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21線─通往那瑪夏的殺人路

本文摘要:台21線行經小林、通往那瑪夏的道路,自搶通以來狀況頻仍,已有十數起車禍,其中有三起死亡車禍。截稿前,又分別傳出兩部車輛翻覆、駕駛受傷。居民表示:「我們都說那是殺人路」,並認為,政府處理道路的模式,讓大家覺得「是為了把我們趕下山去」。( 圖/ 鄭淳毅。行經河床、且呈之字型蜿蜒於山壁之上的台21線便道。 )

台21線─通往那瑪夏的殺人路

台21線行經小林、通往那瑪夏的道路,3/28傳出車輛翻覆,導致死傷意外。台21線自十二月搶通以來,狀況頻仍,已有十數起車禍,造成死亡的也有三起。截稿前(4月5日),又分別傳出兩部行經車輛翻覆、駕駛受傷。當地居民表示:「我們都說那是殺人路。」

早在一月份,那瑪夏鄉災民返鄉之前,仁美營區舉行的返鄉說明會上,村民就一再的表達對於返鄉道路的疑慮。因為倉促搶通的道路路勢險惡,坡度陡、彎度大,沒有柏油和護欄而直臨崖壁,又行經河床之上。擔憂行車安全,及汛期來臨時,連帶影響的就醫、就學、產業等問題,是村民們的共同心聲。

當時返鄉說明會上,公路局蔡站長承諾會盡快將容易打滑的道路鋪上柏油。但在道路設計不良的狀況下,鋪上柏油似乎沒有減低意外的發生率。村民表示,「奪命路段」未通車時,大家都走對面另一條便道,雖然路面較窄,會車不便,但至少並不急險,反而不易發生意外。這條路春節期間鋪上柏油通車後,卻開始事故頻傳。

主要原因,是在一段較平緩的坡面之後忽然出現直陡路面一路俯降,緊接著就是形如迴紋針的急彎,不熟悉路況的外來駕駛相當容易在此發生意外。3/28的傷亡事故是外地進村協助籌辦婚禮的貨車,更早之前是為當地小學運送物資的車輛在此翻覆。甚至是當地居民,也表示在晚上的時候,不太願意行經這條路。

以下由圖片來說明台21線特別危險之處:

(1)較平緩的路面後就直接銜接上急陡降的坡度。

下坡角度之大,開車根本看不到前方情形

(2)過了險降坡後,隨即碰到第一個彎道。

(3)彎道後即是險降坡,並直接銜接髮夾彎。此即3/28貨車翻覆、造成死傷的路段。

6

(4)呈之字型分部的道路。

7

(5)幾乎成直角的會車。

據悉,八八風災之後不久,政府就發來一紙公文,宣布這條道路降為丙級,僅供「維生」使用,需要觀察三年,才知道是否要將之修復。村民雖然向鄉公所等各級機關反應道路狀況,但始終沒有得到明確的回應。而現今這段「供維生使用」的道路,卻也成了「奪命道路」。

那瑪夏呼頌鄉長表示,政府給予的回應是,「要觀察今年的颱風時節,狀況怎樣,再評估這條路要怎麼修復。」不論與工務段、公路局、交通部接洽,都只能得到此一答覆。

由於台21線本來行經小林社區。災後,小林人的許多親人覆沒於土石之下,因此不願道路行經其上,搶修通行路段才會改道至現址。鄉長認為「公路局應該拿出魄力來,和小林村的人溝通。」

瑪雅村重建委員韃虎認為,道路不一定非要經過小林其上。小林上方尚有一條舊道可繞行,若開通後銜接上台21線,剛好就可避開這段死亡路段,「這都是可以溝通的。」但不知如何,始終沒有看見公路局出面協調。「我們也習慣了,反正有其他兩條路(經南化水庫、經曾文水庫)可以繞。」據悉,兩條繞行道路皆迢遠,若行原路到市區約費時一小時,繞行就得花上三、四倍時間。

瑪雅村民林明傑說:「有時候我們會想,是不是縣長不想修這條路,讓我們這些人(原鄉重建者)自己怕了,就通通都下去了。」

道路危險不僅影響行車安全,也影響村民的生計產業。現今的台21線只通行10人座以下箱型車,遊客進不來、農產出不去。瑪雅村的王媽媽說,「我的水蜜桃,還有芒果,都不知道怎麼辦。」往年,這些水果可以賣遊客,甚至有賣不夠的狀況,今年則是毫無著落了。

