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工就是最好的調查─那瑪夏鄉民不願二度傷害

本文摘要:此次說明會鄉民僅有寥寥數人,在場媒體與關心此事的法扶人員總加起來明顯超過鄉民人數,但是鄉民發言多數明白表示反對試炸,正反雙方纏鬥至天色昏暗,結論僅為「會將意見反映給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 圖/ 柳琬玲.那瑪夏鄉民打亥表示,教授願意接受在自己住家附近鑽炸嗎? )

停工就是最好的調查─那瑪夏鄉民不願二度傷害

前言:

去年八月莫拉克風災造成高雄縣那瑪夏鄉、桃源鄉、甲仙鄉重創,發生小林村滅村、南沙魯村幾近全毀、荖濃溪、楠梓仙溪河床墊高、上游各鄉鎮交通中斷及土石橫流的慘況。

地方鄉民咸認為除了40-50年來林務局在林班地不當的伐木與人工造林政策、與內神通外鬼的放任山老鼠盜林挖樹根牟利等問題,為災難遠因之外;近年來政府執意進行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橫越阿里山與玉山山系,炸山開通引水隧道、破壞地下水文與岩層結構,是造成嚴重災情的近因。風災後受迫輿論壓力,馬英九總統宣布越域引水工程暫時停工追究責任,並啟動監察院調查機制。

由於風災造成幾個主要水庫嚴重淤積,缺水議題甚囂塵上,除了興建美濃水庫之議再起,越域引水工程也在責任歸屬上未明確之下,數度傳出行政院內部有意復工的消息。

在此敏感時刻,以「針對高雄縣三個鄉在這次莫拉克嚴重致災的原因作研究」之名,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跟國科會颱風災害防治中心共同委託中國土木水利工程學會、財團法人台灣營建研究院,進行「越域西引水隧道鑽炸振動量測」,預計在那瑪夏鄉南沙魯村的「西引水隧道東洞口」進行鑽炸試驗,引起了各界關注,居民擔心,不知這場實驗,是否會帶來二度傷害,以及這是否為政府重啟「越域引水工程」的預備行動。

以下文章為1月5日下午在那瑪夏鄉進行「鑽炸說明會」現場內容紀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越域引水工程東引隧道西洞口

對政府產生信任危機,鄉民不願出席、簽名

那瑪夏鄉場次到場村民極少,扣掉由桃源鄉過來關心者、與媒體記錄片工作者,在場鄉民人數(含馬雅村與打卡魯瓦村長)僅僅六名。全場說明會沒有準備書面資料,也因為露天難以投影簡報檔,整場說明會由發言人李咸亨一人進行達五十分鐘演說。

李咸亨指出,超大雨量、大規模山崩(指小林村)、鑽炸震動、伐林、河道土石淤積、施工單位碎石堆積、堰塞湖、土石流等八大影響,可能都是造成災害原因,今天希望以鑽炸尋找「科學證據」,希望找到越域引水工程影響的答案。

然而由於在場的零星鄉民顧忌被用來背書問題,一開始都表達拒絕簽名,經助理一一請求,在「請讓我們知道發言者是誰」的說法下,才有鄉民勉強簽下姓名與聯絡方式。

P1056888
擔心參與說明會,即被視為同意鑽炸實驗,那瑪鄉民少人參與,會場媒體多於民眾。

P1056904
因鄉民擔心簽名會被視為對鑽炸實驗同意的背書,不願簽名,工作人員拜託在場的桃源鄉參與者簽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簽到表

「越域西引水隧道鑽炸振動量測工作計畫書」大致情形

根據中國民國九十八年十二月才「出台」的「越域西引水隧道鑽炸振動量測工作計畫書」內容,該計畫於98年12月底開動,1月中執行現場試爆、1月底完成分析報告,便可結案。短短一個月執行期,預計花費230萬作「振動試驗測試及分析」與「數值分析振動模擬」,另有100萬的隧道鑽炸費委用,由越域引水工程的負責單位水利署出錢;振動測試及分析共花費150萬;加上數值分析共花費80萬,整個計劃總金額為560萬。

日前已經完成一份期中報告,但為內部資料,不能提供給外界參考。該份計畫中的災民參與部份,主要是將小林村代理村長與小林村村民自治委員會理事長、南沙魯村、瑪雅村、打卡魯瓦村等三個村的村長列為諮詢委員之內,受邀開會領取出席費;並規劃在進行試炸實驗時會請地方村民在每一個觀測點協助專業者監看儀器,會比照臨工方案給付一天的津貼。

據稱,該「研究團隊」的計畫主持人是台大土木系陳清泉教授,專家包括中華民國應用地質技師公會全聯會第二屆理事長陳國華碩士、台灣營建研究院吳泰慶碩士、曾於榮工處三十年鑽炸經驗的謝處長,以及「六大技師公會」代表等。另外,多年前曾經為台北貓空纜車的安全性大力背書、當時也是該學者專家團隊發言人的李咸亨教授(台灣營建研究院長),擔任發言人。

