯一直都在。

DSC04846-400
雕刻班的藝術家幫忙世展作的扛棒,生活就這樣從自己的手中逐漸雕刻出來。

15 回應 to “螢火蟲還在,南沙魯也還在。避難屋已有了好結果。”

  1. ZZZ 說道:

    非常好!!
    平時就在避難屋儲存100人30日份的生活給養.
    一旦發生災變, 就避去避難屋.
    這樣就不再需要直升機疏運及營房安頓了.
    樂觀其成!!

  2. valagas.gadjeleman 說道:

    從文章筆者訊息得知南沙魯部落有關在地重建,有幾個正面面向同身為宗教團體的慈濟可以沈思:『選擇返鄉重建家園的南沙魯村民在4月17日晚間召開重建會議,趙文彬牧師與世展聯絡後,得知縣府已經發文正式同意避難屋的興建,台灣世界展望會已經正式接獲高雄縣政府公文,族人ibu表示,「這就像是拿到了一個通行證,是一個指標」。ibu認為,拿到了公文之後,一切就變得明朗化了,也代表著重建的腳步可以走得更穩健。基督長老教會也先撥款兩百萬協助村民整地,建築師亦將在這周上山跟村民談避難屋的設計與相關細節。民族村重建會委員tahai表示,周六的立柱儀式在布農族裡,稱之為musaul,意思是在選定的土地上,先行施工一小部分,象徵標誌了這塊地,即將在未來進行開工的工作。』 為何世展可以,慈濟卻無法偕同建築師等相關規劃人員和部落族人共同興建?身為長期關注莫拉客災後重建文章讀者的我,一直很納悶与不慎了解? 有誰能為我解答?

    • Paul 說道:

      valagas.gadjelemanu你好,
      我相信信仰的不同是衝突的根源所在,慈濟在熱心上與初代的基督徒傳福音有點神似,不故ㄧ切,以救世主自居,為了達到傳揚的目的,可以正當化ㄧ些手段,但是經過這麼多年,超過一千多年吧,基督徒已經學會了ㄧ件事,那就是尊重自由意志,尊重神所賦予每個人的自由意志,我們只作人能做的部份,神的部份讓神去作,因為神也尊重人的自由意志,不創造機器人來敬拜祂。但慈濟基本上沒有神,也沒有尊重人的自由意志這ㄧ概念,他們認為最好的ㄧ定要給你,他給你的時候他也是在做功德,因為她所傳的是一種大愛,超越一切,因此他相信此一正當的目的可以正當化她的手段和方法,因此明顯違憲違法對宗教自由的侵犯,他也可以做得出來,謊言如果是為了好的目的,是可以接受甚至是被鼓勵的。因此在這次災民安置的過程中,就會看到這種在國外不可能讓她明知違背重建法還違法的事情發生。慈濟這樣做的時候,他也是在做功德,可以得救。因此你會看到一些佛教徒抓野生動物來放生,現在慈濟也在做類似的事,不把別人的信仰當成信仰,不把別人文化當成文化,ㄧ定要每個人都變成跟她ㄧ樣才是信仰文化。你說他是這樣的時候,他又不敢承認,既使是這樣,她也不承認,她會跟你狡辯很久。

      • 小米 說道:

        只能說你不了解慈濟
        對慈濟的誤解很深
        你說的也不是慈濟的精神

        第一~慈濟不是以救世主自居~慈濟只是作為一個宗教慈善團體~哪裡有需要幫助~以悲天憫人的態度去做事情,慈濟今天來幫助原住民更不是為了傳教,接受慈濟幫助的人~都還是信仰自己原來的宗教
        第二~慈濟並沒有強迫任何人要加入慈濟~甚至沒有說要大家信佛~大家不喜歡慈濟~也都可以不去參與慈濟~特別是在民主國家~大家的行為都是自由的~誰能強迫誰呢??這不就是自由意志嗎??慈濟就算要宣傳,也只能做人能做的部份~~
        第三~慈濟人不把幫助人當作可以得救~慈濟人的精神不是上天堂~每個慈濟人在臨死前~不同於其他佛教徒~要去西方極樂世界~她告訴自己和親人的是~她要快去快回~再換個有用的身體~再回來這個世界做善事~功德~當佛教徒做了功德~卻想著那個功德時等於沒有公德~慈濟人並不會重視這些

        第四~基本上你說的放生文化~正信的佛教徒不會做這種事~

        第五~相較於基督教的一神信仰~慈濟並不會去否定其他宗教~就像前面說的~很多接受慈濟幫助的~都還是信仰自己的宗教~慈濟也幫國外許多回教基督教蓋教堂~請問又何來不尊重信仰~

        信仰不同確實會造成衝突~但是~在民主的國家~宗教之間多互相體諒尊重
        大家都是正信的宗教
        多站在善良的一面去思考
        對對方好~也對自己好~~

        • 周克任 說道:

          是的,做了功德,可別想著那個功德。
          這是金剛經的原意精神。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一定村名叫做大愛村,路名較大愛路。
          坦白說,大愛路的取名,慈濟推說是居民討論出來的共識,我真的很難相信這邏輯。
          看到慈濟不熟悉與民溝通的技巧時,那麼所謂居民共識定路名為大愛路,可想而知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詮釋呀。
          很想告訴慈濟,做了屬愛得事,就整備好去迎接下一個片刻,對於過去的種種,放開雙手,必得一切。

        • 蠍尾鳳 說道:

          既然慈濟都認為以好是好教條教化人不算宣教室善意
          佛教又擁有包山包海的大愛宗教包容性與文化尊重

          僅提供一個基督信仰裏的好教條
          歡迎上人師兄姐們領受包容見賢思齊

          你們要小心,不可將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就不能得你們天父的賞賜了。
          所以,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在你前面吹號,像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裡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榮耀。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
          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出自於神的話語-聖經馬太福音第六章1-4節

    • 兩隻眼睛 說道:

      https://www.88news.org/?p=551

      這是世展會會長早期接受的專訪,也許可以瞭解,為何世展會的模式會與慈濟不同。

  3. 簡小虎 說道:

    看完真感動。從抗爭中找尋出路,還有村民無私地捐地、宗教團體撥款等等。建議這也要變成「系列」文啦~從整地、立柱,到後續都要報導。村民自決、參與蓋中繼屋、守護原鄉,才是真的「大愛典範」。
    另外,請問有什麼方式可以盡一點心力嗎?接受小額捐款嗎?

  4. 托魯布斯 說道:

    感謝上帝!沒有遺忘南沙魯村的族人,恭喜這群堅持留下來的20戶山林守護者
    看到這篇報導 心中敬佩他們的堅持與勇敢!加油

  5.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 徐蟬娟 說道:

    5/1是那瑪夏的打耳祭,一同上山吧! 用行動支持,購買梅子產品及水蜜桃就是最好的支持.

    • 不能說的秘密 說道:

      請問樓上的,想知道「慢慢開」的路是否已經改善了??

      • 大姐 說道:

        現在台21線已經多設置了很多告示牌
        原本道路中央的雙黃線也已經用交通警示柱
        區隔出雙向,也避免駕駛在彎道上超車
        使用低速檔行駛該路段會比較適合

        進入該路段前也會有保全人員貼心提醒
        他們連雨天也在雨中提醒進入那瑪夏的駕駛
        經過的時候給他們一聲謝謝吧

  6. uwa lyhang 說道:

    加油!山林的父母門,請繼續維護山林,即便大家都捨棄它時,原住民仍要守護他,並愛他,只有我們懂得與山林共存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