達卡努瓦村的小芬老師表示,達卡努瓦村沒怎麼受災,當初只是受到連外道路影響,才整個村撤離到營區,村裡將近兩千人,幾乎都已經回到山上生活。對於道路的狀況只能接受,承擔風險:「也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既然已經要生活在這裡了,還是要過啊。」

對於道路修復,高雄縣重建會王主任表示,政府有在商討這條路解決的辦法,但自從3/28車禍事件上了新聞後,「「中央了解到事情很迫切。」所以已經撥款準備修復道路,可能會用「剷平」的方式進行,但確切動工日期未定。

呼頌鄉長認為,政府對於道路的處理態度,讓大家覺得「是為了把我們趕下去。」他並表示:「會這樣,是因為我們不像平地人會去丟雞蛋(抗議)。但是一定搞成要這樣嗎?」鄉長說,若是政府再遲遲未有動作,鄉親也會考慮有所行動。

9
載運物資進入小學的車輛翻覆痕跡。

10
當地居民在路邊懸掛布條表達對「奪命道路」的不滿。


行經河床、且呈之字型蜿蜒於山壁之上的台21線便道。

31 回應 to “台21線─通往那瑪夏的殺人路”

  1. fancy 說道:

    說句公道話,便道就是臨時方便使用的道路。搶時間修建,供臨時方便之用。

    九二一之後,中部地區很多便道,都和這條差不多。跑過新中橫的人,都知道。

    世界各國的災後便道,都是如此。

    駕駛在便道上,要小心,集中注意力,將來正常的道路建成之後,即可改善。

    每個人多點溫暖和體諒的心,人生才會更美好。

    災後重建,要一步一步來,看未來,彼此信任。

    任何媒體,有立場,大家能瞭解,如果沒有思辨和理智,會遭到沒有立場大眾的挑戰。如果失去公信力,只好立場更鮮明,其結果,公信力更加流失,不可不慎。

    • 三cc 說道:

      我也同意「災後重建,要一步一步來,看未來,彼此信任」,但這不代表明明看見有問題,卻選擇忽視,是吧?

      您的發言,似乎是要暗示本文作者有立場,但就報導內容來看,記者已經找了好幾位公部門官員查證了不是嗎?如果您覺得怎麼樣可以讓這篇報導變得更好,應該要提出更有建設性的發言,而不是放一堆「空話」,拐彎抹角另有他指。

      至於「世界各國的災後便道,都是如此」,這點小弟還真的不瞭解,還想多請教您,是否經常在世界各國的災後便道開車呢?到底有哪些地方的災後便道是這樣呢?可不可以舉例呢?

      • fancy 說道:

        敬請參閱「災後臨時便道工法與替代道路經濟效益評估模式之研究」
        「土堤便道之滲流與安定分析」
        國家圖書館有這些論文。

        記者怎麼這麼容易被激怒,我認識的記者不下二百個,很少有這樣的。

        • 三cc 說道:

          這些論文講的是經濟效益以及安定分析
          和道路設計安不安全沒有關係,也無法為規劃不良的台21線背書

          在這網站上喜歡參與留言討論的民眾不下二百個,像你這麼二百五又愛講一些似是而非模糊焦點的話的人,的確也很少見

          • fancy 說道:

            本來從媒體退休以後,不應再多管閒事。但看到現在的記者火氣這麼大,就多講二句。
            便道和正常道路,標準本來就不同,適用性也就不一樣。
            有沒有去採訪公路局南區工程處,將來正常道路,也就是台二十一線如何規畫,如何避開河道?是高架還是繞山?繞到哪理?坡度多大,彎度如何?等等,何時動工,何時完成?讓便道早日功成身退。
            殺人是多大的罪過?誰該負責?設計者?施工者?還是發包者?記者有沒有追?還是罵爽的?
            幾起車禍,各發生哪個路段?發生在同一路段,設計和施工不良的可能性就增加。
            如果車禍發生在不同路段,那駕駛疏忽的可能性就大增。
            縣府交通局的規畫是怎樣?有沒有善盡地方政府的責任?有沒有和交通部、公路局做過哪種形式的溝通,這關係到責任歸屬的問題,難道不應採訪?
            文中質疑縣長修這條路的用意,是要讓居民下山,有問過縣長,讓他說明嗎?
            記者有和施工設計單位對話過嗎?當初這樣規畫是為了省時間?省經費?方便施工?殺人總有個理由嘛?理由是什麼?
            哎!現在的記者這樣當的?
            你可以質疑任何人、任何事?別人都不能質疑你?
            質疑你立場不夠中立?質疑你不夠專業?質疑你不夠用功?都不行?
            這些質疑,原來任何媒體的主管,都要自己先做,才能站得住腳。
            現在好了,用情緒能解決事情的話,大家都來鬧情緒好了。
            祝福你,用這樣的文章能解決一切事情。

