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安置的大鳥與富山部落

本文摘要:莫拉克災後的台東災區,除嘉蘭部落已有中繼屋方案,其他如大鳥與富山部落族人均尚未被妥善安置,大鳥部落原訂於9月29日動土興建的中繼 屋,因縣府及世界展望會決定改搭永久屋而臨時喊卡,導致族人十分憤怒,另一富山部落不但沒有中期安置計畫,甚至連乾淨的民生用水都缺乏,加上又有颱風要來,居民感到十分擔憂。( 圖/ 揚念湘,富山部落至今無乾淨飲水 2009.09.30 )

尚未安置的大鳥與富山部落

前言:

莫拉克災後的台東災區,除嘉蘭部落的安置已有明確中繼屋方案,其他如大鳥與富山部落族人均尚未被妥善安置,大鳥部落原訂於9月29日動土興建的中繼屋,因縣府及世界展望會決定改搭永久屋而臨時喊卡,導致族人十分憤怒,在縣府於9月30前往部落說明時,許多災民當場拍桌走人,頭目王中山一氣之下,更宣布散會離席。

另一富山部落不但沒有中期安置計畫,甚至連乾淨的民生用水都缺乏,加上又有颱風要來,居民感到十分擔憂。

以下報導為本站駐台東記者,記錄兩個部落居民的心聲,希望能讓外界更清楚居民的憤怒與不安的原因。

一、大鳥居民的疲倦

原本和災民約十點到現場的處長,遲到超過半個小時才到大鳥活動中心。處長向災民說話的聲音一直很小,希望這次協調會可以和災民談談縣政府打算如何安置災民和展望會如何從旁協助,但不是坐在他旁邊的人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麼,直到後來處長用志工提供的「大聲公」說話,才終於展開對話。

大鳥部落頭目王中山提問:

「為何在說好昨天動工(蓋組合屋),整個工作機組又撤走,我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殺豬祭儀,那又走掉是什麼意思?」

縣府原民行政處處長顏志光回應:

「目前選為蓋中繼屋的地點,經過技術上思考,將直接改為蓋永久屋,而因為蓋永久屋的工程是和中繼屋不同的,且要交由世展會做一個分工的動作,所以並不是停工,而是有一個要交接的動作。」

處長表示,因為法令的關係,要住進中繼屋的資格,必須是「人在、籍在、屋毀」,十四戶的災民只有九戶符合資格,為了解套,就改用久永屋的方法,因為只要有被中央畫上危險線的地方,即符合遷村資格,都可以入住永久屋,而十四戶的災民都在危險區內,若是改為蓋永久屋,那全部都有房子可以住。而中繼屋與永久屋的工程期相差兩個月。

頭目生氣的地方

但王中山擔心表示,對於中繼屋他們是比較放心的,因為那至少是確定的,但現在又出現一個永久屋,「我們真的玩膩了、累了,這一個多月來有多少政府官員口頭承諾會給我們什麼,但現在又有什麼,馬英九說了這麼多還不是一樣,拖了又拖,現在都已經有一個老人家走了(過世)!我要白紙黑字!要不然你們來都是說說而已!」

「你知不知道現在部落已經有個老人家走了?!」頭目氣憤的問處長,「我不知道…我只能說很遺憾。」,「你身為一個原住民的處長,要來這邊幫助我們,但連災民中有老人家去世了都不知道?你來連草稿都不帶,和我們對談也不做紀錄,你到底來幹什麼?這個會不用開了!你一點誠意都沒有!」王中山頭目一氣之下宣布散會離席。

會後居民表示,官員總是說:「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了!」、「比較起來這裡行政程序已經算是快了的!」,但是他們已經將近兩個月沒有地方住,也不知道未來,實在很焦慮,甚至感到絕望。

(關於9月30日的爭議現場新聞,可延伸閱讀

(1)9月30日自由時報之「大鳥村中繼屋喊卡 災民不滿」

(2)公視相關報導
嘉蘭報告.14—颱風颱風不要來
其他公民記者[嘉蘭報告]的報導可參考它在PeoPo的blog
所有相關公民新聞,可參考彙整平台

image007

左一穿橫條衣服者為大鳥部落頭目王中山,右中戴眼鏡者為台東縣原民行政處處長顏志光(攝影/揚念湘,20009.09.30)

二、尚未安置也沒有民生用水的富山部落

富山部落,母語名字Kalapi,漢音譯為加拿美,在日據時代前是個大部落,後來因部落發展以及日本人要求遷村的關係,大部落逐漸分成愛國埔、大竹、富山、富南等部落,只有富山部落還保有Kalapi的名字。目前富山的村長為愛國埔部落的人,因為部落過小,故富山、富南共由一位頭目管理,部落頭目為富南的人。

image001

部落中間就是河道(攝影/揚念湘,20009.09.30)

因水而患,卻無水可用

整個部落在山谷中順著一個河道發展,河道並貫穿部落中央,可以明顯看出的是,只要有足夠的雨量,整個部落在水患中是無一倖免的。而他們從前到現在的民生用水,一直是接管山泉水。

富三部落自救會的成員表示,現在部落裡的水根本沒辦法飲用和盥洗,有時候裡面會有咬人的蟲子,用來洗澡全身會起疹子,只能喝物資的礦泉水和趁溪水乾淨的時候儲水來清洗身體。」。

image003

富山部落至今沒有乾淨的民生用水(攝影/揚念湘,20009.09.30)

政府對於富山部落,至今沒有任何「中期安置」的計畫,在短期安置的部分,除了提出「遷至馬蘭榮家」的方案外,沒有任何額外的生活補助,但部落族人,與嘉蘭部落的族人一樣,為了老人家的適應問題和孩子的就學問題,並不考慮遷至遙遠的馬蘭榮家,安置的問題也就一直沒有進展,居民仍處於自力救濟的情形中。

目前的安置情形,與縣府的對話

9月30日,台東縣原住民行政處處長顏志光去大鳥部落和災民開協調會,富山部落的自救會成員也趕往現場,自救會總幹事何曉英,不等會議解散就急著詢問富山部落的安置問題。

何總幹事表示:「之前有官員說部落三個月就可重建,但他親自來看過部落的環境後,表示部落重建三年也不夠,事實上根本不可能原地重建,在那邊只有等死!」,但是政府卻沒有提出任何短期安置的作法,讓她十分擔心。

自救會表示,希望短期安置先遷往舊大武國小,處長聽後口頭答應,但須在下個星期二開會討論,何總幹事表示:「最近還會有兩個颱風過來,老人家和小孩子等不到下星期,若是再次、豪雨、淹水、甚至土石流怎麼辦?而且目前富山的民生用水根本無法使用。」處長同樣口頭答應,這個星期就會先讓富山遷村到舊大武國小安置。

至於長期安置的部分,處長將會在下星期討論,若是將舊大武國小選為長期安置處蓋永久屋,也是可行的辦法。

雖然針對短期長期安置的部分,原行處長均有口頭答應,居民仍然十分擔心,因為將近兩個月來,政府口頭答應的許多事項皆還沒有實現,未來會如何發展,需要持續的關注。

image009

圖左為原行處處長,右為富山部落自救會總幹事何曉英(攝影/揚念湘,20009.09.30)

2 回應 to “尚未安置的大鳥與富山部落”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