李拍胸表示他是專門研究震動的,並提出艱深的理論說明,表示他可以幫大家尋找到爆炸振動有無影響的理論來做科學驗證。他說「請求你們的同意的話,我們一起監督」,並向在場居民宣稱「我們也要取得你們的同意」。

該計畫預定在1月18日進行試爆(李咸亨表示,也有可能提早幾天,但大概那時候可以把炸藥申請準備好、擺好),但是在試爆執行之前,為了表示對地方民意有所徵詢,需趕在12月底之前,分別在重災區的小林村、桃源鄉勤和村、那瑪夏鄉辦理一次說明會。其中小林村與桃源鄉的場次,已經於12月26日的上下午分別完成。前兩場次都吸引了環保團體與小林村重建委員會、勤和自救會等鄉民到場,表達試炸必要性與執行技術層面的疑慮,

但是該計畫執行發言人李咸亨表示,「經過學者專家努力說明之後,沒有人(對於試炸提出)反對」,據此認為桃源鄉跟小林村的人都認為應該試炸。所以,今天來那瑪夏場說明,也是希望鄉民提出正反意見,如果大家不同意,「我們也會記錄下來給業主知道,但是希望你們在發言的時候要說某某人認為應該怎麼樣」。「但是我要告訴你們,我們在桃源鄉在甲仙鄉碰到的都不是反對的意見,只是技術的說,認為應當怎麼做…」。那如果大家同意作試爆,「說不定有很多人想要參加嘛,我們就要請村長來決定怎樣參加,會比照臨時工的費用付給大家」。

李咸亨並且引述小林村說明會中到場抗議的環保團體的發言:「連魯台營老師都說,我(指魯台營)是全台灣第一個提出應當要作鑽炸試驗的人,政府今天終於要做了」。李咸亨公開跟村民表示,「所以我跟各位報告,不是所有有意見的人都反對,他只是說怎麼現在才要做,應該早一點作」「所以我跟大家報告,魯台營老師,高師大的老師,他根本認為說,應該要早一點作,怎麼現在才要做」。針對裡咸亨該項引述,魯台營先生稍後已透過電話表達嚴重抗議,表示要求李咸亨教授收回其發言,否則將委託律師提告。

南沙魯村民:應還原當年工程記錄,而非再度傷害國土

李咸亨教授發言結束後,來自傷亡慘重的南沙魯村風災自救會會長李長榮,首先質疑專家團隊的調查立場,強調鑽炸工程進行了快三年了,且長久的鑽炸與隧道由勤和到南沙魯挖了起碼兩公里多,因為還沒有挖通,造成大量荖濃溪的水、土石流灌入引發氣爆,造成南沙魯與小林的山開始滑動。

針對該項意見,李咸亨教授表示,為什麼選擇南沙魯這邊的洞口呢?西邊隧道4.3公哩,東邊隧道(通勤和段)9.6公哩,東邊隧道已經掩埋了,中間有4.6公里還沒有挖,西邊這邊全部都是鑽炸的,所以選擇做過的再做一次。

對於有人提問,有什麼標準來説什麼是危險?李咸亨表示:「在1920年德國就已經有研究成果了,可以分出是一次震動還是好幾次振動,我會用好幾次振動的標準來看…到了1971年開始,才開始有美國、英國加入研究…我們會做一次,算三年的影響,這樣列入會議紀錄裡面喔…你說的內部氣爆問題,我們可以去研究…」。

不過李會長質疑,專家團隊中所謂「挖洞挖了三十年」的謝處長,應當沒有碰到過挖一半被漲水淹進去的問題。李咸亨笑稱,「所有分析模擬的因素,我們都會記錄下來,所以,加列第九項…呵呵」。瑪雅村長也同意應當列入氣爆為第九項因素,不過李大教授說:「可以做實驗,我們一定去做實驗,不過,有點難」。

南沙魯鄉民打亥質疑,為何不是拿越域引水工程施工過程中的監測紀錄出來給鄉民看?「如果沒有監測紀錄,代表水保局明顯違法」「現在這個地方就是要休養生息,療傷止癒,怎麼還來給你炸下去咧?」他形容這是對被強暴者的二度傷害,是那瑪夏鄉民不能接受的。「這是感受的問題,我們已經受害了,你們還來炸?給你打一拳受傷了,要不要再來打架看,看當初是怎麼弄傷?這是什麼道理啊?」

他同時質疑,所謂專家學者拿的是政府的錢,「不用在這裡演戲了啦,演習喔,所有的歹徒都被抓到;實際搶銀行,很少歹徒被抓到,因為它都是在控制的狀態之下、美好的預備之下,一定做得好嗎,這個我們都知道」。

另外,因李咸亨教授曾經幫貓覽背書,說安全沒問題,打亥也請教李咸亨,「請問那個地方現在還安全嗎? 出過包現在又來這裡做這個,沒有公信力」。更指出,試爆研究違反漢人用漢文寫的原住民基本法,未經原住民同意就決定到原住民的區域作鑽炸試驗,「請你先在自己的家裡炸炸看」。

P1056915
那瑪夏鄉南沙魯村居民打亥表示,去你家炸炸看要不要?