          • 三cc 說道:

            fancy:
            先說在前頭,我不是本文作者,也不清楚你為什麼要認定我就是作者,沒憑沒據亂扣帽子,還真不愧是媒體退休的呴~

            這篇文章用照片說明的部分,全部都是同一路段,你在留言中也講了,很可能就是路面設計不良,不是駕駛「疏忽」在不同路段遭殃。便道與正常道路標準的確不同,但彎道截角能不能修正,或者在路旁增設警戒標示,都是小事,也是臨時便道可以做的,這點就請您不用在這邊模糊焦點。

            至於公路局、主政者怎麼想,該怎麼負責的確應該去追,我也很想看到新聞網有進一步追蹤(在主流媒體毫不吭聲的狀況下,連這裡都沒有追蹤就令人失望了)但順著最近車禍頻繁,先有一篇稿子出來指出問題,請問有何不對?

            如果您是對這個新聞網有所期望,希望用比針對主流媒體更高的標準來檢視,那麼相信這裡的記者、編輯都會很歡迎你,也會參考你的建議,後續去追蹤。

            至於一些模糊焦點的、亂扣帽子的部分,我想就免了吧!

          • fancy 說道:

            厲害厲害,原來老兄分不情楚「誤認」和「亂扣帽子」二個語詞的意義,距離差很遠很遠,非常不同呢。

            從照片看,怎麼也看不出,出車禍的是同一地點。

            哦!原來施工單位沒有標示里程數,所以整條路都是同一地點了。施工單位真該打屁屁。

            其他就不用說了。

            祝你們 編寫愉快

          • 三cc 說道:

            沒憑沒據也不是事實,就要說別人是XX,這不是亂扣帽子又是怎樣?一句誤認就想帶過,還真是可笑,真不愧是「資深媒體人」應有的風範。

            還有,通篇報導都在講容易出車禍的是之字形「路段」,誰要跟你說那是同一「地點」,閣下根本沒有詳讀報導內容就出來亂放砲,才應該被打屁屁。

            有你這種讀者在,我想八八的編採團隊應該是「愉快」不起來。

            最後,請問您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分享對於「世界各國災難便道」的所見所聞呢?以您這麼資深的媒體資歷,應該有在世界上各國災難便道行駛的經驗吧?還是說您天縱英明,不只當過媒體人,還曾經到世界各國親身參與過災難便道設計呢?

          • fancy 說道:

            好棒好棒。
            會罵讀者二百五。
            攪不清楚「誤認」和「扣帽子」有什麼不同。
            扣帽子的意思是「輕率的冠以某種罪名或不好的名目」。莫非當88的記者,就是某種罪名,或是不好的名目?
            又故意「誤認」讀者「曾經到世界各國親身參與過災難便道設計」..
            真是夠了。
            各國災後便道,網路上查得到,電視也經常會拍到。
            這些日子以來,謝謝指教,為了讓你愉快,我不再當你們的讀者。
            好讓你們自己寫、自己誤認、自己看、自己爽。

          • 三cc 說道:

            你當不當這網站的讀者,和我愉不愉快完全沒有關連,我完全不懂你的判斷邏輯出了什麼問題。(但真不愧是資深媒體人)

            是你自己開頭起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卻直到最後也不說明清楚,問題出在那邊,我想其他讀者自己會判斷。

            如今八八編輯和作者都跳出來說話了,我這個讀者也就不和你爭了,慢走不送。

    • 鄭淳毅 說道:

      首先,身為本文作者,要謝謝fancy和三cc的建議,以及諸位網友的討論。
      回應大家的討論,在此做一些說明,也歡迎大家繼續參與。

      便道當然是臨時的,和正式道路不同,但便道修復的品質,與品質所影響到的用路者安全,應是可以探討的。政府是否可在、或應在有限的條件(無法立即修成正式道路的條件)之下,盡最大的努力,確保用路者的安全?

