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石流故鄉,怎適合做工程?

本文摘要:管碧玲指出,越域引水工程的取水來源,來自荖農溪上游的布堂布那斯溪,在原住民祖語中,就是「濁水溪」的意思。原住民的早就知道布堂布那斯溪的水太過渾濁,工程學者竟然不懂得向古老智慧取經,腦中只有專業的傲慢。( 圖/ 魯台營製作簡報 )

土石流故鄉,怎適合做工程?

立法委員田秋堇、管碧玲前(2/5)天協同綠色消費者基金會秘書長方儉召開記者會,除駁斥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於日前所發表的「莫拉克風災致災原因調查」外,也提出「十問馬英九」,要求馬英九總統扛起小林滅村政治責任。

方儉表示,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此次將致災原因全部推給「超大雨量」,明顯是為越域引水工程開脫,並為日後復工做準備。方儉認為,馬政府如果認為將致災原因都推給超大雨量,如此就不用負政治責任,可能太過天真。

他表示,「如果原因是出在越域引水工程,那麼永久停工,並檢討飲水工程設計、審核,承認當初政策錯誤就可解決,但若小林滅村與越域引水工程無關,就代表小林村是因為水土保持、水利工程,以及地質調查研究人員長期麻木怠惰所致,所以有更多的人應該被檢討,台灣才不會發生第二個小林村悲劇」。

方儉強調:「『假設』調查結果為真,那麼馬英九在缺乏科學證據情況下,片面宣布越域引水工程停工,造成工程損失,責無旁貸應負政治責任。相反地」,「『假設』調查報告錯誤,原因出在越域引水工程,那麼馬政府更沒有理由復工。」方儉認為,無論調查報告結論為何,馬英九都應負起政治責任,而不是把錯誤都推到無法控制的天候因素,就以為可以卸責。

「反過來說,如果越域引水工程不對環境產生影響,那麼今天會被土石掩埋,失去功用,就代表越域引水工程根本不被環境所容許!」田秋堇表示,曾文越域引水工程耗資212億元,且經國內外傑出專家學者評估,現在竟被土石流掩埋,就算搶通,但曾文水庫淤積嚴重,引水功能也不符合效率。

田秋堇指出,當初所有評估的學者專家,都沒有將環境、地質與天候的因素考量進去,如今造成人員死傷,就該有人出面為錯誤的決策負責。

田秋堇強調:「先前曾文水庫規劃20年的淤積量,如今已因莫拉克颱風影響而「一次到位」,行政院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停下腳步,檢討當初的工程評估是否正確,不能因為212億的預算已經通過,就想硬幹!」

管碧玲則指出,越域引水工程的取水來源,來自荖農溪上游的布堂布那斯溪,在原住民祖語中,就是「濁水溪」的意思。「當初規劃引水工程的人,竟然想要將濁水引到水庫中,腦袋到底在想什麼?」管碧玲說,原住民的智慧早就知道布堂布那斯溪的水太過渾濁,工程學者竟然不懂得向原住民智慧取經,腦中只有專業的傲慢,才會導致這種錯誤的工程決策發生。

此外,管碧玲也引述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研究員謝孟龍的話,表示荖農溪上游全是河階地形,幾乎全部都是土石流堆積物,「根本是土石流故鄉,怎麼會適合做工程」?

管碧玲認為,曾文越域引水工程每日最多只有60萬噸的引水量,且只有30萬噸供應高雄,效益低得離譜。她指出,以環境因素和工程效益來看,要重啟越域引水工程,不如利用輻射井抽取伏流水,每口輻射井造價不到2億元,就可抽取15~20萬噸的水量,相當於花8億元造4口輻射井,取水效益就和越域引水工程相當,實在沒理由花212億元興建越域引水工程。

方儉呼籲,如果越域引水與小林滅村無關,且自信工程設計沒有問題,那麼就請總統、行政院長宣布復工,限期完工。但如果工程無法完工、引水效益過低,或是遇到颱風又造成災變,就要請馬英九與吳敦義引咎辭職,負起政治責任。

延伸閱讀:

政府致災調查報告全文

政府調查報告人李咸亨先生專訪

魯台營先生對政府報告的疑問與駁斥簡報檔

2 回應 to “土石流故鄉,怎適合做工程?”

  1. 南沙魯居民 說道:

    唉,現在大家只期待新永久屋的舒適而不再討論越域引水的錯誤,想到美麗家園的重建遙遙無期真是欲哭無淚。

  2. 路過...將是永久屋的居民 說道:

    住永久屋不是一輩子
    對我來說
    只是暫時的避難居所
    我也不想離開家太遠

    現在有好的避難所
    我的選擇是暫時離開
    暫居避難所

    畢竟沒人能說不會再有類似88風災的災難發生
    如果~有人保證不會再有災害
    我會選擇回家
    而不是住進永久屋

    當然越域引水是否是這次的災害主因
    專家學者所說的我也不太認同
    但總覺得期末報告好像遺漏了甚麼…
    聰明的"南沙魯的居民"對這個問題很關心
    很期待你有更好的發現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