居民表示:最好的監督就是停工

上述村民的說法,被專家表述成是「政治的說法」,「口水之戰」。「我們是專業的技術團隊,請大家尊重我們」。主持人陳清泉並再度表示,前面兩次座談都沒有反對意見,「在那瑪夏鄉的村民意見會寫下來,今天希望針對技術層面,若涉及法律與政治層面比較困難,無能為力啦」。

李咸亨並補充表示:「我們是中立的,都可以理性的溝通啦」。對於背書貓纜T16號墩柱的問題,李表示,他是被台北市政府委託的「四大技師公會」推出來做發言人而已,所以,他只是把技師公會彙整給他的資料跟記者做說明而已,「貓纜安不安全,跟我一點都沒有關係」。

對於拿政府的錢做調查的問題,李咸亨回應,調查本就是要被告出錢,調查需要錢,就是較可能做錯事情的人出錢,「法官從來都是這樣判的」。「如果現在不做,以後再做,大家就等吧」,「有意見請去跟政府做回應」。

鄉民林民傑發言指出,「最好的監督就是停工」,並且憂慮在場村民人數過少,「不能拿來背書說我們同意試炸」。他指責當初政府做越域引水工程之前的環評並未依法公告、登報告知族人,「你環評偷偷只做了兩年,但是我們的祖先祖靈明明在這邊過了3000多年,早就知道,這兩條山脈(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就是不能打通,就是不能斷,因為它是我們的手臂。現在斷了,好,那水利署應該負責」。

另指出諮詢顧問應當鄉民推派,這樣才有公評啊。「當初越域引水為什麼會過?就是找我們的村長、找我們的鄉長…我們還能找他們嗎?」更質疑小林後面山頭垮下來距離南沙魯的洞口直線距離不到一公里,與方才李咸亨所言「理論設定三十幾公里」有差距,會導致研究結論的失準。

林民傑沉痛指出:

「曾文水庫已經快要死亡了,要用越域引水來救嗎?救不起來。要救就要把越域引水拿掉,因為越域引水,中間的利益有多少?主體工程100億,實際的發包聽說240幾億,為什麼不停工?停工才是最好的監督」。

「南沙魯村在西岸炸動口的時候,其實房屋的瓷磚都會剝裂,但是在反應的時候,給他們的訊息就是這個沒有辦法,因為是國家重大政策,就是一定要做,管你磁磚裂不裂掉」。

因此他要求專家反應「停工是最好的監督啦,叫政府不要話唬爛,我們五百多條人命不想再犧牲啦」。

關於「停工是最好的監督」,李咸亨回應,「這是人生哲學的問題,如果每一個人都認為這樣,那我們就停工啊」並且譏諷鄉民是反科學、拒絕現代社會的汙染,指出美國也有至今拒絕電視的社區。他說:「當你提到人生哲學的問題,通常我們就不會回答,因為我們要尊重不同人的人生觀。」

結論:

此次說明會鄉民僅有寥寥數人,在場媒體與關心此事的法扶人員總加起來明顯超過鄉民人數,但是鄉民發言多數明白表示反對試炸,正反雙方纏鬥至天色昏暗,結論僅為「會將意見反映給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

至於在鄉民反對之下,仍然要進行18日的試炸嗎?已經十分疲倦的計畫主持人陳清泉教授表示:「距離結案日期1月30日已經很近了,而且炸藥申請都已經完備,根據與公共工程委員會簽訂的契約,試炸仍要進行,只能將鄉民反對聲音反應上去。」,居民聞言表示,若無論居民是否反對,鑽炸實驗都將進行,那今日說明會不過就是為「越域西引水隧道鑽炸振動量測」,走一場既定程序而已,毫無誠意。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份調查的期中報告,目前不對外公開,僅露出外皮讓居民看一下。

2 回應 to “停工就是最好的調查─那瑪夏鄉民不願二度傷害”

  1. 番婆 說道:

    多年前曾經為台北貓空纜車的安全性大力背書、
    當時也是該學者專家團隊發言人的李咸亨教授(台灣營建研究院長),擔任發言人。

    原來是這樣喔!那貓纜現在如何ㄌㄟ????

    “魯台營先生稍後已透過電話表達嚴重抗議,
    表示要求李咸亨教授收回其發言,否則將委託律師提告。"
    最好~~那就先去告好啦!
    這樣這些人
    才會去 好好想想 需要揹負這麼大的代價??
    拒絕電視&反鑽炸試驗
    不同不能類比的
    這是那門子的人生哲學??
    這又是那門子的專業ㄚ??
    人家是生死攸關
    你卻在談看電視與否的人生哲學
    誰比較科學呢?
    居民還是專家?
    既然說"要尊重不同人的人生觀"
    倒是請說說 在地人的觀點 在不在尊重之內?

相關網站聯播