      常常發生車禍的,集中在同一路段,如照片所示。也許作者的圖文說明不夠清楚。這一路段,是由「陡坡+急彎+陡坡+急彎」模式組成,長度應不到一公里。當地的居民都清楚這裡比較危險,經過此處都很小心的駕駛,放低速檔,時速在二十左右。目前發生重大車禍致死的,都是外來駕駛,居民偶有意外,是屬於輕傷。
      以桃源鄉、那瑪夏鄉兩山區都走便道的現況來看,還沒有哪一路段是像此處肇事率這麼高的,連習慣行使這條路的本地人都偶有意外。相信此路段仍有一定的危險性。

      鄉公所收到行政院所核下的公文,道路降為丙級、需要三年觀察期再決定修復情況。據此看來,臨時便道就至少要撐上三年讓大家使用。
      既然如此,這三年內,這段有一定危險性的路段,有沒有更好的修路方式,來改善肇事率呢?

      政府和居民都指出,最理想的路段是行經小林。在小林村民不願意的情形下,有沒有溝通的空間;或如瑪雅村民所言,折衷從小林上方繞行,都是有方案可以商榷的。

      只是,村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看不到政府有關單位出面溝通,或回應大家的疑問。這是村民「政府是不是藉此要讓大家下去」的疑慮來源。記者只是如實轉述。

      完全同意fancy「災後重建,要一步一步來」的看法。但腳步何時開始踏出,在有限的條件下,能盡力走到什麼程度,來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和權益,很希望能由大家一起探討、監督、提出建議。

      另,此路段的修建或改善情況,記者截稿前詢問高雄重建會,重建會表示政府一直有在商量解決方式,但最近幾日才確立撥款。可見,政府在這次的車禍前,已經了解到路段有危險,只是尚未提出解決方案。

      下午詢問此路段負責單位甲仙工務段的結果,甲仙工務段表示沒有收到有預算撥下的通知。目前解決方式是再度加強護欄、反光片等安全措施。這些措施雖已有了,只是再加強。

      工務段林副段長並認為,最好的解決方式,是讓路段通過小林上方。但小林村民不願意。希望縣政府、鄉公所協調。而鄉長表示,希望公路局協調。高雄縣重建會表示,這是由公路局處理的。
      所以,此路段還部分會維持現狀一陣子,如何修整改善暫無定論。

  2. 路人甲 說道:

    這條道路既然是維生道路, 應該限制成四輪傳動車始得通行

    這不是殺人路, 殺人的人是那些開車的人

    • 三cc 說道:

      to路人甲:
      道路設計不良,和四輪傳不傳動到底有什麼關係?

      我實際開過這邊好多次
      有一次就因為之字路的視野會遭到遮蔽
      差點被要會車的貨車迎面撞上
      這是道路設計得太過陡峭,彎道又太過險峻所致
      以上這兩個重點
      本文記者也特別利用照片說明了
      請不要搞不清楚狀況就跳出來亂,課以嗎?

    • 路上人 說道:

      殺人的是天災,更是人禍所造成,包括你-路人甲,在你們有意無意中放任所有貪婪、不公義的事在山林中進行,讓山林被大肆破壞,而讓你們在享受這些攫取之後的利益時,你會不會就是兇手之ㄧ,當你明知此等工程會造成危險,卻不正視,甚而夸言曲解時,你將會是殺人者的幫兇。別把指頭戳到別人的鼻頭上,尤其當他們哀傷的淚都還未乾時!

  3. 盛穎 說道:

    我覺得有兩個部分,可能要請大家留意:

    (1)民生村本來就沒有受損,那裡有2000人需要通行,政府既然說請大家返鄉,就要有能力維持道路品質。

    (2)村裡的人不見得沒有開四輪傳動,可是那個道路設計本身,真的有問題,然後村民也說了,不是沒有其他道路可以處理,政府的便宜形式作風,罔顧人命。

    「路人甲」說:「殺人的是那些開車的人」,如果今天你是住在那裡的民生村民,聽見這樣的話,你有何感想?你的村落家庭毫髮無傷,但是每日通行道路如此危險,你真的覺得應該嗎?

    說話請留口德!不要以為你永遠都不會住在危險區域!

  4. 小帥 說道:

    跑過以後才知道..

    路真的很陡..不信的話..

    你來跑跑看..假使你說得對..

    你在說說看吧!!真心希望你來跑

  5. 路人甲 說道:

    “"民生(達卡努瓦)村長也上前解釋,自己是受託於村民前來表達反對劃定。「我召集過(村民)了,大家表示不同意劃,不列席表示抗議……而且這麼多人講的只有兩點(不劃定、不諮商),連會議記錄都沒有。我們諮商會議不是碩士論文、博士論文在探討,你就寫說『希望把白布條當成諮商共識』。」""

    使用者付費, 這些使用者自願反對劃定, 自願不遷到安全的永久屋, 就應該自己去解決自己的問題.

    憑啥要廣大的納稅百姓替她們修路, 天災時花錢用直升機載她們下山, 撥營區給她們住, 管她們的三餐, 捐錢給他們, 還替他們掉淚??

    維生道路就是維生道路, 開慢點就可以維生, 要改成賺錢道路, 請自己出錢.

    • 盛穎 說道:

      我有繳稅,我十分樂意將我繳的稅,用來山區建設一條真正「可維生」的道路,讓選擇在山裡過日子的人,能夠有生活品質。

      如果要「使用者付費」,籲請所有喝到山上流下來的水的人,請繳錢給住在山上的人。籲請所有「有使用原住民肖像或文化來直接或間接受惠」的任何單位(從國家觀光局到任何商店、遊覽車業、禮品、甚至前往相關區域的加油業者),皆請繳錢給原住民。

      使用者付費,誰不斷的「使用原住民」卻從未付過費?使用者付費,誰住在都市24小時燈火輝煌,卻沒有支付「污染地球費」?使用者付費,要不要請總統搭乘空軍一號的時候自己出錢?

      • 宥宥 說道:

        你是有繳稅, 但請問可蓋幾米長的公路
        鈔票又不是打開印鈔機就好, 用在山上的預算還不夠多嗎

        還水是山上留下來的, 那你要不要想辦法把水留在山上不要流到平地

        解決問題不是這樣討問的

    • 金肅 說道:

      好大的志向
      那請以後有什麼大災大病的時候也別用健保
      選擇自費吧
      畢竟使用者付費?(真不知原住民朋友跟我們繳稅是幹嘛?

      • 路人甲 說道:

        to 金肅 和其他同胞:

        真話傷人, 很遺憾冒犯各位, 以後我不會在此論壇發言.

        敬祝各位永遠幸福愉快

        • 金肅 說道:

          真話固然傷人
          但是蠢話只會惹人不爽和毀掉螢幕
          保重

        • 三cc 說道:

          沒有人不想聽真話。

          問題在於,您的真話還停留在「這條道路既然是維生道路, 應該限制成四輪傳動車始得通行」、「憑啥要廣大的納稅百姓替她們修路, 天災時花錢用直升機載她們下山, 撥營區給她們住, 管她們的三餐, 捐錢給他們, 還替他們掉淚??」這種等級,我看還是免了吧。

          同意金肅所言,蠢話和真話是不一樣的。

  6. 88編輯 說道:

    facny:

    在這個留言版上的討論,來自各界人士的想法,並非由記者或編輯主導操控,而寫這篇文章的記者鄭淳毅,也有留言與您討論關於文章本身的問題,我們絕對沒有要「自己寫、自己誤認、自己看、自己爽。」,如果是撰寫這篇的記者罵您「二百五」,那絕對不應該,可是並非該篇作者所為,是否請您辨明,請息怒。

  7. 謝志誠 說道:

    各位鄉親父老兄姐,各位大朋友、小朋友:大家好。吵,三句沒有結果,就不要吵了。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反正不是「公」就是「婆」,一樣大。這個網站及其內容,預期將被典藏,成為歷史記錄的一部分。想一想,10年後如何再回頭看這些內容?所以,奉勸大家:「不要出惡言!」

  8. 宥宥 說道:

    這路況有比宜蘭到武陵農場差嗎?
    殺人道路用詞會不會太聳動了

  9. 慢慢開就好? 說道:

    台21線便道陡奪命 毛治國:慢慢開

    # 2010-04-13 # 中國時報 # 林如昕、許俊偉/台北報導

    八八風災後,交通部搶在農曆年前開通台二十一線獻肚山便道,但通車前後不到三個月,已發生三起死亡車禍,造成四死二傷,交通部長毛治國昨日在立法院表示,便道坡度很陡,「若慢慢開可避免事故」。一席令人感覺無關痛癢的話,引來立委蘇震清痛批「難道人命不值錢?」

     蘇震清昨天在立法院交通委員會質詢指出,八八風災重創南部交通,但搶通台二十一線後,元月二十六日發生死亡車禍,一輛聯結車翻覆,司機當場死亡。便道通車後,又在三月十一日、二十七日發生兩起車禍。三起車禍共造成四死二傷,他質疑道路設計有問題。

     便道通車不到三個月 四死二傷

     毛治國答詢強調,他親自走過一趟台二十一線便道,中間有一段坡度很陡,正積極尋找替代道路,「如果那段路能夠慢慢開,可以盡量避免出問題。」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蘇震清反彈,批評交通部根本抱著「人命不值錢」的態度,毛治國應再親自走一次,看看是否真的慢慢開就不會危險。毛治國解釋,已設立很多警告標語,如何改善還要跟小林村村民協商,「我的心跟你一樣急啦!」

     公路總局則表示,該段便道沿獻肚山走,上下坡度較陡。但山下小林村埋了很多災民,家屬不給開挖,政府又必須提供那瑪夏鄉民一條維生道路,在找不到合適路線下,只好往一旁的獻肚山開設替代便道,「是逼不得已選擇」。

     警:超重卡車 疑似超速才出事

     甲仙工務段長徐文義說,獻肚山陡坡約一公里,路幅最寬達七公尺,由於路況差,八八風災後地質條件又不好,加上坡度近廿度,高雄縣警察局公告禁行三.五公噸以上車輛,獻肚山沿線也有限速十五公里標誌,提醒駕駛人注意。

     經查,三月十一日出事的車輛是重達十五公噸的違規超重大卡車;三月廿七日造成兩死兩傷的車禍,警方調查研判疑似速度太快,轉彎處煞車不及,車子衝下八十公尺深山崖。

     但徐文義強調,公路總局已在想辦法降坡,能降到什麼程度,他說要視沿線地形而定;公路總局已規劃以鄉道南一七九線作為便道的替代道路。

    http://life.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Life/life-article/0,5047,11051801+112010041300049,00.html

    • 不能說的秘密 說道:

      看到這一兩天無線新聞台報導「慢慢開」的新聞,中央首長被媒體質問,沒多久政府覺得事態嚴重決定慎重處理,反觀,大愛村的種種問題,自詡為「日部落國」的慈善團體卻沒有人敢去報導及關心。有啦!只出現一次在週日(4月11日)中國時報全版廣告裡!

  10. 護山降限 說道:

    2010-04-15 中國時報 【洪祥和/花蓮報導】
    放大

     ▲拆除清水農場工寮的過程中,查獲一只裝滿遭濫砍牛樟樹的貨櫃。(洪祥和攝)

    放大

      森林在哪裡? ▲清水農場遭人濫墾,茂密森林變黃土丘,嚴重破壞水土。(洪祥和攝)

     卓溪鄉清水農場撒去警總管訓流氓的鐵幕後,國有財產局九十四年放租六十八公頃給民眾耕作,如今卻演變超耕七百公頃,原始林慘遭濫墾殆盡。行政院昨天跨部會合作拆除工寮、收回國有地。花蓮地檢署主任檢查官薛智友則說,已針對廿多名土地使用人依違反竊占、水土保育、森林法等罪嫌偵辦。

     海拔一千五百公尺的清水農場,地勢險峻偏遠,僅靠蜿蜒狹窄的產業林道聯外,手機訊號全無,這樣人煙罕至的環境,不再管訓重刑犯後,成了濫墾濫伐的天堂,只有山區的布農族人知曉他們的違法行徑。

  11. 路過 說道:

    2012年了
    將近2013年
    依然是不好走的台21線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